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六十九章 十里秦淮 十步杀人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六十九章 十里秦淮 十步杀人

那被任飘萍突然封住胸前五处穴道的女子身体正在往下坠,‘六味居’二楼金袍人摆弄着右手中指上的那刻硕大的翡翠戒指的左手忽然停下,金袍人‘哼’了一声,狠狠地一甩袖子道:“任飘萍这小子真够奸诈的!”,他身后的四名银袍人中一个长着倒八字眉毛的人桀桀阴笑道:“方长老,不用担心,想来少教主不会让我们失望的,等着往下瞧吧!”
只是欧阳紫才行十步,面前已是八名白袍人提剑冷然而立,欧阳紫冷笑,视而不见,八名白袍人惧,后退半步,欧阳紫已是近得他们身前一步之遥,八名白袍人同时拔剑,剑身出鞘方至一半,欧阳紫三人竟是同时出手,只是一瞬,紫衣飞动见,青红之光掠起,欧阳紫面前的三名白袍人已是倒地,尚未拔出的半截剑依然留在剑鞘里,鱼肠剑斜向和地面成七十五度角,剑尖在滴血,滴着和那倒在地上的三名白袍人咽喉处流着的一样的血。其余五人已是惊诧间携一身冷汗四下逃散。
空中忽然传来那独眼龙的声音道:“欧阳门主,得饶人处且饶人吧!”欧阳紫正是要杀了独眼龙为‘千机变’南宫开报仇,此时一听独眼龙的身音,心中怒火高涨,回头却是看到了两个人,除了那独眼龙,还有筱矝、唐灵和唐飞都认识的温一刀。
不知何时,那二楼的窗口又站着一个金袍人,金袍人口中已道:“好快的剑!”只是他身后传来一个女子的冷笑声,道:“再快的剑不能杀人就称不得上好剑!”先前说https://www.hetushu.com.com话的金袍人正是拜金教长安分会的会主温一刀,温一刀回身恭敬道:“常长老说的是!”
话说间,欧阳紫再进十步,已是近得‘风雅颂’的门前五尺处,六名黑袍人和四名银袍人同时持剑冲出‘风雅颂’,十人迅疾展开,呈扇形向欧阳紫三人逼近。
不料这时先前发话的银袍人又是高声道:“八方紫气来!”但见十人十剑忽然织成一个密不透风的剑网向中央欧阳紫三人撒去,这十剑出剑顺序是一个接着一个,只是连续得极为紧密,仿若是一个人连续击出的一剑,是以此刻这剑阵已是聚集了十人之功力,欧阳紫三人当中只怕没有一人可以接下这一剑。
欧阳紫没有回答,她的眼睛忽然像冰一样的冷,冷冷地望着‘六味居’二楼临窗负手而立的金袍人,袖中的鱼肠剑已是悄然滑落在手中。
正在剑阵中不知所措的欧阳紫三人闻言恍然大悟,十名拜金教的人却是大吃一惊,待要再变阵,欧阳紫三人哪里还会错过机会,三剑合一,一劈而下,六名白袍人已是长剑落地,噔噔噔倒退三大步,四名银袍人功力稍高一些,只退了一步便站定,只是这一瞬已足够,欧阳紫连人带剑已是旋转而出,四名黑袍人身形甫一站定,五脏六腑还在翻腾时,欧阳紫的鱼肠剑已是悄然抹过他们的咽喉。
欧阳紫三人虽是过分小心,但适才若是不守反攻四名银袍人的漏洞的话,六名黑袍人的剑定会立时弥补四名银和*图*书袍人留下的漏洞,是以这一步毕竟还是走对了。
唐灵雪白的脸一阵红晕飞起,道:“哪有啊!没有啦!”燕无双不停地笑,心中道:这小妮子现在也变得多愁起来了!唐灵被燕无双笑得不好意思,起身甩袖道:“好饿啊!我去让小二把饭送到屋子来吧!”人已是一阵风出去了!
燕无双瞧了一眼唐灵唿扇唿扇的水灵灵的大眼睛,笑道:“干嘛,在想你的任大哥吗?”
任飘萍话音方落,便听到‘欧阳小蝶’‘扑通’跌进水里的声音,笑,却看见那画舫中急速飙射而出三支撑船用的竹篙‘嗖嗖嗖’破空之声已是射至眼前,直向他同时也在下坠的身体而来,只是这三支竹篙的前端削的为尖锐,像三竿钢枪,任飘萍此时已是所有的招式已尽,更是无从借半点力,躺,只有躺下去,腰身一板,‘铁板桥’已是使出,平平地向水面躺去。
此阵乃是拜金教教主依据‘十面埋伏阵’所创的‘金钱万能阵’,用来普通教徒对付强敌所用。现在少了四人,剑阵自是已破。余下六人惊恐万状地看着正在嫣然一笑的欧阳紫。
欧阳紫心中微惊,急退一步,十人已是围成一圈将欧阳紫三人包围在剑阵之内,欧阳紫三人脸色微变,背靠背形成互相保护。剑阵中一银袍人高呼道:“四方财神到!”三人一愣,但见各自占据东南西北的四名银袍人忽然毫无防守平直向三人刺出一剑,这一剑。旨在杀人,毫无花招而言,只求快狠准,与此同时六名黑袍人也和_图_书是刺出一剑,却是缓慢之极,力求一个慢字,欧阳紫三人,但见四名银袍人的剑法漏洞百出,竟一时不知刺向哪一个漏洞,疑惑间四剑已是到了身前,三人只好力求一个稳字,各自出剑格挡三剑,四剑中余下的那一剑忽然不进反退。
……
筱矝忽然觉得欧阳紫的笑很美,就像是这样的一个美丽的女子手中若是没有剑的话岂不是可以迷倒很多男子,哪怕是任飘萍那样的世间奇男子,同时抿嘴一笑,道:“是啊!小时候我就在这附近长大的,常常在这里玩,听父亲说文德桥由于处于特定的位置和结构,正值日晷子午线上,所以才有这般奇异的自然景观。”
当此情形,谁也没有想到那先前已经被任飘萍点了穴道的‘欧阳小蝶’怎么突然就会动了,更没想到‘欧阳小蝶’会出手伤害任飘萍,就像三人还不明白适才为什么任飘萍会点‘欧阳小蝶’的穴道,更何况花无叶和李冰玉还在纳闷眼前的难道不是欧阳小蝶吗?岸上的花无叶三人看着那只手却是毫无援手之力,而因为河水冲洗过的‘欧阳小蝶’的那张脸已不是欧阳小蝶,竟是一个长得极为清秀的说不清是男是女的一张脸。
欧阳紫身后的左护法李凤来但见十人之间步法交错有致、张弛有度,不禁低声道:“门主,小心!”欧阳紫侧目,点头,剑已扬起,向当中一人虚刺一剑,立时便有四剑来封挡她这一剑,其余六剑已是从不同角度刺向欧阳紫全身要害。
筱矝此刻当然看见了那金袍人,那个拜金和图书教的独眼龙、那个姓靳的长老。
欧阳紫一声不吭,人已是直向‘风雅颂’那扇敞开的朱红大门走去,落雁门的左右护法相视一望,紧跟欧阳紫而上。
欧阳紫轻轻地‘嗯’了一声,点头,温柔而恬静,耳边却是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三哥!筱矝姐姐!回来吃饭了!”欧阳紫循声而望,南边‘风雅颂’的三楼临窗的唐灵正在向筱矝挥手,一旁的燕无双含笑点头。筱矝已是高声答道:“知道了,就来!”旋即对欧阳紫笑道:“一起去吧!”唐飞已是站在筱矝的身后。
‘风雅颂’三层‘颂阁’,燕无双蹙着双眉颇为疑惑道:“这南京一带是丐帮的天下,不知欧阳紫为何要得罪丐帮中人呢?”
闻言,花无叶和李冰玉又惊,暗道:欧阳小蝶有个姐姐?欧阳尚晴已是‘扑通’一声跳进水里!
欧阳尚晴不明白任飘萍为什么会突然点‘欧阳小蝶’的穴道,但是正脱离‘欧阳小蝶’怀中的任飘萍说的那句话,她还是听到的:“小样!下次装难看点,别惊世骇俗的!”
这时一直在一旁观战的筱矝见状,不由得大声喊道:“三剑合一!”
文德桥上的筱矝和欧阳紫不知为何这时忽然间像是多年的闺中密友,此刻欧阳紫笑,侃侃而道:“据说这文德桥每年农历十一月十五日午夜前后,桥东、西侧的水中,能够看到左右各半边月亮,就好像是一个月亮被这桥分成了两班一样!”
筱矝忽然瞥见沿岸而来的一帮人,一帮穿的破破烂烂的丐帮人,而且她看到的为首之人www.hetushu.com.com正是那李逵模样‘尼僧道丐痴癫狂’江湖九大高手中排行第四的丐帮执法长老云中歌,云中歌的左边的人正是那日在落雁门所见的丐帮八袋长老田不平,而云中歌的右边正是云中歌的千金云练裳,那个临走还以为她是乔公子邀请她去‘落花谷’的云练裳。
花无叶和李冰玉两人惊愕地对视一眼,两人口中同时道:“九幽神尼?!”而欧阳尚晴已是同时怒道:“大胆!敢冒充我姐姐!”
一旁的唐灵坐在古朴淡雅的一张圆桌旁,一只手撑着头,懒洋洋道:“那还用问,肯定是丐帮中人参与当年杀害欧阳紫一家人了。”心中却想起了父亲唐向天临终前说的那句话,不禁暗道:说不得就是欧阳紫杀了父亲,看来这事必须要亲自问问任大哥才能知道。
在三楼临窗观战的燕无双显然不会忘记杀害南宫开的独眼龙,所以现在从空中飞下来的还有燕无双,落地的燕无双就站在欧阳紫的身边。欧阳紫和燕无双对看了一眼,各自用力点头,然后一起肩并肩地向心里有点发虚眼睛不时瞟向‘风雅颂’门口的独眼龙走去。
三支竹篙几乎是贴着任飘萍的肚皮而过,‘笃笃笃’三声已是触到河堤的青石之上,复又跌落在水里,与此同时先前跌落在秦淮水中的‘欧阳小蝶’像是一个漂亮的水鬼,自通明的灯火下的秦淮水中伸出一只美丽之极的手,手,疾点任飘萍背部的灵台、命门、肾俞三处重穴,而此刻的任飘萍简直就是专门落向对方的手指上去的,‘欧阳小蝶’但觉手指落到实处,笑。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