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十二章 红衣大炮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十二章 红衣大炮

而危在旦夕的任飘萍身形再沉陷一尺,那枚炮弹已是自头顶呼啸而过,直向正在扑向任飘萍的李长风而去。此刻已是奔至李长风近前的常四娘惊而不乱,身形一抹,扑向李长风!
……
智远大师三人相视一笑,云中歌已是道:“李兄何必明知故问!”
欧阳小蝶此刻哪里还听得进赵宏云的一个字,纵身一跳跃入江中!
众人心下疑虑不明,再听时,似是整个白鹭洲四下都是这清兵的喊话声,心知白鹭洲只怕是已经被清兵所包围,不禁暗暗担心起来。众人自是知道清兵要的正是燕无双、欧阳尚晴和唐灵三人。只是这时丐帮红脸的成都分舵舵主公孙奇似是在开玩笑,扯开嗓门道:“请问是那三名女子?”
龙门老人身形当下一震,禁不住退后一步,双掌间的七彩龙珠光芒渐渐黯淡,忽然那七彩光芒又渐盛,龙门老人哈哈哈大笑道:“那么殿下,请等老臣杀了这只老虎再向你请罪吧!”说罢身形急速绕过跪着的常小雨欺身至任飘萍的面前,七彩龙珠对着跌坐在地的任飘萍当头劈下!
李奔雷似是在遥想当年,不胜唏嘘道:“嗯!二十七年了!转眼已经二十七年了!”眼珠转,燕无双明眸之中的冷寒之意已是直落他的眼底,再看时,燕无双和唐灵已是尾随常四娘等人而去,江风中传来燕无双的声音道:“欧阳姑娘和图书!我们马上回来!”李奔雷的眼睛这才触及被智远大师扣住脉门的欧阳尚晴手中的青龙偃月刀,遂又摇头苦笑,看向李冰玉三人,道:“走吧!留在这里只是徒增伤悲!”
欧阳小蝶怒而不语。赵宏云又解释道:“夫人!你也不想想,你妹妹当街她杀了两江总督的宝贝儿子,燕无双又于光天化日之下斩杀了两个跟班,那两江总督岂是吃素的,不派人前来捕杀她们才怪呢!”
与此同时,常四娘和燕无双等人已是赶到,眼见不及阻止,当下骇然大惊,口中道:“长风”“任公子!”“任大哥!”
且说任飘萍眼见龙门老人的七彩龙珠当头劈下,心知此番只怕已是回天乏力,却是欣然一笑,做最后的努力,全身功力齐聚于股臀之下,开口力喝道:“斫!”整个坐着的任飘萍身形一如万仞之山立时直向沙地下急速沉陷!
赵宏云一脸冤枉道:“夫人,息怒!夫人息怒!我冤枉啊!我哪里知道啊!”
说至此,但见大船之上放下十多条轻便小船,迅速向白鹭洲靠近,距岸边五十米处又停下,始听到船上清兵喊话道:“白鹭洲上的各位武林人士听着,我们总兵吴大人心怀慈悲,不愿伤及无辜,只要交出三名女贼便可确保尔等安全无忧!”
众人此刻的目光自是渐渐地移至欧阳尚晴的脸上,欧阳尚m.hetushu•com.com晴一脸的倔强和清冷,却是更加的冷艳,无言一望之下急收眼神,双手合什,嘴唇微动,也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智远大师眼光一一扫过众人,道:“看来兹事体大,不知各位施主有何高见?”
李奔雷的二胡声挑出一个高阶的音符后戈然而止,却似是仍然难以抒尽胸中积闷感慨,又引吭高歌道:“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狂笑,狂笑中,智远大师道:“李施主何故突发感慨!”
这时云中歌身后满脸疙瘩的丐帮江南分舵的舵主赵得盛突然手指江面三艘战船,惊道:“云长老,快看!”
龙门老人话音落,双掌再起,七彩龙珠再现!常小雨见状横在师傅和任飘萍中间,道:“师傅!徒儿求你了,放过老狐狸吧!”龙门老人怒极,喝道:“让开!你知道什么叫养虎为患吗!”常小雨脚下一如磐石,未动分毫,忽然‘扑通’一声跪下,道:“师傅,如果我以殿下的身份来求您呢!”
画舫上的纪长山耳闻振聋发聩隆隆炮声,脸色一变,赵宏云忽然捂住耳朵,跳了起来,道:“不好了!不好了!这么大的动静,岂不是把所有的人都炸死了!”眼睛却是斜睨欧阳小蝶。一帘白沙之后欧阳小蝶的眼中充满着惊惧悲愤,一回头,怒道:“你……你……你早就知道官兵会前来炮轰白鹭https://www.hetushu.com•com洲的,所以你才故意停在江中不前的!”
鹰钩鼻子模样的将领正是奉两江总督之命前来捉拿欧阳尚晴三女的吴总兵,吴总兵嘿嘿笑道:“看来这白鹭洲之上今日聚集了不少武林人士!传我号令,各船火炮就位,准备发射!”
蓝天碧水之间,云帆蔽日,十艘战船已是距离白鹭洲越来越近了,其中最大的一艘战船之上,一个一身铠甲生着鹰钩鼻子将领模样的人正在拿着望远镜向白鹭洲的方向望去,身后一名副将开口道:“总兵大人,现在各艘战船距白鹭洲只有半里左右的路程!”
众人疑,云中歌身后的田不平长老和几位舵主面上一凛,云中歌已是开口道:“李兄,二十七年不见,一见面就胡说八道,帮主现在江北!”而忘忧上人冲着李奔雷微微笑,点头。筱矝却是眉头皱起,暗道:师傅不是总说他已经有四十六年没有进入中原了吗?
那七彩龙珠本是成六十度角斜向下直劈任飘萍的头部,任飘萍身形骤然沉陷一尺有余,任飘萍也是躲过龙珠,龙门老人倒也不惊,当下再要推龙珠斩杀任飘萍,却是炮弹呼啸轰鸣之声已近,叹气,只好先求自保,身形暴退。
与此同时还有呼啸着快速飞来的隆隆火炮声,正向任飘萍方向奔袭而来!
过了一会儿,清兵又喊话答道:“三名年轻貌美女子,一个身和图书着黄衣,两个穿绿衣的!总兵大人有令,给你们半个时辰时间,要不然把整个白鹭洲夷为平地!”
众人遂齐齐看向江面,惊!
与此同时先前沉思的李长风眼见任飘萍要命丧龙门老人的七彩龙珠之下,耳边却是突闻常四娘的呼喊声,转眼看向常四娘,眼中已是看见那枚炮弹,强提真气,向任飘萍扑去。
而这时吴总兵已是高声道:“发射!”但见那副将手中三角黄色令旗笔直落下,三枚炮弹已是脱膛而出,直奔李奔雷、三大门派立身之处而去。与此同时,依靠令旗相互联络的各个战船也是相继向白鹭洲方向发射火炮。
已经万分感动望着常小雨背影的任飘萍听到常小雨自称殿下,当下吃了一惊,尽管他已是心知常小雨和龙门老人是朝鲜国人,但是决计没有想到常小雨会是朝鲜国的殿下!
身后副将应声道“嗻”吴总兵又道:“这伙人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先轰上几跑吓一下这伙兔崽子!”
眼见此状的燕无双和唐灵已是茫然而立,忘记了进,也忘记了退,‘任大哥’那三个字已是倏然伫立在喉间,呼之不出,吸之不进,泪却已潸然。殊不知同时而来的还有另一枚炮弹直奔燕无双二人,当下黑白无常二人眼疾手快,迅疾一拉二人退至三丈之远。
李奔雷面无表情,道:“没死!”又傲然一笑,道:“当今武林三大门派的掌门人都在这www.hetushu.com.com儿啊!”常四娘、黑白无常三人已是身形掠起,直向白鹭洲东北方向而去。
与此同时常四娘已是问道:“李奔雷!长风和任公子呢!”
筱矝惆怅的眼似是已随着燕无双等人的身影而去。已是迈出一步的李奔雷忽然眼中寒光尽现,看向智远大师、忘忧上人和云中歌三派人士,道:“你们今日来到白鹭洲所为何事?”
李奔雷、三大门派诸人已是纷纷疾展身形后撤至小山之上,同时脚下一阵,三枚炮弹已是‘轰轰轰’连响三声落在适才诸人所立之地,但见黑烟滚滚中火光四射,沙地之上已是被炸起三个七尺多深直径五尺之多的大坑来!
正当大多数人心神未定之时,李奔雷却是笑道:“大清火炮的威力不过如此!”云中歌叹了一口气,摇头道:“唉!战船之上的火炮为泥模铁铸,前膛装弹,炮管无膛线,威力自是不大。”一直沉默寡言的忘忧上人此刻接口道:“只怕这火炮仍然是清兵攻下大凌河城时所使用的红衣大炮!”
一时间,白鹭洲方圆十里俱是能够听闻震耳欲聋的火炮声,就是南京城里瞻园内正在大摆筵席为唐门姥姥接风洗尘的两江总督阿席熙也似是吓了一跳,猛地站起身来,道:“他奶奶的,光听这声就知道那三名女贼定是逃脱不了了,哈哈哈!!”复又见唐门姥姥一皱眉,似是觉得有些失态,一摸山羊胡子,孱孱一笑,坐下……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