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二十一章 箭·伤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二十一章 箭·伤

换过气的李奔雷胸廓忽然间鼓起,活像一只蛤蟆,从喉间喷涌而出无数雷鸣轰响,只是此刻的雷鸣声更大,那数以千计的雷鸣声便似是长了眼睛一般向岸上的清兵疾去,当下清兵复又扔下弓箭落荒而逃,只是此时较远处的李将军和吴总兵也是难以忍受这雷鸣之声,急向巷内退去,哪里还顾得上阻止众清兵后退。
狂风席卷,三十顶伞连同伞下的黑衣人几乎全部被掀翻,狂风中同时飞溅而出千万雨滴,雨在落;青红刀芒之下的‘X’字直劈十余黑衣人,血飚起,未及喊出一个字,十余名黑衣人立毙;燕无双七剑无虚,但闻一声声惨叫,剑气下七人顿殁;筱矝一如流云般的飞袖舞动间,卷起十多支鸟铳飞向漆黑的夜空。
眼见除了筱矝三女难以忍受自己的‘千里奔雷’神功,清兵又退去,李奔雷收功,看向任飘萍,不言不语,不笑不怒,任飘萍此刻脸上表情极为复杂,就是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此刻在想些什么,只是一味的发愣。
第一高峰现在就站在唐门姥姥的面前,唐门姥姥的身前身后站着的还有唐直和唐门四老而地上还躺着一个人,被唐门姥姥点了穴道的唐飞。
欧阳尚晴当下一拉筱矝尾随任飘萍二人向画舫中飞去,与此同时,李冰玉和花无叶见缝插针,两人四掌齐拍岸上的清兵,虽说距离比较远,但靠近和_图_书岸边的最前边的十多名清兵也是被二人的掌风震的连连后退了三步,又将其身后的十多名清兵撞到。倒是为李奔雷和任飘萍四人赢得了时间。
与此同时,动!先前退去的李将军一干五百多名清兵动!谋定而后动!从巷道内蜂拥而出的清兵霎那间一分为二,一半的清兵箭射任飘萍四人,另一半清兵拉弓射箭突然袭向江面上李奔雷和李长风的两只画舫。顿时间,岸上岸下漫天的雨,漫天的箭雨。
只是全身布起一道罡风左避右闪落在地上的任飘萍耳中还听到了两声低沉的娇呼闷哼声,心跳,任飘萍回头,但见欧阳尚晴青龙偃月刀舞动出一片刀光将全身上下包裹了故严实,筱矝右肩中箭,血狂奔,只留一只长袖在空中飞舞格挡这正在狂奔而来的箭雨,而燕无双右边大腿上正中一箭,血流如注,一边一步一瘸地向后退,一边用鱼肠剑阻挡扑面射来的飞箭。
任飘萍这才醒了过来似的,急忙看向受伤的燕无双和筱矝。
李奔雷三人俱是防备在先,是以爆裂声起的同时,三人已是身形掠起,落在岸上,黑魆魆的江面上画舫已是沉没的无影无踪,忽然间,一个看上去似是一条极大的鱼的黑乎乎的鱼头在江面上倏地扬起,复又无声无息地没入滚滚的江水中。
同一刻,雨未停,冷!箭雨,https://www.hetushu.com.com更冷,已是悄然来袭!直向身形渐落的任飘萍四人劲射而去!
腾飞在空中的任飘萍双掌血红拍出一阵漫天的狂风,狂风起,席卷三十顶伞;欧阳尚晴手中的青龙偃月刀青红刀芒暴吐,向地面劈出一个硕大的‘X’字;燕无双鱼肠剑划过雨帘,只一瞬,刺出七剑,剑气如虹;而翩然一如仙子的筱矝五尺长袖飞舞,龙飞凤舞般卷向鸟铳。
唐门姥姥不答反问道:“是总督大人的兵吧!”
眼见此状的李奔雷禁不住‘咦’了一声,看向江面的同时,看向自己脚下的画舫,不见异样,当下又凝神屏息细听,只有疾风骤雨声和江水湍急而流的声音,疑惑生,抬头看向李冰玉和花无叶二人,脚下的画舫就在此刻爆裂。
燕无双扑在任飘萍的怀里,挥剑去挡正在飞向任飘萍的两支箭,却是忽然惊奇地发现那射入任飘萍后背的两支箭忽然‘当啷当啷’两声跌落在地上,而箭上竟是不带一丝血迹。燕无双鱼肠剑挡掉射向任飘萍的两支箭后,便听到了李奔雷的如雷而鸣的声音,竟是极为难以忍受。而在欧阳尚晴的保护下的筱矝已是运功开始抗衡李奔雷的如雷而鸣的声音,而欧阳尚晴舞动青龙偃月刀的速度显然减慢。
唐门姥姥刚刚运功为唐灵疗完伤。
唐直躬身走至唐门姥姥面前,细细和图书看了一眼那支箭,又躬身退了回去,道:“正是!”其实唐直根本不用细看,只是一瞥那箭矢就知道那一定是唐门打制的箭。
但闻一声痛叫‘哎呀!’,那师爷正抱着被铅弹射中而炸裂的右腿,单脚在地上不停地旋转着,惨叫着,跌落在地的师爷的伞骨碌碌地兀自旋转个不停。
欧阳尚晴却在此刻道:“救人,愣着干什么!”
沉默寡言的第一高峰此刻还是禁不住说了声:“唐姑娘没事了?!”
任飘萍当然知道李奔雷的‘千里奔雷’的厉害,当下环视四周,李长风的画舫已是渐远,燕无双等人的画舫依旧完好无损地停靠飘荡在岸边不远处。思量间,不料这时李奔雷一口真气已竭,雷鸣之声顿停。清兵当下又捡起弓箭,任飘萍皱眉,一揽燕无双腰肢直向燕无双等人的画舫掠去,同时口中道:“尚晴!快回船!”
黑魆魆的三十杆鸟铳枪的引火绳同时点燃,引火绳窜出的火星四下而射,迅速地在缩短,火在烧!
任飘萍眼中一抹决绝,喝道:“尚晴!护住筱矝姑娘!”自己的身形已是挡在了燕无双的身前,不料一转身一分神间,‘噗噗’两声响过,燕无双眼中的任飘萍后背之上已是中了两箭,燕无双大叫一声:“任大哥!”娇躯一震,扑向任飘萍。
鸟铳火星四射的引火甫一暴露在风雨中,立时熄灭,几杆鸟铳侥幸被https://m.hetushu•com•com点燃发射而出的铅弹却已是乱了准星,‘砰砰砰’声起,未伤及任飘萍四人当中的一人,反倒是一枚铅弹直飞此刻绰然而立正在伞下笑的师爷腿上而去!
瞬!一瞬而至,一瞬皆过!
……
先前极度担心唐灵的唐门姥姥直到此刻脸上才有了一丝笑意,道:“让灵儿睡在老身的房间吧!”复又抬眼看向身后的唐门四老,道:“灵儿若是再有个三长两短的话!老身唯你们四个试问!”看着唐门四老抱着唐灵远去的背影,唐门姥姥捡起地上的那支还带着唐灵血迹的箭,似是点头似是摇头,道:“官府的箭!”复又自嘲,笑道:“唐直,你看看这是不是我们唐门去年三月为官府打制的箭!”
自从第一高峰抱着胸口中箭的唐灵进得瞻园站在她的眼前的那一刻起,唐门姥姥就没有说过一句话,而第一高峰同样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唐门姥姥是担心唐灵的生死,而第一高峰是担心任飘萍四人的生死,可是他没有回去,他不懂今夜的任飘萍竟然不相信自己,但无论怎样,任飘萍点住自己穴道的那一刻眼中的浓浓的笑意似乎很直白地告诉他他们依然是朋友。
江面上两只画舫船体已是落满了箭,画舫之上的李长风和李奔雷等人一边急挡来箭,一边眼睁睁地看着岸上危在旦夕的战况,心急如焚,却是自顾不暇,分身乏术。李长风须髯皆竖,正要www.hetushu.com.com飞身至岸上,常四娘一把拉住,大声道:“你这是不要命了!”李长风一回首,道:“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孩子死在我面前啊!”当下伸出右掌便要推常四娘,却是后背心已中三箭,一只手掌愣生生地停在半空中,常四娘惊叫一声,急拖李长风进入船舱,同时喝道:“黑白无常,退!”李长风忽然大喝一声:“李奔雷,你的‘千里奔雷’呢!”当下昏死过去!
不料船体忽然猛地一震,船身竟是在瞬间碎裂成无数碎片,四人毫无预料间落入江中。
李奔雷忽然间似是苍老了很多,长叹道:“这里的水似乎越来越深了!”转瞬三人身形已杳,消失在无边的黑暗中。
岸上的清兵已是纷纷摔落弓箭,双手捂耳,向后急退而去。远一些的李将军和吴总兵此刻也是捂着耳朵。却是口中大喝道:“不能退!不能退!临阵对敌,脱逃者斩!”一干清兵又转身向回跑,却是与退来的清兵相向而撞,顿时倒下四五十人。
李奔雷眼见任飘萍筱矝两人中箭,心急火燎间却是无计可施,突闻李长风一声大喝,暗道一声糊涂,但见李奔雷如雪之发激荡,如墨之眉剑拔弩张,喉间隐约作响发出‘轰轰轰’之声,那轰鸣之声愈来愈大,至最后,竟似那九天之外的雷鸣,振聋发聩。岸上清兵当即只觉气血翻滚,一颗心扑通通地似是要跳出体外,一支支箭竟是难以搭在弓弦之上。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