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四十章 黑手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四十章 黑手

众人相互一视,心知任飘萍不使用暗器,田不平问道:“任少侠怎知欧阳小蝶是为少林无念暗中出掌所杀而不是为自己的‘桃花雨’中的观音泪所杀?”
任飘萍这一横移,虽是好心,却未曾料到向他激射飞来的十多枚金箭碎片此刻已是到了高渐离的眼前,高渐离心中骇然,两朵剑花合二为一舞做一团白芒,但闻金鸣交击之声不绝于耳,同时却是听到高渐离一声闷哼,身形踉跄连退三步,右手长剑‘当啷’一声跌落在地,左手捂住心口,惊愕异常,口中道:“任——飘——萍——”人已是倒地。
任飘萍此刻已是冷静了下来,对着少林、青城、丐帮,点苍和峨眉诸人一抱拳行了一礼道:“任飘萍这里有礼了,无念先行暗中出掌杀害欧阳……小蝶,高渐离前辈是为这支丧门钉所杀,并非在下所杀,我的话说完了,不知诸位想怎样,在下乐意奉陪!”
任飘萍道:“我亲眼所见,还能有假,再说唐灵的药上次便救了少林寺罗汉,这次为何救不了欧阳小蝶呢?”
这时点苍派掌门柳镇南冷冷瞟了一眼唐灵,道:“你担保?小丫头,你是什么人?”
独眼人的身形已是被任飘萍的三掌劈空掌震落在地,嘴角血迹一口一口喷出,手中长弓滚落在一边,七八名落雁门弟子已是围住独眼人,金箭就在他的咫尺之距的身旁。欧阳紫冷笑,欺身而上,手中鱼肠剑和-图-书已是抵住独眼人的咽喉。同时回头一望。
唐飞接口道:“我是唐飞,唐门的唐飞,唐灵的哥哥!”
众人看向少林寺四名和尚,四人俱是默默点头,其中一人道:“上次正是任施主施药救了少林寺的罗汉的性命!”
柳镇南忽然哑口无言,呵呵自嘲一笑,却是瞪向埋首的峨眉的空痕师太,似是怪她没有提醒自己面前这个青年正是十六岁就以一招“花满天下”击败她的唐飞。
唐灵似是没有听出柳镇南的语气,道:“我叫唐灵!”
常小雨自来到这牡丹山庄内,几乎就没有动过,只是守在紫云的旁边一句话也不多说,而燕无双一直默默地看着怀中的‘欧阳小蝶’,她还记得紫云刚才说的一句话:“任大哥变了!”
任飘萍怎么也没有想到是这样的一个结果,心中歉意已起,奔上前去一把扶起高渐离,见其已是断气,心下怆然,再看高渐离身上虽然也中有金箭碎片,但也不至于伤及性命,遂拿开高渐离捂在胸口的左手,高渐离的胸口赫然插着一根丧门钉,当下愤懑之极,猛地拔那根血淋淋的丧门钉,却听到耳旁一声悲声怒喝:“任飘萍,你这恶魔!我青城派与你无冤无仇,你竟要赶尽杀绝!”任飘萍抬头望去,见青城派的另一名蓝衣弟子已是扑了过来一把推开任飘萍,伏在高渐离的尸体上痛声道:“师叔!师叔!www.hetushu.com.com你死的好冤!”
这时青城派那名弟子忽地站了起来,冷哼一声道:“那么我师弟王绰的死难道不是拜你所赐吗?”
方少宇的瞳孔忽然在收缩,不是因为欧阳紫的话而是因为他忽然看到了任飘萍,那个在兵器大会上一出手就让自己丧失出手勇气的人。方少宇渐渐收回看向任飘萍的目光,道:“欧阳门主,你就不想知道这棺材里面装的是什么吗?”
金箭中途爆炸,赤红的火星四溅,一蓬白蒙蒙的浓烟夹裹着黑雾轰然窜起,裂开的金属碎片向四面八方飞射而去。群雄惊,四下逃退。
欧阳紫鱼肠剑依然抵在那独眼人的咽喉处,独眼人似是颇有怨气道:“方长老,还以为你不来呢,再晚来半刻,说不定我老靳的脑袋就要搬家了!”方少宇笑,却是看向欧阳紫,欧阳紫当然知道对方在等候自己的回答,欧阳紫看着两口黑乎乎的棺材,笑,已嫣然,道:“方——长老!无论你送什么样的礼物我欧阳紫都会照单全收,只是今日这个人必须死!”
当先被打开的一口棺材内内映射而出的是漫天的珠光宝气,竟是满满一棺材的金锭银锭、翡翠玛瑙珍珠,群雄大吃一惊,这拜金教出手竟是如此阔绰,只怕整个拜金教已是富可敌国。群雄正自嗟磋不已时,另一口棺材‘嘭’的一声被打开,里边‘嗵’地竟是站起一个被五花大绑嘴里塞着和-图-书一团白布的大活人!
那弟子语塞,只是冷笑。田不平要过任飘萍手中的那根丧门钉,细看之下,脸色忽地一变,正要说什么,忽见牡丹山庄门口疾驰进来十多匹快马,当先一匹马上一人一袭镶金坠玉花边红袍,红袍的胸前绣着一个铜钱模样的图案,腰束紫金盘龙带,不是别人,正是兵器大会上的拜金教护法长老方少宇。其后马上两名金袍人,四名银袍人,还有八名绿袍人,再之后是步行而入的八名黑袍人,最后进来八名白袍人抬着两口黑色的棺材,黑色的棺材在阳光下晃悠晃悠着,晃悠而出的竟是一抹蓝色的妖异之光。
任飘萍无语,他知道此刻自己无论说什么都不会有人相信自己,是以也不做任何解释,这时筱矝、唐灵、唐飞已是站在一旁,只听唐灵说道:“我可以担保任大哥绝不会无缘无故杀人。”
任飘萍身形正要向后退去之时,耳边却是听到身后高渐离的那声‘小心背后’,与此同时,高渐离一招‘剑走阴阳’虽然不及王绰的那招‘人鬼殊途’凌厉,但剑招是死的,人是活的,高渐离身为青城派老一辈中用剑高手,自是非同凡响,长剑已是刺出两朵一红一篮飘忽不定的剑花向任飘萍的命门穴奔去。
任飘萍心道这高渐离毕竟是一正人君子,背后出剑也不忘出言相告,但是那命门重穴岂可被击中,若是一旦被击中,轻则立时倒地全身瘫痪和_图_书,重则立时毙命。是以任飘萍只好再施‘咫尺天涯’,身形陡停,却是于瞬间身形向左侧迅疾横移七尺。
欧阳紫眉头微皱,‘哦’了一声,方少宇回首喝道:“打开棺材给欧阳门主瞧瞧!”
落雁门众弟子没有得到欧阳紫的命令,只是随着方少宇身形的移动把金箭瞄准方少宇,方少宇已经走到独眼人的身旁欧阳紫的身前。欧阳紫一直回头观望任飘萍那边的事态发展,此刻见及拜金教不请自到,也是不言不语,冷眼旁观,而两名落雁门的护法却已是先后走至欧阳紫的身后两侧。除了震天帮和点苍派,各派似是对拜金教有些忌惮,俱是往后远远退去,而龙门老人一直在默默观望着场上的形势,似是没有悲,也没有喜。
与此同时,任飘萍眼中的丐帮田不平已是蹲在高渐离的尸体旁,慢慢合上高渐离那双死不瞑目的双眼,而后霍地站起,满眼失望和愤怒,道:“任少侠!老夫真的没想到你竟然为了一个欧阳小蝶竟然会大开杀戒!”这时少林达摩四武僧已是走了过来,为首一人青眉赤鼻,单掌置于胸前,道:“任施主,智光师叔祖在世时常常提到任施主为当世奇男子,为人坦荡理性,从不杀人,只是不知今日为何要无缘无故杀害我无念师叔,以便我等回去好给方丈说个清楚!”
周围众人俱是惊讶地看着面前的这个生得水灵灵的娇小的长着大大的同样水灵灵眼睛的唐灵和图书,就是任飘萍此刻也是全身为之一震,这个和自己相识极为短暂的唐灵竟然是如此地相信一个此刻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会杀人的人。
空痕师太早已看见唐飞的到来,一直避开不看,但青城、点苍、昆仑和峨眉四脉相连,因此此刻抬头道:“任少侠,不管怎样,你杀人当是事实,诚如你适才所说,杀人者死!任少侠以为呢?”
欧阳紫道:“既然是送给我落雁门的,迟早还不是一样知道!我又何须多问呢?”
方少宇道:“欧阳门主,这里面似乎有一点小小的误会,这两口棺材里的东西你只能选择一样。”
她还在想一个死了的欧阳小蝶竟会带走任飘萍的心吗?可是她此刻竟是远远地望着那个棺材里的人张着偌大的一张嘴惊得说不出一个字来。
任飘萍无语,因为王绰之死的确是自己盛怒之下所为。唐灵却接口道:“喂!你这人也真是的,只许你们暗中杀任大哥,难道任大哥就不能保护自己了吗?如果那个什么王绰武功高过任大哥的话,现在死的就是任大哥,你又该怎么说?!”
十几人齐刷刷飞身下马,两口棺材在地面落定,落雁门众弟子已是把金箭对准拜金教诸人,方少宇却似是根本就没看见一样,径直向欧阳紫走了过来,口中哈哈哈大笑,道:“欧阳门主,老朽拜金教护法长老,洛阳分教会会主方少宇,今日带本分会众弟子特来为贵门创派带来一份厚礼,还望不吝笑纳!”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