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三十五章 一招既出 白发难除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三十五章 一招既出 白发难除

众人这才知道任飘萍不杀人原来是因为一个誓言,只是不知道是对谁发的誓。
冀青云点头道:“是,不过那时还没有名字,二师弟见那女子无声无息出走,心中怀疑是三师妹那碗肉汤有问题,却是默不作声,随后继续和三师妹生活在一起,直至三师妹生下孩子,才带着孩子一怒而去!”
冀青云看了看天色,道:“不晚了,我们走吧,我已让人把长孙哲和飞剑门的人葬在南郊,我们去祭奠祭奠。”
任飘萍看向筱矝,道:“我认为筱矝姑娘的话还是有道理,只怕最近发生的事都和十七年前的欧阳连城灭门惨案有关。”
唐飞接口道:“但愿唐门能够和以往一样不会受到波及!”
任飘萍这时接口道:“因为那肉汤里有‘飞罗裙’!”
常小雨和筱矝不语,唐灵和唐飞似是听不懂,冀青云道:“任少侠,你说的是龙门老人在兵器大会上说的那个欧阳紫?”
冀青云闭目点头,任飘萍无奈坐下,孰料筱矝此刻忽然拍桌而起,眉目间清冷之气逼人,怒道:“那个赵青云太可恶!他为何要遗弃灭寂师太,是不是他另有了心上人,喜新厌旧?!”
唐灵拍手笑道:“筱矝姐姐说的很有道理,我唐灵佩服佩服!”说着冲筱矝伸出大拇指晃了一晃,众人被唐灵这天真的模样惹得不禁笑从心来,冀青云满眼慈爱地看着唐灵,道:“经筱矝姑娘这么一说,想来还真是这样。”
任飘萍点头,却是想起什么事,道:“冀前辈,你可知道和*图*书为何灭寂师太会给赵宏云三粒‘飞罗裙’?”
任飘萍静静地看着冷秋雨,冷冷道:“你在残杀飞剑门四十八人时你就该想到会有今天,我本应将你碎尸万段的,只是我曾向一个人发过誓今生绝不杀人。”末了转身,道:“你走吧!”
……
众人望着冷秋雨反向而行的身躯,那身躯似是很艰难但又极其坚定。
冀青云心疼地看了一眼唐灵,轻拍唐灵小手,道:“在你们小辈面前说来也真是难为情,当年掌门收了四个关门弟子,我,二师弟赵世青,三师妹卫芳华,也就是灭寂师太以及现任的掌门,我的七师弟段志宇。在我们四人当中,我为人一向比较谦和,资质其实并不高,只是因为是大弟子且练功努力,师傅才收我做了关门弟子,而二师弟和三师妹及七师弟不但悟性高而且资质好,尤其是二师弟嗜武成痴,心气很高,记得他常常私下对我说自己将来一定要开山立派。三师妹非但武功好而且性格温柔,心地善良,还精通各种草木虫蛇习性毒性,在华山时同门师弟都叫她‘女华佗’。我和二师弟同时喜欢上了三师妹,三师妹也是在我和二师弟之间难以作出抉择。后来师傅命二师弟和三师妹合练‘风雷剑’,二人合练得时日一长,情愫渐长,整日里出进成双成对,我心中暗生嫉妒,却也无可奈何。一日,我追一只野兔至后山一处僻静地,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坐在冀青云旁边的唐灵把手放在冀青和-图-书云的肩膀上,轻声道:“冀伯伯?”
祭奠过飞剑门和长孙哲后,天空最后一片红彤彤的云彩已是褪尽铅华,一没而逝。
常小雨静静说道:“老狐狸,放了他也许你会后悔的!”
筱矝也是不懂,看着任飘萍,蹙眉道:“他不是按照我大师姐的意思办的吗?”
常小雨这时截口道:“也许是你师父李奔雷的意思!”
冀青云失神茫然不语,耳边听到的是唐飞的声音:“据云大侠说,当年赵宏云的父亲和灭寂师太是一对恋人,二人还共同修炼华山派最难修炼的剑法‘风雷剑’。”
筱矝看了一眼任飘萍,见任飘萍正在注视她,又扫向众人,道:“拜金教向各大门派索要火药必有其背后不可告人的目的,而……而仙人掌的金箭杀手所持之金箭射中目标时会发生爆炸,这一切似乎都和欧阳连城当年制造的‘流星火箭’有关,据说那流星火箭也是击中目标时会发生爆炸,只是威力极大,远非金箭可比,此外,少林此去唐门只怕是为了了解‘流星火箭’制造的流程,毕竟火器制造方面唐门是专家。”
常小雨呵呵一笑,道:“我看这次悬,要不少林无尘大师等人这次急于南下去你们唐门做什么?”又看向任飘萍,道:“老狐狸,你说呢?”
任飘萍心凉如冰,脑中闪过四个字:九幽神尼!
任飘萍‘哦’了一声,眼中的冀青云的眼眸突张,精光暴射,然而那一现即逝之间的悲伤沧桑却是表露无疑,长叹一生,道:“www.hetushu.com.com罢罢罢!一招既出,白发难除!”
筱矝自从和任飘萍吵过架之后,还没有和任飘萍说过一句话,此刻听得任飘萍这么一说,遂道:“我也就是胡乱一说吧,未必见得对!”
此言一出,众人俱是吃了一惊,任飘萍接着道:“思前想后,从震天帮赵宏云赵老爷子被人刺杀到唐门的唐向天唐前辈遇刺,再到南宫世家的南宫玉自杀,以及少林寺的舍得和尚大师的惨死莫不与欧阳连城前辈有关,想来这些人俱是当年参与伏击残杀欧阳连城一家的凶手,所以见到应物行手中的‘银华夺命针’时,我便隐约觉得飞剑门当年或许也参与了伏击欧阳连城一家,不曾想对方竟是下手的竟是如此之快!”
唐飞道:“筱矝姑娘冰雪聪明,当然不会凭空猜测,不妨说出来,大伙听听!”
任飘萍无语,众人却是看出在这一瞬任飘萍双眉如峰的额头一跳,闪过的竟是一抹杀意浓浓,却是一闪而逝。
冀青云富态红润的脸似乎有些窘迫,道:“你这孩子!”又道:“当时我脑子‘轰’的一声,我怎么也没想到二师弟和三师妹会做出那种事!”说着人已是站起,缓缓走到王羲之的那副字前,背对诸人,道:“然后我就做出了我这一生都无法原谅自己的事!”
任飘萍呷一口清茶,道:“还有,欧阳连城的独门暗器‘银华夺命针’和‘伤心羽’也是相继浮出水面,如若我猜的不错的话,飞剑门的灭门当是欧阳连城的后人复仇而来,并和*图*书非表面上是那样简单!”
冀青云长嘘一口气道:“我气急败坏地把这件事告诉了掌门……”冀青云似乎讲不下去,这时唐飞站起身来,道:“后来二人就被华山派掌门逐出师门,不料后来二人劳燕双飞,赵世青创立震天帮,而那卫芳华在水陆庵出家为尼,法号灭寂。”
冷秋雨的眼神更冷,吃力地站了起来,注视着任飘萍的背影,一字一句道:“任飘萍,终归有一天我会再用‘五虎断魂刀’亲手杀了你!”
冀青云不解道:“可是那冷秋雨总不会是欧阳连城的后人?”
说至此,冀青云似是难以启齿,不料唐灵却是睁着一双大眼问道:“冀伯伯,怎么了,快说下去啊!”
冀青云苦笑:“黄山飞来峰!”
一行六人回到青云客栈,至后堂,小二上了酒菜,众人忙活了大半天,想必是饿了,没说几句话便动开筷子,不一会儿,酒足饭饱,上得甜点清茶。冀青云开口道:“少林武当这样的名门大派居然也受制于拜金教,想来平静多年的武林只怕又有一场血雨腥风了!”
任飘萍笑道:“当然不是,冷秋雨只是奉命行事!”
任飘萍问道:“不知那女子后来怎样?”
冀青云摇头。
冀青云转过身,看着唐飞点头道:“关键是三师妹自从和二师弟做了那事之后竟是珠胎暗结,生下了一个男孩……”
任飘萍忘了一眼放在自己身后的青龙偃月刀,道:“不!是欧阳紫的意思!”
任飘萍又问:“那女子的武功是何门何派?”
冷秋雨冷冷和-图-书地看着任飘萍,眼中充满着无尽的冷酷恶毒,就像是任飘萍亲手杀死了他的孩子一样,不远处的长安城的城墙像是忽然会移动一样,排山倒海地向自己重重地压来。
没有人问,就是唐灵此刻也不再问。
冀青云苦笑道:“世事无常,被逐下山后,二师弟二人在长安的一家客栈暂时住下,二师弟初始对三师妹还是倍加呵护,直到两个多月后的一天,在长安遇上了一个让他这一生都忘不了的女子,那女子容貌非但风华绝代,还有一身高深莫测的武功,更重要的是那女子对二师弟情有独钟,居然在二师弟告诉对方自己已经有了三师妹的情况下依然不屈不挠地跟着二师弟。那女子见了三师妹以后,说是要三师妹做正房,她做偏房,三师妹虽是性情温柔,却是外柔内刚的女子,自是没有答应。那女子也不走就在同一家客栈住下,整日里和二师弟黏在一起,不出十日,二师弟鬼迷心窍似的,对三师妹提出让那女子做偏房,三师妹一怒之下离开了客栈,直到第二天清晨才回到客栈,回来后就熬了一锅肉汤,告诉二师弟说是想通了,让二师弟把肉汤送给那女子,就说是自己先前太过执着,当做赔礼道歉了。二师弟自是满心欢喜,端了肉汤过去,那女子自是高兴,谁知喝完肉汤后的当天傍晚,那女子就不辞而别。”
任飘萍腾地站了起来,道:“前辈的意思是赵宏云根本就是灭寂师太的亲生儿子,所以才送给赵宏云三粒‘飞罗裙’?!”
众人睁大眼相互望之。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