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卷 燕赵三十六骑 第四十八章 算计

第二卷 燕赵三十六骑

第四十八章 算计

燕霸天却是并不生气,淡淡一笑之下难掩得意之情,道:“常兄弟,随你怎么说,只不过你的破口大骂的确不适合做任兄的朋友,这只能说明你的无能,当然你更像是一个当街大骂的泼妇!”
任飘萍苦笑,道:“在下实在是迫不得已,希望燕兄见谅!”
孰料常小雨忽然一屁股坐在地上,仰望星空,道:“刘兄弟,这个地方好像很不错啊,我怎么一点走的意思都没有啊!”
燕霸天似是已失去耐性,道:“任兄,现在可以兑现诺言了吧!”
任飘萍虽然看不见也知道是常小雨来了,因为常小雨还未到时,就在大声地喊道:“他奶奶的!有种放开你常大爷!是爷们的光明磊落一战!”又听到贺季晨的声音,道:“嘿!得了吧!常小雨常少侠,大爷看你改改名了吧,嗯……就叫常大嘴!怎样!”再听常小雨骂道:“兔崽子,背地里玩阴的,小心常大爷刨你家祖坟!”
燕霸天笑道:“真是迂腐,明知要死,还不知保存有生力量!”
常小雨自知今日丑出大了,也不言语。
燕霸天笑道:“本座自然相信你的‘五毒摄魂珠’的威力!”
筱矝几乎是要被感动的哭了,却是强做欢颜,道:“好啊!小女子最喜欢讲义气的朋友了,所以呢,就陪两位了!”却是另一只手也紧紧地抓住任飘萍的胳膊,生怕天上的星星一眨眼间任飘萍就不见了一样。
刘浩轩闻声不语,心中却也禁不住的思绪万千。
筱矝眉目中的那股冷清之气渐盛,道:“常公子,刘公子,你们先和难前辈先走吧!我和任大哥随后就到!”
看着被手下人送走的李玲秀的背影,火光映照下的燕霸天的脸竟全是怜爱之色。
任飘萍会意,道:“燕兄,似乎我这里还有两个朋友,筱矝姑娘和刘兄弟。”
刘浩轩决绝道:“二公子,你我之间的情义至此已尽,再无瓜葛!”说罢,只见刘浩轩长枪在握,枪和图书尖指地,施力旋转一周,在自己的周围划出一个深及三寸的大大的一个圆,燕霸天在圆外,刘浩轩在圆内,正是效法古人‘划地绝交’。
可是任飘萍四人就在此时听到了燕霸天那极为尖锐刺耳的不男不女的笑声,燕霸天笑,然后道:“任兄,你似乎没有听懂我的意思,我压根儿就没有说要放你走!”
至此任飘萍才明白,原来一切早已在燕霸天的算计之中,倒也是坦然一笑,道:“燕兄非但武功神勇,就是智谋也是堪比三国周郎。”又道:“刘兄弟不必自责,人生起伏本就不定,又何必在意一时之得失。”
常小雨和刘浩轩又怎能听不懂筱矝的话中之意呢?常小雨道:“筱矝姑娘,既已是朋友了,又怎能让朋友走呢?”
常小雨自然知道任飘萍是在安慰她,只是此时任飘萍越是安慰他,他心里越难受。
说罢,任飘萍伸手,筱矝的手已是于瞬间放在了任飘萍的手里,似是早已就在那里等着的一样。
燕霸天继续道:“放了我娘,什么事都好说,否则一切免谈!”
筱矝似是生怕任飘萍就这么应了燕霸天,急道:“不可!”
这次不但是任飘萍无语,就是筱矝也突然觉得燕霸天的话初听起来毫无道理可言,细细一想又好似很有道理,再想时又好像是谬论!
燕霸天的眼万般怜惜地看着李玲秀,道:“娘,没事的,不用怕,这世上哪有魔鬼。”然后他才静静地看着任飘萍,不屑道:“我原以为任兄是和我不一样的人!”
念及此,常小雨纵身加入战斗。
刘浩轩见到燕霸天后便一直低着头,在他的心里,无论如何,还是有那么一丝愧疚的。
任飘萍诸人对燕霸天这等卑鄙的伎俩已是见怪不怪了,倒也不在意。任飘萍道:“燕兄果然言而有信!就此别过!”说罢又道:“我们走!先于难前辈他们会合!”
筱矝心下一虚,却不慌不忙道https://www.hetushu.com.com:“二公子在使诈吧!”
……
筱矝又无语。
没有人知道‘五毒摄魂珠’是什么,但想来定然是一件很厉害的暗器吧!至少在武林中能够使常小雨就范的暗器不是很多。
任飘萍此刻并不关心这个,他当然懂得此刻的常小雨的心境,打趣道:“小常,是不是觉得特委屈,一辈子打雁,不想今个被雁啄瞎了眼……”说至此时,任飘萍心中一丝伤感掠过,似乎还有下文的他突然收口。心细如发的筱矝却是于那个‘瞎’字当中体会到原先外表无比坚强的任飘萍内心却是如此的脆弱。
刘浩轩无语,却是双目圆睁,长枪已紧握,枪尖直指燕霸天,似是已做好搏命,他心里当然知道,命已不在自己的手里,任谁面对数千名名军队和一干武林高手也无法逃避注定的命运。
筱矝怒道:“卑鄙!”
任飘萍心中虽是已悲愤至极,却也半开玩笑道:“燕兄说的对极,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你们三人都走吧,况且我还有些私事要问燕兄呢!”
燕霸天已经站在了任飘萍的面前。
这时贺季晨躬身道:“二公子,幸不辱使命,人已带到,难听雨和陆翔凯等龙侍卫也已被制住了。”
燕霸天看了一眼还在低头的刘浩轩道:“贺季晨,过去看看兄弟们搞定了没有!”
常小雨显然比适才的燕霸天还要吃惊,就他所知,这世间能够做到这一点只怕需要练就‘缩骨功’,可是缩骨功使用到说变就变的如此境界的,常小雨还是第一次见到。
燕霸天终于对筱矝说了一句,道:“不是君子就卑鄙吗?!”
任飘萍虽是感动却也是气愤之极,道:“你们这是让我任飘萍做那背信弃义之人吗?!走!现在!”又长叹一口气,道:“告诉难前辈他们我随后便到,要不然会有更多的人陪我们一起做无谓的牺牲!最后要记住一点,我任飘萍不会死!”
www.hetushu.com.com贺季晨去了没多久,他便推搡着常小雨来到了燕霸天的面前。
常小雨心中暗道:东岸的毡帐几乎全被烧光了,而这李玲秀依旧还有去处可去,看来燕霸天此人早有安排,怪不得那些被点燃的蒙古包里是空无一人。思忖间贺季晨给他嘴里塞了一颗药丸,道:“常大嘴,还不谢过二公子!”
燕霸天道:“任兄实在还是与我不一样的人,做既已做了,还要别人原谅什么!这岂不是心口不一吗?!”
燕霸天道:“记住,我只说过放人,并没有说过不追人,半个时辰过后,就看你们的造化了,最好是溜得越快越好!”
任飘萍却是笑道:“好!我相信不是君子的人也一样会守诺,你说呢?燕兄!”
燕霸天心中一震,要知刘浩轩在他的麾下是深得他喜爱的一员爱将,其神力天生,其勇可夺三军,为人仗义,爱憎分明,一套霸王枪使来鲜有敌手,是以此刻的燕霸天心中还真是无比的失落和惆怅,道:“罢了,人各有志,只是他日刘兄弟若是想再回来,本座依然欢迎。”
就在此时,一直低头不语的刘浩轩突然跨出一步,抬头,情绪激动道:“常兄弟,我对不住你!”
燕霸天笑而不答。
难听雨此刻虽是以一对三,但是一杆烟枪上下翻舞,犹似游刃有余,眼睛却是忙里偷闲瞥向常小雨和燕霸天这一边,这一瞥,心中陡生寒意。
常小雨回首,一看双方正打得难分难解,心知此刻必须速战速决,若是再有拖延,待到西岸的人一来,只怕人未救出而救人的人反倒会陷入危境。虽然心里也担心任飘萍,但他总是对任飘萍有一种无法名状的信心。
常小雨没有想到对自己一直怀有敌意的刘浩轩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抬头时,见到刘浩轩此刻右手枪尖倒转至胸前,左手搭在有手之上,对着燕霸天微微躬身道:“二公子,我刘某人深知对不住你,但你不应当利用我,hetushu.com•com你今夜是刻意派我去守沙丘的吧?!”
燕霸天心里很清楚,此刻的常小雨所有的精气神俱是聚集在飞雪刀上,那一滴冷汗落下之时,常小雨的心神必被扰乱,那么他的刀气便会立时暴敛,自己的气墙必会如山而至。到时常小雨纵算不死也必会被重伤。
常小雨和刘浩轩无语相互对视一眼,起身,再看向筱矝,筱矝却是看也不看他两一眼,对着任飘萍道:“我不走,因为你说过,我是你的眼!”
听到这句话的任飘萍实在是觉得不怎么样,心在往下沉的任飘萍已经听到筱矝在问:“二公子的意思是常公子失手被擒了?”
刘浩轩先是一怔,旋即领悟道:“嗯,常兄,说的不错,月亮湖在大漠中闻名遐迩,当然要多多呆上几日了!”说完也是效仿常小雨坐在了地上。
任飘萍于燕霸天静静的声音中读懂了燕霸天心中无语的愤怒,似乎还有那么一丝失望,任飘萍无语,因为他本来就不想这么做的,相反他最讨厌这么做,只是今日一战不能败,因为这里还有筱矝,还有常小雨,还有刘浩轩,还有难听雨等等很多人。
任飘萍四人闻此言如遭当头棒喝,常小雨已是暴怒:“燕霸天,常大爷还以为你是一个男人,不成想你竟是一个说话如同放屁的畜生!”
燕霸天心中一阵抽搐,气墙瞬间退势如潮,潮退,气墙退,此消彼长,常小雨的刀气已是直逼燕霸天的前胸而去,燕霸天似乎是于突然之间神伤而动,竟是忘记了自己正在和常小雨对阵,眼见刀气及身,惊,却是去意未停,于瞬间身形大小突变,竟是变得比原先的他身型小了一号,恰好避过常小雨的飞雪刀。
忽然就没音了,因为常小雨已经看到了燕霸天和任飘萍,什么也不喊了,什么也不说了,耷拉着脑袋,毕竟常小雨此刻被人制住的情形还是头一遭,常小雨自然爱面子了,爱面子的人此刻自然是不吭声了。
任飘萍却是冷然道:“和-图-书我的朋友就算有泼妇之类的人,也是一言九鼎的泼妇,而你呢?”
燕霸天无心恋战,人已径直掠向月亮湖的西岸而去。
常小雨正欲追去,便听到难听雨喊道:“常少侠!”
燕霸天道:“刘浩轩,你不义在先,你还要责怪于本座吗?”
燕霸天赶紧道:“送夫人会去!”
燕霸天眼也不眨,道:“好,没有问题!”
燕霸天的此刻的眼中没有任何人。
燕霸天并不理会筱矝,道“任兄准备要我做什么?请明示!”
至此时,所有的人便突然听到李玲秀的那声惊叫。
任飘萍道:“好!君子一言,燕兄知道我想要什么的!”
燕霸天道:“我自然知道你想要什么,只是我不是君子!”
燕霸天哈哈哈大笑,只是燕霸天的嗓音实在是不男不女,让人听不出一丝一毫的痛快之意,许是只有他自己觉得很痛快吧!燕霸天道:“好!痛快!放了常小雨和黄金龙侍卫以及他们的亲人,任兄,怎么样?”
燕霸天见此,心中极度嫉妒,脸上已是阴沉之极,忽又柳叶眉弯下,慢条斯理道:“好啊,你们便坐在这里吧,本座有的是时间,而你们现在的时间显然已经连半个时辰都没有了!”
任飘萍笑,握住李玲秀的右手微一施力,李玲秀的人已是到了燕霸天的身前,燕霸天一把揽过李玲秀的身子拥入怀中,像是哄小孩一般,道:“娘,好了!好了!一切都好了!不用怕的!”李玲秀适才一直被任飘萍点了哑穴,直至方才任飘萍才暗中给她解了穴道,此刻喘过气来,转头暗暗看了一眼任飘萍,道:“霸天,娘累了!”
只是燕霸天看向刘浩轩的那一眼使得筱矝无意间也看了一眼刘浩轩,却是看到刘浩轩的眼正在看向燕霸天,眼中似有惊讶,也有悲愤。
筱矝却是眉宇间泛出一丝清冷,道:“这么说来允许你二公子挟持龙侍卫的亲人,却不允许任大哥挟持你的母亲,这岂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