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七十五章 东洋刀法(下)

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七十五章 东洋刀法(下)

冷秋雨冷笑道:“少说废话,你记不记得当初你废了冷某人的武功时冷某人说了什么?”
任飘萍深知那五虎断魂刀依据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克而创,整套刀法重在平衡二字,而现在佐藤的刀法便是一种平衡。
任飘萍着实没有料到会在这里遇见冷秋雨,但见他这番装束,冷冷道:“不知何时变成天主教徒了?”
任飘萍愕然,思忖道:自己什么时候成了中原武林一高手,同时内心生起微微的骄傲,看向冷秋雨,道:“什么?”可是他很快就明白了这是冷秋雨的心理战术,因为就在这一刻,佐藤的武士刀霍然自上而下一若闪电办直斩任飘萍。
有风掠过,一粒沙尘掠进佐藤呆滞冷森的眼,平静的湖面荡漾起淡淡的涟漪,涟漪在晕开,佐藤闭眼,舞刀,双脚极快地跳跃移动,步法奇诡,渐渐,只见刀光雪亮一片,不见其身。
冷秋雨微微一愣,不想任飘萍竟然知道天主教,和_图_书要知天主教传入中国最早在唐朝贞观年间,再次传入是在元朝,后于明朝天启年间由利玛窦三次传入,但是历次天主教的传教规模俱是极其微小,是以常人知之甚少。遂道:“你竟是知道天主教?”
这时冷秋雨但见佐藤一直只守不攻,担心其功力衰竭之时便是任飘萍取胜之时,当下讥笑道:“任飘萍,你妄为中原武林一高手,就这样一直守株待兔吗?不怕传到东洋被耻笑!”
二人就这般在攻守之间寻求着平衡,同时也在暗察对方昙花一现的哪怕是一丝一毫的错误准备随时打破这种平衡。
这一斩,洗练而迅疾,刀势如山之重;这一斩,由静至动,人刀合一,由一种平衡至另一种平衡,身法步法刀法配合得天衣无缝;这一斩,势不可挡,已是将青龙偃月刀法之撩、劈、砍、抛、削、抹、剁、挑、斩九字诀中的斩字诀发挥到了极致;这一斩,分明继承了和-图-书五虎断魂刀、龙舞十八斩和东洋刀法三种刀法的长处于一体;这一斩,已是任飘萍不可挡的一斩,挡,必败!
任飘萍淡笑如云,佐藤在这一瞬间把自己的身形步法和刀法融合在一起,形成了另一个平衡,在那平衡形成之前,任飘萍本打算出手,却是极想看看佐藤的五虎断魂刀究竟是山西彭家的五虎断魂刀,还是冷秋雨将那龙舞十八斩的刀法和五虎断魂刀的刀法糅合在了一起传授给了佐藤,疑惑是这种刀法已不是五虎断魂刀、也不是龙舞十八斩、而是东洋刀法。
任飘萍哦了一声,道:“任某人若是没有记错的话,你说总有一天要再用‘五虎断魂刀’杀了我!只是你的刀呢?”
这时冷秋雨道:“副会主功力深厚,属下等佩服得五体投地!”
任飘萍怒,道:“之前你背叛翠烟门投靠仙人掌杀手组织也就罢了,这次你居然投奔东洋日本人,廉耻二字何在?”
hetushu•com•com秋雨道:“任飘萍,人各有志,这个也是你管得了的?你我之间的恩怨还没有算清呢!”
这一斩,正在斩落。
任飘萍同样也研习过龙舞十八斩,龙舞十八斩实乃关云长春秋刀法,共计十八式,每式可衍生出九种变化,其招式朴实无华,注重实战,招招式式非打即防,防中寓攻,防攻并举。走式行刀,式急招险,招威式猛,硬拦猛进,势不可挡。可是唯瞧佐藤此刻的刀舞,实在又是看不出龙舞十八斩的精髓,但是虑及习练龙舞十八斩需有好的身法,刀身合一,方见神韵。而此刻佐藤的步法身法确是精妙奇诡,另一方面,东洋刀法也是强调步法身法灵活多变奇诡无常以便在瞬间给敌方致命一击。
冷秋雨的笑容在此刻很骄傲而又迷人,小野一郎和一干东洋武士都在笑,而就在这一刻,唐灵和燕无双已是悄然站在了破碎成千万片的天剑门的门外,燕无双和唐灵当然看出任hetushu.com.com飘萍已是无法阻挡这无与伦比的一斩。可是唐灵和燕无双分明没有丝毫担心的样子,因为她们知道任飘萍还有咫尺天涯那绝世轻功,因为她们知道任飘萍会创造奇迹。
‘杀’字方出,那佐藤一步跨出,看似无意却是封住了任飘萍的所有去路,刀未动,杀意已如秋,任飘萍心中暗道一个好字,星眸中寒星两点一闪,竟是兴奋,左脚斜向前四十五度跨出一步,杀意顿逝。只是这一瞬,那佐藤又是向右方迈出一小步,杀意再生,任飘萍笑,脚步再移。二人如此不断地变动步法,远远望去像是围着一点在一前一后转圈。
任飘萍似懂非懂,冷秋雨已是一指任飘萍,道:“杀!”
任飘萍循声望去,但见一人全身裹着黑色宽大长袍,胸前挂着一个十字架,整个头装在和那长袍连在一起的黑色帽兜中,脸正是翠烟门‘昙花羽’冷秋雨,而冷秋雨的身后站着一个僵尸般的持刀东洋武士,只是这个和图书僵尸周身都散发着一种凛然森冷的杀气,那杀气就是一高峰在场的话也会退避三舍的杀气。
冷秋雨仰天大笑,道:“佐藤君!”冷秋雨身后站着的僵尸般的武士‘嗨’了一声,已是站在了冷秋雨的身前。冷秋雨看着任飘萍迷惑不解的神色,正色道:“佐藤君就是本公子的刀,五虎断魂刀!”
任飘萍不语,小野一郎这时知晓眼前的年轻人就是师兄口中常常提到的任飘萍,道:“原来是任少侠,老夫适才多有失礼!”只是这一次出言小野一郎以内力而发,门窗皆随之而动,众武士俱掩耳面现痛苦状。任飘萍但觉对方功力不弱,不禁回头,眼前的小野一郎颇为瘦小,鹰钩鼻、薄嘴唇,双眼如豆,令任飘萍奇怪的是小野一郎竟然穿的不是武士服而是和冷秋雨着一样的天主教服,微微向对方点头。
任飘萍闻言但觉迷惑之极,这天主教和天剑门怎么搅在了一起。口中冷然道:“冷秋雨,你何时改投天剑门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