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三十七章 落雁门(下)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三十七章 落雁门(下)

至此刻,欧阳紫退至一旁,群雄见八名落雁门的黑衣弟子列阵而出,其中四人各抱一个一人高的石灰和粘土塑成的真人样的泥人,四个泥人面南背北横向一字排开,每个之间相隔三米左右,另外四人距四个泥人十丈之遥,面北背南而立,也是一字横向排开,但见四人整齐划一从背上取下长弓,抽搐一根金箭,弓除了比寻常的稍大一些,再无不同,箭是金箭,箭矢却是较通常所见大了一倍有余。四名落雁门弟子已是拉弓引箭,引而不发。
欧阳紫笑对着赵宏云抱拳道:“震天帮帮主大驾光临,落雁门上下万分感谢,还请入座!”眼睛瞥向欧阳小蝶,心中一阵欢喜,似是碍于众人,只是微微向欧阳小蝶点头,欧阳小蝶也是点头微笑。
四支箭,四支金箭,在刺目的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金光呼啸而出,但听绷紧的弦‘嗖’‘嗖’‘嗖’‘嗖’四声方起,便闻听到几乎同时而响的‘轰’‘轰’‘轰’‘轰’爆炸声,群雄但见火星四溅,火光轰然而起,灰飞烟灭间四个泥人已是荡然无存,泥人碎裂迸射的碎块有的已经是迸射至各派的席位上。
欧阳紫右手高高举起的这一刻。洛阳的醉里绣乾坤酒楼的天字号客房中,燕无双和紫云两人对坐在一张红木桌子的两边,紫云有气无力道:“姐姐,我们在这里都等了三天了,他们怎么还不到啊?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刚一说完,见燕无双眉头一皱,又‘呸呸呸’向https://m.hetushu.com.com地上连吐三口,道:“你看我这张嘴,真是口无遮拦!要不姐姐,我们去牡丹山庄去看看热闹,如何?”燕无双沉思片刻道:“可是如果任大哥他们来了找不到我们怎么办?”紫云道:“才不会呢?他们肯定是自东门而入,所以一定会路过牡丹山庄,你说任大哥他们不会不看热闹吧!”燕无双一拍桌子道:“对啊,任大哥就是不爱看热闹,你那口子肯定爱看,任大哥自是不会舍弃朋友的!走!我们现在立刻就走!”
群雄当没有人见过流星火箭的威力,但见金箭此番威力,脚下的地面也是为之一震,连连乍舌,不禁连声喝道:“好!”“好”“端的厉害!”“流星火箭果然不同凡响!”
欧阳紫目光环视四下,四周群雄此刻俱是凝神屏气,一双双眼睛看向那四名落雁门弟子手中的长弓金箭。太阳正挂在头顶,火辣辣的空气中没有一丝风,没有人说话,甚或没有一直蝇虫在飞动。
此间,龙门老人似是有意无意地踱步靠近震天帮的席位旁,回头看了一眼赵宏云,又转过头似是自言自语道:“原来如此!”而赵宏云闻言轻笑,转头对欧阳小蝶道:“小蝶,你从来就没有离开我,是吧!”欧阳小蝶点头微笑。
欧阳紫此语一出,当惊天人,当下群雄哗然,“流星火箭?!”“不是说流星火箭已经失传了吗?”“听说流星火箭和伤心羽的制造图纸一hetushu.com.com直流落江湖!”“据说流星箭射出之后,在火药的推动下速度快若流星,击中目标的同时会爆炸,方圆三十米内之人无人幸免,草木皆化为灰烬……”
欧阳紫右手高高举起,那四名落雁门拉弓引箭引而不发的落雁门弟子目不斜视,静等欧阳紫一声令下,将射出这石破天惊的一箭。
欧阳紫的脚步不禁顿住,不禁暗自问道:是啊!师傅为什么不让请华山派呢?
一时之间人群中炸开了锅,而最南边那个供无派武林人士所用的凉棚内一个身高八尺的独眼面色冷峻的男子神情陡然大变,一言不发,似是紧张而又兴奋。
欧阳紫右手高高举起,脑海中不知为何泛起的是任飘萍的那张脸,欧阳紫的右手终于在脑海中任飘萍的那两只虎牙亮光一闪之际落下,口中迸射而出两个字:“放箭!”
赵宏云看着欧阳紫的笑却是感到阵阵的冷意,微笑点头更是难掩眼底恨意。看着欧阳小蝶的龙门老人似是有些微微的惊诧,道:“赵帮主夫人好像十几日前身在云南。”欧阳小蝶脸色微变,赵宏云见状开口道:“龙门前辈消息果然灵通!”龙门老人哈哈一笑而过。
众人初闻齐昊之名俱是在下边窃窃私语,“没听过这号人物?”“是啊!”“就是适才招呼我们的落雁门左护法李凤来也是名不经传!”“人家一个小门小派的,初创之际,可以理解!”
各派人士忽见欧阳紫停了下来,正值疑惑间,听到牡丹山hetushu.com.com庄外一声内力颇为雄厚的声音道:“点苍派来晚了,还请欧阳门主见谅!”随之门口闪现出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汉子,上身着白色棉布短襟,下身穿黑色紧身长裤,方耳阔鼻,手持长剑,正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其后所跟三人也俱是一样打扮。
欧阳紫右手高高举起的这一刻。任飘萍一行五人已是在距牡丹山庄五百步远的地方,常小雨用衣袖一抹额头热汗,道:“这鬼天气,可真是要晒死人!”筱矝和唐飞一人一把折扇也是搧个不停,骑马在任飘萍身旁的唐灵这时递给任飘萍一方罗帕,轻声道:“任大哥,你擦擦汗吧!”任飘萍含笑接过,瞥见罗帕之上绣着的一对鸳鸯煞是活灵活现,再看向唐灵时,唐灵已是红着脸含娇不语。身后的筱矝看到后不禁吟道:“一点朱砂,两方罗帕,三五鸿雁,乱了四季扬花。六弦绿漪,七星当挂,八九分相思,懒了十年琵琶!”,任飘萍闻这每近一步洛阳,就多一份伤痛,此刻又闻及筱矝吟唱的卓文君写给司马相如的《十步吟》,想起十七岁那年欧阳小蝶送给自己的罗帕时就是吟唱的这首诗,心中凄然,清啸一声,拍马疾奔,口中同时吟道:“十年戍边,九载苦战,八六回朝,封了七府巡按。五花大马,四锣开道,三两天巡游,得了一世功名。”
赵宏云身前的龙门老人似是并没有被眼前的景象所震,微微笑道:“我明白了!”同时一回首,冷冷地看向赵宏云,道:“燕和图书霸天的那张图纸还在你身上!”赵宏云脸色一变,不答话,看向欧阳小蝶。而欧阳小蝶的眼却是在看南边最大的凉棚内的一个人,那个身高八尺的独眼面色冷峻的男子,因为那个独眼正在用他的唯一的一只眼盯着欧阳小蝶。
这时青城、峨眉派和震天帮在落雁门的人的安排下相继走进自己门派的凉棚内,只是那峨眉派的空痕师太脸上似是依然在满场寻找什么人似的,脸上难掩失落之色。那顶最大的凉棚之内已是来了不少无门无派人士,年轻一点的眼睛俱是看向欧阳小蝶。更有甚者在争辩欧阳小蝶和欧阳紫到底谁更美或是更有女人味。
欧阳紫似是有些拘谨,迈着细碎的脚步向场中央走去,眼睛却是忽然瞥见武当派席位上不见无情子的身影,又听到有人说:“诶,云南点苍派的人不是还没来吗?”“可能是太远了吧,我看不会来了。”“奇怪,怎么没有华山派的席位?华山派不是很近吗?”“不知拜金教今日会不会来啊?”
欧阳紫遂迎上前去,一旁的龙门老人道:“贤侄女,这位便是年轻有为的点苍派掌门‘一剑十九峰’的柳镇南柳大侠,来,见过柳大侠!”欧阳紫和柳镇南、柳镇南和各派自是少不得一番寒暄,尤其是点苍和峨眉两派掌门话就更多了,只是那柳镇南时不时看向欧阳紫的眼中颇多凝重之意。
要知当今武林中,峨眉、点苍、华山和昆仑四派皆是以剑法扬名于江湖,号称武林四大剑派,四派每隔两年便会聚集门hetushu•com.com下弟子共同切磋剑术,是以一向交好,在江湖很多事情上俱是共同进退。
一番寒暄过后,群雄各自坐定,欧阳紫这才走至场中央,环顾四周抱拳行礼道:“从今日起落雁门便武林大家庭的一分子,小女子欧阳紫忝为落雁门的门主,旨在重振当年先父及欧阳家族在武林中的威望,再造当年威震江湖的火器、暗器、神兵利刃,希望各门各派,各位江湖武林前辈、武林同道以在江湖上多多鼎力支持……”欧阳紫的一番话说得在情在理,众人反应也似是极为热情。这时欧阳紫嫣然一笑,继续道:“今日我便给大家展示一下当年父亲的空前绝后之作‘流星火箭’的威力吧!权且当做庆典礼炮吧!”
欧阳紫毕竟年轻,又从未经过这种大场面,一时之间竟然不知下一步如何,此刻从落雁门内走出一个中年男子,升高七尺,相貌堂堂,疾步走至欧阳紫面前,对着欧阳紫微一躬身说了几句,又走至场中央,双手对着四周各派一抱拳,大声道:“各门各派,各位英雄豪侠,在下无名之辈齐昊,一介武夫,为欧阳门主所器重,忝为落雁门右护法,今日为落雁门开山立派之日,在下在这里对各门各派、英雄豪侠的大驾光临表示衷心的感谢,午时已近,现在请欧阳连城前辈的独女,敝门欧阳门主为落雁门的开创致辞!”
欧阳小蝶虽然不明白独眼为什么会盯着她,但是她却知道那独眼里没有丝毫的好色之意,有的只是无尽的冷酷和狠毒,间或还有一丝得意。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