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七十二章 剑不轻出(四)

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七十二章 剑不轻出(四)

任飘萍苦笑,柳飞絮接口道:“任兄,坦言之,自古以来我国尚未为一个人出动大军,你该感动荣幸不是?!”
说话的空挡柳飞絮已是将鸟铳射击的准备步骤倒药、装药、压火、装弹、装门药、装火绳完成,并且打开火门盖,点燃了火绳,火绳燃烧在黑夜中迸射出的火花在任飘萍等人眼中妖异而冰冷。
任飘萍呵呵笑道:“你说这个时候我还要想吗?”
何振宇恼怒之极,道:“你看看老夫敢不敢!”说着便是道:“来啊!准备射击!”
锐啸声逼近,何振宇和柳飞絮急急避过,二人身后的两名鸟铳手当即应指倒地,但见何振宇和柳飞絮急遽后退,口中同时喝道:“布阵!布阵!布阵!”刹那间,人走马奔,雪飞沙扬,在这狭长的鸭绿江岸边扬起阵阵如雷般的轰鸣声。
清兵那边立时回音道:“呃,这位姑娘是于大人的朋友?!”
何振宇但见金玉剑,面色死灰,仰天一声长叹!
何振宇冷冷笑道:“是吗?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眼光直落柳飞絮手中的鸟铳,柳飞絮端起鸟铳,瞄准,射击,‘蓬’的一声,龙门老人右腿中弹,当即倒地,常小雨一把扶住龙门老人,怒斥道:“何振宇你这个老贼!”唐灵等人急忙帮着止血上药。
朝鲜兵士闪开的一条道中任飘萍七人缓缓走出,走出的是一份自豪,一份骄傲。
唐灵应声道:“嗯,是啊,你问问于大人就是了,一高https://www.hetushu.com.com峰大人,御赐神捕,你总该知道吧!”
这已经够要命了,可更要命的是,近百名鸟铳手俱是打开了火门盖点燃了火绳,那一根根闪烁着万千火花似是预示着任飘萍等人美丽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
任飘萍笑得更苦,道:“荣幸是给别人看的,我只要高兴!”复又对着何振宇道:“说吧,前辈,想要我做什么?”
任飘萍道:“你知道这根本就不可能!”
何振宇被任飘萍一震,当即一个趔趄,勉强站稳,耳闻此言,一口气半天没缓上来,柳飞絮这时接口赔笑道:“军爷,是误会误会,误会而已,呵呵……呵呵……”
何振宇一愣,复又恨恨道:“没有流星火箭,我国什么时候才能脱离清国呢!”柳飞絮这时忽然道:“师傅,不用太过担心,现在就射击,等会儿鞑子问起来,只需将他们的衣服换取就说是我们在军法处置叛逆之徒!”
唐灵闻言不禁嘟囔道:“这个还要问,当然是要杀我们了!”燕无双接口道:“傻啊!要杀早就杀了!”
任飘萍愕然回首,追上来的柳飞絮对着任飘萍深深鞠了一躬,道:“任兄,在下为之前所作的一起感到深深的抱歉,只是各自立场不一,还望不要挂怀!”任飘萍点头,柳飞絮道:“那件事暂时不要说出去!”复又补充道:“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对吧!”任飘萍又点头。柳飞絮这才离去和_图_书
任飘萍回首看着远远看着自己的何振宇,微微一笑,回首道:“一场误会!走吧!”
任飘萍七人不由自主聚在一起,但见上百号骑兵围绕着七人绕圈奔走,挥刀霍霍,耳闻马嘶声连连,众人但见如此场面也是心生恐惧,但听唐灵怯声道:“任大哥,怎么办?”任飘萍笑道:“莫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常小雨也是接口大声道:“怎么办?凉拌就是!听过凉拌黄瓜吧!”燕无双心情也是紧张之极,听得任飘萍和常小雨之言,不禁抿嘴一笑,道:“好啊!回去后我就给你们做凉拌黄瓜!”众人笑,心中的紧张稍有缓解。
倏忽,云聚水止,任飘萍等人但见一千多号人分成三层将他们团团围住,最里边的一层是鸟铳手,中间一层是骑兵,三层是步兵。
阵外清兵的回音又道:“知道知道,于大人前几日还提起过呢?”复又厉声喝道:“我说你们这朝鲜国人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吗?竟敢动我们于大人的朋友,活腻了吧!”
何振宇重重点头,道:“你一人独自回清国,其他人留在我国,老夫知道你重情重义,一定不会亏待你的朋友的!”
这时一干清兵已是到了阵外三丈之处,止步,喊道:“呔!刚才有枪声响,你们朝鲜人在干什么!?”
任飘萍果然不动,可是手中已是稳稳扣住何振宇的脉门,同时自怀中拿出金玉剑,冷冷道:“不知道何大人可识得此剑!”
这时https://www.hetushu.com.com何振宇点头微笑道:“老夫一生所为皆是为了社稷,任少侠是聪明人,当然知道老夫要的是什么!”
据说侥幸的同义词是万一,而万一也有一个同义词是妄想。然而这个世界若是没有妄想岂不可悲。
与此同时,任飘萍低声道:“何大人,放手吧,任某人也不希望两国兵祸四起!”说罢手上施力一震,对着常小雨等人到了声:“走!”径直向阵外走去。
何振宇和柳飞絮面色凝重之极,要知当时朝鲜国对清国时既狠又怕,是以此刻那些骑兵、鸟铳手和步兵阵营中唏嘘一片,窃窃私语道:“鞑子来了!怎么办?”“他妈的,清兵怎么来了!”“什么?鞑子兵来了?”“……”
火绳本就一直燃烧着,鸟铳手端起鸟铳瞄准任飘萍七人,只待何振宇一声令下,就会同时扣动扳机。但听龙门老人这时一声怒吼,道:“何振宇,你这个疯子,你要拿全朝鲜国作为赌注吗?你这是为了社稷吗?”
任飘萍点头,道:“流星火箭!”
任飘萍冷笑道:“那就试试看,任某人还真的不信你敢再放一枪!”
但见任飘萍等人和清兵转身离去,何振宇这才松了一口气,只是看着任飘萍远去的背影,他很困惑,他真的不知道任飘萍是怎样的一个人,但是他知道他们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他也知道了为什么任飘萍的对手对任飘萍总是很敬重。
何振宇和柳飞絮站在一干鸟铳手身后,静https://m.hetushu•com.com静地望着任飘萍等人,但听何振宇道:“老夫就不信邪,这一次煮熟的鸭子还会飞了!”
任飘萍等人闻之不禁直道柳飞絮心狠手辣,而任飘萍就在这时出手,动若矫龙,急如闪电,急扣何振宇腕脉,何振宇急急躲避,任飘萍的身形化作飞速旋转的陀螺围着何振宇而动,柳飞絮急喝道:“任飘萍,住手,不然现在就射杀他们!”
何振宇、柳飞絮二人心头大惊,转身急步走出阵中,但见对岸清军戍边兵营中灯火一盏盏亮了起来,人影晃动中声音四起。与此同时四五名清兵骑马正踏着冰面向这边靠近,其后跟着四五十步兵。
唐灵还待说什么,任飘萍已是拦住,待及近得清兵前,任飘萍笑,原来那为首之人任飘萍、燕无双、唐灵和常小雨竟是识得,正是那日在鸭绿江岸边吃了常小雨亏的清兵乙。那清兵乙下马,道:“怎么是几位大侠,怎么回事?”
唐灵立时接口道:“是于虎于参将于大人的人吗?我们是清国的老百姓,是于大人的好朋友,被这帮可恶的朝鲜人困在这里了!”原来在来朝鲜国时,一高峰和戍边参将于虎谈话时唐灵便是记住了这个名字,此刻说了出来,令何振宇和柳飞絮彻底乱了阵脚,一时之间说不出一句话来。
柳飞絮似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提气向任飘萍纵去。口中喊道:“任兄,等一等!”
柳飞絮在笑,何振宇又开始梳理他的眉毛,可是任飘萍也在笑,柳飞絮陡然心惊,和_图_书记起陈兴汉曾经告诉过自己点穴对任飘萍没有用,思忖间,任飘萍同样十指翻飞,常小雨等六人的穴道已解,余四指剑气直奔何振宇和柳飞絮面门。
何振宇狠狠道:“在清兵到来之前老夫有足够的时间将你们七人斩杀!”
任飘萍闭目,闭目对他来说往往是一种无奈作出某种决定的表现,然而就在这时,从鸭绿江的北岸传来一阵阵得得得的马蹄声,夹杂着马嘶声和有些杂乱的脚步声,突兀响彻在夜空中。任飘萍睁眼,无需回头,笑,道:“看来惊扰了我国的戍边的将士了!”常小雨等人也是心头一阵惊喜,纷纷回头望去,尽管被骑兵们挡住了视线。
柳飞絮道:“小心你的另一条腿,”说话间情不自禁看向自己的腿,那只被任飘萍断去接上假肢的腿,狠狠地看向任飘萍,道:“任少侠,老夫的容忍是有限度的,要不要试一试下一个会是谁,唐姑娘还是燕姑娘?”
现在,何振宇不再梳他的眉毛,牙齿咬得蹦蹦响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现在,柳飞絮手中鸟铳的燃火绳迸射的最后一丝火星熄灭,现在常小雨便在妄想,所以常小雨瞳孔急遽收缩,出手,常小雨瞳孔收缩的同时,柳飞絮眼中急抹,一泓狠煞,一泓鄙夷,双手十指翻飞,常小雨包括任飘萍在内等人陡感章门穴一麻,身形虚晃便是向地面摔去。
何振宇和柳飞絮很快返回,急道:“任少侠,想清楚了没有!”
常小雨的眼神中愕然的神情急遽放大。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