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十六章 月夜剑鸣各为主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十六章 月夜剑鸣各为主

‘花满天下’是唐飞自己为这招起的名字,唐飞自小就喜欢看烟花,黑夜里的烟花,绚丽而夺目,在那一瞬间燃烧,在那一瞬间绽放,似乎自己人生的美丽便在那一刻得到了最完美的升华,然后暗淡消逝。
常小雨讷讷道:“哪里哪里!”
常小雨出手已是接住这一拳,同时笑道:“本就打算出来相见各位英雄的,只是自己生的难看,怕出来吓着各位!”话落,二人已是走了出来。
常小雨本是乐观之人,但是仅就今夜在众人面前已是第二声‘唉’了,叹息之后,常小雨脸上已无半分笑容,道:“老狐狸双目失明,至今音讯皆无!”同时右拳使劲敲打自己的右膝。
白脸乞丐似是不服,但也没敢再说,退后一步,看向那黑脸乞丐,黑脸乞丐正自失魂落魄看着那女子,那女子小鼻子小嘴小身材,一双眼睛却很大。
唐灵嘟囔:“怎么啦?你们不是最要好的朋友吗?怎么会不知道任大哥的下落?”
那唐飞笑道:“都说丐帮执法长老云中歌铁面无私,今日一见,果然不虚,倒是显得我唐飞气量太小。”
云中歌呵呵一笑,指着那女子道:“唐少侠,这是小女云练裳,来,见过唐少侠!”
孰料那白脸乞丐一瞪眼气氛道:“长老,分明是唐门不愿意卖给我们火药,天下哪有这样做生意的?!”
唐飞亦是说道:“常兄!我唐飞一向心高气傲,却是对任大侠心服口服,还望你如实告知,若任大侠有所需,唐门定当倾全力而为之!”
‘花满天下’已不是一种杀人武器,而是唐飞自己,这一招已是融入了唐飞对生命的全部诠释:绚丽绽放,然后死去。
云中歌给常小雨满上了酒,道:“不瞒常少侠,此事在武林中已不是什么秘密,半个月前,帮主突然传下话来,要各地分舵帮众兄弟尽全力收购火药,越多越好。当时老叫m.hetushu.com.com花子也是询问过帮主,只是帮主三缄其口,所以个中原因就不知道了!”
应物惑眼前霍然开满了绚丽之极的千万朵菊花,在火光的映照下更是绚丽,像极了自己看到过的绽放一如菊花的烟花,只此一瞬,那千万朵菊花忽然爆裂,爆裂的瞬间,光彩夺目,光,大盛,把这‘柳絮堂’门前方寸大的空地照的一如白昼,应物惑闭眼,所有的人闭眼。唐飞闭眼,闭眼的同时出手,应物惑闭眼,闭眼的同时身形暴退,竹棒已是在身前舞成一道不透风的墙,众人闭眼的同时,耳旁同时听到迅速由远及近的一个苍劲的声音:“唐家三少!手下留情!”
各项事物摆好之后,云练裳大声招呼云中歌、常小雨和唐飞落座,至筱矝面前,柔声道:“乔公子,请坐!”筱矝一愣,遂笑道:“云姑娘坐!”云练裳不自觉摸脸,道:“谢乔公子!”又自把头转向一边,喊道:“唐姑娘!唐姑娘!”唐灵应了声走了过来,道:“你们喝酒吧!我不喝!”再三请让之下,唐灵依旧坚持,众人只好作罢。
常小雨笑呵呵道:“唉!一言难尽!”又一抱拳,道:“丐帮各位兄弟好!厄……唐门兄弟好!”
一旁的唐灵闻此已是瞪大了眼睛,凝神细听。
常小雨道:“哦?有这回事?!”
唐灵笑的很灿烂,道:“那么任大哥呢?任大哥现在在哪里?”
唐飞也是把唐灵介绍给云中歌父女,一时间好似双方和解了一般。而这时暗中观看的筱矝似是放下了一颗心,脚步轻移,转向常小雨,却不料‘啪’的一声,不小心踩断了脚下的一根枯枝。云中歌闻声已是喝道:“哦!今晚朋友来的不多少啊!”同时隔空击出一拳,拳风刚烈,击向筱矝藏身处。
筱矝似乎对此事没有太多的兴趣,倒是唐灵的一举一动吸引和图书着她的注意力,此刻见唐灵从怀中拿出一荷包,又从中拿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药丸交予到唐山手里。见此筱矝不禁心中一跳,这荷包不是和任飘萍怀中装瓷瓶的那荷包一模一样吗?就是那瓷瓶也是分毫不差?心下似是已明白了八九分。
云中歌此刻笑道:“常少侠真会说笑!来来来!常少侠、唐少侠,还有这位乔兄弟,若是不嫌弃老叫花子寒酸,就喝上几杯。”唐飞和常小雨本就贪杯,自是连连道好,筱矝笑而不语。
唐飞道:“常兄自是知道唐门制造火药是专供朝廷所用,平日本就不对外售出,只是偶尔碍于情面,暗地里卖予一些江湖朋友。也是半个月前,大哥说是接到朝廷命令,所有火药一律严禁出售,就是各地衙门所需也必须有朝廷兵部的大印方可,是以才有了今日这档子事。”
唐灵心花怒放,道:“就是那个和任大哥最要好的常小雨?”
夜色如水,月色如银,河边的蚊子此时闹腾得正凶,常小雨忽然‘啪’的一声一巴掌打在自己的右脸颊,众人奇怪,常小雨已是骂咧咧道:“这只蚊子竟敢吸我的血!看来定是只母蚊子!”右手取下之时,果然右脸颊上有一处血渍,众人一笑置之,筱矝也是情不自禁一笑,那云练裳不禁看痴了,就是唐飞心中已是一乱,不禁又多看了两眼筱矝。
唐灵不解,撅着嘴气呼呼走到一旁,她不懂唐飞的话,她也不相信常小雨不知道任飘萍的下落。
常小雨已是有点失望了,心道:为什么总是先有任飘萍才有他常小雨,眉头已是皱起,点头‘嗯’。
月色皎白,而此刻的唐灵已是心中一亮,脱口道:“你就是常小雨?”
常小雨听了唐飞的话后,呵呵笑道:“哦!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就是好奇,也是不想你们两派结上什么梁子,冤家宜解不宜结嘛!”
那云长老双目圆和_图_书睁,‘哼’了一声,对着唐飞一抱拳,道:“丐帮云中歌替兄弟们向唐少侠赔不是了,来之前我已经调查过此事,过错在敝帮。”
长安分舵早知今日云中歌要来,是以四名弟子很快便把先前准备好孝敬云中歌的酒菜从‘柳絮堂’拿了出来,又搬出一张旧的低矮四方桌子和几把木凳。这空当里云中歌和唐飞顺手各自为‘小五’和应物惑疗伤,唐灵也是为那四名适才中了她的暗器的丐帮弟子去了暗器喂了解药。
所以‘花满天下’这一招是注定生死的一招,非生即死!
可是唐飞和云中歌心里自是明白常小雨心里有难言之隐,就是云练裳也明白是怎么回事,尽管云练裳看起来比唐灵还小那么一两岁。毕竟很多事是需要经验和阅历的。只是此时云练裳一门心思放在了筱矝身上,顾不上说什么。而筱矝似乎不放心,刻意走至那叫‘小五’的昏迷过去的白衣青年前瞧了一眼。
云中歌这才恍然,忙指着常小雨道:“忘了给大家引见,这位便是‘快到飞雪’常小雨,”又看了一眼筱矝,道:“这位小兄弟是……”常小雨心中正自得意,因为他看着众人脸上的惊愕之色心里实在是觉得自己了不起,待反应上云中歌的话时,筱矝已是自我介绍道:“在下乔德文,见过各位英雄!”常小雨一愣,心知筱矝定是怕自己恢复了自己的本来面目,无端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心中觉得好笑:毕竟好色之徒太多,但又一寻思,却是想不通筱矝为何给自己起了个这个名字。他又哪里知道筱矝是把她与任飘萍初次相遇的‘文德桥’倒过来念的。
云中歌但闻声音,便知是常小雨,哈哈大笑,道:“自四年前少林寺武林大会一别,常少侠还是如此爱说笑,呵呵,什么风把常少侠吹来的!”
常小雨苦笑不语。
云中歌点头,道:“常少侠!你老实道来和图书,任少侠是不是遇上了什么麻烦?”
唐飞要的是人生的一瞬的美丽,之前之后都已不重要。
唐飞的‘花满天下’本就是无法收回,放出去的烟花怎能收回呢?唐飞只是收回了手中的那一道即将射出的暗器,而应物惑眼见自己竹棒舞成的墙只挡住了那菊花爆裂飞来的七成花瓣,其余三成花瓣已是近身,惊!身形猛然后仰,倒飞而去,竟是使出年轻女子防身所用的‘铁板桥’一招,纵是如此,一片花瓣任然击中他的腹部,余皆擦着他的鼻尖而过,‘笃笃笃’射在‘柳絮堂’的门上。
唐飞则时不时撇一两眼筱矝,此时离得较近,发现面前的这乔公子非但生得细皮嫩肉而且没有喉结,遂心下明了。这时常小雨道:“云长老,不要怪我常小雨多嘴,你们丐帮怎么突然要买火药,不知用作什么?”同时道:“唐兄,我怎么记得唐门不是这般做生意的?”
那云中歌尚未开口,与他同来的那女子已叱道:“哼!你就是劫持唐门中人的王大雷吧!天下哪有你这般强买的,人家不卖就算了,稍后再治你的罪!”
云中歌生性光明磊落,广交武林朋友,而常小雨又实在是自己喜欢的类型,而唐飞却是因为任飘萍而不愿扫常小雨的兴,是以这两人才拦下了他。
筱矝心中不禁一热,暗道:他有这样的一些朋友,难怪他把朋友看的如山之重。
唐飞已经说话:“七妹!不可胡闹!怎么还这般孩子气!是好朋友就一定知道对方的下落吗?”又对常小雨道:“常兄,舍妹不太懂事,还请不要介意。”
云中歌和唐飞相互一望,似是有些尴尬,又各自喝酒不言语。常小雨见状,酸酸说道:“不说也罢,咱人轻言微,罢了!我还有事,改日再叙!”说罢不忘喝完杯中酒,这才起身。唐飞和云中歌同时起身拦住道:“常少侠莫走!”“常兄莫走!”三人这www•hetushu.com•com才又复坐下。
一旁的筱矝蹙眉,心道:怎么又一个叫他任大哥的女孩!
‘花满天下’使出之际,已是唐飞的全部精气神所在,没有回头,只有全力以赴。
云练裳颇为乖巧,给四人满上酒,自己也不喝。四人举杯,放下酒杯时,云中歌见筱矝面前个酒杯依旧是满的,面上不悦,道:“这位乔兄弟可是看不起老叫花子!”筱矝自是会意,慌忙道:“云长老莫怪,在下确实不会饮酒。”常小雨也是圆场道:“我这兄弟的确是杯酒不沾的。”云中歌似是还不信,这时云练裳嗔道:“爹!你也真是的,乔公子不喝酒是好事,非要都跟你一样,整日里醉醺醺的!”云中歌似是很怕自己女儿,遂道:“好好好!知道了!丫头!”筱矝自是感激地看了云练裳一眼,云练裳却是装作没瞧见,自顾夹菜给云中歌。
倒地的应物惑已是捂着伤处怒目而视唐飞,那四名丐帮弟子已是急呼:“舵主!舵主!”赶上前去查看。被射中的‘柳絮堂’的两扇门兀自还在那里摇晃着,‘嗤嗤’两声,场地中已是落下两人,一个李逵一般模样身背八个袋子四十开外的人甫一落地,应物惑便在四名丐帮弟子的搀扶下站起身来,霜打的茄子般低头低声道:“见过云长老!”那四名丐帮弟子狠狠地看了一眼唐飞这才道:“弟子见过长老!”
常小雨更是得意,笑的像花儿一样,道:“正是!你就是唐灵!”
其实其余众人根本就不认识他,他就是爱热闹,爱混个脸熟。众人但见常小雨虽不说生的难看但也是普通之极的一张脸上一对小眼睛,实在是不敢恭维,倒是走在常小雨身后的筱矝使众人眼前一亮,不想哪里来的这般的美男子,云练裳的一双大眼自打筱矝出现后就没有半刻的离开过筱矝的那张俊俏的脸。唐灵倒是看了几眼就罢了。众人出于礼貌也自是抱拳行礼问好道久仰。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