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五十九章 决战前夜(三)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五十九章 决战前夜(三)

忘忧上人此刻忽然道:“其实仔细想想,龙门老人似乎更神秘,没有人知道他的底细和来历,也没有人知道他的武功门派来路……”忽然忘忧上人住口,不远处一个沉重的脚步声正颇有节奏地向他们三人走来。
云中歌见状道:“田长老,什么事这么急啊!是不是有了日本和朝鲜两方的什么消息?”
这时田不平已是走至云中歌近前,道:“那倒不是,只是有一个问题,那龙门老人很喜欢赌博吗?”
云中歌痛苦点头。
云中歌和忘忧上人睁大眼睛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互相看了看,又各自摊开手,同时摇头。云中歌道:“这个还真是不清楚,不过这个很重要吗?”
田不平道:“那帮主醒来后就没有说什么?”
云中歌似是有难言之语,抬眼看向忘忧上人,欲言又止,复又仰天长叹,猛地站起,那张酷似李逵的脸愤恨不已,道:“牛鼻子,你可知道丐帮这十年来为何声名和_图_书大不如从前?”
智方大师笑道:“不知找贫僧所为何事?”
忘忧上人不禁大惊道:“哦!这怎么可能!”就是那田不平也是霍地站起道:“云长老?!”
云中歌道:“龙门老人说他根本就不知道这档事!让老夫去找地鼠门!”
四人落座,云中歌道:“大师深谙医道,是以老叫花子想请教一个问题!”
智方大师一声阿弥陀佛,笑道:“云施主抬举了,请教不敢当,切磋,嗯!切磋切磋!”
云中歌稍作沉吟,低声道:“不瞒你牛鼻子,从昨日白鹭洲发生之事的种种迹象来看,这和尚看来有些古怪啊,所以老叫花子就……”
且说,和智远大师等人分开之后,云中歌和忘忧上人刚一走出落花谷,迎面便遇上丐帮长老田不平急匆匆走来,老远便喊道:“云长老!云长老!”
云中歌道:“整个丐帮中也就老叫花子一人知道此事!这十年来帮务都和_图_书是由我一人代理帮主打理,是以江湖上也就有了闲话,说是我云中歌一手遮天意欲夺取帮主之位,殊不知……哎!一言难尽啊!”
三人定睛一望,但见一身灰色僧袍的智方大师边走边笑道:“三位雅兴颇高,贫僧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啊!”
忘忧上人道:“看来丘帮主遭人暗算之事和这天一赌坊有关了?!”
田不平这时缓缓点头道:“难怪这十年来,帮主从未露过面,云长老,帮主究竟是遭何人暗算?”
忘忧上人道:“怎讲?”
忘忧上人笑道:“这是哪里的话,丐帮还不是天下一大帮!”
田不平道:“呃,这个一时说不清楚,只是觉得奇怪,众兄弟查了两天了,什么线索都没有,却是发现那龙门老人三番五次出入‘天一赌坊’。”
云中歌神色凝重道:“我们里边说!”说罢转身又走回了落花谷。
云中歌道:“帮主说自己似是中了什么毒,然后就什么和-图-书都不知道了!”
田不平接口道:“那云长老当时没有问问赌场里的人?”
田不平这时道:“龙门老人在武林中尽知武林各门各派秘辛之事,不如我们去请教他,也许可以得知一二。”
云中歌道:“老叫花子去时,帮主老人家已是被人废了武功,趴在赌桌上昏迷不醒!”
只是这一问之下,那智方大师笑颜忽然凝固,眼前同时浮现出那血红花,那差一点要了任飘萍命的血红花。
杏树林中,三人围着一方石桌坐定,忘忧上人看了一眼正在秋风中沙沙作响半绿半黄的杏树叶,垂目看向此刻似是陷入沉思的云中歌,道:“要饭的,天一赌坊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云中歌道:“敢问大师,这世间可否有一种毒药在神不知鬼不觉中可以使一个武林高手中毒,并且中毒后浑然不觉!”
田不平急道:“接下来呢?”
云中歌摇头道:“这皆因帮主在十年前中人暗算,全身武功https://www.hetushu.com.com尽失!”
忘忧上人沉吟道:“这么说天一赌坊是老老实实的生意人家!”
忘忧上人不禁微微一笑道:“要饭的,原来你早就着手这件事了,怎么不说给和尚呢?”
云中歌道:“来来来,大师快快请坐!”
忘忧上人和田不平同时站起欠身微笑,云中歌看上去似乎想到了什么,高兴之极,道:“我等正要去找大师的,何来的叨扰啊!”
忘忧上人道:“贫道以为定是有人暗中使毒,致使丘帮主昏迷,之后又暗中动手废了丘帮主的武功!只是天下之毒中到底会是什么毒才能在神不知鬼不觉中放出?更是能令一个一如丘帮主这样的武林高手浑然不觉?”
云中歌点头,道:“帮主生性喜好闲来无事赌上几把骰子,十年前一个月圆之夜,老叫花子随同帮主在洛阳城内办完事途径天一赌坊,帮主一时兴起,说是进去玩上几把,老叫花子对这个却是没有一点儿兴趣,遂一个人独自https://www.hetushu.com•com去回到了洛阳分舵,谁知一个半时辰之后仍不见帮主回来,我这才着急赶去天一赌坊,”说至此刻,云中歌捶胸顿足道:“哎!要是当时我和帮主一起就好了!”
忘忧上人奇道:“天下能够废去丘帮主武功的人只怕还没有几个吧!?”
田不平这时似乎有些无奈,一屁股坐在石凳上,忽又一拍石桌道:“地鼠门和我丐帮一向势不两立,这个江湖人皆尽知,龙门老人怎会说出这等话来!”
云中歌重重地哼了一声道:“老叫花子在十年前就已经请教过了!”
云中歌声若洪钟道:“问了,怎会不问!可是天一赌坊的掌柜和伙计的确是不会一点儿武功,都说帮主赌着赌着就趴到桌子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还说正准备报官呢!之后我派人暗中监视那天一赌坊整整三年,却是没有丝毫发现!”
云中歌扬眉问道:“天一赌坊?”田不平点头道:“嗯!正是那在大江南北都开有分号的‘天一赌坊’!”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