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二十四章 青山动(下)

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二十四章 青山动(下)

半个时辰后,文武百官齐聚金銮殿上,一高峰的官职还不够列班于朝,但是一高峰确确实实此刻正站在金銮殿上。
经过两日奔波的任飘萍现在正在遥望,白雪掩盖不住紫禁城的红墙金瓦,更是掩不住紫禁城皇宫的威武森严气象。任飘萍忽然想到了大夏王朝,当然还有那个夏伤宫,那个冲霄殿,脸上多少有些意气风发,忽又摇头微微自嘲一笑,拍了拍马头,道:“走了,伙计!我还是吃碗刀削面去吧!”
蔡毓荣已是小心回话,道:“皇上圣明,微臣说的是唐门多年来一直为朝廷制造火器,微臣行事有时也是不便,而御医总管张睿又是唐门姥姥的弟子,是以……”
康熙哦了一声,道:“拜金教?神捕大人,朕似乎之前听你提起过,不知你这几个月以来可有收获?”
待大臣们退出金銮殿,康熙这才开口道:“两位爱卿,朕所谋的流星火箭,事关重大,不知进展如何?”
只是一高峰走七步,康熙的声音又https://www.hetushu.com.com道:“你的那个朋友任飘萍真的是大夏皇帝的后人?”
康熙此举不惊慌失措不追悔懊丧,反倒是从容镇定,更没有文过饰非诿过于他人,主动承担责任保全为自己出过力犯众怒之‘罪人’,一高峰不由得心中暗道:老狐狸一向岂不也是这般,只是一个在朝一个在野。
康熙微微点头,道:“一高峰,朕命你为钦差大臣,即刻起程前往朝鲜国,暗中查明朝鲜国和拜金教是否有危害我朝之举动……”
蔡毓荣脸色一紧道:“臣多方差人明察暗访,但是那唐门守卫森严,门中人又个个口紧得很,况且……三个月前臣曾以朝廷名义命令禁止各地生产火器,更是责令唐门不得私自出售火器火药,倒是查得江湖武林中一个称作‘拜金教’的门派四处大量收购火药。”
一高峰平日虽然很少说话,此刻却是不敢有丝毫遗漏,一五一十原原本本地将所见所闻所知倒了www•hetushu•com•com出来。
康熙嗯了一声,缓缓道:“依据目前情况而言,流星火箭的制造图纸当是在震天帮赵宏云的手上,而火药配方则是下落不明,”一顿,又道:“如果朕不能得到流星火箭的话,那么毁了他也未尝不可,决计不能让其落在任何一方手中!”
那党大人和萨大人正是兵部郎中党务礼和户都员外郎萨穆哈,向来和一高峰交好,却是于此际闻得一高峰的声音头也不回地答道:“出大事了!”直向午门而去。
……
一字不漏听完一高峰的话,端坐于设在殿内高两米的御座之上的康熙双目环视整个金銮殿,但见六根围绕御座的沥粉金漆的蟠龙柱,造型美观的仙鹤、精雕细刻的围屏……良久,康熙对着下边的一高峰二人道:“今值吴三桂逆贼造反之际,而朝鲜国一直不忘前朝,西夏后裔又妄图重建大夏王朝,那个拜金教现在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来路,但是定然和朝鲜国脱不了干系,二位爱卿可和_图_书有什么良策不妨道来!”
且说那党务礼二人前脚入午门,后脚便是高声疾呼:“十万火急!十万火急!”待到下马,二人狂奔,经太和殿,过中和殿至保和殿便是上气不接下气,二人各自抱着柱子说不出话来。这时一个侍卫见状知道他们二人定是有紧要事,一时气厥口不能言,当即取得水来灌进二人口中。
众议政大臣王公不再言。
过了片刻,党务礼二人醒了过来,一句话便是:“快快快!禀告皇上,吴……吴三桂反了!”
一高峰二人应声道:“是,皇上圣明!”
此日,康熙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午时,紫禁城。
一高峰思忖间康熙已是在部署抗击吴三桂叛军的各项措施,是以一高峰只听到了最后一句:“蔡毓荣、一高峰你们二人暂且留下,朕尚有一事相商!”
任飘萍一人一马刚走不久,一辆四匹滇马拉着一辆四轮马车便是赶到。车内坐的正是一高峰,掀开帘子但见皇城,心中顿生仰慕敬重,暗道:这次未能取和*图*书得那流星火箭的制造图纸和火药配方,实是愧对皇上!复又心中忐忑自言自语道:“不知师傅他老人家回来了没有?哎……”
一高峰自是领命,康熙道:“你去吧,蔡爱卿留下!”
兵部尚书蔡士英次的蔡毓荣为人正直,文武在朝中俱是翘楚,做事深谋远虑,是以深得康熙信任,此刻蔡毓荣站出一步,道:“皇上不必担忧,虽则当前看似是内忧外患,但是微臣以为大夏内部矛盾重重,兵微势单,志又不在我朝,当无需多虑,只需防止其与吴三桂携手便可放心,拜金教一事则必须尽快查明其真实背景和意图,至于朝鲜国倒是不可小觑,虽说李棩现在病入膏肓,但是其若志在前朝,与吴三桂合作,出兵犯我东北,到时我军腹背受敌,只怕……”
一高峰忽然觉得任飘萍和康熙似乎又不一样了,暗自思量:朋友当是平起平坐的吧,一个高高在上的人,即便是和你臭味相投之极,终归是做不了朋友的。
一高峰心中微微一惊,不料皇上竟然和*图*书暗中还差遣了蔡毓荣着手调查流星火箭之事。
时任四川两湖总督的蔡毓荣说道了更多的关于吴三桂造反的消息:吴三桂的名号、国号、贵州提督李本琛从叛、钦差被扣、兵部主事辛珠、萨尔图及甘文焜父子之死等等。满朝震惊之余,当初以大学士索额图为首反对撤三藩的一干王公大臣自是归咎于主撤者,纷纷要求追究其责任,索额图更是要求处死主撤大臣。
雪纷纷扬扬下了整整三日。
寻思间,一阵‘十万火急’的声音夹杂着一阵疾乱的马蹄声自后而来,回首,两匹快马大汗漓淋自眼前飞驰而过。
一高峰但见马上两人模样,不由得大喊:“党大人!萨大人!出什么事了?”
蔡毓荣一席话分析在情在理丝丝入扣,听得康熙和一高峰连连点头,不料康熙忽道:“蔡爱卿适才你说唐门时,说道况且二字后又没有下文,不知这况且二字指的是什么?”
一时间朝堂之上,争得是面红耳赤不可开交。不料康熙笑道:“此出自朕意,他人何罪?”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