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三十三章 日本妖刀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三十三章 日本妖刀

任飘萍和燕无双、筱矝暗自笑,那东洋武士急道:“不是啊,我说得很清楚的,我们只是借贵国宝地打制用于起事的武器‘村正妖刀’,另外宗师似是曾说过要夺取什么《九天玄功》武功秘笈和什么《九鼎天下》奇书,这些我也不是很懂。”
燕无双玉手被任飘萍这么一捏,脸红,却是一瞬,扭捏已是不复,道:“那也不能总呆在这里啊!”
那东洋武士见燕无双如此之说,也不反驳,眼中却是一副全然不屑之神色,嘴角努起一抹嘲笑,燕无双怒,袖中鱼肠剑已是抵在东洋武士的咽喉,道:“你说是不说!”
看着一直不敢看自己眼睛的欧阳尚晴,任飘萍笑道:“尚晴,我记得你不是懂得打造上好兵器的要领和秘法吗?你可知道来时那洞里的青莹之光是什么?”
筱矜愕然脱口道:“村正妖刀?!”
燕无双所吟这几句诗正是欧阳修的《日本刀歌》的最后几句,任飘萍听至此,也是不无感慨道:“我中华渊源之文明又岂止是流传到了日本国,还流传到了朝鲜国,流传至他国异邦也并无不可,但令人气愤悲哀的是自宋朝崖山之战以来日本人就以唐风遗民自居,耻笑我国为蛮夷之邦。而朝鲜则是自大明朝兵败之后,便耻笑我国全无古人之风,弃孔孟之道。”
众人皆默然而悲,这时那东洋武士却突然开口道:“看来诸位并非是狂妄不知之辈,我东洋武士刀虽说源自唐刀,但是经过改良之后,已是在刀质m.hetushu.com.com实战外观方面远远胜过了唐刀,而现在我们正在打制精炼的是我国著名的村正刀!”
任飘萍起身暗自捏了捏燕无双的娇嫩玉手,笑道:“前门定是刚才被你破坏了机关,要不田中正建他们早就改进来了,还用得着等到现在!”
筱矝看着任飘萍用手和燕无双暗自调情,面目渐冷,双目挑向一边,红唇已是撅起。欧阳尚晴倒是没有注意到,接口道:“就是啊,要不时间长了,非得被烤熟了!”说着一摸额头上的水,竟是一把一把的。
只见任飘萍从两只脚和一只手牢牢地吸在洞顶,另一只手自怀中取出弑天剑,微微用力一抖,弑天剑蓝光濯濯流动,已是笔直,九天玄功已是力贯弑天剑,蓝光之中透着白光,弑天剑已是插入岩石里,三下五除二,弑天剑已是极为轻松地将那洞顶的岩石削去了厚达一尺之厚,又是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众人笑容满面,但见洞顶已是露出直径二尺有余的硕大的孔,孔外已是蓝蓝的天,天上有云,云在飘。
那东洋武士眼珠滑动,正待开口,筱矜已是道:“无双妹妹所言甚是,尽管日本人是自认为最有唐风的唐朝遗民,而武士刀本就是唐刀改良而来的。只不过我大宋著名诗人欧阳修有诗《日本刀歌》曰:昆夷道远不复通,世传切玉谁能穷。宝刀近出日本国,越贾得之沧海东。鱼皮装贴香木鞘,黄白闲杂鍮与铜。百金传入好事手,佩服可www.hetushu.com.com以禳妖凶。可见唐刀传至日本经过改良之后,确是胜过唐刀。”
听完筱矝这此番话,众人无不钦佩,就是那东洋武士也是不无赞美道:“姑娘博学多才,佩服!”燕无双不禁多看了筱矝几眼,心道:她怎么什么都知道!欧阳尚晴这时才张口道:“你这个东洋猪!你们国家不让做什么妖刀来着,就跑到我们国家来做,你们到底是想干什么!”
三女自是由不得替任飘萍暗自高兴,燕无双这时道:“任公子!这些壮汉都是附近的村民、铁匠好手,被田中正建这伙东瀛人强行掳来为他们打造兵刃……”
这时其中一名壮汉粗声粗气接口道:“是啊!我们好久都没有回家了,我娘只怕眼睛都要哭瞎了,”说着浓眉竖起,怒目圆睁,狠狠地踢了一脚他脚下的一名东洋武士,道:“都是这帮狗日的害的!”
那东洋武士眼光闪躲,欧阳尚晴道:“这是你唯一可以生还的机会了,你可不要等我们的筱矝姑娘说出来,那时可就晚了!”说着看向筱矝道:“筱矝姑娘,我说的没错吧!”筱矝莞尔,点头道:“是!”
不料欧阳尚晴越听越糊涂,气道:“本姑娘哪有闲心管你们的国事,本姑娘只是想知道你们来到我们国家干什么!”
那东洋武士痛苦地呻吟了一声,却是不敢说半个字。任飘萍不由得注目地上的那些东洋武士刀,但见这些武士刀和之前在秦淮河岸所见的福冈等人手中所持的刀并不和-图-书一样,复又响起洞中的那些闪着青莹之光的青铜矿晶片,当下右手伸向空中,一把武士刀已是自地上飞至落入任飘萍的右手。这时任飘萍缓缓走至被那壮汉踢了一脚的东洋武士面前,慢慢地蹲下,道:“这种刀好像不同于一般的武士刀,嗯!”
任飘萍盯着燕无双三女坏坏地笑道:“我是男子,阳气盛,你们是女子,属性阴,这弑天剑性本属寒,你们自然是受不了了!”
当下众人依言而行,倒是给了那些壮汉出了一口气的机会,一个个俱是像拖麻袋一般将那些东洋武士在地上胡乱拖着,复又重重地撂倒一旁,一时之间,这帮东洋武士俱是痛哭声连连。
燕无双看着任飘萍拿着弑天剑若无其事的样子,奇道:“你怎么就觉得不冷呢?”
任飘萍笑,身形闪动,人已是一如壁虎般在洞壁之上迅速游走,眨眼间已是到了洞顶中央,一干壮汉俱是屏住呼吸却还是禁不止发出一声声惊叹,暗自为任飘萍捏着一把汗。
任飘萍几人这才明白了事情的大概来龙去脉。
那东洋武士此前已是见识了任飘萍的武功,此刻但见任飘萍目中精光闪现,不怒自威,心中已是十分畏惧,却依然不声不语做着无言的抗争,燕无双见状冷哼一声,冷冷看向那东洋武士道:“你们东瀛武士刀本就是源自我大唐唐刀,你还真以为我们稀罕不成!”
任飘萍低头玩弄着手中的弑天剑,只觉其身极为柔韧,几乎可以将剑身弯曲为任何角度做成任何hetushu•com.com形状,遂将其几番折叠收至怀内。
任飘萍当下道:“全部散开!”复又道:“把那些东洋人也拖到一边去!”
而那东洋武士这下倒是慌了,忙道:“这位姑娘,其实也没什么,都是我们国内之事,现任掌权者德川家岗身为德川幕府第四代将军,挟天子以令诸侯,实为无能之辈,导致国家政治黑暗,经济极度衰退,民不聊生,是以当年在德川家岗之父、德川幕府的第三代将军德川家光死了之后,我们伊贺流在一代宗师石川三右卫门的率领下为光明二战,曾一度差一点推翻了德川幕府的统治,现在我们日本浪人全部聚集在现任伊贺宗师田中正建旗下,为我大日本的再度繁荣昌盛而战。”
燕无双撤剑点头道:“不错,正是:徐福行时书未焚,逸书百篇今尚存。令严不许传中国,举世无人识古文。先王大典藏夷貊,苍波浩荡无通津。令人感激坐流涕,锈涩短刀何足云。”
其实这也正是任飘萍心中想要知道的,毕竟田中正建来到中国只怕不止是来参加二十八年之后的三大绝世高手之约的吧。是以目光也是一冷,紧盯那东洋武士的双目。
燕无双这时走到任飘萍的身后,一拉任飘萍的手道:“起来了,我们得立刻想办法出去,听他们刚才说这洞一共有两道门,后门只能从里边开启,而那前门从外面也可以开启的!”
燕无双轻声嗔道:“去!歪理!”
任飘萍几人这才又感到炙热难耐,这时一名壮汉道:“听村里老一辈和_图_书人说,这洞老早就有,只是到了我爷爷那辈,一天天上落下一块巨石,自这洞顶上砸下,这才砸下一个大坑,在这洞中形成了天火,所以说这洞顶石头肯定是厚不到哪儿去,大侠可以试试看,呵呵,说不定就……”说至这里,粗大的双手在赤裸的肚皮之上揉搓着憨笑不语。
任飘萍抽空扫了一眼筱矝,筱矝垂下眼睑,半嗔半怨瞄了一眼任飘萍,复又眼睑上挑,再也不理会任飘萍。
欧阳尚晴听着任飘萍似是没有丝毫责怪自己毁去青龙偃月刀的意思,心下甚喜,弱弱道:“你说的是那青铜矿?”忽然猛地一跺脚,道:“对了,打造上好兵刃必须在冶炼材料中添加少许上好的青铜矿,难怪!”
那东洋武士眼现惊奇,道:“姑娘也知道村正妖刀?”
任飘萍等人也俱是不知,齐齐望向筱矜,筱矜心中暗喜,脸上已是明媚万分,秋水之光瞥向欧阳尚情和燕无双,复又看了一眼任飘萍道:“村正妖刀刃长二尺七寸有余,利可断金,为日本著名的十大妖刀之一。此刀为日本室町末期刀工势州村正所作,斩切能力出类拔萃,死在此刀之下的人不计其数。后来被江户幕府德川家视为‘不吉’的象征,斥之为‘妖刀村正’,下令被全部销毁,按理如今应当是禁止使用了。”
欧阳尚情本欲说什么,想到那青龙偃月刀终是毁于自己之手,欲言又止。筱矜这时莞尔一笑,接口道:“我看倒是未必,只怕另有蹊跷,只不过一时我想不出来,迟早会知道的!”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