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卷 燕赵三十六骑 第四十六章 火烧赤壁(中)

第二卷 燕赵三十六骑

第四十六章 火烧赤壁(中)

任飘萍笑道:“现在你是我的眼睛,我怎会不信?!”
筱矝知道现在他们求胜的唯一的一丝希望便是那战之中的微若的一丝变化,因为她知道细节同样可以决定成败。
筱矝眼里近在咫尺的毡帐之上黑乎乎的东西正散发着浓郁的刺鼻的味道,而这正是之前任飘萍所闻到的味道,筱矝欣喜,虽然她并没有亲眼见过石油,但她有一种预感,这黑色的东西只怕就是那神秘的会燃烧的石油。
筱矝的眼中的那九人已是迅速地消失在夜色中,可是筱矝的心中却是闪过一丝鄙夷,那九人走得如此匆忙,匆忙得忘记了带走三个同伴的尸体。
常小雨道:“干脆直接穿过湖心岛打他们个措手不及,救人后立刻放一把火,然后走人完事!”
刘浩轩突然出手,对象不是任飘萍而是他带来的十二名兄弟!
刘浩轩答道:“方姑娘啊!好像是升了职的,被封为玉凤堂的堂主了,这次也是没有见到其踪影。”
那只猫头鹰在他们四人一进入树林时,就一直静静地幽幽地注视着筱矝,那猫头鹰的眼圆而大,圆得让你不知所措的那种,大得你感到无论你身处哪里,它都可以把你捕获。那只猫头鹰的眼真的是那种你可能于无意之间瞥到的一只蹲在黑暗的角落正欲捕获一只老鼠的黑猫的眼,那一瞬的触及所感受到的它的冷静和智慧,当然还有森然的无名的恐惧。
筱矝没有听完刘浩轩的话,就已经从怀中拿出火折子,同时朱唇轻启,说道:“快,放火!”
任飘萍道:“刘兄弟不妨说说今夜燕霸天摆的是什么阵。”
刘浩轩道:“大哥,时间紧迫,边走边说吧!”
那瘦猴一挥手,其他八人迅疾闪出一个扇面状的包围圈,血腥味中八人俱是胆战心惊,尽管手中的兵器指着刘浩轩,瘦猴色厉内荏和*图*书道:“刘将军,你这是要杀人灭口!”
筱矝没有回答,因为筱矝根本就没有听到常小雨的问话,她的握着任飘萍的手有些冰冷了,当任飘萍传给她一丝暖流穿过她的手的小拇指的最后一根神经末梢时,任飘萍说话:“今夜好凉啊!”
任飘萍虽然看不见,但总是能够听得见的,所以还不至于误以为燕霸天就在眼前,但是筱矝的声音颤动着已经响起:“师父!”
刘浩轩道:“大哥有所不知,二公子的命令向来只下达不许问,所以……”刘浩轩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大哥,你的眼睛……”
任飘萍似是已懂,刘浩轩却是道:“姑娘这是……”
瘦猴等人依然不解,而挠头不解的刘浩轩已是不耐烦道:“滚,还不赶快滚!”
筱矝道:“任大哥说的对!”忽地放开任飘萍的手在难听雨的耳边说了些什么,这才又扶住任飘萍和刘浩轩、常小雨一起沿着沙丘而下向月亮湖而去!
筱矝喜悦的声音明显高了一个音阶,对此作为回应的是一只鹰,一只已经冲天而飞的猫头鹰,一只眨眼间便消失在深深的夜色中的飞天猫头鹰。飞行的猫头鹰当然是无声的,可是它的突然离去引发的树枝的颤动声在这寂静的夜里尤为夺人心悸。
筱矝终于知道了任飘萍嘴中那个姓燕的女子的名字,心中暗自念了三遍玉芙蓉、燕无双。
四人中三人当然看见了那只飞天猫头鹰,鹰上还骑着一个人。常小雨的第一个反应已经冲破喉咙的闭合的惯性,道:“燕霸天!”
刘浩轩皱眉道:“可是小弟现在已经打算跟随你了,自那一刻起,你已经是小弟心中的大哥了!”
四人蓦然而立!
任飘萍道:“你不也是二公子的人吗?”
任飘萍却是但凭心中的一股不坠豪气和一句诺言和_图_书,或是他自己目前的少主的身份。
刘浩轩和瘦猴九人皆是不解。
难听雨心中对刘浩轩的为人一直不怎么喜欢,是以对刘浩轩的突然倒戈还抱着深深的戒意,只是碍于任飘萍在场不好发作,是以此刻只是冷冷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扭头看向月亮湖那边。
刘浩轩道:“但愿那帮兔崽子没有告密,大哥,那六个大毡帐在月亮湖的东岸,我们沿着湖岸的树林走,一定会被发现的。”
任飘萍道:“李奔雷!”
刘浩轩道:“绝不可能是二公子,二公子现在应当在湖中岛上。”
任飘萍微笑道:“暂时看不见了,相信会好起来的。”任飘萍的轻描淡写却是让筱矝心里一酸,她分明可以感受到来自于任飘萍初闻刘浩轩话语时手上传来的那一丝颤动。
说至此时众人已到了沙丘的底部,眼前是还算比较茂密的树林,透过树林看到的便是那一个又一个的毡帐,筱矝心里在嘀咕着,燕霸天为何要这样做呢?这样做的好处又是什么呢?难不成燕霸天已经猜到有人要火烧这些毡帐?可这又怎么可能呢?
任飘萍笑道:“那就听大哥一句话,放了他们!”
刘浩轩道:“好!,既已知道,受死吧!”说罢,变拳为掌,提至胸前,正欲击出,忽听任飘萍道:“刘兄弟,放过他们吧!假如你是为了我的话。”
刘浩轩心里听到常小雨这句话已是好多了,但依旧不语。
瘦猴眼神游离不定,道:“不知,但一定和这四个人有关!”
瘦猴这时小心翼翼的问道:“敢问这位朋友,为何要放过我们?”
任飘萍道:“好!你可知道有一个叫燕无双的姑娘?”
任飘萍这会儿的脸上的失望是一显无疑,道:“怎会这样?”
常小雨一扭头已是走到离另一边,狠狠地踢了脚下的沙,hetushu•com•com背对众人,望月。
这时刘浩轩已是缓缓地走到九人前一丈处站定,道:“兄弟们,认命吧!”
四人不语,因为每个人心中都知道,今晚之战已是全然在对方的控制之下而进行,燕霸天摆的阵叫做守株待兔阵,而他们摆明了就是那只兔子。
这下刘浩轩开始挠头,更是不知如何是好了,站在那里杵着,说不出一句话。显然任飘萍的处事方式和他的截然不同。
刘浩轩道:“不知道啊,不过二公子的娘亲李玲秀就是用这个炸死燕赵和万紫候的,很容易点燃的。”
这时筱矝‘嘘’了一声,示意大家小心,四人已是来到了树林的边缘。
筱矝心里所想正是任飘萍此刻所问的,任飘萍轻声问道:“燕霸天为何要如此做呢?”
刘浩轩道:“本将军为何要杀人灭口?”
所余九人先是撒腿就跑,最先跑的那个精瘦的像猴子一样的人一眨眼已跑出两丈,却是突然停身回头道:“停,不行,这样下去大伙只会全被他杀了!”
刘浩轩看着月夜中任飘萍了无生气的眼,虽觉奇怪,但也没敢问什么,答道:“那日与大哥道别后,回到月亮湖的我们就得到密令,射杀燕赵及其亲信党羽,只是至最后也未见燕姑娘的人影。”
常小雨更是急道:“对对对,还有一个叫紫云的女子。”
任飘萍喜道:“正是,看来所猜不错,燕姑娘现下如何?”
接着第三个人惊讶间抬起左手仓促间格挡,然后这个人就看到自己的左手深深的连通他的胸一起沉了下去。
常小雨道:“李奔雷怎么会在这里?”
筱矝已是轻轻一握任飘萍的手,低声耳语道:“任大哥,其实刘公子说的对,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呀!”
刘浩轩低着头不说话。
任飘萍也是不知为何,道:“等等看!”
难听雨道:https://m.hetushu.com.com“好了,年轻人!现在是不是该谈谈如何救人的问题了!”
任飘萍淡淡道:“没有什么原因的,只是不想看到有人流血而已!”
常小雨又道:“刘兄弟,你是不是还记恨我老常杀死你的兄弟陆展鹏?”
原来燕霸天一回去便把命人把原先分散居住在月亮湖北边的小毡帐里的那些黄金龙侍卫的亲人全部赶至六个大毡帐里,而原先住在大毡帐里的那些士兵则埋伏在六个大毡帐的周围,静候夏伤宫的人来。
刘浩轩一口气击杀三人,这时常小雨才惊道:“他奶奶的,这小子怎么打自己人啊!”
刘浩轩的出手而击势大力沉,速度很快,又是在毫无先兆下偷袭,所以他的第一拳击在他的右手第一个人的前胸响起的骨骼碎裂的声音还未完全落下时,第二个人的胸廓已经在他的天生神力的一拳重击之下深深地陷落下去。
这时刘浩轩已是走到任飘萍的跟前,道:“大哥,现在必须赶快救人,否则等这几人向二公子报了信就来不及了!”
刘浩轩已是问道:“为何,任兄不怕他们通风报讯啊!他们全是二公子的人!”
筱矝道:“好,现在月亮湖东岸的树林中聚集着燕霸天的众多好手和兵力,不如放火就从这西岸开始吧!”
筱矝已从冷之中苏醒,淡然而定,道:“无论如何,来已是来了!”
常小雨说了两句话都是问刘浩轩的,刘浩轩当然对常小雨心存芥蒂,以他的性格是非杀了常小雨为陆展鹏报仇的,只是他自己也心知当时的情况换做自己也会痛下杀手的,况且中间还夹着任飘萍这层关系,是以一直就装聋作哑,对常小雨不理不睬。现在常小雨说的第三句,却还是激起了他心中的怒火,冷冷道:“是又怎样!”
任飘萍听到此已是说道:“小常,你少说两句!”又对刘浩轩道:m.hetushu.com.com“我知道刘兄弟心里难过,但刘兄弟自是明理之人,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刘浩轩却是不理常小雨,道:“大哥!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所以应该高兴才是!”
筱矝道:“刘公子,这毡帐上的黑色物是什么呢?”
任飘萍这才笑道:“想来是小常没有把话说清楚,对了,刘兄弟,和燕姑娘同来的一个女子,叫方巧凤的,不知现下境况如何?”
常小雨虽然也替燕无双担心,但是他更急的是紫云,已是催促道:“喂喂喂!刘兄弟,那紫云呢?没有见到紫云吗?紫云怎么样了?”
筱矝眼中大喜,道:“就是这个了!”
刘浩轩道:“大哥说的是新近加入的被燕老爷子封为燕赵三十六骑四大首领之一的燕无双吧!原先的玉凤堂玉芙蓉!”
常小雨已是回过头来,叹道:“看来是和燕姑娘一起走的,但愿……”又是一顿道:“刘兄弟不要生气,算我常小雨的不对!”
筱矝笑,似是忽然胸有成竹,道:“任大哥可是相信得过我?”其实筱矝知道这句话问的多余,但还是禁不住问了。
常小雨自是没有想到刘浩轩竟会如此这般,也是立即道:“刘兄弟是不是认为你的‘霸王枪’真的那么厉害!”
任飘萍的心中却是酸楚,毕竟自己的失明还是被人看了出来,任飘萍总是希望别人看到他的无所谓,他也一直在努力去做到无所谓,可是他分明已经在意了,在意别人眼中他是一个瞎子。
任飘萍道:“也好!难前辈留在这里等候陆翔凯以作接应,我等先行去救人,记住今夜只是偷袭,达到救人的目的就算是胜利。”
任飘萍笑,筱矝也笑,她忽然发现常小雨的确很可爱,在她的目光中常小雨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而且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而这样的人是任飘萍喜欢的人,她在想自己究竟是怎样的人。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