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卷 燕赵三十六骑 第三十九章 夏伤宫之变

第二卷 燕赵三十六骑

第三十九章 夏伤宫之变

正德皇后笑道:“今日与少主相逢,哀家甚是开怀,来,共饮此杯!”
正德皇后,眼睛斜视燕霸天,道:“少主说的是你的身世吧!好吧,哀家来问你,你的左肩上是否有一片状如马蹄的血红胎记?”
难听雨有些愤怒,道:“不可,少主!你怎可这样侮辱你的亲生母亲,更何况李长风也不是你说的那种人!他是一个正人君子!”
任飘萍却是不卑不亢,对着面前的主上笑道:“夫人,还请明言!”眼睛却也是开始上下打量起对方,但见正红色的衣裙上绣了九只金凤,华丽异常,凤冠上是六龙三凤冠,龙是金丝掐制,凤凰是翠鸟羽毛制成。任飘萍不禁心道:还真是有些皇后的感觉。
难听雨似是不悦,好像对燕霸天的言行举止极为不满。
任飘萍不说话,呆若木鸡,因为不幸被言中了。
乐鼓之声再起,筱矝和正德皇后走在最前面,其后是任飘萍和常小雨,再后边的就是难听雨和那二十四个女子,却是突然之间那二十四名女子之中的一个黄衣女子尖叫一声,人已迅疾跳开一丈远,众人自是吓了一跳,待至正德问道,才有宫女回禀说是一只很大的老鼠刚才有经过的。
任飘萍虽是感到意外,却也是答道:“好啊!”筱矝也是顿觉索然无味,也只好作罢。
就在此刻,陆翔凯挥手道:“兄弟们,让我们为少主祈福吧!”然后径直走向一个敖包前,点燃了那敖包前早已是摆放好的干树枝,写好经文的柏叶片、还有干牛、马、羊粪什么来着,众龙侍卫也是十几个人一群围着一个个巨大的敖包燃烧起那些树枝、柏叶片等。
正德皇后一皱眉头,瞪了一眼那黄衣女子,抽着的脸突然一松,笑道:“胆小鬼!”这才转头继续前行。那黄衣女子一吐舌头倏地又缩了回去,惹得众人一笑。
而那燕霸天自任飘萍三人进了冲霄殿以来,只看了一眼常小雨便再也没有正眼瞧过他,至于筱矝这个仙子般的美人更是连半只眼也没瞧过。此刻m.hetushu.com.com闻及常小雨的话,看也不看他道:“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道:骠骑王武子是卫玠之舅,俊爽有风姿。见玠辄叹曰:‘珠玉在侧,觉我形秽。’也就是说有仪态俊秀的人在身边。不知阁下可是明白!”语气间自负傲然。
任飘萍却是正色道:“我只是想陈述一个事实,我身上的胎记并不能说明什么,如果没有更有力的证据,那么就不能证明我是你们的少主,如果我不是你们的少主,只怕我现在就得离开这里,因为我还有很多的事要做!”
任飘萍知难听雨的自嘲,道:“前辈,晚辈无意于……”话说至一半,却是被难听雨截口道:“少主,千万别这般称呼,属下……”任飘萍却是拦住难听雨,道:“听晚辈把话说完,晚辈无意于少主之位,只想知道自己是谁!”
其实任飘萍诸人却是饥肠辘辘,是以立时便动起了碗筷,紧在任飘萍和常小雨拿起筷子夹菜的瞬间,筱矝手指翻飞,两枚极为纤细短小的银针已是插在了两人的筷子正要夹起的菜上。原来筱矝见及燕霸天先前居然在正德皇后的面前,未经允许肆无忌惮地端起酒杯,而正德皇后似乎也不见怪甚至是有些害怕,怕饭菜里有毒,才出此招。
所有的人俱是高呼:“参见少主!”,就是那难听雨和一干龙侍卫已是改口不称将军而是称少主。
任飘萍知道现在关于称呼的问题没有必要去推辞,遂笑道:“夫人,晚辈这里还有两个朋友……”
常小雨自是心中有所不甘,因为他的确不懂任飘萍所言何意,只是想刁难一下这个不可一世的燕霸天,谁知对方的学问竟是高于他一等,自讨无趣之下只好抱拳,孱孱道:“嗯,不错不错!”
任飘萍和常小雨自是明白筱矝的意图,暗赞筱矝心细机警之余却是见那银针依然明亮而没有变黑,倒也是放心食用了起来。
任飘萍含笑正要回答,却是听正德皇后催促道:“好了好了,还是先www.hetushu.com.com进去吧,想必少主也饿了吧,边吃边聊不好吗?”
那主上微微一笑,道:“还请少主稍安勿躁!”眼睛却是扫向那十二名女子,但见十二名女子依次走至任飘萍的面前,微折腰,浅笑道:“参见少主!”再把那手中捧着的哈达挂在了任飘萍的脖颈上。
吃至七八成,燕霸天,目光中似是有些柔情,细声问道:“少主,饭菜滋味如何啊?可是合乎少主的胃口?”
阅兵场上寥寥无几的几个侍卫却是颇为精神,居然也和龙侍卫一样的衣着黄金甲打扮,难听雨见及任飘萍和常小雨的惊讶的神色,道:“少主,宫中守卫全由黄金龙侍卫负责,共计只有一百八十二人,所以……呵呵……”
任飘萍也是抬头望,但见一个蓝底金字的牌匾竖立在中门之上,上书三个大字“冲霄殿”,笔法刚劲有力,豪气冲天,不禁脱口道:“好字!”
冲霄殿鸦雀无声,只有那只老鼠在咀嚼食物的声音,偶尔还会欢快的‘吱吱’叫上几声。可是它忽然不叫了,也不咀嚼了,四蹄朝天,动也不动了。
所有的人大惊,没有人会想象得出任飘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因为这也许是在说自己的母亲是和李长风偷情,或是自己的母亲是一个并不贞洁的女人。
任飘萍、常小雨和筱矝三人大惊,刚才不是用银针试过了吗?再看向正德皇后,正德皇后跟没事的人一样。而正德皇后背后一直硕大的老鼠迅速地窜至她的矮几下,矮几下有正德皇后适才吃饭时洒下的饭菜,人老了,可能都会嘴巴秃噜吧。
难听雨霍地站起,怒道:“二公子,你真以为大夏是你们燕家的?”烟袋杆已是握在手,谁知难听雨忽然间晃晃悠悠瘫坐在地上,自牙缝里蹦出狠狠的三个字:“你下毒!”
……
任飘萍和常小雨也是相视一笑。
陆翔凯和难听雨起初一听,以为听错了,不知何时常小雨也会说出这种文绉绉的话来,任飘萍和筱矝却是扑哧一笑,看向常小https://www.hetushu.com.com雨,常小雨初始还有些赧然,到后来,脸扬得更高了。
话至此,难听雨正要说什么,却是听到正德皇后道:“少主,前边的冲霄殿便是咱们大夏的小朝廷了,虽说是简陋了些,却也是一个希望!”正德皇后此刻,抬头举目望,语气中有骄傲,更多的却是一种无奈的失落。
常小雨虽是肚里的酒虫已是爬到了嗓子眼上了,却是见及这个女人一样的燕霸天对少主的倨傲无礼,心中愤愤不平,却是笑道:“老狐狸,此言甚为晦涩难懂!不知道这位仁兄可否解释解释!”
那只老鼠正在有滋有味地吃着,就是燕霸天和正德皇后也是觉察到了,但居然没有赶走它的一点儿意思,同样津津有味地看着那只老鼠,像是在看一个小丑的拙劣的演技。
任飘萍笑道:“谢了!坦白讲,很不错!”却是一转头,问道:“不知夫人现在可是到了时候?”
惊讶之余的燕霸天忽然大笑:“好!有个性,我喜欢!”
也许很多事都是这样,明明知道会来的,似乎还在一直盼着的,可是等到真的来了,却完全不是想象中的那样。因为想象中的是一个并不属于自己的世界,有些东西也许只可远远地观望守候着,不可以近亵玩焉。因为远远的观望守候本身就是一种美,只是美的虚幻而已。
孰料此刻的燕霸天笑,笑的居然是一个不男不女的声音,那笑声越来越大,道:“任飘萍,你留下弑天剑和九天玄功再走人吧!”
顷刻间,这夏伤宫前便是有些烟雾缭绕了,尽管巴音笋布尔峰的风很大,但是还是能够闻得见那些因燃烧而产生的刺鼻的味道。
进了夏伤宫正门,是一个空旷狭长却也是并不大的一个的阅兵场,阅兵场的尽头是一个宽不足三十米、高不足二十米的单层砖木大殿,远远看去倒是像中原的一些个庙宇,不过倒也是让人能够触及到一份肃穆、敬重和威严。
常小雨早已是把杯子端起又放下,放下又端起,只等此刻,是已他是第一个喝完杯m.hetushu•com•com中酒的人,众人这才喝完,常小雨已是自个儿满上了第二杯。这时正德皇后道:“来,少主,尝尝家里的饭菜吧!筱矝姑娘和常少侠也是不要客气!”
那正德皇后也不生气,笑道:“少主,里边请,以后这夏伤宫便是你的家了。”
难听雨听至此时,慌道:“真是该死,实在是属下的疏忽。”难听雨这才把筱矝和常小雨引见给正德皇后。
筱矝一直忙着和正德皇后说话,此时总算是有一个和任飘萍说话的机会,回头冲任飘萍嫣然一笑,道:“那你说这三个字好在哪里?”
筱矝见及那些个女子中竟有几人对着任飘萍眉目传情,偶尔还有发出轻笑声的,不禁生了气,却也是不好当众发作,长吐一口气,眼睛瞥向一边,心中陡然升起一个疑团,这敖包和敬献哈达不是藏族和蒙古族的礼仪吗?他们大夏党项族或是鲜卑族不正是灭于蒙古成吉思汗之手吗?
任飘萍眼睛余光中的正德皇后此刻似是坐如针毡,正自疑惑不解,那十二名宫女已是自外边姗姗而来,每人手中提着一个食盒。
正德皇后看了他一眼,似是有些害怕似的,正言道:“少主,这位便是大漠里鼎鼎有名的燕家二公子燕霸天。”任飘萍心中微微一惊,不想对面之人便是三番两次想要取燕云天性命的二公子,却也是对着对方一笑。
任飘萍看在眼里却是不动声色,人已站起,道:“燕兄才是一表人才,倒是使人有种珠玉在侧觉我形秽的感觉!”举杯亦是一饮而尽。
食盒开启间,冲霄殿里已是香气四溢,顷刻间每人面前的矮几上已是摆满了各种色香之极的菜肴。
难听雨已经在笑,他知道自己没有找错人,更因为他已经看到了一些希望。
这时,难听雨身体微躬,恭敬道:“少主,这便是我们的主上正德皇后。”任飘萍一礼,笑道:“任飘萍见过……”略一思量,道:“夫人!”
燕霸天和正德皇后的笑意更浓了。
筱矝和常小雨也是愣住了,尽管先前已是几乎可以预料且在心中承和*图*书认了事,却是发现到了眼前竟然会是这样的难以接受。
很显然,任飘萍不认识对方,因为对方已经开始说话:“主上,怎么不把属下介绍给少主呢?”说话的声音很细很尖,娇声娇气。
正德皇后静静地看着任飘萍的样子,眼角还是不由自主地瞥向燕霸天,而燕霸天的眼中的柔情似乎更浓了,只因为呆若木鸡的任飘萍已经镇静自若地笑,笑着的任飘萍也是很迷人,笑问:“这又能说明什么呢?晚辈还记得那萧妃跳崖前的最后一句话是:‘长风,照顾好孩子。’晚辈在想萧妃为何会在临死前说出这样的话呢?”
正德皇后自是不会怠慢任飘萍的朋友,且对筱矝的清丽脱俗之美尤为震惊,当下便拉住筱矝的手不停地问这问那,筱矝自是乖巧地伴着正德皇后说着,一行人缓缓向夏伤宫里走去。
冲霄殿,八个一人抱的红色蟠龙木柱撑起了屋顶,八个红柳木所制的矮几分成两排静卧在这大殿之上,任飘萍坐在左手第一个矮几后,距离正中的矮几后的正德皇后可谓最近,常小雨和筱矝与任飘萍同一排依次而坐,常小雨的对面坐着的是,陆翔凯,筱矝面向难听雨,而任飘萍的对面坐着一个年轻人。
这不由得使常小雨多看了此人两眼,但见此人似是长上自己几岁,生得是一个男人的身子,脸却是很秀气,像极了一张女子的脸,皮肤很白,白得可以看见皮下的血管中流动的血,而且居然生着一对弯弯的柳叶眉,鼻梁很高,嘴唇很薄,像是两张纸粘在了一起,只能看见唇线。
任飘萍也在笑,苦笑,他知道自己就是那只老鼠,一个小丑而已!
任飘萍似乎觉得那肃杀之气淡了不少,不禁心道:看来这正德皇后很有人情味的,想要和这些宫女们关系很融洽,一个高高在上的人若不是生性如斯便是驾驭权术的手腕极其高明。
燕霸天笑,人却是依然坐在那里纹丝不动,道:“主上说笑了,燕霸天见过少主,少主果然是一表人才,请!属下先干为敬!”说着举起眼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