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十七章 夜·变

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十七章 夜·变

这下才觉气消的欧阳尚晴细看之下,不禁咦地一声,道:“怎么是狐狸?!”与此同时任飘萍的低沉而又凝重的声音响在欧阳尚晴的耳旁:“当然是狐狸!沙漠之狐!”
在武林陵内欧阳尚晴已经相信任飘萍并不是杀害母亲水无情的凶手,本有意向任飘萍示意,却是不好意思,后来唐门姥姥当众提出让任飘萍娶唐灵,便是生气之极,这出得武林陵后,一路之上但见任飘萍和唐灵有说有笑就不高兴,又和燕无双说话,更气,到后来,见任飘萍竟是关心怜爱起欧阳紫,已是气得要命。是以当欧阳尚晴冲到那闪着绿幽幽之光的狼群面前,不及细看,手中三枚摄魂珠旋转呼啸着高速飙射而出,那些畜生的呜咽声立断,当即倒地而亡。
唐灵不依,忸怩道:“什么呀什么呀!你再说灵儿就不理你了,”复又轻柔地拍打着唐门姥姥身上的雪,像是哄小孩一般道:“好了好了,姥姥对灵儿最好,灵www.hetushu.com.com儿忘了谁也不会忘记姥姥的,对吧!”
唐门姥姥拦立时截口道:“你这个没良心的,白疼你了!你还没嫁给他呢你就这么护着他,到时只怕早就把姥姥忘了吧!”
任飘萍自讨无趣之下,默然不语,不禁想起大漠的那个和燕云天、常小雨结为异性兄弟的晚上,那个欧阳紫也要和他们三人结为兄弟的晚上……突然之间,耳边传来一阵凄厉悠长的狼嚎,抬头,耳边生风,但见欧阳尚晴娇躯在雪地之上急速掠过,翠烟门两名白衣女子紧随其后,口中叫着:“门主!门主!小心呐!”
唐门姥姥但见唐灵这般,气算是消了一大半,瞪了唐灵一眼,这才看向依旧低着头的任飘萍,但见众人已是赶到,不禁叹了一口气,道:“小子,你答应,老身便答应!”
任飘萍思忖间回首,唐灵正向自己走来,却是看见风雪中欧阳紫孤独落寞而行的身和*图*书影,不禁心中一阵隐痛,不禁上前问道:“欧阳姑娘,不知今后作何打算?”
田中正建身形忽然身躯暴涨,正要向前边一丈之远处的燕霸天抓去,却是突闻背后悉悉索索之声,回首,竟是情不自禁地倒退两步,心惊间竟是暴露出自己换去玄色武士服代而替之一身雪白紧身服的本身。
笑的还有一个人,那个众人看不见的田中正建,而尾随任飘萍等人默然而行的田中正建背后的武林陵之上,赵宏云父子正在负手而立于积满白雪的灌木丛后,那交错纠缠的枝丫背后,赵世青胸有成竹道:“一个时辰之后立即放了拜金教一干人等!”赵宏云会心一笑,道:“孩儿明白!”
不料欧阳紫断然截口,冷漠之极道:“多谢任公子好意,不劳公子费心!”
原来突然映现在田中正建眼前的是成百上千泛着幽幽绿光的眼,隐约之间,尚可见泛着蓝幽幽森冷光芒的獠牙,而现在这成百上千的蓝光m.hetushu•com.com绿光正铺天盖地地向田中正建扑来!
任飘萍转首愕然道:“恭喜什么?”却是听出燕无双背后酸溜溜的味道。
燕霸天当然知道田中正建不会放过自己,不时地回头四处张望的他更是明白田中正建就在自己周围,可是燕霸天却勇敢地落了单,燕霸天薄薄的两篇嘴唇绽裂出一种说不出的笑,细长密集的眼睫毛之下双眼迷离,迷离中燕霸天的眼前浮现出一个女人,一个燕霸天思念中的女人,一个白纱遮面手握长萧骑着枣红骏马驰骋于滚滚黄沙中的女人。
这时,燕无双从后边走来,一拍任飘萍的肩膀,道:“恭喜!”
唐灵哼了一声,走到唐门姥姥身前,撒娇道:“姥姥!你说什么呢?他,”一顿又回头看了一眼任飘萍,道:“他那么老实,年龄没你大,武功又没你好,怎么会……”
唐灵甫一赶到任飘萍的近前,许是雪地光滑,一个站立不稳急向地面摔去,任飘萍眼疾手快,一把抱和-图-书住唐灵婀娜的腰身,唐灵红着脸,蚊子般的声音道:“谢谢任大哥!”任飘萍嗯了一声点头。
任飘萍等人心中一惊,但见前方不远处泛着幽幽绿光的十多只眼睛在风雪中摇曳晃动,心知定是群狼,而欧阳尚晴去向正是朝着群狼而去,当下众人也是先后展开身法而去。独有欧阳紫和燕霸天却是无动于衷。
燕霸天笑,田中正建也在笑。
燕无双一撇嘴,却是忽然莫名一丝悲伤在心中划起,眼帘垂,一片雪花落在其上,打湿双眼,别过头,强作欢颜道:“还装,有些事是明摆的,还用说!”
任飘萍还在犹豫,唐门姥姥的身形已是走了五步,任飘萍一急道:“我答应!”唐门姥姥的身形一顿,回首,笑。任飘萍无奈一笑,算是回应,又走到唐门姥姥近前,低声道:“她现在洛阳怡香院的冷月姑娘那里,希望前辈……”
欧阳紫一丝苦笑,涩涩道:“天下之大,哪里不能去呢?”一顿,行一步,淡然道:“哦和图书,对了,任公子,以后不要叫我欧阳姑娘!”
一旁的唐门姥姥本就因为任飘萍在武林陵内当众默然拒绝自己而生气,现今又见唐灵这般模样,更气,怒道:“灵儿,你过来!你看看那小子的样子是吃亏的人不!?姥姥都要被你气死!”
唐门姥姥听至此已是不耐烦道:“知道知道了……”身形一晃,展开轻功而去,筱青峰看着这一幕直摇头,亦是展开轻功尾随唐门姥姥远去,待得唐直和唐门四老等人身形渐远,任飘萍似是才明白为何唐门姥姥如此不耐烦,不禁哑然失笑。
任飘萍自是体会欧阳紫此刻的心情,在白鹭洲欧阳紫已经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欧阳连城的女儿,支持她那份仇恨那份骄傲那份艳丽的支柱已经轰然倒塌,欧阳连城不是她的爹,李奔雷也不是她的外公,龙门老人也不再是她的师傅,落雁门也不再是她的落雁门……她的世界已是一片荒芜……沉思间任飘萍道:“天下之大,你又能到哪里去呢?不如……”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