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二十五章 东洋鱼(中)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二十五章 东洋鱼(中)

福田似是极为惧怕燕霸天,身子站得笔直,头一低,道“嗨!”
南京分坛章信的部下俱是敢怒不敢言,随同赵宏云从洛阳赶来的纪长山等人瞳孔皆是收缩,赵宏云心中寒意顿生,喝道:“还不把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抬下去!”眼见两人驾着嚎叫的章信下去,赵宏云又道:“二公子,请息怒,都是我平日里管教不严,不过,图纸真的不在我的手中!”
欧阳尚晴已是笑问:“你是不是很生气?”
任飘萍食指轻弹,福冈只觉章门穴一麻,人已是直向任飘萍身上落去,其余五名浪人见福冈向任飘萍身上压去,俱是不解,任飘萍左手接住福冈手中掉落的火把,身形已是在瞬间飞起,五名浪人大惊,拔刀,哪里还来得及,空中的任飘萍右手五指齐发,五人应指倒地。
赵宏云心里自然清楚,燕霸天自然是来索要那被自己在夏伤宫冲霄殿中骗取的‘流星火箭’的制造图纸,只是自己处心积虑得来的东西岂肯轻易让出,嘿嘿一笑,道:“二公子!图纸根本就不在我的手里,当时我也是情非得已,为了寻找拙荆,我找到地鼠门,不料对方不要金不要银,只要那张图纸,所以……”
燕霸天眼珠在咫尺方寸的眼眶之内迅速地打了个转,道:“赵宏云,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任飘萍和燕无双同时叫道:“尚晴!”“欧阳姑娘!”这时筱矝已是起身,却是‘嘤’了一声,痛已是写在脸上,左手同时放和_图_书在了受伤的右肩上,任飘萍和燕无双同时侧身,任飘萍关切的声音‘筱矝’和燕无双的‘嘤’的声音同时响起。原来燕无双这一转身,受伤的右腿血管崩裂,鲜血又复流出。
燕霸天沉脸,道:“多嘴!”同时想起任飘萍所说的话,心中已是暗道:真是东洋鱼!
任飘萍笑道:“福冈君,你刚才好像并没有称呼我是大侠!”说话声中,蹲在燕无双的身前笑道:“我以为你知道!”说话的同时先是隔空解了燕无双三女的穴道,后又隔空封了福冈六名浪人的哑穴。
纪长山身为赵宏云的亲信,自是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眼见燕霸天身后站着的两名黑衣人和中原人生得稍有不同,不禁暗暗留意了起来。
赵宏云很快就获悉欧阳小蝶不在房中。
……
赵宏云就是泥做的菩萨,这时也是难以忍受燕霸天的盛气凌人,况且议事厅里满是自己的部下,脸上怒意横生,哈哈哈大笑,正要说话,纪长山已是一步站出,道:“二公子!敢问你身后的两位朋友是……”
天上的星星渐渐隐退,旭日初升的第一道金光穿过林间的枝叶照射在四人脸上时,林中传来一阵阵叽叽喳喳的鸟叫声,任飘萍四人眼前横着一座并不是太高的青山,山虽不高却很秀气,像是一个出浴的娇羞的女子,婀娜多姿地冲着四人娇羞的一笑,又隐在那雨后一如蒸汽的雾气中去了。
欧阳尚晴白了一眼任飘www.hetushu.com.com萍,心道:看来他还算老实,知道她们受伤的地方不是男子可以随便动的,嘴角上挑,娇笑道:“明白!”
燕无双和筱矝这才哑然失笑,任飘萍似是无奈,道:“你没看见她们二人受伤了吗?”
赵宏云无奈摇头,道:“这么说,二公子是不相信我了!”
欧阳尚晴给燕无双和筱矝拔除伤口上的箭,又上了金创药,包扎好伤口之后,一行四人下了船,缓缓向树林深处走去。
赵宏云但闻这尖细之极的声音,腾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上的肌肉止不住地哆嗦跳动着,终归从嘴角挤出一丝笑容,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说话的同时向议事厅诸人暗暗施以眼色,诸人登时面色一紧,如临大敌。
议事厅的灯光很亮,照在燕霸天纤细长长的睫毛之下的眼,闪出一抹如刀之愤怒,刀光闪烁间,冷冷道:“赵帮主!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
矗立在门口为首的一名黑衣男子,生得像极了一张女子的脸,皮肤很白,白得可以看见皮下的血管中流动的血,一对弯弯的柳叶眉,鼻梁很高,嘴唇很薄,像是两张纸粘在了一起,只能看见唇线,正是燕霸天。燕霸天笑道:“赵帮主,强龙不压地头蛇,本座不想多废话,把东西立刻交出来,过往之事本座一概既往不咎!”
但见三女此状,任飘萍顿时只觉陷入三难之境,虽然心知欧阳尚晴是气自己隐瞒她自己没有被点www•hetushu.com•com住穴道,更是气自己适才没有出手教训那个意欲对自己非礼的日本人,但是任飘萍还是大喝了一声:“尚晴!”
看着甲板上燕无双三女,任飘萍笑,燕无双已是含娇哼了一声,道:“原来你……”耳旁同时听到福冈怒道:“任飘萍,你一代大侠,竟是如此卑鄙!”与此同时,五名浪人嘴里也是叽里呱一通。
赵宏云和燕霸天皆是意外,不知纪长山想要做什么,而燕霸天身后的福田脸一样,傲然道:“叫我福田君就是了!”
燕霸天当然明白大明朝以来,倭寇横行于朝鲜半岛和东海沿岸,为祸甚大,以至于大凡汉人听到‘倭寇’、‘东洋人’‘日本人’俱是义愤填膺,是以口气稍有缓和道:“赵帮主!本座不想多说,限你三日之内把东西交出来,要不然的话,哼哼哼!后果你知道!”复又道:“忘了说了,这次你交出东西,还有个彩头等着你呢!”
只是纪长山、长白二老,风无际还有赵宏云等人听到这声‘嗨’字,当下心中已是十分明白,这时纪长山冷笑道:“原来是日本东洋人!”
赵宏云两条眉毛瞬间蹙在一起,怒斥道:“章信!这儿哪里轮到你说话了!还不向二公子赔罪!”
火光下任飘萍板着脸不说话,欧阳尚晴似乎更开心了,道:“看来你是真的生气了!”筱矝和燕无双眉头皱的更紧,暗道:任大哥生气她似乎更开心?眼前已是欧阳尚晴转过来的俏丽的身姿,背对着任飘www.hetushu.com.com萍的欧阳尚晴看着手中的青龙偃月刀刀身映出的任飘萍的模糊的脸,嫣然一笑,道:“以前我要是使性子离开你都是一声不吭的,现在你居然生气了!”复又转身仰起脖子看着任飘萍骄傲一笑,道:“说吧!叫本姑娘有何贵干?”
……
而一直想在赵宏云面前显摆自己的章信此刻突然道:“朋友!我们帮主这是对你客气,你不要忘了强龙不压地头蛇,这里是震天帮的地盘!”
只是与赵宏云的怒斥声连同章信内心的反抗声同时响起的是一声尖锐的呼啸,呼啸声中一道强劲的指风破空而行,直击章信右膝而去。章信眼见指风到来,却愣是无法闪过,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右膝被击中,先是陡觉右膝盖内一股冷森森的凉意透骨而过,接着便是钻心的痛,痛!血激射而出。章信大叫一声已是单膝跪倒在地,大声嚎叫。
燕无双美目横转,顾盼生辉间,忽然道:“快看!”任飘萍三人顺着燕无双的手指望去,但见袅袅妖娆的雾气中,青山下一团青莹之光闪起,四人相互对视,紧赶几步,一个黑魆魆仅容一人勉强而过的山洞映入众人的眼帘。
筱矝和燕无双没有见过任飘萍对一个女子如此大喝的,一时间忘了伤口的疼痛,看着任飘萍的那副愤怒的样子心下竟是有些惴惴然,心下惴惴然的还有欧阳尚晴。欧阳尚晴先前确是正如任飘萍所猜的那样气恼,疾步离开,但是下了船的她走得并不快,见任飘萍只是叫她了一声名字,并未和-图-书追上前来向她赔礼道歉好言相劝,更是气恼,这时又闻任飘萍对她大喊,不料本应是更加生气的她当下眼珠俏皮一转,竟是飞身又回到了船上,不,是回到了任飘萍的眼前,而且是满脸欢喜地回到了任飘萍的眼前。
燕霸天禁不住多看了一眼纪长山,道:“对,彩头!”人已是出得门外。
闭眼似是养神的赵宏云缓缓道:“不用!该来了总会来,该去的总会去!”良久,赵宏云睁开双眼,弹了弹宝石蓝锦衣上根本就不存在灰尘,慢条斯理道:“很晚了,各自回去歇息吧!”
章信心中忐忑,低头垂手在赵宏云面前,道:“帮主,属下现在就差人寻找夫人!”
燕无双和筱矝当然看到了欧阳尚晴的笑脸,是以二女睁大了不解的眼睛摇头。
燕无双一愣,眉梢挑起,柔情似水的眼珠转动起一抹疑惑,忽然想到任飘萍修炼那《九天玄功》不是需要筋脉尽断吗!而筋脉尽断之人又怎么可能被点住穴道呢?顿时眼神一亮,展颜道:“我明白了!九天玄……”却是见任飘萍眼睛一斜福冈等人,倏然住口。欧阳尚晴起身后瞟了一眼任飘萍,冷哼一声道:“你连我也隐瞒,刚才……刚才……”说着人已是向岸上疾步走去。
赵宏云不懂,道:“彩头?”
一干众人刚应了声:“是!”但听一声尖细的声音自屋顶上方传来道:“赵帮主!只怕夜再深,你也睡不着吧!”与此同时,但闻衣袂破空之声响起,震天帮南京分坛议事厅的门口已是站立着三个黑衣人。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