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三十七章 明白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三十七章 明白

岸上已是不见清兵的尸体,只是仔细去看时才发现岸上的青石地面之上残存的斑斑血迹,而现在就有一个青衣紧身女子在看着那血迹,那女子身后不远处站立着四位精神矍铄的老者。欧阳紫但见那女子背上的弓箭,心中道:唐灵!已是走到那青衣女子身前七尺之处,只是那四位老者手中此刻同时扣住一把唐门的独门暗器‘射影剑’,只消欧阳紫再向前迈进一步,那四把‘射影剑’便会立时把欧阳紫射个透心凉。
欧阳紫顿时想到适才龙门老人和常小雨的商谈要事,惨然一笑,道:“我当然不知道,这么多年来,你和师傅不总是一直把我当外人吗?”
常小雨这才把这一阵发生的事说给了欧阳紫听,只是隐过自己和龙门老人的真实身份那一段。
而欧阳紫对唐灵的话依旧不理不睬,眼中杀意尽染,却是一笑嫣然,道:“小女子明白了,原来十七年前的那一场伏击四位也都有份啊!”右手已是扣住四枚‘摄魂珠’。
常小雨眼观心,心道:是啊,总有一天她会知道事情的真相,到那时才是真正的外人,口中已是笑道:“其实知道得太多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有时候活得太明白会很痛苦,就像老狐狸那样。”
唐灵不悦已是写在脸上,道:“凭什么你就知道我会告诉www.hetushu.com.com你,你这么凶!”
常小雨道:“拜金教不会放过他们的,他们现在应当是自顾不暇!”
常小雨憨憨一笑道:“干什么干什么呀,分内事吧!还用得着谢吗?!”二人又是同时看向后堂门口,龙门老人的身影已是快速消失。
龙门老人爽朗和蔼的笑声已是响起,那女子回头,笑面桃花,丹唇外朗,嫣然一笑,道:“师傅早!”
欧阳紫当着龙门老人的面自是不好问任飘萍的事,是以暗暗给常小雨挤着眼又是向外边努努嘴,常小雨低着头的眼皮上挑,一瞥之下会意之极,坏笑。龙门老人自是暗暗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笑道:“看来你们师兄妹之间还有秘密,算了,为师还有事要办,你们聊吧!”脸红的欧阳紫和依旧低着头的常小雨俱是不语,背着双手转身走了五步的龙门老人忽然一停,回头道:“是你师兄把你的命从常四娘的手中抢回来的,要知恩图报啊!”
欧阳紫转身望着常小雨的背影,惊道:“你知道你居然无动于衷!你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
欧阳紫冷笑道:“很好,就凭你是唐向天的女儿而我是欧阳连城的女儿!”
欧阳紫没有听懂常小雨的话,只是直觉告诉自己常小雨的话好像是对的,因为和_图_书她总是看见微笑着的任飘萍眉宇间的那种淡淡的忧郁,可是她已经不愿再多想了,因为此刻她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立刻去西城门岸边亲自走一趟,所以欧阳紫的紫衣在飘动,空中却是扔下她的一句话,一句属于她自己的话:我活的不明白,但是一样的痛苦!
常小雨脸色沉重,缓缓自欧阳紫的身边走过,欧阳紫许是太过担心任飘萍,没有注意到常小雨的脚步竟是比平日沉重得多,正待开口质问,满目郁郁葱葱金达莱的常小雨道:“我知道!”
常小雨的眼睛突然睁得比往常大了许多,心惊道:她已经知道真相了?随即摇头,本欲跟着欧阳紫一起去,脚步方起,却是又止,他当然知道欧阳紫要去哪里,可是他忽然没有了勇气。
唐灵的思路仍未尽,同时道:“是你杀死了我爹!”
不料唐门四老中其余三人俱是同时斥道:“四弟!”
天一赌坊的后院规模显然不小,因为龙门老人出得后堂走进后院至少已经走了五十步,两旁的厢房一字排开还未走完,两旁加起来少说也有十五六间,现在龙门老人的眼帘之内已是映入一片金达莱花,而金达莱花中站着一个俏丽女子的背影,粉色衣衫淡紫罗裙在这秋高气爽的风中随风而动。
唐灵倒是没有想到在这里会m.hetushu.com.com遇见欧阳紫,身形起,道:“欧阳门主?”
龙门老人点头道:“你跑到为师这里来,不怕被你外公知道?”
龙门老人不语,人已是走出后堂,黑漆漆的门已是重重地把他和常小雨隔开,一个在门内,一个在门外。
与此同时,唐门四老耳闻唐灵之语,当下身影翻飞,四散将欧阳紫围在中间,那沙哑着的声音又起,道:“原来是你这女娃儿害死了掌门!”
那唐门四老也是不拦住唐灵,就这么紧跟着唐灵一直窜到了这里。但是七步却是唐门四老保护唐灵的底线距离。
欧阳紫此语甫一出口,唐门四老大惊失色,八目对视,已是齐齐向欧阳紫走去,其中一人沙哑着嗓子道:“不可能!”
欧阳紫当下裣衽一礼,道:“谢过师兄!”
早已习惯了师父和常小雨背着自己的商谈要事,欧阳紫道:“师傅,你说什么?我外公来了,”却是不等龙门老人回答又问道:“师傅,你们的要事商量完了吧!师兄人呢?”
欧阳紫听完后一双妙目紧紧地瞪着常小雨,道:“这么说,你离去时岸上那么多的清兵他岂不是很危险?”
欧阳紫笑道:“多谢师父挂念,现在已经没事了,”这时看见常小雨恰好走进后院,挥动着右手娇声道:“师兄,走快些,我有事问你啊!”
常小雨低头一和图书叹,道:“有很多事情你不懂,人生总是有太多太多的无奈!”
唐门四老中一个火急火燎的声音道:“不为什么,老夫亲眼所见,欧阳连城的独女在十七年前就已经死了!”
龙门老人心中冷笑,暗道:不想我这两个得意门生俱是深深关心爱护着任飘萍,同时右眼皮又是一跳,心中凛冽道:莫不是大业要毁于任飘萍这个后生之手,脸上依旧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朗声笑道:“你呀!听小雨说你受了重伤,可是好了些!”
而突然想起父亲临终前对任飘萍说的最后一句话:“都是因为流星火……”唐灵的眼神则变幻出另一种豁然而惊得神色,道:“是你?!”
常小雨见欧阳紫好像伤势已是无甚打紧,遂道:“什么事啊?”说话时已是至龙门老人身后,躬身低头道:“师傅!”
欧阳紫很快就到了目的地,雨后清晨中的空气格外的清新,江水在一夜之间涨了许多,正自浩浩荡荡而去,岸上的行人已是熙熙攘攘,三教九流,贩夫走卒,为着新的一天的希望开始奔波。
龙门老人摇头,走至门口,道:“那么李长风呢?常四娘呢?”
发出火急火燎声音的四弟不禁后退一步,囧然不语。
欧阳紫冷冷地看着唐灵,道:“任飘萍呢?”
顿感杀气逼来的欧阳紫突然站定,站定的那一刻青衣女子抬和_图_书头,正是唐灵,那四名老者正是唐门四老。原来唐灵清晨睁开的眼触及房间陌生的一切,右手摸着自己胸口已经基本痊愈的箭伤,一个骨碌爬起,换上枕边的衣服,下床打开房门便看见了唐门四老,心下已是明白了八九分的唐灵冲着唐门四老扮了个鬼脸,闪动着大大的水灵灵的眼,道:“各位长老,早上好。”唐门四老点头不语,唐灵笑,喊了声姥姥,人直向门外窜去。
常小雨心中不得不承认龙门老人的话很有些道理,但是还是止不住道:“师傅,你放心,任飘萍决计不会把你我的身份暴漏出去的!”
美貌女子正是欧阳紫,于前天夜里被常四娘的《太虚神功》重伤后在落雁门的左右护法和李冰玉、花无叶的保护下回到客栈昏睡了几乎是两夜一天,醒来后但觉伤势无甚大碍,听守在门口的左右护法说前天夜里一个黑衣人救了他以及任飘萍对自己的伤势极度关心,欣喜之余,再问及她昏睡期间所发生的事,左右护法俱是摇头道不知。暗自思忖了半晌的欧阳紫再也是按捺不住,决定去天一赌坊找常小雨问个清楚。不料到了天一赌坊后,却是被告知常小雨正在后堂和师傅有钥匙商谈不能打扰,这才又来到了后院。
欧阳紫对唐灵的话充耳不闻,怒目看向那沙哑着嗓子说话的人,道:“不可能?为什么?”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