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十章 玉观音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十章 玉观音

群雄见那智远大师对欧阳尚晴之前的恶言相向似是丝毫不记挂在心,不由得俱是眼露钦佩之意,而忘忧上人、云中歌和少林寺的无言却是面无表情,冷眼旁观。
而少林寺诸人此刻已醒悟,心知眼前的女子正是那个一剑斩断无念胳膊又使‘观音泪’之毒险些毒害了十八罗汉的欧阳尚晴。
急忙裹住身体的智方大师此刻已是恼羞成怒,本就生得一脸凶相的他此刻更是面门狰狞,两三步便已是到了欧阳尚晴的面前,喝道:“女娃儿,你手中拿的可是关云长的青龙偃月刀?”欧阳尚晴并不知这把刀是什么,是以当下只是怒而不答。
众人一怔,唐灵已是道:“可惜什么?”
欧阳尚晴自知理亏,却是不服气,气又急,道:“你……”燕无双则是一拉欧阳尚晴的手,道:“欧阳姑娘,不急,有话我们说清楚!”
青龙偃月刀似是突然受阻,刀身一滞,智诚大师笑,然则只是一瞬,青白之气迅疾而断,一道凌厉之极的却又无形无影的剑气似是自那青龙偃月刀中跳出,剑气冷然直削智诚大师的头部。智诚大师骇然,立退,‘滋’的一声裂帛声响过众人耳旁,智诚大师的灰色僧袍已是从中一分为二,已是几近半裸。
众人皆惊,就是欧阳尚晴自己也是吃惊不已,心知定是这青龙偃月刀非同寻常,当然有一个人是例外的,筱矝,毕竟筱矝m.hetushu.com.com亲眼所见,任飘萍于伤情谷眼看就要落败时,却正是凭借这把青龙偃月刀一举惊退师傅李奔雷。
不料此刻常四娘此时忽然脱口道:“玉观音!”
欧阳尚晴闻及已是生气之极,正待发作,这时智远大师一伸手,那些声音立时消失,智远大师似乎依旧和颜悦色,道:“那么女施主可识得此物!”说罢,从怀中拿出一物扔在沙地上,众人俱是睁大眼睛望去,但见土黄色的沙地之上一条已是死去的蛇,蛇长不到一尺,全身碧绿,令人吃惊的是其通体透亮如玉。
欧阳尚晴随之眼现暖意看向燕无双,点头,复又看向智远和智诚大师,道:“那日我使用‘观音泪’使得你们少林寺十八罗汉多人中毒之后,心生不忍,才暗中尾随而去,想要为他们解毒,当时无尘用蒸笼疗法为他们解毒,我便想看看这中疗法是否可行,若是不行的话便给解药就是了,只是后来……”说至此欧阳尚晴一双美目流转,看向燕无双。
智远大师却去真气,转首注目欧阳尚晴,而一旁的智诚大师道:“女施主,你休得胡言乱语,且不说少林寺从不依靠毒物暗器伤人,少林寺行事一向光明正大,怎会偷袭于你,反倒是女施主当日为何夜探少林寺!”
燕无双含笑接口道:“只是当时任公子,柳公子恰好赶到了少林寺,用唐姑娘和_图_书所赠的解药给他们解了毒,是吧!”又道:“你们少林寺是不是应当感谢我们的唐姑娘啊!”说罢把身后的已是满脸脸上微红的唐灵拉到身边。
唐灵倒是老实,忙闪向一旁,连连摆手道:“干嘛要谢我!我根本就不知道此事,我只是把药给了任大哥,是让他行走江湖以备不测的!”
智诚大师此刻忽然道:“方丈师兄,看来这条小蛇定是属于无相口中当日另一个夜探少林寺的人!”智远大师点头称是。而这时一身白衣的筱矝忽然莲步轻移,道:“据说这玉观音之蛇速度奇快、奇毒无比,但是并非产自中土,实乃朝鲜国之物!”
娇小身材生着一双水灵灵大眼的唐灵本就可爱之极,此刻在众人的眼里更是可爱了起来,连一向不苟言笑的武当派掌门忘忧上人也是含笑微微点头,云中歌此刻也是笑道:“唐姑娘为人心地善良,单纯真诚,唉!可惜了!”
这时众人自是齐刷刷地看向欧阳尚晴手中的长刀,智远大师已是低沉而又雄厚的声音道:“欧阳女施主,老衲有一事不明,还请施主明示!”
一脸凶相的智诚大师一声‘阿弥陀佛’双臂霍然展开,一如雄鹰展开双翅,两臂之间隐约可见一道三寸宽的青白之气密织在一起,而青龙偃月刀现在就砍在那道青白之气上。
欧阳尚晴听至此冷冷一笑道:“本姑娘没有他那么心善和图书!”
智远大师紧盯常四娘道:“听说常施主如今栖身于拜金教门下!那么常施主可是在拜金教中见过‘玉观音’?”
常四娘不卑不吭道:“嗯!老身无意间见过此物。”
筱矝此语方出,在场的少林寺诸人智诚大师、无言、无嗔、无痴俱是面色大变,眼中瞳孔扩张而出惊、惧、疑三色,齐刷刷看向智远大师。而燕无双眼前已是浮现出在黄河岸边被打捞出的舍得和尚大师的碧绿通透如玉的尸体。
常四娘的双手已是泛起冷森森的玄冰雾气,智远大师的红黄双色的方丈袍忽然之间满满地鼓起,顿时之间剑拔弩张。就在这时一直苦苦思索的欧阳尚晴忽道:“我想起来了,原来那日在大雄宝殿前迫我从树上现身的竟是这条小蛇,难道这条小蛇不是你们少林寺光头偷袭我的!”
筱矝微笑点头,道:“更奇怪有趣的是被玉观音咬伤之人看不出丝毫中毒的迹象,但整个尸体碧绿通透如玉,就像眼前的这条蛇一般!”
众人皆不知为何智方大师此刻为何对一条小蛇如此感兴趣,因为今日三大门派来此白鹭洲不仅是看看三日后的三大绝世高手相约的二十八年后的决战之地的地形,更是想知道任飘萍究竟是不是寒萧子的后人,毕竟这牵扯道那三幅画,牵扯到那据说一如《武穆遗书》一般神奇的兵书《九鼎天下》。
但见这条小蛇,唐灵和hetushu.com.com筱矝面色微微一变,而欧阳尚晴一脸迷茫,皱起眉头道:“怎么!不就是一条蛇吗!”
且说欧阳尚晴青龙偃月刀青红一抹直劈智诚大师,众人心下皆是不以为然,无论如何,忝为达摩院首席长老的智诚大师也是少林寺的智字辈高僧。而燕无双当然不会忘记在少林客栈门前的那场大战,当时十八罗汉首席无字辈‘武痴’无尘大师一招少林大慈悲掌的‘西天极乐’已是足以使欧阳尚晴束手待毙,是以惊呼:“欧阳姑娘!”
唐灵此时也是道:“筱矝姐姐说的对!适才我也是想起姥姥曾经说过此蛇,但一时不敢肯定,所以就没敢张口!”
常四娘不料智远大师竟是当众逼迫,冷然道:“如若不然呢!”
众人惊于这眼前的白衣女子美貌的同时哗然,智诚大师已是道:“朝鲜国?!”
而欧阳尚晴依旧冷然不语,智远大师呵呵一笑,自顾道:“那日你巧施‘桃花雨’,使得敝寺十多罗汉身中‘观音泪’之毒,而后任飘萍登上敝寺,施以援手解毒,不知任少侠手中的解药可是女施主所赠?”
闻及欧阳尚晴此言少林武当丐帮诸人心道:就是翠烟门门主水无情当面只怕也不会如此放肆,不禁窃窃私语道:“无知!”“狂妄!”“目无尊长!”“金玉其外……”
三大派中人一怔,不想这臭名昭著的常四娘竟是一个守诺之人,只是智远大师脸现和-图-书凝重,向常四娘跨进一步道:“常施主,事关重大,还希望你如实奉告!”
智远大师微微点头,道:“这么说女施主是翠烟门门下了!”
智远大师道:“呵呵,为了武林正义,老衲说不得只好迫使常施主了!”
智远大师等人在来的时候便已看见常四娘和李冰玉等人,却是并没有相互打招呼,一来不认识李冰玉等人,二来虽是识得常四娘等人,但是以常四娘等人在江湖中的恶名,这些名门正派自是不会与之为伍,就是说句话也是怕玷污了他们的名声威望。只是此刻,智远大师脸现惊色,双眼电芒射向常四娘,道:“常施主竟然知道‘玉观音’!”
常四娘不置可否,道:“老身现已不是拜金教众人,况且有誓约在先,不得透漏任何有关拜金教的事,是以,老身不能回答大师任何问题!”
欧阳尚晴见智远大师一直温言温色,心里已是说了无数遍‘老秃驴,越老越滑头’,智远大师这么一问,欧阳尚晴立即道:“你管不着!”
智远大师看了一眼唐灵,暗道:原来是唐门姥姥的疗伤圣药,难怪可以解得天下至毒的观音泪。遂双手合什,躬身对着唐灵一礼道:“多谢唐女施主!少林寺上下感恩戴德!”少林寺的智诚、无言等人也是双手合什,躬身施礼。
云中歌笑道:“可惜你是唐门中人,如若不然,老叫花子便收你做徒弟了!”众人这才恍然笑之。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