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二十九章 隔墙有耳现疑窦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二十九章 隔墙有耳现疑窦

任飘萍笑,又听无尘道:“那拜金教偷了本寺的经书已经涉及到本寺的发扬光大,自然已不是尘世之事。”
墙那边的任飘萍三人又是听到‘嗵’的一声,这次分明声音更大一些,三人一皱眉竟是离那堵墙远了一些,又听到无尘道:“好吧!我现在就给你解穴!”隔了一会儿,任飘萍三人就听到柳如君的声音:“无尘师兄,为何点我穴道不让我和任兄相见?”
柳如君道:“师兄,那幅画画的的确不错,但绝不是什么历代名家字画,更何况我正看得入神时,方丈正好进来,十分生气,说我凡心未了,暂不予我剃度?”
唐飞惊道:“青龙偃月刀?!”
任飘萍不禁赞许的看了一眼筱矝,两人同时把目光聚焦在杨少奚的尸体上,发现杨少奚的左手里似是紧紧握着一样东西,任飘萍蹲下,发现那物竟是一个灵牌,伸手便去拿,不料杨少奚竟是握得很紧,任飘萍只好道:“火光靠近些!”常小雨和唐飞同时把火折靠近杨少奚的那只手,只见那灵牌中间几个字被杨少奚的左手恰好挡住,上边写着‘先父长’,下边写着‘之牌位’,任飘萍已是站起,道:“看来此人姓长孙应当是肯定无疑,只是杨少奚姓杨,这‘先父’二字又该如何解释呢?”
任飘萍点头道:“极有可能!只怕是为https://www.hetushu•com.com了天蚕宝衣吧!”
任飘萍和常小雨二人同时看向吃惊的唐飞,唐飞的记性显然很好,因为唐飞在问:“无尘大师?”与此同时常小雨道:“看来柳如君自始至终都不喜欢这个地方。”唐飞不吭声,他实在是不想听到这个人的名字,可是偏偏又一次听到了。
柳如君道:“敢问师兄,先前掌门方丈是否怀疑任兄是拜金教中人?”
隔壁房里果然是无尘大师和柳如君,当然还有达摩三僧,昨日无尘五人一行和武当清虚子诸人别后来到长安城,天色已晚,遂在青云客栈落脚。柳如君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再次来到燕无双叔叔冀青云开的青云客栈,被恋花扛进门的时候又羞又恼,却是被点了穴道,无可奈何。其中几个小二认出柳如君却也是无可奈何,单是一看达摩三僧鼓鼓的太阳穴他们就没敢多问一个字,又恰逢冀青云不在,是以更是不敢自作主张,夜里见了任飘萍等人却是怕半夜惹起什么争端,毁了客栈的一应物品,又是没有声张。
听至此任飘萍突然想及在紫竹轩时筱矝当时也是念过这两句诗,再听,无尘已道:“这我怎么知道?方丈素来喜好历代名家字画,这又有什么奇怪?”
众人自是同意任飘萍的说法,不知何时唐灵已经和_图_书装着胆子来到任飘萍的身边,这时半开玩笑半当真道:“常大哥,你的心好狠啊!”
常小雨情不自禁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心道:真正的天蚕宝衣穿在自己身上,任飘萍身上的那件本来就是假的。
又听得柳如君道:“我看那画中女子定是方丈的旧情人,方丈岂不是凡心未了!”
又听柳如君道:“师兄既已出家,又何必再管拜金教之尘世之事?”
听了无尘的话的柳如君此刻又是滚动着撞向和任飘萍相隔的那堵墙,他被一直这么点着穴道自是苦不堪言,却是发现原来被点了穴道的人虽然全身不能动,却是可以借助床板或是地面滚动的,现在搅得无尘四人睡不好觉心里自是痛快。
任飘萍唐飞和常小雨各自点燃火折,火光照耀下,赫然可见应物行的尸体,还有那飞剑门左右护法的尸体,常小雨忽然指着一老者的尸体,道:“百里青!”任飘萍抬眼望去,又看向常小雨,常小雨道:“四年前武林大会上我见过百里青掌门!”任飘萍点头,这是站的颇远的唐灵捂着脸气愤道:“一共四十八具尸体!谁这么狠心,连小孩也不肯放过!”
任飘萍三人实在是忍不住大笑,常小雨道:“说的太好了,妙极妙极!”
柳如君道:“师兄,说到这里我想起一件事,那日我无意间进得方丈禅hetushu.com.com房,见几案之上有一张女子的画像,画上女子美若天仙,手持兰花正在追戏花间蝴蝶,画中还题有唐朝诗人李白的《登金陵凤凰台》中的两句诗:三山半落青天外,一水中分白鹭洲。我想知道方丈的禅房里怎会有这样的一张画,那画中的女子又是谁?”
就在这时,三人忽然不笑。因为你若是正在开怀大笑时,门突然被撞开,你一定也会笑不出来,更何况门外站着的是三个和尚。
任飘萍却道:“不可,死人为大,再说若不是杨少奚,也许我真的要见阎王也说不定!”心中却有另外一个声音响起:你本来想着的不也是要弄断他的手指吗?
众人无语,一一看过每具尸体后,任飘萍道:“除了左护法杨少奚所有人身上只有一种伤,刀伤,刀刃很宽,均为一刀致命。”
任飘萍三人眼睛一睁,常小雨道:“看来轻功太好也不是什么好事情。”任飘萍瞪了一眼常小雨,又听道无尘道:“是!”
常小雨语气肯定之极,道:“这刀绝不是短刀,应当是类似于青龙偃月刀的战刀!因为每一刀都很大气!”
第二天天还没大亮,任飘萍还在梦中便被一阵‘嗵嗵嗵’声响吵醒,睁眼不禁脱口道:“他奶奶的!”却是被同房的常小雨听了个正着,道:“不会吧,老狐狸,你也会骂人!?”唐飞https://m.hetushu.com.com也被吵醒道:“干嘛不多睡会儿?”任飘萍嘘了一声是以安静,又用手指了指自己床头后的墙。
无尘道:“师弟,你既已出家,何必再见尘世旧友?”
这时又听到‘嗵’的一声响,又传来隔壁的说话声。任飘萍三人凝神细听,只听一人道:“无相师弟,今日我们还要南下去唐门一趟,你能不能安宁一下,让人多睡一会儿,等会儿一出长安城便为你解穴。”
众人一路急行,很快便到了位于长安城北边的尚德门,远远便闻到空气中浓浓的血腥味,来到飞剑门,前来勘验的官兵已走,众人一一入内,但见院子内整整齐齐摆满了男女老少的尸体,整个飞剑门没有死气沉沉没有一丝声音,只有大门两旁和正堂门前两旁挂着的气死风灯在夏日的东南风中摇曳着,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柳如君立时问道:“任兄既然可能和拜金教有关,那任兄就不算是尘世之人了吧?”
无尘气道:“简直是胡闹!”
东门向北不远处就到了青云客栈,众人叫开门后却是被告知冀青云还没有回来,众人虽然失望,好在店小二还记得任飘萍和常小雨,招待的也特别热情周到,众人吃过喝过也便睡去了。
常小雨‘啪’的一声灭了火折子,道:“至于吗?死都死了还……”话没说完人已是走向门口。任飘萍见常小和-图-书雨不高兴,遂道:“走了,快饿死了!”唐灵很是乖巧,赶到已经走出门的常小雨的跟前,道:“常大哥!不要生气了,其实我比你还狠心呢?”常小雨不禁‘厄’了一声,道:“怎么个狠法?”唐灵扑闪这一双大眼睛,道:“有一次啊,一直老鼠咬坏了我的一件我最心爱的衣服,我就抓住它,然后就把它的头砍下来,再把它的四只脚砍下来,再后来就把它的肚子划开,就看见了里面的五脏六腑,咦!你不知道,血淋淋的,你说我是不是比你狠心?”常小雨哈哈笑道:“嗯!比我狠心!”众人开怀笑,唐灵却是开始恶心呕吐,筱矝忙赶上轻拍唐灵的背,众人这时听道唐飞道:“吃牛皮吧!见了老鼠全家就你跑得最快!”
筱矝这时道:“任大哥,你说天蚕宝衣为应物行所取,可是谁又可能知道是应物行取得天蚕宝衣呢?再说为何要等到应物行死了之后才下手呢?”
想来是无尘一时语塞,半晌不闻声音,常小雨此时小声笑道:“看来我也可以出家了,我可是要比柳如君能说得多吧!”任飘萍和唐飞笑,又听无尘道:“无相师弟,你可知方丈为何迟迟不予你剃度,你凡心未了啊!”
无尘道:“有这么回事?我怎么不知道?”
常小雨此时道:“不如弄断杨少奚的手指,不就知道这人叫什么了,反正人已经死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