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六章 连环计(中)

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六章 连环计(中)

赵宏云不解,阴沉着声音道:“知道什么?之前雅静阁一战,你小腿中箭却是安然无恙,适才燕云天又莫名其妙地被你一掌击退,我虽然不知道你练的是什么武功,却知道死人是练不成什么武功的!”
此时赵宏云一脸的吃惊望向任飘萍的背影,旋即大声喝道:“燕云天!你竟敢欺骗于本座!”
正在大声笑着的正是那秃顶无须的老者,但见其右手中指和食指在一圆形紫纱棋盒中拈起一枚黑子正向白方的一条大龙堵截而去,同时嗤地一声冷笑,道:“小样,不要以为轻功好就跑得快,老夫这一子落下你这条大龙就只剩下一口气了!”另一老者急道:“就凭你!”却是眼观棋路,面色凝重之极。
任飘萍苦笑,因为被捆成粽子实在是不好玩,况且现在居然有人在下面大笑。不能动弹分毫的任飘萍环视四周,头顶的赵宏云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下面是一个四丈见方的石室中央放着一个青铜大鼎,较之和-图-书之前所见更大,铜鼎之内冒着团团白色雾气,而铜鼎旁边正席地对坐着两个老者,一个秃了顶没有胡须,一个满身皮肤皆墨,颌下胡须却是银白之极,二人之间摆放着一盘棋。
任飘萍暗道:看来这位只怕就是那无方子了。当即道:“这个自然,只是晚辈若是救活了你这条大龙,是不是把晚辈放下来啊?!”
任飘萍冷笑,单掌击出一朵血红莲花,燕云天当即大叫一声,身形急速向身后的石床撞去。那石床本是青色花岗岩所制,竟是被燕云天撞碎成七八块,石床上赵世青的尸体也是在地上翻了好几滚才停下。
另一老者见状,忙阻止道:“别急别急!要是想让这小子死还不容易啊!”复又对着任飘萍道:“小子,你有办法让老朽这条大龙不死?”
赵宏云耳中还在响着燕云天的发狂般的声音,任飘萍冰冷的声音已是渗入他的心底,道:“屏儿在哪儿?”
皮肤皆墨的老者立时道https://www.hetushu.com.com:“好好好!不过你若是不能将老朽这条大龙救活的话,老朽便让你小子夜夜啼!”
任飘萍蹙起的眉挤出一个淡淡的‘川’字,嘴角一抹淡笑,浅浅的酒窝似是盛着人生最后一杯酒,酒,苦酒!苦酒的尽头已是无情,酒,无情,任飘萍神思一缕,探向燕云天。
任飘萍觉得有点晕,道:“我是说屏儿的事……”脸面却已是劲重刚猛的拳风袭到,原来赵宏云在说话间欺身而进,双拳直直击出。任飘萍此时已知赵宏云的内功已是强过自己,当下不敢硬接,双脚步法轻盈变幻,避过赵宏云的拳风。
任飘萍冷漠的眼神背后暗道:难道我的‘春梦了无痕’神功已经在无意间练成了?!
任飘萍此刻已是心知那秃顶老者定是那‘无情山上无情泪’的无上子,口中应道:“当然!”
任飘萍道:“你早就知道了?!”
任飘萍一挑眉,心知秃顶老者定是在指桑骂槐,却也不生m.hetushu.com.com气,笑道:“绝顶的未必聪明,你这一子若是能吃下这条大龙的话,哼哼哼……”
跌坐于一丈开外的燕云天这时神思已是清醒,愕然之极地看着眼前的这番景象,又看向七杀剑的剑尖的血痕,再抬眼,一身白衣的任飘萍此刻正冷冷地笑、满目无情地看着自己,突然发狂般嘶声喊道:“不不不!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整个人身形飞起,直向武林陵外掠去。
秃顶老者勃然大怒,仰头道:“你小子敢说老夫秃顶,信不信老夫让你哭上九九八十一天直到死!”说着便是伸出右手大拇指和中指。
任飘萍的瞳孔在收缩,因为一个人若是以石伤人并非难事,可是一个人若是可以把万千石头化做成万千箭雨,整个江湖中只怕没有几个,任飘萍实在没有把握接住赵宏云这一式‘雷霆万钧’,所以任飘萍退,退,一退便是三丈,却是脚下一空,整个身形向下急坠,心中一惊,左脚便是急踩右m.hetushu.com.com脚脚面,使的正是‘御云梯’,不料身形方起,头顶上方便是一记势大力沉的掌力来袭,耳边赵宏云得意之极的声音想起:“下去吧!”任飘萍无奈向下坠去,可是他发现自己并没有重重地跌落在地面之上,相反,身下极为柔软,疑惑间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网上,而且这张网正在急剧收缩。
赵宏云的双脚止不住后退了一步,不答反问道:“你……你……你适才使的是什么武功?”
原来任飘萍见燕云天一剑刺来,心中悲愤无奈之极,顿生无情,无情在燕云天七杀剑刺痛他的那一瞬间已是达到了极致,而无情到了极致则正是‘春梦了无痕’功成的首要的条件。是以那一刻任飘萍神思一缕探向燕云天的意念,武功已是进入到了燕赵口中的战之意念的‘形、气、意、神’四大境界中的三层境界,而‘意’之境界是指以己之意念控制彼之意念来达到伤杀的效果。
所以任飘萍在那一刻意念所感受到的则是燕云天意念和图书中的一幕,那一幕中:爆炸四起的白鹭洲,燕赵临终的笑,燕霸天狰狞的脸,李奔雷的虎视眈眈,巍峨的夏伤宫,冲霄殿的皇帝宝座,还有一座亭子,那个大漠中任飘萍还未曾涉足的‘朱雀亭’……至此一刻,任飘萍强行驱动意念,竟是使燕云天只觉眼前的任飘萍化身成为燕赵,这才掌出血红莲花,拍中了燕云天。
燕云天的寒剑突然一滞,急忙后撤,但见剑尖一滴血,鲜红,在空中荡起,但见燕云天满脸惊喜,口中急道:“爷爷?爷爷!”
赵宏云却是不追击,双臂下垂同时发力,片刻之间,赵宏云双掌金光浮现,渐渐地赵宏云四周三尺之内飞沙走石,整个武林陵内恍若惊雷连连,石床裂成的大小不一的碎石块齐齐向赵宏云的双掌掌心飞去,只听赵宏云哈哈哈大笑,道:“任兄,且看看我最近新学的无相达摩神掌二式‘雷霆万钧!’”双臂左右交叉挥动,左右两掌同时推出九掌,那万千石块便似是离弦的箭齐齐直奔任飘萍怒射而去。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