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四十六章 欧阳尚晴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四十六章 欧阳尚晴

这时燕无双道:“前辈适才的意思是拜金教要造反吗?当年天地会声势那么浩大,还不是被朝廷剿灭了!”
燕无双和任飘萍相视一望,同时道:“没什么!”
无情子一脸肃穆,道:“流星箭射出之后,在火药的推动下速度快若流星,击中目标的同时会爆炸,目标方圆三十米内之人无人幸免,草木皆化为灰烬,一般来说江湖门派要这个的用处并不是很大,而流星火箭若是用于行军打仗则是正好派上用场,所以拜金教的目的很是让人怀疑!”
筱矝道:“任大哥,她最关心什么人或是什么事?”
任飘萍心中自是知道唐飞后半句是想说无情子是不是对自己击败空痕师太一事仍耿耿于怀,不禁一皱眉,不料无情子呵呵一笑,道:“好!有性格!不过你说的都不对,是因为你爹——唐向天!”
燕无双脸上的惊讶显然比其他人少了很多,无情子先是一惊,后微微点头,道:“她是翠烟门门下!”
任飘萍摇头。
很快,众人便围了一圈坐在了铺好的干草之上,当中的空地上放着一些点心、包子、牛肉,水和酒,就这样凑活着吃了起来。
任飘萍的眼中的百丈崖边有着一条被雨打湿的丝带,任飘萍当然知道,那是欧阳尚晴的丝带。
唐飞的眼睛闪烁道:“那也未必,听说拜金教的教主是个女的,总不会又出现一个武则天吧!”
无情子半张着嘴道:“王宇岚怎么了?”
无情子树皮般额头之https://m•hetushu.com•com下的小小的眼睛中忽然一抹冷芒闪过,道:“唐门对这个一向都很感兴趣?”唐飞似是不悦,冷冷道:“前辈似乎对我唐门抱有偏见还是……”
燕无双‘厄’了一声,道:“你不知道?”
这时无情子忽然问道:“任少侠,老夫有一事不明,那‘欧阳小蝶’怎么会‘瑜伽龟息大法’?”
可是任飘萍又醉了,忽然大声吼道:“你为什么要和她长的一模一样!”
第二天,任飘萍继续去栖霞镇喝酒,和往常一样很快任飘萍就喝醉了酒,同样任飘萍被扔出了酒家,和往常不一样的是这一日欧阳尚晴没有来,任飘萍依然像死狗一样躺在地上,傍晚,天突降大雨,被冰冷的雨浇醒的任飘萍望着灰蒙蒙的天空,突然感到一丝不祥,狂奔,那是他第一次在公开场合下施展‘咫尺天涯’轻功,镇子上的人像是见到了鬼一样纷纷关起了门和窗。
任飘萍闭眼,似是回想从前,如峰双眉蹙起,嘴角又是那抹忧郁,道:“欧阳尚晴自小性格孤僻,所认识的人除了欧阳小蝶和我之外,就只有欧阳伯伯了,八年前欧阳小蝶嫁给赵宏云后欧阳伯伯就似是从人间消失了,之后的一段时间内就只有我和她在一起……”
任飘萍吃了几块点心和牛若,仰脖喝了一口酒,道:“敢问前辈,流星火箭造成之日除了你和唐前辈,不知还有没有其他的人在场?”
唐灵一撇嘴附和-图-书和道:“就是!”
无情子似是回忆道:“除了欧阳家的人还有翠烟门的门主水无情,龙门老人和少林舍得和尚。”
任飘萍旋即明白,三女定是以为那是他和欧阳尚晴之间的什么暗语,遂摇头哑然失笑,又陷入沉思,片刻又似是自言自语道:“她想告诉我什么呢?”
唐飞、燕无双和唐灵立时去铺干草,筱矝也要去时,任飘萍一拉她的手,道:“你不舒服吗?我来!”筱矝闻言真的不动了,像是被钉子钉在了那里,望着任飘萍。同时唐灵想起了什么,抬头便看见了这一幕,眼睛躲闪,道:“我去把马上的水、干粮和酒拿来!”
唐飞和唐灵不禁同时睁大眼睛道:“我爹?”
任飘萍喊了一路,闹了一路,欧阳尚晴哭了一路。
任飘萍嘴里的一块牛肉咀嚼的慢了下来,转身默默地看了一眼欧阳尚晴,但见欧阳尚晴的脸色显然比之前的红润了一些,再回转身子,一扫众人,缓缓道:“因为她是欧阳小蝶的孪生妹妹欧阳尚晴!”
筱矝忽然接口道:“那有何不可,我就很欣赏武则天!”
那痴道士无情子呵呵一笑,道:“因为你们父亲的理由是我那兄弟一旦拥有了流星火箭,就会在力压唐门和翠烟门两大暗器门派,并且会代替唐门成为朝廷在民间物色火器制造方的首选。”
燕无双见状也是皱眉道:“你们是不是曾经一起去过一个叫做白云的地方?”
唐灵不语,唐飞笑道:“前辈,你好和图书像还没有回答在下的问题?”
趴在欧阳尚晴的背上的任飘萍继续发着酒疯,吼道:“为什么你们身上的味道也要一模一样!为什么!”
无情子这才继续道:“王宇岚代表朝廷希望欧阳兄弟把那流星火箭的制造图纸献出来,并允诺以后朝廷的火器加工制造便交给欧阳世家,不料我那兄弟根本就不吃朝廷这一套,说流星火箭威力太大,有违天理,乃不祥之物,是以制造出流星火箭的当天晚上便是要将那流星火箭连同图纸一块儿毁去了。”一直沉默不语的唐飞这时冷不丁道:“请问前辈,那么到底是毁了还是没毁呢?”
无情子转身重重点头,道:“不错,当年我那兄弟制造出流星火箭后的第七天朝廷便派了当时四川总督王语岚亲自拜访……”无情子刚一说到这儿便被任飘萍和燕无双同时惊讶而出的声音截住:“王宇岚?!”
任飘萍当然忘不了那一段时间里自己整日整日的去山口处的栖霞镇买醉,然后喝得像一条死狗一样趴在酒桌上,这时欧阳尚晴便会默然的来到酒店,悄悄的付钱给店家,然后再把他背回去,更多的时候自己喝完酒没有钱付账,往往会被店家打的遍地滚,还是她一声不响的把自己背回去。
那段路不是很长,但那是任飘萍这一生没有用脚走的最长的一段路。
唐飞不屑道:“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无情子点头道:“不错!流星火箭制造出的当天,唐向天也在场,当时大和_图_书家一致赞成毁掉,独有你们的父亲反对。”
说至此,任飘萍的眼睛已是有些湿润,一仰脖,似是要把那滴泪尽埋在无比伤痛的眼底,却是不料那滴泪竟是不争气地滑落在眼角,任飘萍骤然转头,眼前就是欧阳尚晴的那张脸,那张和欧阳小蝶一模一样的脸。
回到栖霞山的屋内,任飘萍没有见到欧阳尚晴,却是看到了桌子上的一张纸,纸上是欧阳尚晴的字:以为你昨天喊了一路发泄完毕后会醒过来,可是你又去喝酒了。昨天是我最后一次背你了,我真的很想很想这一生都背着你,只是背着你的不是你要的人。
众人笑,筱矝瞟了一眼任飘萍,煞白的脸上两朵红云升起,伸手作势便要打向对面的唐灵,同时口中道:“小丫头,我才不要!”唐灵自是闪躲,却不想筱矝差点就倒在地上,唐飞已是一把扶住筱矝,任飘萍急问:“怎么了,是不是受了风寒?”筱矝摇了摇头,道:“没事的。”燕无双把手放在筱矝的额头之上,道:“也不是很烫啊!”筱矝笑道:“没事的,我没有那么金贵的,可能是一路颠簸的吧,刚才又淋了雨,过一会就好了!”
任飘萍苦笑道:“不知!”无情子似是有些累了,闭眼打坐。
任飘萍道:“怎么?”
欧阳尚晴哭了,却是一句话不说,背起任飘萍继续走。
众人自是惊讶,唐灵不解问道:“筱矝姐姐,不是吧,我听说武则天有很多男人的!”
唐灵一双大眼在大大的眼眶内m.hetushu.com.com转了一个周天,道:“任大哥,先前欧阳姐姐嘴里说的‘白云’是什么呀?!”
无情子道:“流星火箭是毁了,图却保留了下来,”又是一叹,道:“只怕正是这张图才要了我那兄弟一家的命。”
欧阳尚晴继续流泪,继续不说话,继续赶路。
任飘萍还记得不知道是第几次喝醉酒欧阳尚晴背自己回去的路上,欧阳尚晴累了,把自己放在山路旁的一块大石上休息,任飘萍知道自己醉了,因为腿脚不听使唤,但是任飘萍知道自己的头脑是清醒的,所以任飘萍傻笑,问道:“你要背我一辈子吗?”
却是筱矝接口道:“以为你知道的!”唐灵和燕无双同时点头“嗯!”“嗯!”
众人一想也是,很有可能是累的吧!也便不再担心。
欧阳尚晴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任飘萍当时只顾得欧阳尚晴的伤,经唐灵这么一问,这才想起来欧阳尚晴是说过这两个字,想了想,道:“不知道啊!”
任飘萍头脑再也没有比这时更清醒,疾奔屋后,屋后是悬崖,那个任飘萍、欧阳小蝶和欧阳尚晴三人一起了个名字的悬崖:百丈崖。因为三人向崖下扔过一块石头,粗略计算了一下,大约有百丈。
这时,任飘萍看着脸色依旧有些煞白的筱矝,又看了看外边夜色中稀里哗啦正在下的雨,道:“不如今夜我等就在这里休息一宿,等天亮了再说!”见众人没有异议,任飘萍又道:“来,把这堆干草铺开来,坐着说话总舒服些吧!”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