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卷 燕赵三十六骑 第二十七章 春梦了无痕

第二卷 燕赵三十六骑

第二十七章 春梦了无痕

筱矝哦了一声,扬眉问道:“任公子为何这么一说?”
常小雨道:“赶路?”
任飘萍道:“能睡得着觉的人难道还不算有福气之人吗?”
笑,常小雨道:“看来有个女人也是有一些好处的。”
筱矝略一沉思,道:“不是啊,这世间不知有多少人都是挨着床就睡得着呢?只有那些长于算计的人才会睡不着的。”
任飘萍现在才知道原来这个世上最最难忘记的竟是爱情。他知道自己至少现在是无法忘记,也许将来也不会忘记,所以他认为自己可能会永远不会真正的达到这种武功的最高境界。
燕云天已是躬身叫道:“四叔公好!”燕赵却是微微欠身勉强自脸上堆起一个‘笑’字,至于万紫候干脆把脸别到一边去,压根儿就不理李奔雷,鼻子里同时哼了一声。
可是常小雨忽然不笑,面显悲伤,任飘萍自知他是想起了紫云,不禁拉了一下常小雨,道:“别想了,先吃东西,也许在月亮湖会有意料不到的发现!”
任飘萍已是笑道:“谢谢姑娘!”
沉默,没有人说话,只是沉默。
燕云天给李奔雷递上一杯茶,道:“四叔公,喝茶!”
常小雨坏笑,道:“我睡得很好,你别把别人想的和你一样那个……”
这时闻声筱矝已是从木屋内疾奔而出,关切道:“任公子?!”见任飘萍抬眼忘了他一眼又垂下眼帘,欲言又止。
任飘萍从怀中拿出那张地图,放在石桌上展开,常小雨和筱矝也是围了上去,任飘萍皱眉道:“奇怪,这张地图上根本就没有你所说的月亮湖。”
李奔雷接着万紫候的话说道:“他怎么就能破了那上古奇阵天魔蔽日阵呢,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可他根本就不走正道,他是从上边飞进去的。”
常小雨故作惊讶,道:“什么?他是好人?哦!上邪!他若是好www.hetushu•com•com人,天底下的好人一定是死光光了。”
常小雨笑道:“哼!你还以为你是好人!”这句话自然是说给任飘萍的。
筱矝似是也不生气,笑,像小孩一般,撇嘴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任公子一定是经常睡不好觉的人。”
任飘萍无语,筱矝却是好奇的问道:“那个是什么?”
万紫候闻言陡然转过身来,那铜铃般的眼此刻睁得更大了,道:“什么?!老四,你说清楚!这小子竟是找上门来了!”
筱矝面红,气道:“哼!任公子可真是风流倜傥的紧,活该你得张假图!”说罢竟是回木屋去了。
任飘萍只好讷讷道:“金凤楼听名字就知道风花雪月之地,那萧湘秀是那里的楼主,至于她为什么要给我这张假图就只有下次我再去的时候才能知道。”
筱矝点头道:“是啊,你们好像认识的?他是一个好人。”
就在这时,筱矝大声喊道:“任公子,常公子,吃饭了!”
这一次,筱矝没有笑。
春梦了无痕,是一句诗,出自于宋代大文豪苏轼的诗句“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说的是做人要言而有信有原则,但万事一如春梦,回过头再往已是无迹可寻。
任飘萍沉吟道:“话虽如此,可是你我对沙漠种种情形是一点也不知道,再说现在我们只能先去月亮湖碰一碰运气,毕竟那李奔雷和燕云天是一伙的,那么就只有让筱矝为我们带路了。”
沉默的空气中的每一个分子都蕴含着一个念头,一个人名。
没有人会也没有人敢违抗这个老人的命令,但燕云天还是说了一句:“爷爷,筱矝……”
筱矝道:“为了证明小女子的清白,我愿给你们带路,虽说只去了一次,但还是基本上能够记得方向的。”
李奔雷道:“没有人引他https://m.hetushu.com.com进去,是他自己进去的。”
常小雨一溜烟地沿着寒潭跑了过去,任飘萍随后便跟上,嘴里道:“小子,我看你往哪里逃!”
筱矝也是皱着俏眉,道:“可是那月亮湖的确是在沙漠中的。”
燕云天自是能听得出爷爷话中的默许,应声而去。
常小雨语气已没有先前的那般冷漠,道:“燕公子?燕云天?”
常小雨突然道:“莫非金凤楼的萧湘秀给你的本就是一张假图!”
燕云天没有争辩,因为李奔雷初始说话时,他就知道筱矝很有可能会给任飘萍他们带路。
因为他的心底里突然跳出一个人来——欧阳小蝶,身形一震,一缕血丝已是在嘴角。
这时,二人已是离木屋有一些距离了,常小雨低声道:“老狐狸,我看咱们还是火速离开这里,筱矝姑娘虽说是单纯善良,但毕竟李奔雷是她的师傅,而且目前看来她也是站在燕云天一边的,你该不会是想带她一起去寻找欧阳姑娘吧!”
春梦了无痕,也是一种境界,指的是忘却所有的凡尘之事,淡定而自然的一种至高境界。
燕赵的笑容已是彻底地凝结在脸上,万紫候张大着嘴,不知是想吃东西还是想笑,反正就是合不上。
李奔雷喜道:“好好好,怎么看还是云天好。”
因为任飘萍正在使用这种武功,这个直到最近他才有所入门的武功,他现在基本上已经明白,这种武功有三个境界,第一,必须达到苏轼的那种做人要有原则,事过皆忘的境界,第二便是淡定而自然的境界,第三则是忘情,忘记爱情。
常小雨笑却是不说话。
筱矝欣然一笑,道:“嗯,还好了,我一般是挨着床就会睡着的那种人。”
筱矝已是不笑,幽幽道:“我知道你们怀疑我,但是你们可能不相信,在这片沙漠中,十几年来,我和图书几乎从未走出过伤情谷,除了一次,燕公子带着我去了一个叫做月亮湖的地方。”
任飘萍似是觉得自己太过小家子气,又抬头看向暗自伤神的筱矝,道:“姑娘醒了,昨夜睡得可好?”
万紫候突然闭上大嘴巴,道:“这小子又怎知道月亮湖,就算他知道,他也不认得路啊!”
任飘萍淡然一笑,道:“姑娘真是好福气?”
任飘萍做痛苦状,道:“天哪!看来我定是那精于算计的小人无疑了,上邪!知己难觅啊!”
李奔雷道:“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他一定是使用了比武当派‘梯云纵’更厉害的‘御云梯’才得以进入伤情谷的。”
筱矝弯腰扬起笑脸,道:“任公子自然不是小人,也不是坏人,古时有三国孔明不也是为了蜀国之大业殚精竭虑每晚夜不能眠吗?”
万紫候实在是忍不住道:“飞……飞进去的,怎么飞进去,和你那死猫头鹰一样啊?”
万紫候又哼了一声,别过头去。
望着已经出了毡帐的燕云天的背影,李奔雷悠悠道:“老三,也许你会后悔的!”
任飘萍没有说话,在他想来,燕云天只怕已是筱矝这十几年来寂寞生活中唯一的也是最快乐的记忆了。
任飘萍笑道:“没事,练功一时心急岔了气。”其实他心知自己适才默运意念催动春梦了无痕内功心法去探寻木屋内筱矝的意念,想要知道那李奔雷会带着欧阳紫去了哪里。孰料筱矝呼吸平稳,七情六欲淡然而相互制约平衡之极,而自己于失望中正欲收功,那欧阳小蝶却于心底突然出现。
许是太累了,自昨夜一直睡到今日日上三竿,常小雨便是在任飘萍这一震之中醒了过来,急道:“老狐狸,怎么啦?”人已是从石桌上跃了下来,一只手去探任飘萍的脉搏。
常小雨却是冷冰冰道:“为什么要告诉你?”
回到石桌旁,筱和图书矝道:“随便吃一些吧,吃完了也好赶路!”
燕赵虽已退出燕赵三十六骑位居二线,却是燕赵三十六骑的幕后的真正的主人,三十年前是,三十年后还是。
春梦了无痕,也可以是对爱情的千万次的追寻最终得来一场空的最好阐释。
春梦了无痕,当然也是一种武功。
筱矝笑得弯着腰。
原来此心法是以自己的淡定自然和无情无欲潜入对方的七情六欲中探寻对方的心事,再加以利用以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对方的七情六欲若是处于平衡之时,那么此功便无孔可入。而一旦施功者自己有了七情六欲之任何一种情感的来袭,此功便会突然反噬。
燕赵示意李奔雷坐下,用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尽管那里没有一根胡须,道:“怎么了,若是你都说不好的事,只怕是真的不好了,说来听听!”
任飘萍忽然恨恨道:“你小子!不帮忙倒还罢了,却是在这里看本帅的笑话!”说着作状抬手像常小雨打去。
……
筱矝好奇的问道:“任公子,金凤楼是什么地方?萧湘秀又是谁?听名字好像是个女人,她为什么会给你一张假图呢?”
常小雨道:“那图不假,只是那月亮湖被人为地抹去了,或许我们应该原路返回再去一趟金凤楼。”
那李奔雷似乎对这用场面已是见怪不怪了,道:“不好不好!一点也不好!”
常小雨忽然觉得更可笑了,他从来没有见过任飘萍如此尴尬,笑得更是厉害了。
突然,燕赵‘啪’的一声双拳互击,从太师椅上猛地站起,道:“立即着‘兴庆八俊’于‘魔鬼城’截击任飘萍等人,生擒任飘萍。”
筱矝似是更惊讶,半晌,才道:“他对我很好的。”
常小雨点头道:“那倒也是!”
任飘萍摇头道:“只怕是回去了也没有什么用处,毕竟那些人也是奉命行事。”
常小雨斜眼盯着筱https://m•hetushu.com•com矝,他忽然觉得筱矝实在是不像一个有着很深城府的人。
且说燕赵刚一说完那句‘杀无赦’的话,帐外便笑着走进一人来。
燕赵眼神在李奔雷和燕云天两人身上扫来扫去,沉声道:“是谁把那小子引进伤情谷的?”
发如雪,眉如墨,可不正是‘千里奔雷一日升腾’的李奔雷。
任飘萍和常小雨对视,俱是惊讶,任飘萍的眼里同时闪过一丝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的悲伤,淡淡的,再看筱矝时,筱矝望蓝天,眼中已是充满了无比的向往,道:“那月亮湖真的很美,它是这沙漠里的天堂。”
李奔雷淡淡道:“任飘萍现在正在伤情谷,当然也有可能在来月亮湖的路上。”话虽是说的风轻云淡,可是每个字如针般地刺在众人身上,竟是有些痛痒难忍。
李奔雷悠然道:“大哥,你不是不想听我说话吗?”
常小雨本要接口说什么的,却被任飘萍拦住。
三人匆匆用过饭,便离开了伤情谷。在筱矝的并不是很清晰的记忆下,三人朝东北方向而去。
任飘萍苦笑,看向常小雨。
燕赵的眼睛差一点便要瞪出来了,道:“没出息的东西,去吧,传我的命令!”
任飘萍突然无语,却是看向常小雨,道:“你昨夜睡得好吗?”
万紫候一抬大嘴刚说了一个‘他怎么’,忽地便用大手捂住大嘴。惹得燕云天和李奔雷一笑,燕赵也是一笑。
任飘萍忽然收起笑脸,正色道:“君子也好,小人也罢,昨夜我的确没有睡好,因为我实在是想知道,你的师傅会把欧阳姑娘带到那里去了呢?”
燕赵听了冷冷道:“自是你那宝贝徒弟干的好事!”眼睛却是看也不看燕云天。
老三就是燕赵,因为燕赵已经在问:“后悔?后悔什么?”
万紫候却是不明白,道:“这关云天什么事啊……”忽见燕云天给他挤眼,虽不知道为什么,却也是没再说下去。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