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三十九章 不为誓言为红颜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三十九章 不为誓言为红颜

王绰心脉当场立断,惨叫一声尸体直向独眼人扑去,独眼人见王绰突然持剑向自己刺来,心中一惊之际,身形拔起腾空,让过王绰,身影再落之时任飘萍掌势不停,却是一变昆仑‘劈空掌’,三掌携‘龙吟虎啸’之声劈向半空中的独眼人。
任飘萍抱着欧阳尚晴默默地站起,缓缓转身,把欧阳尚晴交给了燕无双。燕无双六人的眼中的任飘萍眉目间一道血红之气陡现,凛冽的杀气就在这一瞬间开始蔓延。
三枚摄魂珠在触及那名落雁门弟子的同时已是爆裂而出上百枚细小牛毛银针,多数射进那名落雁门弟子身上,其余的散落了一地。欧阳紫怒,却是看见那独眼人金箭已是搭在长弓之上,绷紧拉出的弓弦紧贴那只独眼,呵呵阴笑道:“欧阳门主,你虽然狠,可还是嫩了点吧!”欧阳紫的身形一顿,冷笑道:“你以为你今天还可以活着走出落雁门吗?”
独眼人哈哈哈大笑,一边暗自向周遭的落雁门弟子靠近,一边道:“笑话!我堂堂拜金教执法长老是吓大的吗?”
无念身形连退三大步,‘嘭’的一声仰天倒地,无念在倒地的瞬间只怕已是肠子都悔青了,悔不该偷袭‘欧阳小蝶’那一掌,因为他头顶的蓝天已经在慢慢变灰变暗直至完全黑暗彻底来临。
群雄耳闻独眼人答语,不禁心中暗笑道:这还不是被吓得说出了自己的来路!只是不敢和_图_书明目张胆笑出而已。
任飘萍无需喊,因为唐灵等人此刻已在他的身后,还有匆匆赶来的燕无双和紫云。在任飘萍冲进场内的瞬间,唐灵等人便已是掠下树,正好遇上了前来的燕无双和紫云,是以当任飘萍在试图唤醒怀中的欧阳尚晴时,唐灵六人已是站在了他的身后。
眼前不见任飘萍身影的王绰已是心颤,任飘萍‘咫尺天涯’使出后人已在王绰的身后,无奈此刻的任飘萍对暗箭伤人已是恨透之极,先前已是掌杀少林无念,是以此刻双掌已是毫无忌惮拍出,掌心红光再现,已是重重击在王绰的后背心。
泛着杀气的不止任飘萍一个人,还有嫣然一笑的欧阳紫,欧阳紫岂不总是在嫣然一笑之后杀人吗?欧阳紫嫣然一笑对着的正是那个身高八尺面色冷峻的独眼人。
阳光下的熠熠生辉的金箭,逆劈空掌快速运行,摩擦受热,至中途,突然爆炸。
原来任飘萍走至青城派高渐离身旁时,高渐离垂目权且当做没有看见,于他而言任飘萍对自己的结拜大哥南宫玉有恩,而回到青城派的‘青城七虎’中尚存的三虎亲口说及向尚峰四人在雅静阁门前一战中为任飘萍所杀,两相为难之下还是装作不认识的好。只是没想到自己带来的其中一名弟子突然闪出身形,一招青城派‘忘川剑法’中最为凌厉的剑招之一‘人鬼殊途’已是全https://www.hetushu•com.com力使出,直向任飘萍的后背心刺去。可是他的眼前现在突然就不见了任飘萍的影子,高渐离口中这时已是喝道:“王绰,不可!”任飘萍同时听到的是唐灵和筱矝的惊呼声:“任大哥!小心!”
任飘萍没有听到燕无双和筱矝的话,也没有听到常小雨的话,任飘萍已经转过身,转过身的眼静静地望着无念。
任飘萍忽然大声狂笑,道:“杀人者死!”双手已是血红,掌现莲花,狂笑中拍向无念前胸,无念大惊,身形暴退,任飘萍却如影随形紧跟而至,无念出手,招出‘少林降龙伏虎拳’的‘逆掳龙鳞’,左掌自下而上拦向任飘萍的血红莲花。任飘萍冷笑,侧身避让,同时‘啪啪啪’七掌已是印在无念的右肋和右胸上。
尽管那个一心要任飘萍死的欧阳尚晴在少林客栈前给她留下了极其震惊深刻的印象,但是燕无双还是分不清欧阳小蝶和欧阳尚晴,但是燕无双能够感觉得到无论是欧阳小蝶还是欧阳尚晴对任飘萍来说都是那么的重要。对于唐灵和筱矝来说,初见面若芙蓉、蛾眉皓齿的欧阳小蝶的那凝神一望以及她嘴边的一抹殷红,心中竟是无端的震惊和怜爱。
独眼人向身后左右望去,俱是落雁门黑衣人金光闪闪的金箭,心中也甚是心虚,口中却是厉声喝道:“适才本座已是让人通知洛阳分教会,想来很快和-图-书便可见到我教人马赶来,你若是肯乖乖交出‘流星火箭’的制造图纸,也许本座会放过你一马,哼哼哼!如若不然……”不料独眼人话未说完,任飘萍已是冷冷截口道:“如若不然,你要怎样!”说话的同时竟是大步走向独眼人。
欧阳紫却是俏脸一板,叱道:“找死!”三枚摄魂珠呼啸着呈品字形向独眼人飞去,那独眼人似是识得摄魂珠的厉害,眼见摄魂珠已近,脚下双脚一错,扭腰拧身,已是窜至一名落雁门弟子身后,同时已是夺下那名落雁门弟子手中的长弓金箭。
这一切俱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当少林四名达摩武僧赶至无念的尸体旁大喊‘无念师叔’时,群雄才发现无念已经死于任飘萍的掌下。
与此同时欧阳紫依然在笑,那独眼人已是一步步在后退,口中道:“是欧阳小蝶发难在先,怪不得本座!”群雄忽听这独眼人一口地道的关外话,不禁各自心头一凛心中闪过三个字:拜金教!
唐灵幡然领悟,立刻从怀中拿出药递给任飘萍,然而被强行服了药的欧阳尚晴依然没有醒过来。
常小雨又一次想起三年前二人在京城游历时那个无名的卜卦老者说任飘萍的一句话:公子虽宅心仁厚,但心魔早种,杀机再现之时,便是苍生苦难之日,还望公子好自为之。不知为何,常小雨禁不住脱口道:“老狐狸!”
却说高渐离本是不相信任飘萍会和图书杀人,却是今日亲眼所见,暗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心中正自愤恨不已,自己身后的另一名青城派的弟子已是歇斯底里喊道:“任飘萍!你这个狗贼!纳命来!”高渐离挥掌拦住,自己却是拔出长剑,道:“任飘萍,小心背后!”长剑已是虚刺当空,这才使出‘忘川剑法’中的一剑‘剑走阴阳’。
且说独眼人身在半空,任飘萍的三掌劈空掌扑面而来已是封住他的所有退路,心中不禁暗道:原来手中的金箭虽然可以威慑他人,但是却也困住了自己的前进的步伐。当下射出金箭做最后一搏。
独眼人虽然不认识任飘萍,但是适才耳闻已知对方姓任,又见任飘萍举手投足之间掌劈少林无念,此刻心下一慌,金箭已是不知瞄准欧阳紫还是任飘萍。口中却依旧外强中干道:“站住!阁下就是方少宇方长老口中的咫尺天涯任飘萍吧!”
欧阳紫忽然不笑,出手,袖中鱼肠剑直奔独眼人咽喉而去,独眼人身形疾避,已是自一旁落雁门一个弟子腰间无声无息间夺过弯刀,刀背朝内,刀刃斜向七十五度挥出,同时口中冷笑道:“区区落雁门,何足道哉!”欧阳紫手腕翻转刺出七剑,正是少林‘达摩剑法’,却是于剑招大开大阖之中夹杂着点苍派的‘刺日剑法’的‘疾’、‘准’、‘狠’三字诀,无念和柳镇南眼神疑惑间,那独眼已是挡过欧阳紫的七剑,脚下步法同时倒退和_图_书变幻了七种。
常小雨忽然觉得有些冷,一旁的赵宏云在狞笑,龙门老人脸色突变,高声道:“任少侠,你破了自己的誓言!”
此刻的任飘萍双目少了些许柔情似水,多了些刚毅阴冷,淡淡道:“誓言有时只不过是用来骗自己的!”
唐灵蹲在任飘萍的旁边,道:“任大哥?”
无念的眼神闪烁不定,忽然左手一指那独眼人,道:“任施主,人死不能复生,还是先杀了这作恶多端的凶手才是!”群雄突听无念这么一说,不禁一愣,就是他身后的四名达摩武僧也是大皱眉头,暗道:一个出家人怎能动辄杀生呢?!
欧阳紫眼中更见凶狠,左手自腰间一扣,三枚摄魂珠已是在握,那独眼人唯一的眼,瞳孔渐收缩,眼睛已是眯成一条线,忽然疾喝道:“慢!”欧阳紫笑,笑如春花,道:“阁下何人,说清楚了,让你死个痛快,不然的话,让你的左眼可以看见你的右眼!”
任飘萍笑,脚步不停,却是耳闻背后利刃破空之声,一若双峰的双眉蹙起,任飘萍双眼微闭,自眼缝之中射出一个‘杀’字,脚下已是‘咫尺天涯’展开。
这时,众人未料到欧阳紫忽然声嘶力竭的喊道:“欧阳姐姐!欧阳姐姐!”众人正自惊疑欧阳紫和欧阳小蝶的关系时,任飘萍已是大声喊道:“唐灵!唐灵!”
筱矝和燕无双同时道:“任大哥?!”
任飘萍急道:“药!你上次给我的药!”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