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八十四章 决战白鹭洲之突起波澜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八十四章 决战白鹭洲之突起波澜

翠烟门门主一时情急,大声喝道:“放了我女儿,要不然就要你尝尝本门主的观音泪!”
殊不知欧阳小蝶现在看的是欧阳尚情,这个她内心深处总是觉得有些对其亏欠的妹妹,她忽然觉得妹妹的性格变得比以前开朗了许多,至少可以当众说出这样的话来。
筱青峰笑道:“呵呵,大家请看!”随即挥动左臂,但见早就拿在手上的那张有些泛黄的迅疾展开,缓缓落在适才写着‘佛’字的沙地上。
八人俱是不语,筱青峰眼望江面之上又有两只画舫一前一后向白鹭洲方向赶来,白眉微微聚敛,道:“即使如此,老朽便宣布这二场比赛的答案了,”说罢高声道:“任飘萍任少侠、常小雨常少侠、少林寺方丈智远大师……呃……”说至此,眼睛微微眯着,看向那金轿,道:“还有这位金轿内的……拜金教教主,”复又道:“敢问教主尊姓大名!”
众人看着智远大师的这疯疯癫癫的举动,有哑然失笑,有无奈摇头,有颓然而叹,智诚大师、无言、无嗔口中急道:“方丈师兄!”“方丈!”“方丈!”赶了过去。筱青峰脸现惊愕却同时微微点头,转和*图*书而环视诸人,道:“八位不知是否还有高见?”
任飘萍尚未答话,便听到身后江面之上一声娇叱:“东洋猪!你当真以为任大哥斗不过你吗?”
田中正建鄙夷一笑,道:“好啊,上次让你侥幸逃脱,老夫便看看你今日如何逃得出老夫的手掌心!”
拜金教教主轻笑一声,道:“多谢了!”
田中正建似是根本就没看见任飘萍等人,阴阴一笑,侧首对着欧阳尚情道:“小姑娘,老夫只是想知道为何老夫斗不过你的任大哥?嗯!”
筱青峰似是并不为其所动容,呵呵一笑,道:“好!现在老朽便宣布这三场比赛……”说至此不想被燕云天的声音打断:“前辈,好像你事先准备好的那个寒萧子前辈的答案还没有让大家过目!”
听到欧阳尚情这番话惊讶的还有很多人,至少一直心存疑惑的赵宏云现在完全可以断定那个戴着斗笠黑纱遮面的一定是欧阳小蝶,就是那少林和尚无言也是情不自禁向前不自觉地迈出了一步,而田中正建是二次听到欧阳尚情说‘东洋猪’这三个字了,所以田中正建忽然出手。
轿内晶莹剔透之音响起https://m.hetushu.com•com:“这个很重要吗?!”
这时只听田中正建冷笑一声,道:“只怕是担心中原无人吧,毕竟她是你们中土武林一人,哈哈哈,老夫自是来者不拒。”
拜金教的血衣候等一干长老和四名护轿女弟子俱是怒目看向筱青峰,而中土各路群豪俱是竖耳恭听,毕竟拜金教教主究竟是谁在众人心目中依旧是个谜。与此同时底下嘈杂声起:“怎么智远大师和常小雨也通过了?”“真是搞不懂!”“……”
筱青峰道:“当然,如若教主是朝鲜国人或是日本国人,这场选取中土出战三国武功较量的代表的比赛岂不是毫无意义!”
群雄大惊,纷纷低语道:“九幽神尼?!”“江湖九大高手排名一的九幽神尼?!”“奇怪,她的武功已是天下一,怎么还要夺取少林武当各派的武功秘籍呢?”“难怪这么多年销声匿迹,原来是做了拜金教的教主!”“……”
众人纷纷挤上前去观看,但见那张纸宽一尺,长四尺,其上自右向左依次画有四张佛陀图。一张图是一个佛陀正在打坐低头观心,那胸膛之上的心书有一个金灿灿的‘佛https://m.hetushu.com.com’字;二张图上一个佛陀挥刀向一个金灿灿的‘佛’字砍去;三张图则是一个佛陀正用扫帚清扫图中地面上写的一个‘佛’字;而四张图上画着一个佛陀盘膝而坐,任凭一只鹰叨食其右腿上的血肉。
欧阳尚情这三次说出‘东洋猪’三个字,田中正建已是万分恼怒,抓住欧阳尚情我的手当即暗中发力,欧阳尚情痛得当场大叫,眼泪竟是落了下来。
可是任飘萍忽然发现自己错了,因为田中正建的目标根本就不是自己,因为田中正建的身形就在触手可及之时突然倒退如电,田中正建玄色的武士服忽然就落入欧阳尚情的眼中,不及欧阳尚情又任何反应,田中正建铁一般的手已是牢牢抓住她的右手腕脉。
欧阳尚情啊的一声,已是被田中正建带至一旁。
田中正建的身形在一眨眼间掠过李奔雷、龙门老人、智方大师,穿过常小雨和燕云天之间的空隙,像一阵风,已是无声无息至任飘萍的身前,而众人似乎还在眨眼,任飘萍在动,在田中正建掠过智方大师时就在动。
群雄怒,却无言,毕竟中原武林中确是无人可以战胜田中正建。任飘萍这m•hetushu.com.com时却忽然大笑,道:“田中前辈,我们中国有一句古话,骄者必败!”
落选的龙门老人、李奔雷、燕云天和武当掌门忘忧上人面上似乎并没有多少失望之色,也是侧目望向金轿。
众人不语,秋风习习变得似乎猛烈了些,筱青峰手中的卜卦布幡迎风猎猎作展,忽然间,那张纸被风吹起直向空中飘去。几个人惊声嚷着便要追去,筱青峰道:“不必了,总是要去的,”复又道:“这四张图上的境界本是没有人可以到达的,只是拜金教教主既然有了这份心,便算是过关了!”
众人似是没有考虑道这一层,俱是暗自点头,纷纷称是,轿内之人呃了一声,笑声跃出金轿,道:“也罢,总是要见面的,老身久已不见人,黄山九幽神尼总是听过的吧!”
众人似是明白又似是不明白,筱青峰眼含百般慈祥望向李奔雷身旁的筱矜,筱矜朱唇轻咬,清了一声嗓子,复又挑眼看向任飘萍,道:“以小女子来看,这一张图画的是一个善佛,二个是杀佛,三个则是隐佛,四个当是如来佛祖吧!”筱矜每说道一张图,便依次看向一个人:任飘萍、常小雨、智远大师以及那根本就看不见的金www•hetushu.com•com轿之内的拜金教教主。
任飘萍但听声音便知是欧阳尚情,而那紫衣蒙面的自是翠烟门的门主。只是他实在是没有想到欧阳尚情竟然大胆到大庭广众之下当着如此多的人的面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是以任飘萍此刻非但有些不好意思,甚或还有些惶恐,因为他现在只觉得黑纱之下欧阳小蝶的一双眼正自向他探来。
欧阳尚情恼极,道:“我说错了吗?东洋猪!任大哥若是用起他的咫尺天涯轻功,只怕你连他的影子都没有看到你就见阎王去了!”
瞬间,田中正建已是被任飘萍、欧阳小蝶、常小雨、燕无双、唐灵、翠烟门门主等人团团围住。
众人大吃一惊,未曾想到竟然有人骂田中正建东洋猪的,却俱是觉得好玩痛快之极,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笑声中,但见渐渐向岸边靠近的那只画舫之上先后飞落数人,当先落在地面上的是四名白衣美貌女子,其后一紫衣飘动,紫纱敷面却是发如雪的女子缓缓落地,风轻云淡,不带起一丝灰尘沙粒,最后落地的那女子着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眉如翠羽,肌如白雪,明媚眼眸直掠向任飘萍,脱口道:“哼!昨个夜里你竟然没有追我!”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