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八十八章 决战白鹭洲之九幽神尼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八十八章 决战白鹭洲之九幽神尼

一直弄不明白任飘萍今日异常表现的燕无双心头狂跳,忙接口道:“是啊,任公子,你那九天玄功现在才练到八重,怎么能做到天下一呢?”
而拜金教的方少宇已是喝道:“快刀常小雨,莫非你活腻了不成!”
燕无双不语,因为燕无双懂,自从见了任飘萍一次面,她便懂。
一直保持沉默的赵宏云此刻接口笑道:“任兄总是喜欢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九幽神尼自嘴里激射而出六个字:“任飘萍!你找死!”与此同时一把通体黝黑浑然无迹的长剑自九幽神尼的手中刺出九道黑色剑气向任飘萍飞射而去。
众人心头同时想起四个字,那个任飘萍的招牌的四个字:咫尺天涯!
任飘萍尚站在原地,岿然不动。众人心惊任飘萍如此年纪便有如此深厚的内功时,一旁的常小雨情不自禁脱口惊喜道:“老狐狸,厉害啊,连天下一的老尼姑……”话说至此,但见龙门老人一道怒光射来,忽然止口www.hetushu.com.com,暗道:怎么一见老狐狸就管不住自己这张口。
任飘萍在想,那九幽神尼一定是在悠闲地修剪着指甲说这番话的,一种无端的耻辱自心底窜至嘴边,道:“多谢!只是你以为你想要就可以得到吗?”
然而没有人觉得好笑,因为谁都明白排在江湖九大高手一的黄山九幽神尼绝不是欺世盗名之辈,任飘萍当然也不觉得好笑,可是任飘萍却在笑,而且笑得有些玩世不恭,一边收起弑天剑一边笑道:“既然前辈知道我手中有着‘九天玄功’,那你就不怕晚辈用九天玄功一掌废去你这得来不易的天下一的名头,嗯,也罢,晚辈也好弄个天下一玩玩。”
任飘萍拭去嘴角的血迹,苦笑:“我也不想管闲事,可总得有事做,闲了会更痛!”
常小雨的头在此时深埋了下去,左手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自己衣服。
颤巍巍的枝头之上,星星点点的阳光之下,九m.hetushu.com.com幽神尼一半脸是少女,一半脸是老妪,一半是上好的丝绸,光滑细嫩,一半是晒干的枣,褶皱纵横。
筱青峰的话音方一落地,但听砰地一声,那金轿竟是被任飘萍的弑天剑一劈为二,但见一个黑影嗖地冲天而起,盘膝直落在山顶周围最高的一颗枫树的枝头之上。
任飘萍高扬着的头缓缓落了下来,嘴角一抹高傲,晒然道:“天下宝物自古有德者居之”
燕无双哪里知道任飘萍的九天玄功练到了哪一重,这般说法只是为了震住在场贪婪之辈,好叫他们知难而退。不料任飘萍道:“陈公子,拜金教该不是朝鲜国的狗腿子吧!不过,无所谓了,反正你的那个什么朝鲜国的跆跟任某人见识过了,不过如此!”
常小雨、燕云天和燕无双疾步至,紧在任飘萍一旁的欧阳紫已是一把扶住任飘萍,紧张到:“任大哥?任大哥!”
全场在任飘萍话落之际变得静寂之极,就是满山的叶子https://m.hetushu.com.com也似是停止了摇曳,那顶金色的轿子也是沉默不语。忽然那陈公子暴跳而怒,喝道:“任飘萍,你这个无知小儿,死在眼前还如此猖狂!”
常小雨一翻眼,正要开口,任飘萍心急常小雨会吃亏,摆手急道:“小常……”嘴一张,一口血急喷而出。
就在众人想起这四个字的一瞬间,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任飘萍身动,一若鬼魅原地消失。筱青峰却在摇头,叹道:“年轻人的心性还是好胜啊!”
任飘萍正色道:“恭喜前辈,您猜中了,只是没有彩头!”
而少林寺的智诚大师此刻声音极为洪亮道了声阿弥陀佛,沉声道:“任施主,九天玄功本是少林寺之物,还望任施主物归原主,善哉善哉!”
龙门老人轻哼了一声,道:“任飘萍,你可真是福缘不浅,不但得到了‘九天玄功’。还得到了‘弑天剑’,哦,差点忘了,你身上还有一件‘天蚕宝衣’,难不成今日任少侠是来夺取那天下hetushu.com.com奇书‘九鼎天下’的?!”
龙门老人此言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得在场诸人压在心头的狂乱骚动,只有站在人群最外层的燕霸天的心思更多的时候是放在了那黑袍人的身上,还有智远大师在一旁专心致志地吃着自己的手指头。
欧阳小蝶一步迈出却又半步收回,欧阳尚情则是咬着嘴唇狠狠地抓住自己的衣角,恨爱不一地斜眼瞅着任飘萍,筱矜蹙眉,扭头望向一旁的血红的枫叶。唐灵正要迈步,唐直冷冷地叫了声唐灵,唐灵可怜巴巴地站在原地不动,远远地望向任飘萍那边。
此刻,金轿之内晶莹剔透的声音道:“任飘萍,看来你是个有趣之人,好吧!本座不要那九天玄功和弑天剑了,你走吧!”
任飘萍当然知道常小雨在摸什么,因为他知道常小雨此刻的身底定然穿着那件天蚕宝衣,任飘萍更明白龙门老人此番话的含义,因为他的眼前群雄的异样眼光,因为他身后那个晶莹剔透的声音响起:“任少侠,你三番五次坏我拜金和_图_书教好事,杀伤本教教众,今日本座看在‘九天玄功’和‘弑天剑’的份上,就不为难你,至于那个什么‘天蚕宝衣’,就留给你做防身之用吧!”
陈公子已然恼羞成怒,正要扬掌出手,金轿之内一个黑影飚射而出,眨眼间到了任飘萍的身前,但见其身形并未落地,啪啪啪和任飘萍对了七掌,复又回到了金轿之内。
任飘萍左手摸着心口弯腰急咳了几口血,这才站直,燕无双心疼道:“我们走,离开这里,你很爱管闲事吗,可是你管得过来吗?”
那晶莹剔透的声音本就极为好听,此刻这般不瘟不火不疾不徐地说出来,几乎让人以为那九天玄功和弑天剑现在就已经在她的手上一般。
燕无双实在是不知道任飘萍此刻是发了疯还是怎么地,今日竟是要得罪天下人,脸色一沉,跺脚道:“任公子!”而众人似乎姑更惊讶,一个个交相私语:“怎么拜金教和朝鲜国……”“这是怎么回事啊?”“难道今日拜金教是代替朝鲜国出战的?”“……”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