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五十章 死城(中)

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五十章 死城(中)

任飘萍至常小雨近前,蹲下伸手便是要抱起常小雨,看到常小雨的断腿时,心中大惊,原来常小雨断腿处的刀痕竟和唐绝及蜀中衙门二十四具尸体身上的刀痕惊人的相同。这时,常小雨一把推开任飘萍,冷冷道:“不必了!谢过任大侠!”任飘萍只觉心口堵着一块巨石,难受之极,却是强作欢颜,他知道常小雨的心里一定比自己更难受,道:“小常,对不起!回家吧!”常小雨身心俱震,这声‘小常’似是久违了很多年,这声‘对不起’似是任飘萍一次说给自己,任飘萍已是抱起常小雨,常小雨无语,再也没有拒绝。
柳絮飞冷冷盯着任飘萍,道:“任兄,不想看看我的天荒地老刀吗?”
任飘萍视而不见,继续缓步前行。
思勤殿距离景福宫的宫门并不是很远,可是任飘萍他不能施展咫尺天涯轻功身法,因为跟在身后的神机箭随时都可以贯穿现在重伤的金志东和全正和图书民的咽喉。任飘萍走的很慢,从未曾有的慢,任飘萍不曾回头,他怕一回头便会破坏这种沉默局势的制衡,甚至不曾看一眼怀中的常小雨,可是常小雨在看着他,他看得出任飘萍那种大无畏气势下隐藏的痛,所以常小雨在说话:“老狐狸!你一个人走吧!我老常不怪你!”
任飘萍看了金志东和全正民一眼,道:“我们走吧!”
柳飞絮和一干内禁卫俱是看向何振宇,等待何振宇的那一声击杀令。
霹雷逝,电闪止,望着地上被震落的枯叶和枯枝,柳飞絮奇道:“任兄这个是少林寺的狮子吼?怎么总觉得不对劲?”
任飘萍目视前方,已是走至勤政殿前,道:“这个勤政殿实在是他妈的不可爱!干嘛想要回到这里!”
任飘萍一喜,却是见一个带着黑笠穿着一件黑色锦袍的老者大踏步走进弘礼门,而随着老者的身后步入弘礼门的是拜金教的少教主陈兴hetushu.com.com汉和拜金教王栋二人。
常小雨不语。
常小雨这时道:“我说唐绝不是我杀的吧!”常小雨的话自是说给任飘萍,任飘萍点头,道:“柳飞絮,你杀唐绝当是为了流星火箭的火药配方,可是为何连辽东三杰的老大路云天老二王人杰及牢中狱卒牢头二十四人斩尽杀绝!”
任飘萍站定,淡淡道:“唐绝和牢中那二十四人都是你的杰作吧!”
任飘萍四人两旁三十米处紧紧跟随的内禁卫正在慢慢向他们靠拢,柳飞絮紧在金志东的身后,柳飞絮只要动一根手指头就可以立时斩杀金志东全正民二人。
任飘萍道:“刚刚知道!”眼睛望向常小雨的断腿处。柳飞絮但见此状,沉默片刻,道:“不错!怪只怪唐绝学艺不精!”
任飘萍和常小雨二人此刻恨不得立时宰了柳絮飞,弘礼门外传出唐灵的一声娇叱,道:“柳飞絮,你这个恶贼!我要杀了你为我爹https://m.hetushu.com.com报仇!”
何振宇望着任飘萍四人的背影不语,他知道以己方实力斩杀任飘萍四人自是可以办到,但己方付诸的代价可能将是无法估量,但他同时也坚定一个信念,今夜景福宫是一座死城。只要他等的人来到,一切俱可迎刃而解。所以他开口:“跟上去!绝不能让他们出宫!只可周旋不可正面冲突!”
何振宇两道连在一起的白眉抽动,沉吟不语。
金志东望着崔浩宇的尸体,竟是泪流,无声,走过去抱起全正民跟在任飘萍身后向景福宫外走去。
而那老者此刻左手提着一女子,正是唐灵,右手抓着的是燕无双,一进门便道:“哪个是任飘萍?”
原来二女被任飘萍点了穴道之后,虽是知道任飘萍不愿她们涉险,但仍旧又气又恨,却也是无可奈何。而常小雨任飘萍等人的行踪早已暴露,常小雨他们离去不久,很快在捕盗厅的人带领下,老者和陈兴汉等人便是轻www•hetushu•com•com而易举地掳得燕无双二女。至此刻,二女穴道已解,适逢此时,唐灵问及常小雨和柳飞絮的对话,这才愤怒之极扬言要替父报仇。
柳飞絮道:“这个任兄就有所不知了,我国素来缺少制造火药的硝石,辽东三杰暗自倒卖硝石自是该死,至于狱卒和牢头,杀人灭口,捎带而已!”
任飘萍怀中的常小雨这时怒道:“这么说,唐向天也是你这个狗奴才杀的?!”柳飞絮笑答:“不想你断了双腿还这般聪明,我柳飞絮真是佩服之至啊!恭喜,答对了!”
沉默在继续,景福宫只有脚步声,弘礼门已是在望,出了弘礼门就算是出了景福宫,可是常小雨在叹息,任飘萍笑,道:“你在叹息!”常小雨苦涩,道:“我老常本不是叹息之人!”任飘萍道:“我知道!”常小雨不语,却是不在叹息。
任飘萍清楚以火箭车和神机箭的威力想要流下他们四人并不是很难,他适才只是暂时震住何振宇等人,然https://www•hetushu•com•com后不留丝毫考虑的余地给何振宇,只要离开神机箭和火箭车的控制范围,他就多一分胜券。
常小雨苦笑道:“你不懂!”
距弘礼门尚有十步,柳飞絮身形疾展,已是站在弘礼门正中,两旁同时扇形站十二名手持神机箭筒的内禁卫。
诸人只觉宛若接二连三的霹雷自景福宫上空劈了下来,而弑天剑划过的夜空中似是两道闪电,众人但觉耳膜疼痛不已,心神大乱,内禁卫俱是扔掉长刀,掩耳闭目,功力稍弱者当即瘫软在地,即便是柳飞絮和何振宇也是暗自运功抵御。
柳飞絮眼珠转动,道:“任兄从何得知?”
他哪里知道这是任飘萍在洛阳雅静阁守护欧阳小蝶三个月闲来无事时将李奔雷的‘千里奔雷’和‘狮子吼’两种音功糅合在了一起,只是此刻任飘萍看也不看柳飞絮一眼,道:“何门主!到此为止吧!”头也不回直向常小雨走去。
任飘萍道:“可是我懂一个浪子若是突然想要安静下来,会死得很快!”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