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卷 燕赵三十六骑 第四十四章 得到和需要

第二卷 燕赵三十六骑

第四十四章 得到和需要

筱矝自是能够感到任飘萍的转头,还有他的似问非问的那张脸,却也是不语。
黄衣宫女脸一红,扭捏道:“少主!你说笑了,”又道:“我们姐妹的确知道‘正德皇后’是假的,也知道她是李奔雷的人,只是‘正德皇后’和李……李奔雷对我们姐妹的确不错,我们姐妹都是这个世上的孤儿,是他给了我们新生和做人的快乐。”
常小雨今晚只喝了三杯酒,他知道今晚任飘萍一定会有所行动的,酒喝多了一定会误事的,至少他很清楚陆翔凯已是喝了三十八杯了。
陆翔凯当然已经记不得自己喝了多少杯,因为他已经醉了,可是醉了的人头脑一般来说还是有六七成是清楚的,只是没有醉的人往往以为是醉了,所以陆翔凯说:“没……醉……”,没有一个人相信。
难听雨立刻连连点头,道:“是啊是啊!老夫本想派几个龙侍卫去长安一趟,但后来想到那‘灭寂师太’的难缠,想也只好作罢,不知常少侠是不是有什么好办法?”
众人这才望去,却是发现那被陆翔凯点了重穴的燕霸天已然不见了。
难听雨道:“少主……”却是见及任飘萍似有些不耐烦的皱眉,遂住口。转而又道:“少主所说的第二个问题当然很容易解决,可是第一个问题,实在是不好说,李奔雷为人表面极为和善,但所作所为却是令人发指,行事向来谨慎诡秘,这几年仙人掌组织虽从表面上看仍是燕赵是门主,但是实际上已基本上为李奔雷所控制,而燕赵三十六骑中人也是一分为二,分别为燕赵和李奔雷所控制,燕赵的那一份却在暗中分化为燕云天和燕霸天两兄弟两种新势力,而这次燕霸天为了争权夺势杀了亲祖父只怕和李奔雷也是脱不了干系的,所以老夫……”
小龙似是想起什么,道:“当然,我们也是才知道正德皇后是假的。”
筱矝巴不得早一点离开,已是率先迈开步伐,因为她的心早已是飞到了长安的水陆庵。任飘萍心中黯然,心道:如今自己连出行都需要他和图书人协助。常小雨紧跟在后。
难听雨这才正色道:“说句实话,这个‘正德皇后’虽说是假的,但是在夏伤宫是很得人心的,就是老夫也是心底里佩服的紧,是以龙侍卫对‘正德皇后’并不憎恨,但是听说她的背后的主子是李奔雷却是个个不愿意,而这些宫女又一个个是李奔雷的徒弟,中间还夹了个陆翔凯这小子,所以现在夏伤宫的情况很复杂,不知道少主下一步如何着手,老夫好立功赎罪!”
常小雨沉默,已不再说什么。良久,任飘萍道:“小龙,你的意思是什么呢?”
任飘萍站定笑道:“哦?看来之前说的都不是心里话了?”
筱矝虽然知道任飘萍看不见,但还是觉得脸发烫,急道:“哪有啊!哼!我知道了,刚才是你给陆将军上的饭菜,刻意没有放那百合吧!”
任飘萍道:“是,我要走!小兄弟,你有问题吗?”
难听雨皱眉道:“陆翔凯,你今晚是不是喝多了!”
任飘萍笑而不答。
陆翔凯已是低声呵斥道:“小龙!住口!”
小龙看了一眼陆翔凯,不再说话,陆翔凯接口道:“少主!你还是走吧,你现在只是凭借深厚的功力把毒逼在一处,时间长了会……所以你的时间并不多!”语调沉重而又悲凉。
任飘萍当然知道这是陆翔凯出去后告诉他们的,笑道:“你的意思是要我帮你们把亲人救回来?!”
任飘萍笑道:“前辈不必如此,还是有事说事吧!”
没有人说话,一切都很静,是一种悲伤的静!
任飘萍不语,面上看不出一点表情。
而陆翔凯此时已是走上前去,一躬身笑道:“陆翔凯见过七妹,初次见面,就给你留下了一个出尔反尔的小人印象,实在是迫不得已啊!”
筱矝眼睛斜向那黄衣宫女,坏笑道:“四姐,怎么回事啊,该不会是背着师傅和大姐私定终身了吧?!”
任飘萍又道:“小常,筱矝,我们走!”
任飘萍道:“也罢!前辈可知道‘正德皇后’适才逃走的那密道通向何方?hetushu.com.com
任飘萍道:“也许还有紫云和燕云天!”
任飘萍笑道:“好啊,也的确是饿了!也好,先吃饭!”
难听雨解毒后一直觉得任飘萍目前的中毒失明是自己的重大过失,是以一直不敢正视任飘萍,也不敢和任飘萍单独说一句话,每每总是站在陆翔凯的身后,这时见及任飘萍孤寂忧郁的神情,不禁走上前去,道:“少主,老夫……”似是缓了一口气,压低声音,道:“请少主借一步说话。”
难听雨和陆翔凯站在门口,见此情形,双双‘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道“少主!请三思!”
任飘萍笑道:“大师姐?!”任飘萍又转头看向筱矝,尽管依然什么都看不到,筱矝笑道:“任大哥,你真的很会讨女孩子欢心的!”遂放开任飘萍的左臂,轻移莲步,走一步说一句,道:“我是师傅他老人家收养的第七个孤儿,我们当然认识,我们都是好姐妹,正德皇后就是大师姐所扮,不过我是此刻才知晓的,而我一直就呆在伤情谷里,这回你不再问了吧!”
任飘萍却是一伸右臂拦住陆翔凯的话,皱了一下眉头,道:“你叫小龙,是吧,嗯,我记住了,你说兄弟们有难?”
任飘萍这一更改称呼以示对李奔雷的尊敬,自是不希望大家之间产生那么多的隔阂,果然原本怯生生的那个年龄较小的紫衣宫女也是开口道:“当然了,大师姐是师傅他老人家收养的第一个孤儿!”
一百八十二名黄金龙侍卫同时应声高呼:“少主!少主!少主!”
难听雨和陆翔凯没有说一个字,因为他们忽然发现发现他们原先已经准备好的那些说辞和理由竟是无法说出口。
任飘萍笑道:“收获,呵呵,收获就是得到吧!只是一个人的得到不是自己的需要是因为自己的要求高了呢还是苍天捉弄呢?”
小龙道:“月亮湖那边的朋友说燕赵已经死了,燕赵的地盘现在已经是燕霸天的了。”
筱矝、陆翔凯和众宫女一个个欢声笑语的聊了起来。
这时,陆翔凯m•hetushu•com•com已是来到任飘萍三人近前,笑道:“少主,难大人,常少侠,该吃晚饭了!”
忽然,不知是哪个宫女轻笑了一声,道:“不知那二公子怎样了,看看他吃还是不吃?”
难听雨和陆翔凯已是高声道:“谢少主!”
也许需要和得到永远不能坦然相见,总是半抱琵琶半遮面,这样的也许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生活,完全吻合的只是死的东西,人心却是会变的,需要和得到又怎能完全般配呢?
任飘萍当然记得李奔雷,那个‘千里奔雷,一日升腾’的李奔雷,实际上已经击败了他,至少是在内功上,还有拿走欧阳迦存交给他的‘青龙偃月刀’,还有,带走了欧阳紫。是以任飘萍也在心里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那本该出现在这冲霄殿上的李奔雷此刻在哪里?
任飘萍却是看向搀扶着他左臂的筱矝,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他心里却能够想象出此刻沉默的筱矝的悲苦,心道:难不成筱矝也是孤儿?可是他分明记得当年文德桥初见筱矝是那个可恶的女仆嘴里说道的老爷老爷。
任飘萍道:“前辈高义,现在晚辈最想知道的是两件事是,第一、李奔雷究竟在哪里?第二、月亮湖怎么走?”
任飘萍道:“没想到你们都是李奔雷前辈收养的孤儿,那么‘正德皇后’也是他老人家收养的孤儿了吗?”
任飘萍在常小雨的帮助下随难听雨走到冲霄殿东侧最后一个红色蟠龙柱子跟前,而这也正是‘正德皇后’逃离时用手触摸过的那根柱子。难听雨痛心疾首,道:“少主!老夫对不住你呀!”
用餐至中途,陆翔凯举起酒杯又是一饮而尽,意气风发道:“少主,属下知道你不喜欢权势名利,但是现在你毕竟是少主,想来这也是这一趟大漠之旅的一个意外的收获吧!”
常小雨苦笑摇头不语。
任飘萍看不见筱矝的眼和脸,但是却可以感受到紧贴着自己左臂的筱矝的身体的微微的颤动,筱矝低着头,在看自己的脚,耳边已是听到任飘萍在说:“难前辈,陆将军,我和_图_书已经说过我不是你们的少主,也无心做你们的少主,这件事还是你们自己决定吧!”
筱矝接口道:“若是一个人得不到自己需要的是因为自己努力不够还是因为好高骛远了呢?”
除了陆翔凯众人皆沉思。
跪在地上的难听雨二人已经可以看到任飘萍和筱矝的脚,却是听不到任飘萍的任何只言片语,心中正急,耳畔闻及筱矝话语:“你们不知任大哥身中剧毒吗?你们不知任大哥双目已经看不见东西了吗?你们知不知道在这里多作一分的停留,他就多一分……”
难听雨和陆翔凯二人起身分立在门的两侧,俱是神情专注而肃穆地注视着这个他们心目中的少主。任飘萍三人终于到了冲霄殿外,可是原本以为殿外的空气会比殿内的要清新轻松一些的筱矝和常小雨忽然止步,任飘萍只觉得全身突然暖洋洋的,眼前的想象中已是浮起蓝蓝的天空中红红的太阳。
常小雨也是脱口道:“老狐狸,燕姑娘!”
任飘萍惊,同时脑海中浮现出燕无双的脸,道:“不好!”
常小雨似是有些忍不住的惊讶问道:“你说什么?那李奔雷对你们真有这么好?”
黄衣宫女虽是大筱矝几岁,但此刻被筱矝这么一说,脸已是红到了耳根,嗔道:“七妹,你再嚼舌,看我不告诉师傅你和他……”说话时的黄衣宫女指了指任飘萍。
难听雨道:“少主,老夫确是不知,直到今日老夫才知冲霄殿里居然有密道!”
……
那小龙侍卫道:“你说话不讲信用!你说过只要我们是兄弟,纵是远在千山万里,你也定然会为兄弟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
重新回到冲霄殿的任飘萍受到了黄衣宫女等十二名宫女的列队欢迎,黄衣宫女盈盈一笑道:“少主,奴婢代表姐妹们说句心里话。”
小龙道:“我们龙侍卫当中有很多人的父亲母亲、兄弟姐妹都被燕赵作为人质扣押在月亮湖,我们虽是忠诚于正德皇后,但是实际上这一年来我们的行动都是受燕霸天控制的。”
静只是相对的,总会有人打破沉www.hetushu•com•com默,任飘萍正要张口,却是从纵队里站出一个人,年龄似乎只有十六岁左右的样子,黄金甲穿在他的身上明显大一截,稚气未脱,胆子却是不小,道:“少主,你真的要走吗?”
任飘萍这才想起之前他们对自己提及燕赵时的那种骨子里透出的恐惧和鄙夷。
一旁的任飘萍和常小雨忽然觉得有些落寞。
任飘萍道:“不妨事的,我至少可以压制住这毒一月有余,等此间事了再说吧!”
任飘萍笑道:“不碍事的,我明白,你们说的是李奔雷,毕竟李奔雷苦心经营了很多年的东西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他一定会回来,所以我在这里等,和你们一起!”
常小雨听着二人的对话,觉得野蛮有意思,这一老一少都是很有原则的人,各自坚持各自的称呼,也不再强求对方改,老的叫少的少主,少的叫老的前辈,接口道:“老狐狸,目前最重要的是赶快解去你身上所中的‘飞罗裙’之毒!”
常小雨苦笑,因为问完话的他听到一十二个宫女竟是异口同声地答道:“当然!”
筱矝见状心中狠狠地责怪自己,竟是如此如此粗心地毫无先兆的止步,遂低声道:“对不起,任大哥!”又附耳对任飘萍说了些什么。任飘萍这才得知,一百八十二名黄金龙侍卫列成整齐的纵队正默默地站在夕阳下堵住了离开夏伤宫唯一的路。
……
筱矝突然住口,因为任飘萍正在看她。任飘萍只是习惯性地向左侧的筱矝低头看去,却突然发现自己什么也看不到。筱矝看着任飘萍的眼,他的眼珠仍然在和以前一般大小的眼眶中,却是居无定所般或是无所适从一样,转来转去,寻找不到一个可以伫眼停留的点。任飘萍的眼已经无法正常传递他的意图,可是筱矝却明白,是以筱矝住口。
筱矝的突然止步不前让任飘萍感到一丝异样,显然任飘萍比筱矝多迈出了一步,可就是这一步已足够让任飘萍感到如履薄冰。闪电般收回脚,任飘萍知道对于现在的他而言,也许这多余的一步是致命的,也许进一步前边就是悬崖。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