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卷 燕赵三十六骑 第四十二章 暗战

第二卷 燕赵三十六骑

第四十二章 暗战

波,气波!
二人同时落地,任飘萍的眼前依旧是无边的黑暗,燕霸天的眼前是任飘萍的笑,微笑,心中已道:这该死的微笑!
可是任飘萍也是丝毫不惊奇,淡淡一笑,道:“哦!好吧!说你的新条件!”
恰在此时,常小雨大笑道:“二公子,这就是你的天下第一神功啊!哈哈哈!”
果不其然,飞速而移的任飘萍的身体一个踉跄,几欲倒地,燕霸天自是不会放走任飘萍此刻这个门户大开的一现即逝的机会,脚甫一落地,燕霸天身形化作一杆笔直的枪,直向任飘萍胸前扎去。
赵宏云头不抬,眼睛斜挑,看了常小雨和筱矝一眼,又低头悠悠道:“我在你们的眼中不一直就是一个卑鄙小人吗?”
筱矝和常小雨目不转瞬、屏住呼吸的观战,此刻,已是一声叹息。常小雨叹息声未出怒道:“卑鄙!”赵宏云的眼依旧那么狡诈地笑着,却是说了一句话:“你多说任何一个字,就是在帮燕霸天!”
燕霸天沉声道:“陆将军,你不知道你们主上的底细,对吧?”
任飘萍道:“哦,谢赵兄抬爱,哪有怎样呢?”
燕霸天似是一直不喜欢常小雨,道:“哼!你还是看看如何保住自己的小命的好!”转头又对里任飘萍道:“任公子,你总不会让本座亲自动手吧?”
赵宏云抬头看向任飘萍,道:“我忽然觉得你不是一个伪君子了,所以你的之前的话我都应该相信,是吧!”
燕霸天的招势已尽,所以偷袭加聪明的陆翔凯很容易的一击而中,被击中的燕霸天颓然倒地,所以陆翔凯在笑,而燕霸天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会这样倒地,而且是倒在这样一个刚才还信誓旦旦为自己效犬马之劳的卑鄙小人脚下。
赵宏云那只举着药的手早已放了下来,闻及任飘萍的话,低头把弄这那两粒红色的药丸,阴阴一笑,道:“我改变主意了!”
陆翔凯看着燕霸天笑,可是他不又笑了,因为笑声中的赵宏云忽然出手,疾点陆翔凯胸前两处重穴。
燕霸天似乎丝毫不惊m•hetushu•com.com讶,也许他们本就是同一类人,只是一个为情,一个为权势。
常小雨和筱矝几乎是同时叱道:“卑鄙!”
风,骤停!
燕霸天似是未曾想到任飘萍会有如此的机敏反应,口中不自觉喊了声“好!”
尽管适才的陆翔凯的卑微屈膝使她很讨厌这个人,可是她忽然发现陆翔凯很聪明,他把自己的弯刀分明是送到燕霸天的手里的,双手夹住弯刀的燕霸天就像是被一时绑住了手似的。
狂暴中的燕霸天却是毫无声息的出拳击向正在为‘扶桑’二字而吃惊的任飘萍的左胸,拳,无声而至,筱矝却是惊声道:“任大哥,小心!”然而燕霸天的拳却快极,未等筱矝话音落,拳已至,气流的冲击拂面,任飘萍发际一丝发陡然扬起,任飘萍暴退,不料燕霸天的身形竟亦是极快,如影随形,拳一直便在距任飘萍左胸不及一寸之处逼近,拳劲纳而不吐。
任飘萍摇头道:“哦?不知,请教了!”
一切归于沉寂,一切都是静的,想必就是那某一个黑暗的角落里的老鼠也是安静的,狂风过后是沉寂。
常小雨不语,因为他知道任何一个声音都会干扰任飘萍的听力。
任飘萍道:“你要怎样?”
燕霸天虽然倒地,却是依旧骄傲,笑道:“你真的以为本座败了吗?”
任飘萍无法看到燕霸天的这杆凌厉之极的枪,但是经验告诉他,狂风暴雨将袭,是以几欲倒地的身体在他的主观意志的控制下倒地,倒地的身体继续向后擦地而动。
赵宏云道:“也就是说,你不知道小蝶的下落是真的喽。”
筱矝道:“因为这种武功根本就不是中土的武功,而是来自于扶桑!”
气波,极强,冲霄殿的一切却是静的,静得让人怀疑这里正在进行着一场两大高手的比武,可是燕霸天已经感受到来自于任飘萍身上的古井无波的波,一波未去一波又来袭,再一波来袭,计三波,燕霸天的小腹波动翕合计三次。第一波,燕霸天小腹处紫衣砰然而https://www•hetushu.com.com动,风力,三级,第二波,燕霸天小腹处紫衣猎猎作响,风力,七级,第三波,燕霸天小腹处紫衣‘滋啦’一声裂展而现一条长三寸的口子,风力,九级。
燕霸天心中暗笑道:静真的就可以制动吗?身形陡然间快速地旋转,旋转中的燕霸天的身影已是肉眼所不能见及,只见冲霄殿之中,任飘萍的周围竟是一个快速旋转的紫色陀螺,那陀螺愈转愈急,至最后,只见一道紫影像是一阵风,而风岂不是无处不在吗?风的中心的任飘萍依旧静止不动,风却突然改变了风向,风从任飘萍的耳际掠过,自左耳际穿过,又回旋至右耳际,如此这般,三圈过后,风声大作,任飘萍的听觉已是受阻。
尽管燕霸天的这一击是在快速旋转中出手,算不得上石破天惊的一击,但高手对决,要的是一个先机,而这一击足以令任飘萍身形大乱。
常小雨见陆翔凯忽地坐起,才知道陆翔凯根本就没有中毒,此时又听到陆翔凯的话,不禁讥讽道:“之前见陆将军一身浩然正气,想来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现在看来,陆将军还是个玲珑八面的人才,呵呵!燕兄,恭喜恭喜!又多一员猛将!”
任飘萍淡笑,道:“谢夸奖!燕兄的武功修为当不在燕云天之下。”
风,是狂风,所有的矮几上的杯碟碗筷居然开始同时跳起了舞,叮当作响之声不绝于耳,竟是极有节奏,两排矮几后的十二名宫女此刻的裙摆亦是一上一下舞个不停,五彩的裙带四下飞扬,露出底裤的宫女们慌作一团,各自急捂罗裙,惊声尖叫。
风,突起!
陆翔凯却是并不理会常小雨的热潮冷风。
赵宏云斜睨燕霸天,阴笑道:“二公子一直感到一种寂寞,高手寂寞的寂寞,好像刚才很想和任兄你一较高低,而任公子似乎一直是高处不胜寒,所以我这个卑鄙小人很想知道你们两个人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寂寞,无论你是胜是败,我一定遵守我的诺言给你的朋友解药!不知任兄意下如和图书何!”
嫉妒的无名之火加上常小雨的讥笑,还有适才的紫衣碎裂之辱使得一向自视甚高的燕霸天狂暴起来,狂暴指数值:100。
燕霸天颌首微笑,道:“好好好,本座正处于用人之际,想来你定不会辜负本座!”
风,来自于燕霸天的双手开阖之间,风中的一切似乎在动,就是整个冲霄殿也为之轻微的颤动,只有任飘萍没有动,就是他的黑的发也未见一丝一毫的动!
燕霸天不笑,缓缓道:“任兄,不知道你是否知道《千幻神功》?”
这一次燕霸天终于认真看了一眼筱矝,他实在是想不通一个女子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可是看了小蝶以后的他似乎有些女子一般的无名的嫉妒。
陆翔凯依旧浓眉一如墨画,五官中隐隐透出逼人的英气,燕赵迷人的女人般的脸已是露出杀气,英气遇上杀气的瞬间,英气逝,杀气浓。
赵宏云已是大笑道:“好好好!二公子,你没想到吧,你也会有今天!”说话时,人已是掠至陆翔凯的身旁。
事出突然,任飘萍的倒退的身形已是撞在陆翔凯的那张矮几上,矮几被任飘萍的头部击飞的同时,他的身形同时一顿。
常小雨刚一说完就后悔了,因为筱矝正用一双惊讶之极的眼睛注视着他,就是赵宏云也是不可思议地看着常小雨。
常小雨恨不得搧上自己十个嘴巴子,只可恨自己不能动得分毫,立刻道:“臭臭臭,我这张嘴怎么就这么臭呢!”
赵宏云看向陆翔凯,呵呵笑道:“兄弟,你听到他说什么了吗?他说他没败,他说他没败?哈哈哈……”
常小雨对燕霸天一直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心中憋着一口气,此刻见燕霸天自负之至,所以当燕霸天刚一说完那个‘胜之不武’的‘武’字时,就脱口而出一声‘哼!’又道:“真臭,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老狐狸就是闭着眼也可以把你打个稀里哗啦!”
筱矝却是急道:“任大哥,《千幻神功》是武林中一门极为厉害的功夫,它的创始人,据说也是唯一曾经战胜过寒萧子老前辈的人https://www.hetushu.com.com。据说这种武功练至化境时,可以变化为周围世界中的任何一样东西,然后借此与天地成为一体的机会给予对手致命的一击。”
任飘萍一皱眉道:“那岂不是天下无敌了,只是我的确孤陋寡闻得很,怎么就一点都不知道呢?”
陆翔凯道:“末将自是为二公子效犬马之劳!”
任飘萍的身形刚至右侧五尺之处,就已经感到周身俱是燕霸天的拳风,任飘萍骇然之际,以不变应万变,身形止,凝神听。
与此同时,燕霸天‘好’字音落,他的头已是触地,却是一如一杆枪一般,枪头着地的瞬间,身形弹起,一个倒跃,双脚化作一把钢剪,直向任飘萍的头剪去。
燕霸天惊却不慌,双腿在空中猛地一个倒旋,同时双手开阖已是夹住那把刀同时旋转,原本在燕霸天的想象中,拿刀的人定是会被自己旋转起来,可是燕霸天只觉双手竟是毫无着力感。
谁知任飘萍笑道:“也好,燕兄,请!”
转瞬,燕霸天拍出十三掌,任飘萍亦是接了十三掌。
可是自负之极的燕霸天已是气极,他只道是就算是任飘萍双目不失明也不是自己的对手,毕竟从自己之前派出的‘沙漠四鼠’和‘沙漠之狐’的回报和燕云天使用‘天魔蔽日阵’的结果来看,任飘萍绝不是自己的对手,是以闻及常小雨之言,狂笑,道:“好吧!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天下第一的武功!”
燕霸天手中的刀,弯刀,陆翔凯的弯刀。
话音落!
燕霸天心喜,钢剪正欲闭合,陡觉眼前银光闪现,面生寒风,风,是刀风,刀风凌厉。
任飘萍心惊,自知这一次已是无法避及,功运全身,写出了一个‘防’字,只道是硬碰硬了,静等结果。
燕霸天从内心里的的确确想和任飘萍一较高下,在整个沙漠中,他的眼里的高手除了燕赵、李奔雷和万紫候就是自己,而如今他已是得到了来自月亮湖的消息,燕赵和万紫候已是被炸成碎片。而在中原武林,任飘萍的确算是一流的高手中的高手,是以闻及赵宏云的话,心痒痒之和图书极,只是他却也是自负之极,道:“呵呵,本座的确想和任公子比试比试,只是任兄现下双目不能视物,本座胜之不武!”
身体翻飞即将落地的燕霸天忽然看见了难听雨的那烟杆,那烟杆此刻正握在陆翔凯的手上,那烟锅正点向自己的气海穴。
筱矝今日似是遭受了太多伤情谷中永远难以遭受到的事,此时已是渐渐适应过来,虽是生气,却也平静了很多,道:“赵宏云,任大哥现在的境况是什么样子,若是平日里还可以,现在又如何与人一较高下呢?”
任飘萍呵呵笑道:“燕兄说的是天蚕宝衣吧,放心吧!我一向说话算数的。”又道:“赵兄,你现在可是可以给我朋友解药了。”
难听雨似是这才看清了陆翔凯的真正面目,竟是气得一句话也说不上来昏死了过去。
因为人总是这样,当手中握着一样东西的时候,第一个反应是握紧它占有它而不是松开或是放弃它。可是很多事有时候放弃比拥有更明智更可爱。
燕霸天嘴里却是吐出一个字,道:“好!”又道:“难怪李奔雷会夸你,说你的武功深不可测!”
燕霸天怒,裂帛声中,长啸,身形疾掠,至空中,任飘萍脚尖施力,人,飙升,至空中。
任飘萍惊,‘咫尺天涯’身法之‘斗转星移’已是展开,向后暴退的身形在霎那间横向向右飘移五尺,可是让任飘萍骇然的是他没有想到燕霸天的反应竟是如此的快,像是早已算准了他的身形去向。
燕霸天看着‘正德皇后’消失后眼前的冰冷的墙壁,铁青着脸一步一步走向一个人,一个一直不说话被大家遗忘的人——陆翔凯。
陆翔凯立时起身,一身铠甲的身子微躬,道:“二公子,末将的确不知,还请二公子明鉴!现下既然真相大白于天下,黄金龙侍卫自是唯二公子马首是瞻!”
波,一波起!
波,去!
双目不能视,双耳不能聪,任飘萍终于明白了燕霸天的意图,念动间,身形再次横移向左侧斜移,燕霸天却是已经出手,任飘萍快速移动的身影已是重重的挨了燕霸天的这一击。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