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七十五章 端倪初现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七十五章 端倪初现

唐灵和燕无双同时问道:“谁?”任飘萍的身影却已是向东边掠去。
本就生着一副李逵模样的云中歌此刻垂头丧气懊恼之极地再次回到‘风雅颂’的门前,更是增加了几分令人害怕之色。众人心知云中歌定是吃了那蒙面人的亏,却也是不敢再问。而就在这时,云中歌眼中一个白衣人身形一如弹丸急速地自东边跳跃而来,再一眨眼,展现在云中歌眼中的正是任飘萍的脸。
任飘萍遂也不再隐瞒,点头道:“正是!”
任飘萍现在就在欧阳紫的面前,伸手一探欧阳紫的脉搏,看向唐灵,不料唐灵此刻正在抬眼偷偷地看他,见任飘萍突然看向她,不禁低头,乌黑发亮的刘海已是遮挡住她垂下的眼帘,耳听任飘萍道:“你给她服过药了!”唐灵依旧低头,‘嗯’了一声。
唐灵接口笑道:“要不我们先回房,让店家准备些饭菜,等会儿任大哥一回来就可以吃上饭了,对不对?!”
筱矝不语,燕无双笑道:“对!还要有一户上好的三十年窖藏的‘女儿红’!”说罢唐灵和燕无双竟是拉着筱矝向‘风雅颂’里边走!
常四娘娇笑道:“怎么?没想到吧!山不转水转,李奔雷那个卑鄙小人死了没有!?”
燕无双默然侧身,笑,已在心田,于她而言,无论怎样,只要任飘萍可以安然出现在她的眼前,就已经很开心了,即使任飘萍看不见她脸上的笑容和*图*书
此刻任飘萍对着云中歌和田不平抱拳施礼,云中歌意味深长道:“任少侠的师门好像在江湖上一直是个秘密!”
这时,燕无双已是朗声笑道:“任大哥!正也罢,邪也罢,是不是该先吃饭呢?”
唐飞静静地跟在后面,到了‘风雅颂’的朱红的大门前却是犹豫起来,拧身,看见的就是文德桥,心道:我这一路跟来到底算是什么?她只是把我看做成一个普普通通的朋友,离开也许是注定的。又抬头看向虚空,长出一口气,暗道:也罢,明日一早就和他们作别吧!
众人似乎做梦也没有想到任飘萍会和常四娘熟稔,而且关系似乎还很不错。就是见过任飘萍使用‘万种风情掌’的几人心里之前已经猜到任飘萍肯能和常四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此刻同样还是不免有些吃惊。
任飘萍呵呵一笑,道:“其实不然,一来不愿意说也是事实,二来说的怕是世人也很少知道所以就……”
这时,‘风雅颂’门口边的常四娘缓缓向任飘萍这边走来,口中道:“正是老娘的一寒一热两股真气!”
花无叶道:“你已经练成了那‘太虚神功’?”
任飘萍心知李冰玉和花无叶定是当年在大漠中与常四娘相识,只是各自立场不同,此刻见常四娘向他看来,遂躬身一礼道:“晚辈见过前辈,荐福寺一别,前辈还好吧!”
云中歌见此情形,自和图书是不好为难已是重伤未醒的欧阳紫,只好再做他日之想。眨眼间,李冰玉、抱着欧阳紫的花无叶和落雁门的左右护法也是消失在夜色中了。
不料就在这时,筱矝又从‘风雅颂’里走了出来,对着唐飞道:“唐公子,明日不知你可不以陪我去一趟乌衣巷?”
……
任飘萍,李冰玉和花无叶三人同时回头,花无叶和李冰玉同时惊道:“是你!”
唐飞不禁又在心里点起一盏灯,眼睛里似有灯芯一亮,道:“乌衣巷?”
常四娘忽然生气之极,怒道:“不好!”
云中歌道:“任少侠的师门可是‘销魂门’?”
任飘萍身形移动间对着云中歌一抱拳,笑,眼睛立刻就看到了欧阳紫,竟是再未瞧其他人一眼。
而任飘萍听闻师傅的下落,那里还会放过,当下口中道:“前辈,师傅现在在哪里?”脚下同时一滑,不自觉间,咫尺天涯展开,倏地就在常四娘的眼前冒了出来,吓得常四娘一跳,道:“你的轻功果然独步天下。”
任飘萍转头看向燕无双,燕无双倒是不怕被他看一样,道:“怎么?我有说错?”
唐飞的眼中的筱矝的悲伤似乎也映照在自己的心湖,只道是水滴石穿,遥遥无期。
任飘萍却是忽然道:“不好!她怎么还没跟来呢?”
原来直向空中烟花方向奔来的任飘萍越想越不对,那个‘紫’不正是欧阳紫的‘紫’吗,而李奔和_图_书雷手下的李冰玉和花无叶心急火燎之情形不正是因为欧阳紫是李奔雷的外孙女吗,无论如何他都记得大漠中那个远离了仇恨的欧阳紫的美丽和可爱,心下一急,脚下‘咫尺天涯’轻功已是展开,竟是忘记了身后急追他的欧阳尚晴,就是在超过先行的李冰玉二人时也是未曾打过招呼。
常四娘此刻面生幽怨,缓缓转身,道:“去问你那个榆木疙瘩师傅去吧!”说罢,对着一干拜金教的人斥道:“还不走!”自己已是率先向西边走去。
唐飞点头道:“好!”
云中歌心中恼怒,身形拔起直追,只是云中歌再迫近一丈时,那蒙面人已是在四丈开外,云中歌更急,再迫近一丈,那蒙面人已是在五丈之外。如此这般,不一会儿,蒙面人已是消失在云中歌眼中的花红酒绿的秦淮河畔了。
唐灵已是招着手道:“任大哥!任大哥!”
任飘萍真是有些喜不自禁,竟是忘了道声谢,这时黑衣人和白衣人自任飘萍面前经过,抱拳道:“任少侠好啊!”任飘萍嘴里道:“好啊好啊!”却是直到二人过去,才反映上来,道:“黑白无常!”好在还是和走在最后的温一刀打了声招呼,不致太失礼。只是心想:常四娘来到这里难道是为了师父,但是打伤欧阳紫的常四娘显然是和之前的方少宇一个目的。
耳听云中歌之语的蒙面人眼中的文德桥似是剧烈地一震,www•hetushu.com.com默然不答,手中的朴刀突然自上而下成七十五度角斜向砍向云中歌的露在褴褛衣衫外面的右肩。云中歌哈哈一笑,并不侧身,只是微微沉肩,却是突然发现蒙面人这一刀竟是虚招。
常四娘没好气,道:“白鹭洲!”再也不理会任飘萍,径直远去!
筱矝‘嗯’了一声,道:“就我们两个人,日出之时,你在这里等我就是了!”
云中歌呵呵点头道:“好了,时候不早了,老叫花子还要办些事!哈哈哈!”任飘萍等人和丐帮人抱拳告别,不料已是走出一丈远的云中歌忽然回首道:“任少侠,做人亦正亦邪终归不好,再说了,前车之鉴呐!”任飘萍一愣,丐帮人已是渐去渐远。
任飘萍笑,常四娘又道:“我怎么知道!”复又眼睛一眨,低声道:“你师父最迟明日到这里!”
任飘萍倒是一时叫不准该说些什么,只是道:“这是……”
任飘萍喜不自禁,似是没有听到常四娘刚才的话,又问道:“哪里?”
蒙面人似是无心恋战,只求脱身,是以这一刀作势劈至一半时,随之而动的云中歌在这一瞬间留出的空隙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是蒙面人显然是个高手,因为云中歌反应不可谓不快,待及云中歌发现时,蒙面人的身形已是向东移至三丈。
筱矝的心头已是在摇晃,身子骨却是突然紧绷绷的,老了一般,就是转不过去。一瞬,却是忽然间又好了,https://www.hetushu.com.com一下子又转了过去。只是她的眼中充满着失望,因为她眼中的任飘萍的眼看的竟不是她,而是欧阳紫,那个被常四娘太虚神功重伤现在依旧躺在唐灵的怀里尚未醒转的欧阳紫。
任飘萍当下又似是自言自语道:“看来不碍事的!只是她体内有两股真气,一寒一热相互冲撞不能相互化解融合……”这时李冰玉和花无叶已是感到,耳闻任飘萍之言,李冰玉奇道:“一寒一热两股真气?”
常四娘道:“不错!回头转告那卑鄙小人,说我常四娘很挂念他!”说话间眼睛已是看向任飘萍。
任飘萍没有费多大力气就找到了欧阳尚晴,欧阳尚晴正站在来时途中的秦淮河堤边,面前堆满了柳树的树干枝叶,而欧阳尚晴正在看刀——青龙偃月刀!
众人眼中悻悻而归的云中歌忽然招手大声喊道:“任少侠!”云中歌本来嗓门就很洪亮,再这么一大声,就差没把众人的耳朵震聋了。
筱矝心里一直不太好受,这时气道:“想来是欧阳小蝶吧,要不就是欧阳尚晴!”
这时李冰玉自唐灵手中抱过欧阳紫,对着任飘萍道:“任少侠,老身还有些事要办,就此别过!”复又道:“任少侠,不管以后是敌是友,都希望我们是朋友!”一旁的花无叶也是向任飘萍点头,任飘萍心中热浪涌起,点头,用力。
望着随同黑白无常走在一起的独眼龙,燕无双也是只好作罢,至少她不想让任飘萍为难。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