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三十九章 意乱仇迷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三十九章 意乱仇迷

欧阳尚晴眼睛斜睨舱外的任飘萍,叫道:“喂!进来休息一会儿!”
欧阳小蝶和欧阳尚情同时娇躯微震,欧阳小蝶惊的是他终归还是知道了,欧阳尚情却惊的是他原先早就知道了。
任飘萍这次连回头都懒得动,有气无力道:“我好饿啊!”众女这才觉得腹内空空如也,燕无双道:“真是饿了!”站起身走至船头,和任飘萍并排站在一起,暗自施展内力共同催舟而行,顿时,船行进的速度快了许多。
看着握着止不住剑尖颤抖的欧阳小蝶,一高峰道:“原本放在表面的东西总是容易被人忽视,你也姓欧阳!”
任飘萍看了一眼一高峰,道:“你亲眼见到了?”
欧阳紫倏忽响起在牡丹山庄与任飘萍临别的那一刻自己说的一句话:我也姓欧阳,欧阳小蝶的欧阳。
眨眼间,任飘萍已是落在唐灵的身前,任飘萍一瞥众人,却是跳过欧阳小蝶,笑,众人皆不语。
燕无双心中奇道:舍得和尚大师不是欧阳紫杀死的吗?怎么……
唐门四老闻言,哑然失笑,那个火气火燎的声音立时道:“好!一言为定!”
唐灵本就不愿任飘萍难堪,而她也不愿多杀戮,此刻但见欧阳小蝶撤下长剑,当即拿出一个瓷瓶递与任飘萍,身形同时移动,自那沙哑声音老者怀里取出磁石,置于那老m.hetushu.com.com者脑后下部两侧的天柱穴,暗运内力吸出两根摄魂珠银针。那老者当下站起,接过唐灵手中磁石依次去为唐门四老其他三人吸除银针。
任飘萍抬头,苦涩一笑,道:“很多事我还不明白,但是你当知道我肯定会明白两件事,”一顿,却是抬头看向天上浮云,接着说道:“一,你的姓,二,你的字!”
燕无双当先喜道:“欧阳姐姐!想死我了!”欧阳小蝶脸微笑。欧阳尚情却是望着欧阳小蝶,唇已启却是无语,而欧阳小蝶的眼神中分明有一种渴望,却似是不可及,笑,凝结。筱矜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四人眼同时瞥向唐灵,因为唐灵已是问道:“任大哥,为什么!是她杀了我爹,我要为我爹报仇!”
燕无双此刻浅笑道:“田中正建一伙人此刻只怕还守在洞口呢!”三女咯咯娇笑,筱矝道:“那田中正建若是知道我们把他辛辛苦苦打造成的妖刀全部毁掉了还不气死!”原来任飘萍用弑天剑自洞顶削了一个出口,然后又砍了些常青藤连在一起,把洞内诸人一个一个吊了上来,临末轮到燕无双三女时,欧阳尚晴忽然道:“对了,我们把这些日本妖刀扔到火坑里去!”燕无双和筱矝自是无异议,当下三女将那一把把上好的和*图*书日本妖刀统统扔进火坑,这才离去。气得洞内一干东洋武士屋里哇啦直叫,却是苦于被点了穴道不能动弹分毫。
唐灵猛地转头,看着满眼仇恨的欧阳紫,满眼仇恨道:“是你杀死了我爹!”双手同时一翻,两只雪白的手掌之上已是多了两枚黑色的燕子镖,一步步向欧阳紫走去。
欧阳小蝶但见此番情势之变,眼皮微微一拢,清冷的眼神中一抹痛掠起,只是一瞬却再也看不见丝毫的变化。
任飘萍笑,道:“牡丹山庄!”
而正在一旁运功逼毒的欧阳紫此刻冷笑道:“你以为唐向天是什么好人,死有余辜!”
任飘萍看向欧阳紫,欧阳紫看向任飘萍的眼光却是瞬间移离,任飘萍道:“不可能,凶手出现在唐门时,她还在洛阳。”
欧阳紫奇,燕无双更是心中奇道:那欧阳紫身为欧阳连城的独女,分明已是放过这段仇怨,怎地欧阳小蝶却是如此纠葛不放呢?
唐灵嘟起红红的小嘴,道:“她自己都承认了!”
任谁都知道任飘萍这句话是说给欧阳小蝶的,可是欧阳小蝶的剑尖稍纵即逝的一撤复又抵在沙哑声音的老者胸口,道:“他们是凶手,十七年前杀害欧阳……满门的凶手!”
唐灵但见此状,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身形且退口中且道:“这么说我爹他……他和-图-书真的……”
唐门四老急,道:“小灵儿!”“小灵儿!”“……”
任飘萍依旧低着头,道:“舍得和尚大师已经死了,对吧!”
任飘萍叹气,欧阳小蝶手中长剑随着任飘萍的叹息声缓缓落下,口中道:“好!我也不趁人之危,给欧阳紫服下解药。”
欧阳小蝶怒,杀气荡漾之时,江水滔滔也在荡漾,千帆尽入眼底,一艘画舫正向南京城西城门岸边驶来,画舫之上,任飘萍正立于船头,以内力催舟而行,舱内正是燕无双、欧阳尚晴和筱矝三人。
唐门四老一惊,默然无语。唐灵已是张口道:“欧阳姐姐!你这是……”
一高峰等人一惊之瞬,但见欧阳小蝶三尺长剑扬起,已是抵在沙哑嗓音的老者胸口,冷冷道:“前辈当真参与了十七年前欧阳家的灭门惨案?!”
唐门四老齐齐看向正自皱着眉头的唐灵,复又垂目看向青石地面。
此声骤起,同时响在唐灵、欧阳小蝶、欧阳紫和一高峰的心房,心房中波澜顿起,同时撩起眼帘探向此声来处,但见任飘萍那熟稔飘逸的身形正自于空中踏步而来,仿若脚下踩着翩翩流云,云下是粼粼碧浪,云上是飒飒白衣。
唐灵眨动了一下大眼,看着任飘萍,嘟囔道:“那她为什么要承认!”
欧阳紫哑口无言,心中却是暗道:果然是老狐狸!hetushu.com.com对着欧阳小蝶一笑,颇有些命令的口吻道:“欧阳姐姐,我们走!”不料欧阳小蝶此刻却是冷冷地望着唐门四老,道:“一对一,你们任何一位胜过我手中长剑,十七年前的仇怨便就此一笔勾销。”
三女同时撇嘴,哼哼哼!燕无双道:“不说话会把人憋死的!”欧阳尚晴随即附和道:“就是!跟哑巴一样!”
唐灵似是有所悟,侧目看向唐门四老,问道:“四位长老,这是真的吗?”
而任飘萍看着这个和之前唐灵托唐山给自己的瓷瓶一般模样,不禁看了一眼一旁的筱矜,自瓷瓶倒出一粒药丸,走至欧阳紫身前递出,欧阳紫瞪着任飘萍将那药丸服下。不到片刻功夫,欧阳紫已是复原,自地上站起,站起后的一句话就是:“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当太阳在一朵白云中穿梭而过,于众人眼前一暗一明,唐灵咬了一下下嘴唇后,道:“任大哥!你没事就好!”任飘萍笑,心中暖流涌动,点头。画舫此时已近岸边,燕无双三女纵身上岸。
欧阳小蝶双目紧闭,道:“是!”除了一高峰众人似是更不懂,燕无双更是蹙着眉头看向任飘萍。
欧阳紫此刻身中射影剑之毒,适才又强行运功击杀唐门四老,早已是强弩之末,但见唐灵向自己逼来,却也是无丝毫畏惧,道:“好啊!为你爹来报仇吧和-图-书!”
欧阳小蝶脸泛潮红,只道是这一刻这一幕在心中上演了一千一万遍,而直到此刻才知是如此真实;唐灵现在就这么深深地将这一幕镌刻在心里,镌刻是为了可以重温;欧阳紫心中不知为何除了一份惊艳还有一份害怕;一高峰的脸依旧刀刻般冷峻,眼中一丝暖意悄然滑过,心底却还是升起一丝疑问:他变了吗?这只老狐狸!
任飘萍右脚尖在青石地面之上碾了一个半圆,又道:“赵世青赵老爷子也死了,不是吗?”
任飘萍忽然想起了常小雨,心中沉沉,道:“你可不可以先给她服下解药?”唐灵不愿也不语,眼睛悄然看向燕无双,燕无双心知唐灵在问自己,只是她此刻也是不知如何是好,低头。而同时低头的还有任飘萍,低头的任飘萍道:“你可不可以把手中的剑放下?”
欧阳小蝶低头,娇躯颤动,忽然颤声道:“姓可以由得我吗?”心中一个声音在歇斯底里:如果我不姓欧阳,也许现在我正在和他一起笑傲江湖,或许说不定现在……
任飘萍回首笑道:“里面太吵,叽叽喳喳的。”
唐灵叱道:“好啊!你杀了那么多的人,早就该见阎王去了!”说罢两只手掌已是扬起,燕子镖几欲脱手之极,却是耳中突闻一个熟悉的声音由远及近道:“唐姑娘!不可!”
任飘萍大惊道:“小蝶!不可!”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