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卷 燕赵三十六骑 第一章 我本善良 从善难生

第二卷 燕赵三十六骑

第一章 我本善良 从善难生

任飘萍却是哈哈大笑,道:“前辈表面看似风轻云淡,实则内心万般畏惧!”
闭眼间,任飘萍的听力和感应力已是调至极限。可是那雷声的轰鸣却是太大,大的足以掩盖住此刻这城门之下的所有的声音。
常小雨的脸依旧是那么一张极其普通的脸,那种在万千之众中绝对会被埋没的脸,常小雨根本就没有看一旁痛得惨叫的莫青雨,更是任由他逃去,常小雨依旧懒洋洋的样子看着任飘萍,笑,久违的一笑。
老道不住的点头,笑道:“嗯,不错不错,看来你对天下名剑颇有研究啊!只是不知对那天下第一剑‘弑天剑’可否有研究啊?”
此刻,欧阳紫自是站在了任飘萍的面前,垂目而视,温情柔美的声音道:“我已是让张伯通知你了,谁曾想你竟是如此执拗,现在可好,受伤了吧。”话虽是责备,可是语气之间却无半分,全是爱怜。
任飘萍依旧在笑,心中却是念如电闪,他自是深知雷鸣掌的厉害,只有两种方案可以选择,一是自己若功力较对方高,则无需多加考虑,直接以掌对掌,二是以属性相反的寒冰掌之类的掌法对之,则可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任飘萍知道那紫气中有杀气,从怀中拿出那个瓷瓶,倒出一粒药丸,放在嘴里,然后看也不再看那老道一眼,轻拍了下拍马头,道:“别怕!”,再一提马缰,双腿微微用力一夹马肚,那马儿荡开四蹄向城门外徐徐走去。
莫青雨转瞬即到,之前远远便看见一娇弱女子立于任飘萍身旁,此刻迫而察之,也不禁一口干涸古井之心砰然而动。欧阳紫,笑,百媚生,背在身后的左手忽然就射出五粒摄魂珠,每个摄魂珠旋转的方向俱是不一样,各自呼啸着不同的曲调飞向急追而来身形未定心却砰然而动的莫青雨。
欧阳紫点头不语,紧咬下嘴唇,原来欧阳紫已于顷刻间已杀了那逃逸的莫青雨。
任飘萍当然看见了面前的这个国色天香的美人,是以https://m.hetushu.com.com任飘萍的心境似乎也是突然好了许多,勒马立于欧阳紫面前,欧阳紫粉色衣衫淡紫罗裙在这夏日的风中随风而动,杏色罗带飘起的丝丝淡淡的兰花香气已是扑面而来。任飘萍已知对方是谁,道:“欧阳紫!”欧阳紫笑道:“我知道你一定会猜出是我的!”任飘萍无语,想不通的只是一个如此美丽的女子怎会生有那万般恶毒的心肠呢?
任飘萍笑道:“天下间若还有人持有神兵‘紫瞳’的,那人便一定是昆仑派一剑倾城莫青雨了。”
老道似是一惊,霍然站起,清瘦硬朗的身材,清癯面庞上镶嵌着的一对细长的眼睛竟于开阖之间神采奕奕,颌下花白长须垂及胸口,道:“何以见得?”
毕竟于他而言,这是出道以来的第一次落败,第一次的仓皇而逃,以往武学上的春风得意的世界此刻于瞬间突然坍塌,露出了这个世界的本来就狰狞的面目,原来这个他心中的无情悲惨的世界要远比他想象中更加无情悲惨。
任飘萍似是笑得很开心,柔声细语却是言辞犀利道:“莫青雨,你千里迢迢自西域来到中原就是为了一把弑天剑,也不怕毁了你多年的修行,不要说我手中没有弑天剑,就是有,对你用得上弑天剑吗?”任飘萍笑时露出了嘴里的两颗虎牙,两个浅浅的酒窝时隐时现。
这一切俱是被那老道那眯着的眼睛收在眼底,他的心中原本便紧张不已,虽说自己出道成名已久,但这些年来很少在江湖上行走,毕竟‘咫尺天涯任飘萍’这几个字在当今的武林中是任何一个人都不敢轻视的名号。这次若不是吊唁故人赵世青,只怕还不知道任飘萍的身上有着自己渴望已久的‘弑天剑’。
此刻,已近午时。街上行人熙来攘往,见一匹马当街恣意驰骋,俱是于愤怒叫骂声中慌忙闪躲,早上市的紫的李子、青的梨子、黄的杏子于瞬间儿跳着闹着滚落了一地,挤在和*图*书一起的人们你推我搡的、嚷的、喊疼的、骂娘的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任飘萍抬眼看,城门旁边一个灰衣老道静坐于一青石之上,全身懒洋洋地斜倚着城墙,眯着眼似是在晒这初夏的太阳,只是左手里紧握着一把长剑,握剑的手由于太过用力指节泛白,剑鞘古朴典雅却是隐约间可见紫气飘逸萦绕于四周。
再对第二掌之时,被莫青雨掷向地面的紫瞳剑并未倒地,剑鞘里冲天而起一把紫气盎然之剑,剑身正中一如瞳孔的紫玉在阳光的照耀下飞速旋转,突然迸发四射而出漫天的万道紫色耀眼光芒。
任飘萍记性好像还不错,背书一般,道:“天现紫瞳,莫有不从。紫瞳剑,重五斤七两,长三尺有八,宽一寸有三,剑身正中嵌有蓬莱紫玉,状若瞳孔,剑气纵横之间,紫气蔚然,摄魂夺魄。前辈,在下说的可对?”
老道又问道:“你可识得贫道?”
此刻的欧阳紫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里,笑面桃花,丹唇外朗,皓齿内鲜,皓质呈露。
任飘萍笑道:“不疼。”耳边却是听到身后莫青雨的声音:“娃儿,你是逃不掉了,还是拿出弑天剑吧!”
那老道笑,道:“噢,你识得‘紫瞳’剑?”
莫青雨暴退的身形甫一落定,在他的身后便矗立着一个人,一个拿刀的人。
围观的人们陡见强光,俱是闭目以避。
欧阳紫突然不笑,因为随风而至的任飘萍的洁白的长衫上斑斑的血迹,任飘萍想要挤出一个笑容,却是一不小心挤出一口的殷红的血。
由于毒性开始侵蚀他的每一处神经,马上的任飘萍开始变得有些昏迷,任凭马儿去处而去。沿街楼宇的精致,玉树娇花的相互掩映,珠帘美人的百媚一笑俱是迷离的眼前一闪而过,他的心中似是谁都在想,又似是谁都不在想。
马是好马,马一路狂奔。
任飘萍虽是如是说,面上似是潇洒倜傥,其实他一袭白衫之下隐匿的又是怎样的箭在弦上一触即发的紧张和-图-书。毕竟这是他出道以来遇到的武功修为除智远大师外的最强的对手。
牡丹山庄的牡丹花依旧盛开灿烂,香气迷人。现在,欧阳紫就站在牡丹山庄前,也许欧阳紫要远比这牡丹来得更加灿烂更加香气迷人,因为今日的欧阳紫没有蒙面,也没有戴斗笠,更没有身穿夜行衣。
转瞬间便已到了牡丹山庄。
老道被戳穿的心狂跳不已,怒极,道:“任飘萍,无知轻狂小儿,你当真以为贫道怕了你吗?亮出你的弑天剑吧!”
沉默片刻中的欧阳紫看了看手中的鱼肠剑,还有那鱼肠剑上莫青雨的血,终于还是忍不住,冷冷道:“我本善良,从善难生!”
马的眼睛自然也是在紫瞳剑的强光下无法睁开,但是马儿受痛狂奔却是自然反应,反应的方向当然是向前,是以马直穿城门洞向城门外驰去。
任飘萍看着她手中的鱼肠剑上依旧还在滴血,不禁叹了一口气,道:“你把他杀了?”
两人对过第一掌之后,最近处的一棵槐树上飘落一叶,叶面含露凝冰,显然是为任飘萍的寒气所袭而致,只怕这第一掌任飘萍已是占了上风。
莫青雨拾起地上的紫瞳,取下蒙在眼睛上的黑布,脚下一点,身形立展,急追任飘萍,毕竟自己苦心经营的这个局已是成功了一大半了,他又怎会甘心任飘萍逃走呢?
莫青雨第二掌结结实实地击在任飘萍的身上之时,心中抹过狂喜,心道:任飘萍小儿不过如斯,那先前紧绷的弦立时便松弛了下来,可是随即自己的余下六掌却是落空。
任飘萍的心中忽然闪现出唐朝诗人孟郊的一句诗来: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心中苦,笑。
所以,此刻的任飘萍岂不已是一个失明失聪的人了,他又如何去接得莫青雨这无声而又致命的一掌呢?
想那一剑倾城莫青雨当年一人大战中原武林群雄,一套‘九天皓月’剑法一百零八招败武当掌门师弟无情子,三百零六招败舍得和尚……当时已是名www.hetushu.com.com噪一时,最后不知为什么从此回到西域昆仑,再未在中原走动过。
任飘萍心若明镜,面上却是问道:“不知,还请前辈指教。”
莫青雨飞身跃起,一出手就是八掌,每一掌俱是雷声轰鸣似的隐隐作响,正是昆仑派绝技‘雷鸣掌’,据说这‘雷鸣掌’非但出手时雷声相随夺人心魄,而且若是被不幸击中,则全身如同雷劈,焦若黑炭而死。
任飘萍依然在笑,因为他此刻躺在常小雨的怀里,常小雨正在看着他,一声:“老狐狸!”
值此之际,任飘萍才明白为何莫青雨要蒙上自己的眼睛,惨笑,惨笑中任飘萍施功护体,猛地一提马头上的一撮马鬃,马悲鸣狂奔,任飘萍身上已是中了莫青雨的第二掌,顿觉周身如焚,心若火燎,当即连吐三口血。
任飘萍大吃一惊,几日不见,欧阳紫在这摄魂珠上的功夫已见大涨。莫青雨更是倒吸一口凉气,一个如此美貌的女子竟是这般的阴险,立时便在身前布下重重气墙,那五粒摄魂珠竟是无论如何也穿不过去,一一掉落在地,与此同时莫青雨的身形暴退。
孰料那老道竟是淡淡地说道:“娃儿,贫道也不绕来绕去了,只需留下‘弑天剑’,你即可走人。”
任飘萍回头,他就看见了一张脸,一张他熟悉而又渴望的脸,常小雨的脸。
任飘萍勒马而立,道:“正是,敢问前辈有何指教?”
而任飘萍亦是凡胎肉体,又怎经得起这般强光照眼。任飘萍,闭眼,闭眼的瞬间看到的莫青雨的最后一个眼神密布着无限的嘲弄和骄傲,嘲弄是送给任飘萍的,骄傲是留给自己的。
一人一马狂奔,一人在后疾追。
马狂奔至东城门下,突然长长一声斯鸣停了下来,若不是任飘萍下意识手里紧握马缰非得被摔下来不可。这一惊之际,任飘萍倒是清醒了过来,只是这一清醒过来,立时便感到扑面而来的浓郁杀气。
莫青雨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任飘萍如此当众羞辱,怒,已是不可言,忽地m.hetushu.com.com取出一小块黑布蒙上自己的眼睛,任飘萍还在莫名其妙不知莫青雨此举意图何在时,莫青雨已是将手中紫瞳剑竖直地向地上一掷,紫瞳剑触地的那一瞬间,莫青雨出手。
任飘萍,笑,脱口道:“西出阳关无故人,天下谁人不识君,‘一剑倾城’莫青雨便是前辈吧!”
欧阳紫道:“疼?!”
马儿载着任飘萍一出城门,马与人立时便睁开了眼。任飘萍又是咳出一口血来,血色殷红,在阳光下似是挤出了一个无比嘲弄的同样殷红的嘴唇。他当然心里明白,当时箭毒尚未完全解去,是以他不敢贸然施展咫尺天涯躲闪,但是毕竟对方的策略却是用得恰到好处。
此刻,紫瞳剑已是落地,蒙着眼睛的他自然也看不到任飘萍的身影,掌收雷声已停,却是听不到任飘萍坠马落地的声音,大失所望,毕竟凡是中了雷鸣掌之人轻则重伤咳血不止,重则心脉立断当场毙命。
所以任飘萍出掌,江湖中很多人都会的寒冰掌,在这夏意尚薄的空气中酝酿弥漫出一蓬寒冷的雾气的任飘萍的双掌迅速迎向莫青雨的掌。
狂奔的马背上的任飘萍,不停的咳血,沿途的一草一木的绿意盎然和花儿盛开出的五颜六色在他此刻的眼里竟全是一个颜色:红,血一样的红。
任飘萍的马已行至老道的身旁,老道开口:“娃儿,你就是任飘萍?”
摄魂珠甫一触地,上百支纤若牛毛的银针便弹射而出,再次射向莫青雨,莫青雨再布气墙时,已是有三枚银针刺中他的前胸,气墙立破,身后的那把刀,却是气势如虹,迅疾不及掩耳地劈向他的右臂,莫青雨风闻背后刀声,疾向左边掠去,孰料,那把刀却是快得超出他的想象,惨叫一声中,莫青雨的右臂已是随刀而断。
声音若是达到了最大值,岂不是可以使人失聪?
……
这张脸在任飘萍的眼里已是最可爱的了,还有那久违的笑容。任飘萍会心,笑。于是他那久已绷得极紧的弦就在此刻断裂,砰的一声从马上摔了下来。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