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六十四章 决战前夜(八)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六十四章 决战前夜(八)

原来那清兵被银钗伤了手指之后,发现筱矜正是昨夜西城门几个人之一,心知自己几人绝不是筱矜的对手,是以一声不吭去搬救兵。而两江总督府亲兵在李将军、师爷和吴总兵三人的率领下与任飘萍等人昨夜一战,兵败,而且连两江总督阿席熙最倚重赖以为傲的火铳手也是几乎全军覆没,是以阿席熙大发雷霆,势必要捉拿任飘萍欧阳尚情等人。
筱青峰道:“你的同伴是谁?去哪儿了?”
筱矜和筱青峰爷孙两相认之后,自是少不了问寒嘘暖互道衷肠。却是听到那清兵的那趾高气扬的一嗓子和其后的吴总兵和那清兵的一番对话,二人已是明白其中缘由,当下筱青峰站起道:“筱矜,看来我们爷孙俩必须离开此地了。”
筱青峰望着眼前唯一的亲人,再也是禁不住老泪横流,道:“筱矜,是我啊,我是爷爷啊!”
不久,筱矜来到‘风雅颂’酒楼,回到房间,自是见不到唐飞的身影,心中说不出的感觉,站在窗前凝望。凝望的眼中的文德桥似是有些落寞,不知为何今日文德桥上来往的人似乎比平日里少了很多,就是秦淮河上的船只也是不见几只。心下疑惑,细察之下,这才发现秦淮河两岸似乎比往日多了一些官兵,更是疑惑,暗道:莫非是清兵在搜索燕无双和欧阳尚情三人。
就在这时hetushu•com.com,窗外传来得得得的急促的马蹄声,筱青峰立时走至窗边,撩眼望去,但见夕阳西下的余晖下数百名身着镶红旗铠甲全身武装的清兵骑着战马正在通过文德桥,不禁心下一紧,脸色已是渐现凝重。
当下一干清兵迅速向四面八方散去,吴总兵对着仍然跟在身后的那清兵道:“小子,现在可是明白了本官的意图?”那清兵点头哈腰道:“小的愚钝,还请总兵大人明示!”
筱青峰‘嗯’了一声,筱矜却是忽然面上一喜,看见自西边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极快的向这边飞来。
筱青峰抬头对着筱矜道:“老夫多谢姑娘了!不过,虽说姑娘武艺高强,但是清狗人多势众,老夫以为姑娘还是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筱青峰看着筱矜不动不语已是急道:“我的乖孙女,你不晓得清狗的手段,武艺高强有时是没有用的!”
筱矜在流泪,因为爷爷这番发自肺腑的话而流泪,情不自禁道:“爷爷!爷爷!你真好!”
那清兵看看吴总兵又看看周围的几名官兵,眉毛快要爬到脑袋顶上去了,只是忽然间,他似乎明白了什么,道:“呃……小的再想想,小的好像记错了,大人,小的该死!小的该死!是小的认错人了!”
筱矜站起身走到爷爷的身边,拉着爷爷坐下,伏在爷爷https://m•hetushu.com•com的肩上,一手摸着筱青峰花白的胡须,撒娇道:“爷爷,你就不要问了!反正他们肯定会回到这风雅颂酒楼的,到时见了面我给你介绍了!”
筱矜站在筱青峰的身后,启唇道:“爷爷,这便是那镶红旗的骑兵吧,听说这些清兵个个骁勇善战,一身好武艺。”
就在这时,楼下传来一声大喝‘站住!’,但见几名清兵已是围住筱青峰,其中一名清兵用手一指筱青峰,道:“老头?哪里人氏?”
风雅颂酒楼门口此刻已是站满了足足有四十多名衣光鲜亮的佩刀清兵,适才被筱矜银钗穿透食指的那名清兵也在其中,此刻那清兵用手一指楼上筱矜的窗口,扯着嗓门大声道:“总兵大人,就是那个女人,昨夜小的看得清清楚楚,绝不会有错!”
不料筱矜浅浅一笑,道:“多谢大爷,我留在这里还有些事!几个清兵还不放在本姑娘的眼里!大爷您还是快点走吧!”
筱青峰笑,不答反问道:“姑娘可是姓筱?”
筱矜耳闻之下,略一犹豫,点头道:“也好!”
筱青峰暗暗点头,笑道:“姑娘真是女中豪杰,老夫快入土的人了,早已看破生死,不如老夫给姑娘卜上一卦吧!”
那清兵喝道:“南京人氏?老子怎么没见过你啊!老实说,到底是干什么的?!”
多少https://m.hetushu.com.com年来奔波在外的筱青峰忽然间鼻子一酸,只觉筱矜这么伏在自己的肩上摸着自己的胡子,这么撒娇的一声‘爷爷’,只觉一种莫名的温暖和感动袭向全身,只觉着从未有过这般的开心,不由自主道:“好好好!爷爷依你就是了!撇了爷爷这把老骨头也不要我的乖孙女再吃一丁点儿苦头!”
筱矜望着筱青峰的眼直直地,已见晶莹泪花,道:“大爷,您是……”
那吴总兵嘿嘿一笑道:“你他奶奶的一声高嗓门这么一喊,全南京城都听得见,那女人还听不到?!你不知道女贼的厉害吗?”
筱矜看至此,心中已是气愤之极,暗道:昨夜清兵在城西门吃尽了苦头,今日便拿老百姓出气,实在是可恶!
那清兵耳闻筱青峰之言,又是哈哈大笑,却是看见其他几名清兵正吃惊地看着他的手指,用手指着他的手指一个字也是说不上来。
筱矜虽是在楼上,却也是看得出那清兵此刻正和自己一样吃惊地看着自己此刻变得乌黑的右手食指。那清兵心中虽是发虚,却是脸上涌起凶光,喝道:“你这是找死!”说罢,右手抹向腰间佩刀,刀光闪亮,向筱青峰右手砍去。
那清兵似是不明所以,斩钉截铁道:“小的拿脑袋保证,绝对不会错!”
筱青峰微驮着被,道:“这位小兄弟?你没看见这个吗?和_图_书”说着摇动了几下手中的卜卦算命布幡,眼中已是有些冷意。
吴总兵耳听那清兵的大嗓门,不禁皱起眉头,冷冷地看着那清兵,道:“你确定?”
这时,筱青峰手捋花白胡须,向那清兵仍自晃动的右手食指轻轻吹了一口气,道:“呵呵,算命的就是算命的,小兄弟,老夫看你右手食指发黑,怕是这根食指保不住了!”
筱矜这才扭捏道:“爷爷!我还有同伴的!他们回来了怎么办?”
那清兵忙道:“大人深思熟虑,雄才大略,刚才要不是大人暗暗提醒,小的这颗脑袋只怕保不住了,总兵大人就是小的的救命恩人,以后总兵大人就是我亲爹,”说着眼睛瞄向吴总兵,见吴总兵笑吟吟的没有反对,腆着脖子笑呵呵道:“爹!”
筱青峰上得楼上,坐在桌旁,筱矜奉上香茶,坐定,道:“不知大爷适才怎能料到那清兵今日会断去右手食指?”
吴总兵笑道:“你这小子还真是机灵,好,你就在这儿和弟兄们监视着这女贼,本官现在就去报告给总督大人。”
筱矜心中震惊不已,脱口道:“大爷怎地知道?”忽然似乎觉得自己问得有些多余,从适才那清兵身上所发生一事看来,对方本就是修为颇高的术士。
筱青峰虽是对清兵恨之入骨,却依旧眯着眼,道:“南京人氏啊!”
筱青峰脸上的笑意更浓,道:“姑娘家住www.hetushu.com.com乌衣巷,九岁那年家中遭遇巨变,从此与双亲人鬼殊途……”说至此,筱青峰一双眯着的眼睛似乎更眯着了,颤动的嗓音再也难掩悲喜交加。
吴总兵的脸上这才露出一丝笑容,道:“还不散了!”
筱矜却是低着头一声不吭,心道:我这要是一离开,等会儿任大哥回来岂不是正中了清狗的埋伏。
筱矜身后,一老者手里拿着卜卦算命布幡、眯着眼、一步一步走起路来颤巍巍的,亦步亦趋地跟着,正是那‘冷暖书生’筱青峰。
筱矜眼疾手快,拔下头上银钗向那清兵持刀的右手掷去,但闻那清兵‘啊’的一声大叫,手中佩刀已是落地,左手捂着流血的右手已是疼的呲牙咧嘴左右前后不断地跳着,其余几名清兵但见一根银钗正好扎在那清兵的右手指上,大惊之下,看看筱青峰,又看向楼上此刻眉心清冷之极的筱矜,驾着那清兵一声不吭一溜烟地跑远了。
吴总兵眼中似乎在冒气,道:“你真的确定?说话要用脑子!脑袋可只有一个啊!”
那清兵看向其他几名清兵,晃动着右手食指,指着筱青峰,大笑道:“你们看看,你们瞧瞧,这老头说他是个算命的!而且还要和老子称兄道弟,哈哈哈!”其他几名清兵跟着一起大笑。那清兵忽然脸一横,厉声喝道:“老头!你说你是算命的就是算命的,老子看你是昨夜西城门杀人的强匪!”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