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六十五章 笑傲朝鲜国(八)

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六十五章 笑傲朝鲜国(八)

唐灵决绝的‘不会’二字此刻一如敲鼓般重重捶在二人心上,发出嗵嗵的声音。所以燕无双在流泪,燕无双朱唇翕动似是想说什么,任飘萍食指轻轻压在燕无双的双唇之上,道:“不要说话!我懂,你要说的是霹雳弹吧!现在你好好休息,我去救唐姑娘,回来后我继续为你疗伤。”说罢便是把衣服铺在一块平坦的地方,将燕无双放在其上,转身缘壁而上。
燕无双笑得更开心,不想竟然这么快就在阴曹地府遇见了任飘萍,眼中布柔情,开口叫道:“任公子?!”一口血堵住喉咙,再看,任飘萍眼神中无边痛,自己和任飘萍周身氤氲而起五光十色,心知二人尚未死,悲喜两重天,耳边同时响起唐灵和何振宇的说话声。
何振宇只是被爆炸的气浪迫退了三步,倒是那连在一起的白眉被爆炸的火烧去了多半,一张脸熏得黑嘘嘘的,看上去极为滑稽狼狈。唐灵掷向柳飞絮的两枚霹雳弹一枚在前和图书一枚在后,前一枚慢后一枚快,至柳飞絮近前,后一枚击中前一枚,两枚霹雳弹同时爆炸。火光更盛,威力更强,不料柳飞絮发皆张,一手抓住龙门老人一边后退,一手虚空一抓,一名黑衣人便是被一股强力吸到了他的面前,那黑衣人当即被炸成千万碎片,被溅得满身血迹的柳飞絮和龙门老人则是安然无恙躲过一劫。
与此同时,唐灵退后站定的身形只觉一只手突然放在她的肩上,回首便是任飘萍的那张脸,任飘萍笑,露出两颗调皮的虎牙,唐灵喜极而泣,任飘萍身形急抹,一瞬过后,任飘萍现在就站在何振宇和柳飞絮的面前,身后逃脱霹雳弹保命的十多个黑衣人悉数倒地,一个个竟是在这瞬间被任飘萍点中气海穴废了武功。
唐灵原本打算何振宇一干人全部聚集在自己周围和他们同归于尽,不想被柳飞絮看穿心思,当下将手中四枚霹雳弹急速掷向何振宇等人,自己同https://www.hetushu•com•com时后退。
燕无双坠崖之际五脏六腑俱是被何振宇重伤,心知必死无疑,却是一想到马上便会和任飘萍相遇在黄泉路上,从此只有自己和他在一起,笑,展颜。
当其时,任飘萍慌而不乱,身形在空中一顿,施展咫尺天涯,身形一拧,已是贴近岩壁,双手紧紧扣住岩壁。心知自己方才和陈世南比内功耗力甚多,而御云梯又是最耗内力,又身中碎片之伤,当下不再动,调息,片刻过后,任飘萍耳闻燕无双和何振宇说话声,心中担忧燕无双,立时顺着岩壁向上爬,至那天然凹陷的深洞洞口,立时施展日月伤势大法疗伤,不料这时一个身影从崖顶向下坠来,猿臂疾舒,将那人揽至怀中,定睛一看,正是身受重伤奄奄一息的燕无双,可是燕无双却在笑。
只是唐灵很奇怪,这一刀劈向的不是任飘萍,而是龙门老人。
此刻那‘不会’二字还响在两个和-图-书人的耳朵里——任飘萍和燕无双。
何振宇耳闻霹雳弹三个字,哪里还顾得笑,转身,脚尖在雪地上一点,身形一窜就是三丈,一干黑衣人同时向不同的方向逃窜。唐灵为了报仇四枚霹雳弹中两枚掷向柳飞絮,而一枚掷向何振宇,另一枚扔给一干黑衣人。
何振宇但见月光之下任飘萍胸前点点血迹,却是气定神闲地立于风雪之中,心中顿生寒意,柳飞絮瞳孔收缩,暗道:看来这日月伤势大法果然非同小可,竟是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将他的内伤治愈,只怕今日之事不易善了,口中不咸不淡道:“任兄果然神人!”说着竟是把龙门老人向任飘萍一推,从怀中拿出一叠书,扔向任飘萍,道:“本公子从不失信于人,喏!这就是各大门派的武功心法秘笈!”
漫天的雪,刀上却是无雪,风已停,刀风却如雷,刀势更盛,如虹,这一刀就这么迅疾之极劈了下去。
霹雳弹炸裂,五六个黑衣人脚下慢点的当场被m.hetushu.com.com炸死,尚有几名黑衣人被炸得断去一臂或一脚的,躺在雪地里杀猪般嚎叫。黑白无常和陈兴汉本是被黑衣人押着,黑衣人逃命之际,哪里还顾及他们,黑白无常和陈兴汉俱是被炸伤倒在雪地。
何振宇桀桀冷笑,一步步向唐灵逼近,口中道:“不要怪老夫心狠手辣,姑娘你是不是该去陪陪你的同伴啊?!哈哈哈……”
何振宇等人这时正缓缓向唐灵逼近,唐灵将手中紧紧攥住四枚霹雳弹,惨笑,道:“来吧!你们这帮畜生,都来吧!”
原来爆炸突起,任飘萍暴退,胸前已是被十多碎片击中,痛,这时脚底忽然落空,身形向下疾坠,这一坠就是三丈,任飘萍心知自己坠落悬崖,思忖间,再坠,强行运功提气,疾展御云梯,双脚交替互踩,身形上升三丈,却是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喷出,身形复又向下坠去。
距崖顶三丈之处,笔直陡峭的岩壁忽然向内凹进一个深一丈的洞穴,任飘萍现在就抱着燕无双和图书,静静地听着唐灵那决绝的‘不会’二字,看着燕无双那柔情似水的眼里的泪滑落。二人周身氤氲而起淡淡的五光十色。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当唐灵反映过来,寒风凛凛白雪翩翩中哪里还有燕无双的身影,脑海中陡然浮现出往日燕无双对自己的点点滴滴,泪水决堤般涌出。
龙门老人被柳飞絮这么一推,踉踉跄跄向任飘萍撞来,任飘萍只好伸手接住龙门老人,另一只手同时接那一沓书,而就在这一刻,柳飞絮突然出刀,刀是天荒地老刀,刀式正是在兵器大会上劈向欧阳紫的那一式:天地同寿。
何振宇但听唐灵决绝的‘不会’二字,止步大笑,正待说什么,柳飞絮眉头紧皱,疾道:“师傅,小心唐门的霹雳弹!”顾不得何振宇紧抓龙门老人向后急退。
唐灵手中的霹雳弹攥得更紧,道:“任大哥不会死,燕姐姐也不会死,不会!不会!不会!——”那‘不会’二字自唐灵口中说出,起初是那么自信,后来竟是决绝说。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