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三十三章 龙舞十八斩(下)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三十三章 龙舞十八斩(下)

任飘萍似是不解,道:“靶子?”
上官离皱眉道:“是啊,也不知道为何师傅居然会把青龙偃月刀交给这样的背叛师门的人!”又在筱矝背后催道:“你别忙问这问那,你倒是说说这个到底是不是真的‘龙舞十八斩’?”
任飘萍瞳孔收缩的同时不仅是因为畏惧那金箭,更是因为瞳孔收缩的此刻,他已调动起全身每一处的攻与防,每一处的战之意念。
红脸人望向任飘萍,但觉任飘萍气定神闲,呼吸吐气均匀有力,忙暗暗给那光膀子的使眼色,光膀子却根本就没看到一样,喝道:“小子,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筱矝心中一喜,知道定是自己适才冲出后堂任飘萍心中担忧自己才跟了上来,嘴上却是说道:“那也未必,难不成天下轻功好的人就一定是他?”
四人见是唐灵,当下一喜,却同时皱眉,唐灵已是问道:“筱矝姐姐,你没有和任大哥一起出去?”
冀青云和常小雨神色一变,相互一望,同时道:“赤龙堂?”
任飘萍在树后听得筱矝这么一说倒是不禁笑了,心道她的确是知晓颇多,就是自己对这春秋刀法也是知道的不多。
上官离一撇大嘴,道:“赤龙堂冷秋雨?要不是师傅亲自教了他‘五虎断魂刀’,他也就是一只会摇扇使暗器的狗!”
上官离心思忽转,道:“师妹,我还有些事,回头和_图_书再找你了,先走了!”不待筱矝答话,人已是快速离去。筱矝‘哦’了一声,忙又回到适才林中的空地,捡起那本‘龙舞十八斩’,便要离去,走至那棵槐树旁,下意识多看了一眼,却是发现细细一绺黑亮的发丝挂在皴裂的树皮之上,心中一笑,咬住下嘴唇,小心翼翼地取了下来,一圈一圈缠在手指间,身形一如春燕掠去。
任飘萍忽然失去了耐性,因为他发现这两个人根本就不长眼,所以任飘萍忽然就从二人中间飘了过去,就像是一道风,毫无痕迹,两人一愣,这才发现任飘萍适才站着的脚下的青石裂开了一条缝,顿时呆若木鸡,因为若只是一条缝倒也罢了,练过十几年内家功力的话基本上都可以做到,而那条缝竟是笔直笔直的,就像是用宝刀利刃切过一般。
思忖间,只听筱矝道:“大师姐的意思是那冷秋雨是得了师傅的刀法传授才得以如此厉害的,那么师傅是否也把青龙偃月刀给了他?”
唐灵正要说话,却见一个人影已是闪进屋内,张口就道:“任大哥!”
筱矝转身‘啪’的一声把手上的书扔到地上道:“这哪里是什么关云长的‘春秋刀法’,这个若也是真的话,那颜良早就把关云长杀死十八回了!”又道:“关云长的春秋刀法共十八式,每式可衍生出九种变化,其招式朴实m.hetushu•com•com无华,注重实战,招招式式非打即防,防中寓攻,防攻并举。走式行刀,式急招险,招威式猛,硬拦猛进,势不可挡。习练春秋刀法需有好的身法,刀身合一,方见神韵。青龙偃月刀之技法主要有:撩、劈、砍、抛、削、抹、剁、挑、斩等。大师姐,你上当啦!”
筱矝一愣,微一思量,心知任飘萍定是听到自己和大师姐的谈话,直接去了赤龙堂,而大师姐急匆匆离去只怕也是因此吧,遂急声道:“仙人掌赤龙堂在何处?”
任飘萍的瞳孔开始在收缩,因为与‘兴庆八俊’一战他奋力握住射向刘浩轩眉心的那只金箭显然不同于这些白衣人手中的金箭,这些金箭的箭矢分明大了许多,他忽然想到了燕赵之死,那个雄霸大漠几十年,三招之内就把手卡在自己喉咙的人,不就正是死在这种金箭之上了吗?
长乐坊,还是那所大宅院,朱红的两扇大门前依旧立着那两棵赤红的仙人掌,只是仙人掌似乎比以前长得更粗更高了,任飘萍现在就站在仙人掌前,可是他忽然觉得后脑勺有些疼,用手一摸,却什么都没有。
二人缓缓转过头,任飘萍已是走到花园尽头,红脸人右手忽然抛向空中,空中忽然就响起一声惊雷,惊雷响过后,任飘萍的面前忽然就多了七个人,七个手持弓箭的白衣蒙面人,箭是金箭,https://www.hetushu.com.com那箭竟是燕赵三十六骑的金箭。
终于常小雨道:“我说唐姑娘,你能不能不这么来回走动,再这样下去,我老常非得被你绕晕了不可!”唐灵不理他,依旧自顾绕着,忽地停下,道:“冀伯伯,你说任大哥他们会去哪儿呢?”
任飘萍几乎是不能相信上官离的话,那翠烟门的‘昙花羽’冷秋雨怎么会变成仙人掌赤龙堂堂主呢?兵器大会上冷秋雨击败唐雪雪的那一幕似乎已是浮现在自己的眼前,当时唐雪雪眼见就要被冷秋雨的三根扇骨刺伤右臂,柳如君见状就要冲向台上,自己当时还在柳如君的耳边说道:她现在是纪三娘不是唐雪雪,自由震天帮的人救她。而‘五虎断魂刀’是山西彭家祖传的刀法,顶多算二流的刀法,而且那五虎断魂刀所擅长的兵器该是短刀,可是自己眼中所见的飞剑门一干尸体上的刀痕分明是青龙偃月刀所为,而且那绝不是五虎断魂刀这样的刀法可为。
午时已过,青云客栈后堂。冀青云、常小雨、唐飞、唐灵四人已是喝了十八壶明前毛尖,屋内到处弥漫着清香茶味,而唐灵在这咫尺之地已是来来回回走了不下一百八十圈。
上官离不禁笑道:“咫尺天涯任飘萍,师妹,看来定是你的心上人无疑!”
筱矝一边看一边若无其事的问道:“新任赤龙堂的刀法我看很厉害的,那些飞剑hetushu.com.com门的人都是一刀致命,为何不让他看看呢?”
……
二人只见上官离适才随意一掷的斗笠插在槐树树上兀自上下晃动,而那的树后那里还有半个人影,当下二人又急忙奔至林子外边,见远远一个白色的人影犹如弹丸在天地之间跳跃,转瞬之间便是一点消失在眼底。
任飘萍就在这战之意念的瞬间去捕获冷秋雨的意念,然而他又听到一个人的不冷不热的声音,上官离的声音:“少主!冲霄殿一别,别来无恙吧!”
其中一个胖乎乎的,赤裸着上身,头也是赤裸着,咧着一张大嘴赤裸叫道:“有事吗?”另一人身材也是不遑多让,身着月白长褂,却是一脸和气生财的红脸庞模样,道:“诶,老七,不可无礼!”说话间两人已是走至任飘萍的面前。那红脸人道:“朋友,找人还是谈生意?”
那光膀子的哈哈哈一笑,道:“年轻人,你算是找对地方了,说吧,靶子是谁?”
上官离从怀里拿出一本书递给筱矝,道:“这便是我从那长孙哲身上得到的‘龙舞十八斩’,你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筱矝接过那本书,书的封面上果不其然竖着用草书写着五个‘龙舞十八斩’字,遂翻开查看。上官离则继续道:“我也看了一些,没觉得怎么样,都是一些普通的刀式,你知道我的武功虽然比你高,但是悟性却很差,总不能费了这么多功夫拿给师傅看的和_图_书是一本家假的吧!”
冀青云不知怎地,非常喜欢唐灵,笑呵呵道:“来,丫头,不要急,冀伯伯不是说过了吗?任少侠现在双目已复明,天下能伤他的人屈指可数,所以你就不用担心了,说吧,你喜欢吃什么,冀伯伯让人给你做去,再不就让人给你买去。”
那上官离虽是读书不多,但是三国的关云长刀斩颜良的事还是听过的,遂气得把手上的斗笠顺手一扔,道:“这可怎么办?”话音方落,但听任飘萍藏身的那棵粗壮槐树之后有衣袂破空之声音响起,二人同时一惊,向槐树后掠去。
当然任飘萍看到的还有那把被李奔雷从常小雨手中骗取的青龙偃月刀,冷秋雨看了一眼自己的修正的圆滑整齐的指甲,这才开口道:“我道是谁,老五居然放弃了‘惊雷炮’,原来是咫尺天涯任飘萍任大侠!久违了,兵器大会的无冕之王!”
任飘萍大步走至虚掩的门前,推门而入,却是不见第一次来时所见的仙人掌树林,扑入眼帘的是一排青砖绿瓦五间连在一起的房屋,房屋的前边是一个花园,花园前现在有两个人,两个正在朝他走向的四十上下的人。
任飘萍瞳孔收缩的同时,耳边便想起了一阵阴冷的笑声,然后任飘萍就看见自那排屋子正中的门里走出一个人,一个生着三角眼、鹰钩鼻的清瘦高挑男子,可不正是翠烟门的‘昙花羽’冷秋雨!
任飘萍道:“谈生意!”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