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九十一章 无心

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九十一章 无心

燕无双只觉整个心被狠狠地抽了一鞭子,顿步回首失声道:“什么?”
燕无双走后,李冰玉忍不住问道:“门主不怕燕无双和任飘萍日后对门主不利吗?”只怕李奔雷心中已是认定任飘萍是他的儿子,也认定燕无双要做他的儿媳,暗道:哪有儿子和儿媳要对付当爹和当公公的?!口中却是道:“呵呵,老夫自有妙计!”见四下无人,复又低声道:“还是办正事要紧!真不知道赵世青父子将得来的那两幅画藏在哪里?”
燕无双沉重的心情并没有因为死的人的改变而有所改变,因为她知道欧阳小蝶死了在某种意义上就意味着任飘萍死了,半晌,燕无双才问道:“他呢?他现在在哪里呢?”
无心是不是代表心死,筱矜尽力在思考,却是无从得到答案,她只知道自从四人离辞别诸人骑在飞天猫头鹰飞往大漠的那一刻起,任飘萍变得更加沉默,即便是在这比海还广袤的蓝天和图书之中游弋翱翔,也不能博得他会心一笑。
酒很烈,却是抵不过她心中的愤怒和委屈,她不明白,和他一起那么久的出生入死,那种不必言明的信任竟然在遇到屏儿的时候坍塌得如此彻底。又一口烈酒入喉,不禁想起那夜那洞中的春光旖旎,燕无双的脸,红,不是因为羞赧,是因为气愤,自己已是将整个人交给了他,他竟然那般想她,难不成在他的心中自己是那种善妒恶毒的女人……红!手中的酒壶碎裂,溅得满脸的酒水勾引出她眼中的泪夺眶而出,袖中鱼肠剑吐出,银光闪过,那桌子已是被看去一角。
无心是不是贴着无知幼稚的标榜,起初被飞天猫头鹰吓得不敢骑却是为了伴在任飘萍身边硬着头皮尖叫着的唐灵现在已是在和她的坐骑窃窃私语笑得不亦乐乎,又时不时飞近任飘萍的旁边,高声笑道:“任大哥,我从来都没有飞得这么和_图_书高啊!”“任大哥,真好玩!”“任大哥,我好开心!”“任大哥,我们要是就这样一直飞下去该有多好啊!”
任飘萍四人还在飞,常小雨但见任飘萍一直沉默,大声道:“老狐狸,我差点忘了一件事,师傅让我告诉你一件事!”任飘萍哦了一声,似是没有什么反应,常小雨继续道:“二十八年前闯王兵败,闯王座下大将李过负责暗中转移闯王不计其数的金银财宝,当时,清廷、明国、朝鲜国、扶桑、中原武林各派俱是秘密各遣高手一路劫杀,中途却是杀出一神秘高手,武功出神入化,竟是大败前来夺宝的好几路高手,你知道这个神秘高手是谁吗?”
燕无双当然明白李奔雷的意思,是说想喝酒才喝酒的还是因为他人才喝酒的,却是故作不懂,俏眉竖起,冷冷道:“本姑娘没心情和你这种老谋深算的人谈什么人生哲理!”说罢,放下一锭银子,直向门和图书外走去。
李奔雷望着眼前这个也许就是未来儿媳的燕无双,不气反笑,道:“喝酒和跳舞抚琴没有什么分别,大致分成两种,一种是喝给自己的,一种是喝给别人的,不知燕姑娘喝的是哪一种?”
天已大亮,天色蔚蓝,清澈的像孩童的眼,任飘萍四人现在就在飞,骑在飞天猫头鹰上飞。只是四人此刻心境截然不同,想的却是同一个词:无心。
李奔雷呵呵一笑,让开道,口中道:“比我老谋深算的是任飘萍吧!”燕无双已是走出门口的身子一顿,哼了一声,又继续前行,李奔雷长叹,道:“她已经死了!”
无心是不是失去了心才会感知,原来一个人可以成为另一个人的心,欧阳小蝶已是带着他的心走了,可是带走的是赵宏云对她的爱,那种自己做不到的飞蛾扑火式的爱。任飘萍苦笑,暗道: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我这是怎么了?!孰不知思念是一种习惯,它踏思www.hetushu.com.com而来,携念而去。
美人喝酒自是别有一番风致,只是燕无双这一剑挥出,四周客人俱是纷纷退避四角,埋头假装用菜,眼睛却是管不住地时不时偷偷向美人望去。这一剑挥出,醉里绣乾坤酒楼的大门口站着三个人,为首之人正是那发如雪眉如墨的李奔雷,另两人自是李冰玉和花无叶。
李奔雷这才简单把昨夜之事告知燕无双,并唤来一只飞天猫头鹰赠予燕无双,又不厌其烦教给燕无双驾驭飞天猫头鹰之法。
原来李奔雷并不急着返回大漠的原因是要寻得赵世青于武林陵中获得的藏有《九鼎天下》的画。但困惑的是,寒萧子既然把那‘九天玄功’和‘九鼎天下’交给了主上李昌夏,江湖中为何盛传‘九鼎天下’藏于三幅画中,筱青峰也是对天下人说道‘九鼎天下’藏于话中,那么到底是谁在撒谎呢?‘九鼎天下’究竟存于何处?
现在,醉里绣乾坤酒楼正中的一张桌子旁,燕无双在m•hetushu.com•com喝酒,四周男客俱是瞧得出神,因为女人很少这么当众喝酒,而且还是如此倾国倾城的美人,而且已经喝了至少三斤烧刀子。
李奔雷似是对自己这招非常满意,却故作平淡道:“欧阳小蝶死了!”
无心是不是有心的企图,常小雨不知道之前的自己是不是这样,但是他知道任飘萍对待感情太过理智,理智的感情尽头往往是深渊,他看见云端紫云杵着指头点向自己的额头,紫云在笑,他也在笑,傻笑,在这次踏进中土之时他又戴上了那个常小雨的人皮面具,他还不知道如何给紫云解释。
李奔雷燕无双二人对视,燕无双自是忘不了当日李奔雷和燕霸天联手意欲致爷爷于死地,豁然而起,喝道:“李奔雷!”
李奔雷目光灼灼,扫过桌上七零八散的酒壶,斯斯然道:“燕姑娘,喝酒呢?”燕无双酒量甚好,清楚自己绝不是这三人的对手,只是酒能壮胆,是以应声喝道:“本姑娘喝酒碍着你什么事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