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三章 别有洞天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三章 别有洞天

玉芙蓉浅浅一笑,掩齿道:“筱矝姐姐,你总该不会以为是任大哥救了你吧!”紫云已是在一旁轻笑。筱矝当然听得出燕无双的取笑她之意,道:“我没有,难不成是师傅?对了,我师父人呢?”
筱矝也是一惊,忽又仔细观察那个洞,见洞内水流缓缓,脚下可闻轻微的水流声,心知这寒潭之水定是经由此洞流至地下,不禁莞尔道:“这里和寒潭是相通的,赶快把任大哥放在这洞中的水里。”
同时眼中瞥及这女子身后正站着一个身着淡蓝色薄衫的女子,长得甚是清秀,头上插着一支梅花白玉簪,显得格外的清新。筱矝一时倒像是不知道该怎样回答,极为友好地笑了笑,然后点头‘嗯’了一声,不言语。
筱矝似是顾不得这是怎么回事,急声喊道:“任大哥!任大哥!你怎么样!”
浪花四溅,一如雨落,浪尽,寒潭中却是多了一个全身皆墨之人,面生之极。那人上上下下唯一有颜色的白眼仁一转,双脚自水面倏然滑开,双掌同时落于水面,极轻也极快,像极了趴在水面的一只水蚊子。
那两只白狐似是听懂了筱矝的话一般,不停的在筱矝的身上蹭着撒着欢,玉芙蓉不禁问道:“筱矝姐姐,原来这两只狐狸是你养的!”筱矝自豪道:“是啊!它们已经跟了我八年了!”
那黑衣人也不答话,只是口中长吸一口气,但见其腹部吐纳间,那寒潭之水便源源不断地吸进他的肚内。
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玉芙蓉,身后站着的当然是紫云。玉芙蓉眼见筱矝对任飘萍如此关爱,不禁心生醋意,而这时的紫云已是急道:“那你一定认识常小雨吧,他现在在哪里?他还好吗?”
筱矝却是展颜一笑,道:“没关系的,无双妹妹,紫云妹妹想来是心直口快之人,说的也是实情吧,嗯!记得当时我是失去知觉了,不知后来是谁救了我的?”
筱矝眼凝望一株彼岸花,思绪却是在飞快地旋转,道:“师傅是说燕云天https://m.hetushu.com.com?可是这又怎么可能呢?昨日我还听师姐们谈起说燕云天好像与任大哥不和。”
李奔雷长叹一声道:“对于任飘萍,也许什么都有可能!”就在这时李奔雷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奔至瀑布下,纵身一跃,人已是没入瀑布后,很快,李奔雷又出来了,站在寒潭边,脸色却是铁青,那颌下的白须无风自动,一掌劈出,竟是劈向那平静如镜的寒潭中心,李奔雷掌力所至,激起一丈高的白浪。
三人比照年龄后,果然筱矝二十四岁,燕无双小筱矝两岁,而紫云最小只有二十岁。筱矝心下甚是高兴,虽然有师姐师妹喜欢她,但是很少见到,而师傅虽然最为疼爱她,却是因为任飘萍彼此心有隔阂,如今有了两个妹妹,立刻骄傲道:“那么我的当仁不让了,我叫筱矝。对了,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
筱矝触及冰冷刺骨的寒潭之水的瞬间才突然想起自己根本就不会水,四下胡乱拍打水的她已是喝了三口水,身子一个劲地向下沉,眼前一片黑暗,慌乱之极的她竟也是忘了自己是个练武之人,本可以运功御寒的她身体已是渐渐被冻得僵硬,意识已经慢慢开始模糊,而那模糊的意识中任飘萍的脸却是变得越来越清晰,任飘萍似是就在她的眼前,筱矝伸手,在这伸手的瞬间,她看到了水中的一片光亮,然后她便在光亮中沉了下去……
玉芙蓉此刻忽然惊慌道:“筱矝姐姐,那任大哥离开寒潭已经近半个时辰了,你不是说任大哥现在不可以离开寒潭吗?这该如何是好”
筱矝惊,心道:难不成面前的这女子就是任大哥嘴里说要救的那个燕姑娘,而那个蓝衣女子只怕就是紫云。于是微笑道:“原来你们就是燕姑娘和紫云姑娘,我也正在找常公子。”
李奔雷仰望头顶蓝天,道:“难不成是任飘萍自己跑了不成?”
筱矝眼睁,睁开的眼中便是任飘萍的脸。
筱矝立和-图-书于寒潭边,看着原来任飘萍躺着的地方空无一物,竟是觉得自己的心也是空荡荡的,只觉得此刻的寒潭比往日里冷了许多,她实在是想不通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李奔雷已是走至筱矝的面前,笑道:“筱矝,给师傅说说,你的任大哥会去了哪里呢?”
说话的同时筱矝试着站了起来,玉芙蓉和紫云自是立刻前去搀扶,玉芙蓉道:“其实我们也不是很清楚这个地方,姐姐还好吧,额头上好像蹭破了点皮。”说着便掏出方巾替筱矝轻轻擦拭。
却是在此刻李奔雷忽然开口道:“臭蚊子,老夫还真是高看你了!”说罢,掌力吐,那巨大的冰盘飞一般砸向黑衣人。
筱矝醒来的时候,眼未睁,便已感到有什么东西正在舔自己的手和脸,软软的、湿湿的、热乎乎的、很舒服,鼻子里是一股淡淡的花香味,同时耳边响起的是一阵金铁交鸣的声音。
马是‘祥云’汗血宝马,不知是马儿看出了这‘天魔蔽日阵’的可怕呢,还是马儿根本就没看见这上古奇阵,‘祥云’马只是立于伤情谷的四周转圈。但是筱矝显然现在顾不上它,因为李奔雷正在围着空荡荡的寒潭转圈。
筱矝看情形已知燕无双和紫云都是任飘萍和常小雨的朋友,遂简要的把任飘萍中毒以致昏迷不醒以及任飘萍如何在寒潭,而自己如何和师傅李奔雷去贺兰山夏伤宫找常小雨又不遇直至观看师傅和黑衣人比拼内力又先后消失于寒潭中自己也跳进寒潭昏迷说了一遍。至于任飘萍和她两人之间的那些事则是闭口不提,毕竟她于燕无双时不时瞥向任飘萍的眼中隐约感到了一分爱意迷离。
说罢三女便是把任飘萍放进了那洞内的水里,只是筱矝的手甫一入水,便‘嗖’地缩了回来,皱眉道:“此洞的水要比寒潭表面的水冷上许多的,这可怎办,任大哥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任飘萍自是不会答应她,可是一个女子的陌生而又温柔的声音响起在她https://www.hetushu.com.com的耳边:“这位姑娘,你认识任大哥?”筱矝这才恍然,眼帘上启,只见此处四面耸立着陡峭的高山,满地遍生着紫竹和各色的花草,竹林环绕之间可见一个用竹子建成的小屋,而自己面前一个女子身着鹅黄色的云烟衫,上边绣着一朵淡淡的粉红色的大牡丹花,云髻峨峨,戴着一支镂空的牡丹花珠钗,脸蛋娇媚如月,眼神顾盼生辉之间撩起的是却是一种似淡实浓的忧郁,筱矝心中不禁暗暗喝道:好一个美人!
玉芙蓉立时瞪了一眼紫云,轻叱道:“紫云!”
紫云接口道:“你师父哪有心思顾得上你,他早追那个黑衣人去了,你是被这两只可爱的白狐救的,今日这里可真热闹,我和燕姐姐今日坐在竹屋内没事,心里正挂念着任大哥和常大哥,突然自山顶就下来一个黑衣人,我俩此时武功又是使不出来,吓得只好大气不敢出的躲在床底下,那黑衣人果然跑到竹屋里探查,见屋内没有人,又出去了,我和燕姐姐这才透过窗子格看见那黑衣人走到这洞口边钻进水里,”说至此,紫云用手一指紧在筱矝右边的山壁下的一个三尺多高的洞,只见那洞里全是水,又继续道:“谁知不一会儿,那黑衣人又拖着一个人从这洞里出来,当时我没里的比较远,任大哥的脸又是背着我们,所以也没认出来,那黑衣人在任大哥身上不知搜什么,似是没有搜到,又返回到水里,不一会儿那黑衣人又钻了出来,只是这一次后边跟着你师父,两人适才还在这里打斗着,过了一会儿,那黑衣人似是无心恋战便跑了,你师父也追了去。我和燕姐姐这才出来了,谁知在这里见到了昏迷的任大哥。”
二人就这样一先一后的消失在寒潭之中了,筱矝在寒潭边静立已经有近半个时辰,却是仍旧不见师傅和那黑衣人的身影,不禁纳闷起来,心道:“奇怪!就算是水性极好之人,一般也会每隔半个时辰露出水面换一口气的,况且这寒潭https://m.hetushu.com.com之水又是极为寒冷,师傅和那黑衣人似乎也没有打斗,湖面很平静的呀!只是不知这黑衣人究竟是何人呢?竟然可以和师傅打个平手?”
筱矝不懂师傅为何知道寒潭之中会有人,此时见那黑衣人如此这般吸水就更是不懂了。
可是再看师傅时,只见李奔雷脸色凝重,如临大敌,双手已是横立于胸前写出了一个大大的‘防’字。
侧头坐在地上斜倚着山壁的筱矝的眼中的任飘萍同样坐在地上斜靠山壁,不同的是她面向左边,任飘萍面向右边,她的眼是睁着的,而任飘萍的眼是闭着的。一旁的两只可爱的白狐小白和小雪正在舔着她的手和脸,这时见筱矝醒来,竟是望着筱矝‘呜呜’地开心叫着。
紫云一撇嘴,也不管筱矝心里怎么想,道:“哼!还不是因为你的师傅,我们才到这里来的,我和燕姐姐两人全被这个糟老头封了穴道,也不知道他用的是什么独门点穴,我们竟是无法冲破。”
而李奔雷似是心有不甘,竟也是投身于寒潭中去追寻那黑衣人。
这时那黑衣人突然大喝一声,道:“着!”口大张,自嘴里射出千万道极细的冰箭,冰箭所指,正是李奔雷,李奔雷双手互相交替在空中转动,瞬间便是在他面前凭空多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千万道冰箭已到,却是尽数被吸进那漩涡之中,那冰箭愈来愈多,那漩涡愈来愈大,此刻的李奔雷身前就像是旋转着一个巨大的冰盘,李奔雷虽是挡住了万千冰箭,可是那冰盘也是越来越重,转动得越来越慢,而那黑衣人的口中的冰箭似乎也将尽。
筱矝道:“那更是不可能了?”
李奔雷已在冷笑,道:“老夫还以为是什么鸟飞了进来,原来是一只臭蚊子!”
筱矝眼见两人二人比拼内力,半斤八两,实是不分轩轾。
想至此的筱矝忽然心中一寒,难不成这黑衣人也是奔着任大哥的《九天玄功》而来?那么任大哥此刻……莫不成被沉进了寒潭里了?念及此,筱矝心中骇然,立时不做多想https://www.hetushu•com.com,纵声一跃,也是跳进了寒潭。
李奔雷笑意更浓,道:“没有,师傅怀疑谁也不会怀疑上你,你是师傅最喜欢的徒弟,师傅是在问你的意见,你说这个世上还有谁可以自由出入这‘天魔蔽日阵’呢?”眼睛却是瞬也不瞬地盯着寒潭中央,那里似是刚才跃出水面一条鳕鱼,水面尚可见淡淡的水纹波动。
而紫云心无城府,见筱矝生得如此美丽人又心地善良,是以已是脸上笑意盈盈,开口道:“对了!我叫方巧凤,大家都叫我紫云。我也叫你姐姐,这样我就有两个姐姐了!”
孰料那黑衣似是早已撤力,人已是一如泥鳅般倏地滑入寒潭里去了,这时那冰盘似乎才袭到,只是空激起涟漪三千万。
至此筱矝才明白,原先救她的竟是小雪和小白,心道:怪不得好几次见两只白狐从寒潭里出来,原先是到这里来玩的,想必这里是可以直接通向伤情谷的寒潭。不禁弯下腰满眼怜爱,双手轻轻抚摸着小白和小雪,道:“小雪、小白,谢谢你们了,这次我该怎样的慰劳你们呢?”
筱矝诧异道:“师傅,你在怀疑我?”
筱矝虽说的简要,但是玉芙蓉自是心灵剔透,前后一联系再加上自己的推理,心知筱矝定是对任飘萍有好感,故而才与自己的师傅李奔雷不同,心中虽是稍有不悦,但也是不露山水,笑道:“看来你的年龄比我大些,我就叫你声姐姐吧,妹妹燕无双见过姐姐。”说着便是一礼,又道:“还不知姐姐如何称呼?”
紫云似是觉得好玩,用手去抚摸小雪和小白,嘴里说道:“筱矝姐姐,你真是厉害,这两只狐狸对你还真是忠心耿耿,适才我和燕姐姐见你昏迷,想要前来探查一下,它们竟是护着你不让我们靠近呢!”那两只白狐此刻见紫云是筱矝的朋友,也不像适才那样满怀警惕,任凭紫云抚摸着。
紫云一喜,摇着玉芙蓉的手臂跳着,道:“姐姐!姐姐!终于找到他了!”却又立刻面显愁容,看着筱矝,道:“他去哪儿了?你为什么要找他?”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