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三十六章 血夜(中)

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三十六章 血夜(中)

常小雨这时脸色阴沉,道:“看来老狐狸的剑法斗不过这个老残废!”
九幽神尼冷笑道:“任飘萍!你当真是不识好歹!本教主念你武功人品心智俱是上乘,欲立你为副教主,你不愿,本教主又许你大汉霸业一旦成功,你便是那开国大将军,给你比那西夏王还大的职位,你非但不感激本教主的一片美意,反是杀戮本教数十人,现在本教主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若是答应了,本教主便既往不咎,否则……”
这时一高峰三人也是赶了过来,唐灵一边急声道:“任大哥?任大哥!怎么样?”一边从怀内拿出疗伤药喂给任飘萍服用。燕无双一探任飘萍的腕脉,脸现忧愁道:“看来伤得不轻!”
燕无双大惊,一剑疾刺九幽神尼手掌,九幽神尼反手一挥,燕无双被震退三尺开外,一高峰朴刀横斩九幽神尼腰际,同时沉声喝道:“还不快走!”唐灵这时也是急道:“快走啊!常大哥,你m.hetushu.com.com想大家都死在这里吗?!”
当此之际,唐灵和燕无双失口‘啊’的一声,一高峰和常小雨也是心中一紧。任飘萍惊而不慌,弑天剑剑柄末端轻轻迎上,但听‘嗡’的一声,两柄剑各自发出一声长鸣。这时九幽神尼盘膝而坐的身形距离任飘萍已是不足三尺,但见九幽神尼任凭长剑落地,双掌兜起一个环形的气场向任飘萍当头罩去。
任飘萍对九幽神尼这接二连三的轮番攻击多少有些不适应,顿感仓促间,功行九天玄功,举掌便是迎上,只是任飘萍做梦也没有想到,就在此刻,九幽神尼双掌忽然疾撤,身形向后疾仰,那盘膝着的双腿突然绷直踹任飘萍身的前胸。
九幽神尼不屑道:“本教主若是想取吴三桂项上人头还不是易如反掌!”
一高峰点头道:“刑部密宗三卷上对‘九幽剑法’有记载,九幽剑法乃九幽神尼参详鹰击长空种种变化加以m.hetushu.com.com揉和华山派镇派剑法‘风雷剑’而得,复又参入黄山派本派剑法,是以兼鹰之凌厉、风雷剑之玄奥莫测及黄山派剑法之朴实无华,以至于出道以来尚无败绩!”
任飘萍怒,弑天剑已是在握,截口道:“出剑!”一剑平直刺向九幽神尼,这一剑似缓实疾,眨眼已至九幽神尼胸前。九幽神尼盘坐的身形不变,整个身形直飞冲天,于空中复又直坠而下,剑直指任飘萍的百会穴而来。任飘萍冷哼一声,身形扶摇直上,九剑出,但见空中火花四溅,一阵金鸣声响彻夜空。
一高峰和常小雨不禁吃了一惊,因为任飘萍二人招起招落,迅疾无比,就是他们二人也是看得眼花缭乱目接不暇,怎么唐灵就……?燕无双似是又说察觉,笑道,“我们唐灵的眼睛可是天眼啊!”
唐灵接口道:“我不知道,只是以现在的情形看来,任大哥似是很害怕老妖婆身体腾空!”
www.hetushu.com•com无双这时忽然冷笑道:“教主是要和那吴三桂联手吧,那教主可知吴三桂那个狗贼是个反复小人,他一旦反清成功,必将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任公子哪里还有福分做什么开国大将军啊?!”
常小雨四人心俱是直冲嗓子眼,但见任飘萍身形直飞一丈之远向地面落去,常小雨急忙展开身形接住任飘萍,但见任飘萍嘴角鲜血汩汩直流,苦笑,道:“今个载了!”
常小雨道:“老狐狸适才在空中和老残废一番斗剑,没有占得丝毫便宜,是以此刻才施展咫尺天涯试图以快制胜!”
夜,静,九幽神尼又坐回了轮椅,任飘萍的身形卓然而立于风雪中,而二人适才打斗的方圆五尺之地上的雪自中心向外延伸,由薄至厚晕去。
任飘萍表情肃穆,道:“好剑法!”‘法’字音落,身形一如鬼魅飘向九幽神尼,但见九幽神尼轮椅四周俱是任飘萍的身影,九幽神尼已是隐约看不见了,二人便是在这www.hetushu.com.com轮椅内外展开了对决。
九幽神尼随之望去,但见被常小雨抱着的任飘萍此刻周身渐起淡淡的五彩光晕,不禁大怒,惊道:“日月伤势大法!?”指掌一翻,便是向任飘萍抓去。
唐灵目不转睛看着任飘萍和九幽神尼你来我往站在一起,道:“他们二人现在以快制快,一触即分,多为虚招,使的全是点穴的功夫!”
又是十招过去,任飘萍但觉真气已是不继,当下身形急退一丈,意欲施展‘春梦了无痕’,哪料到九幽神尼一声清啸,身形疾展如飞,冲天而起,向下急扑任飘萍而去,手中长剑发出阵阵雷声般轰鸣,一剑化作九剑,九朵剑芒如风般疾射任飘萍。
常小雨但见此状,大声道:“你们这是陷我于不义啊!”
任飘萍惊,步法疾展,已是至极限,惊鸿一瞥间,堪堪躲过九剑,雪地之上已是突现九个三尺深的坑。这一瞬九幽神尼距手中长剑突然脱手,一如天边的流星划过慢慢长夜,直刺任飘萍心口而和图书去。
燕无双不禁道:“何以见得!”
这时那陈兴汉急急走了过来倒:“娘,不要上了这干小人的当,他们此刻根本就是在拖延时间让任飘萍疗伤!”
这时,九幽神尼已是站在雪地里,那双腿没事人一样,缓缓走到五人面前,呵呵笑道:“不为我所用就只好去死了!”常小雨四人虽是对九幽神尼恨之入骨,却是自忖没有一个人可以抵挡九幽神尼,任飘萍此刻又急需时间施展日月伤势大法疗伤,是以俱是怒而不语。
说话间,任飘萍和九幽神尼已是战了百余回合,仍旧不分胜负。任飘萍深知对方‘穴脉横行’之功了得,却是深信百招过后必能将九幽神尼的穴道气门探出,怎料及百招之后却是没有半点眉目,而九幽神尼通过萍闯那‘九幽霓裳阵’,已是渐渐窥探出咫尺天涯轻功步法十之八九,是以反倒是愈战愈勇。
九幽神尼仰头伸开双臂,雪花便落在她那一般是少女一半是老妪的脸上,九幽神尼笑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