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卷 蝶舞飘灵 第三十七章 孤单与孤独

第一卷 蝶舞飘灵

第三十七章 孤单与孤独

可是八年来的任飘萍早已是孤单一人,而孤独自是一直伴随左右,他似乎已是习惯了孤单,喜欢上了孤独。只是这一阵突然间有了很多的朋友,是以突然间柳如君出家,燕无双失踪,第一高峰没有了音信,就是连常小雨这个老朋友也有了家室,这一切似乎让他心中又多了几分孤单与孤独。
任飘萍静思,缓缓答道:“她说过她会等我,她是我的朋友。”
是以刚才他不愿应承智远大师,并不是现在此时此刻去找燕无双,只是突然觉得自己忽然间又像是回到了之前,孤单。
无尘、无念俱是向山门方向迎去,恭敬道:“方丈回来了!”
无尘的眉头皱的似乎越来越紧了,突然惊讶失声道:“玉观音!”
任飘萍说道:“看来今日之事远非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柳如君并不理会无念,坦然说道:“天下轻功,这个黑衣人至少名列前五名,所以我自是望尘莫及。”转而又问道:“任兄,以你的轻功你居然会把人追丢了?这又怎么可能呢?”
蛇长不到一尺,全身碧绿,令人吃惊的是其通体透亮如玉。
柳如君也看到了木枕,还有那木枕上的铜锁,只是他还想继续看下去,可是谁知那黑衣人忽然吐出沙哑的三个字:“柳如君!”
那黑衣人已是前无去路后又追兵,前边挡住他去路的是此刻气定神闲负手而立的任飘萍,任飘萍在笑,那种懒洋洋的笑。堵在他后边的当然是智远大师,智远大师已是右手立掌一礼,沉声道:“不知施主夜探少林所为何事?”
柳如君姿势就像是他的人一样的俊美地翩然落地,但是眼神里却全是十分的恼火和不快,答道:“追人!”
孤单与孤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孤单指的是一个人的生活的状态,是客观的存在,孤独则是指纵使你于万千之众当中也会倍感如同一人,是一种主观www.hetushu.com.com的意识。
就在这时,山门外处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什么玉观音啊?”
一个人若是在生气时话总是很少,言简意赅。显然柳如君已是很生气。
适才他和智远大师一先一后急追那黑衣蒙面人,夜幕之下,月色之中,只见三个人影一前一后在树巅之上,怪石之间腾飞挪移,风驰电掣,转瞬间,便已到了半山腰。
无尘问道:“何人?”
黑衣人见左手是绝壁,右手是悬崖,正是四面楚歌。但是也不回智远大师的话,只是看着任飘萍,虽是夜色中,任飘萍也是看得见黑衣人眼眸中的感动,任飘萍再看时,已是叹气。
黑衣人的眼终于驻留在一个木枕上,木枕由紫檀木所制,没有任何雕龙画凤的装饰,只是散发着淡淡的紫檀木所独有的香气,可是那木枕上分明有一个玲珑铜制小锁,正自在明灭的火光中闪耀着同样明灭不定的光芒。
智远大师这时淡然一笑,道:“任施主,还是别站在这里了,不妨去老衲房中一叙,顺便品尝一下寺里的斋饭。”
无尘、无念已经从藏经阁返回到大雄宝殿前,那八盆火还在这寂静的夜里默默地燃烧着,可是这里却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无念发着牢骚说道:“原来是虚惊一场,藏经阁并没有丢失什么经书、武功秘笈。真不知道刚才那蒙面人想要作甚?”
柳如君眼中闪过火光熄灭后留下的不灭的最后一丝光芒时,光芒一如夜空中流星划过的美丽,剑亦是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直击那黑暗中的光亮一点,与此同时,柳如君的身形暴退至门外一丈远处,因为他深知那光亮熄灭后的瞬间,自己的眼前便会是黑暗一片,而对方势必会抓住这一千载难逢的机会发出石破天惊的致命一击。
那无尘甚是机警,暗道:“遭”,随即大声喊道m.hetushu.com.com:“保护藏经阁!”众人急忙赶往大雄宝殿后的藏经阁而去。
欧阳尚晴已是感到了身后紧逼而来的智远大师的坚可摧石的雄厚的掌风,然而欧阳尚晴似是根本就不在意,不在意自己在这世上的孤单而又孤独生命,身形掠动之时眼睛便是一直深情的一望,望向任飘萍。
柳如君猛地一把推开门走了进去,剑已在手,道:“朋友胆量不小啊!夜探少林,入室盗窃,还如此悠闲。”
智远大师当然也听到了欧阳尚晴的这句话,只不过他先听到的是任飘萍的叹气声,是以欧阳尚晴身形初动之际,智远大师亦是随即就展开步法,同时右手立掌化为爪直抓欧阳尚晴的右肩,使的正是少林寺的大擒拿手。
任飘萍似乎现在才注意到柳如君原先不在这里,问道:“你去了哪里?”
任飘萍却是摇头说道:“我得去四处找一找燕女侠,你们先请吧!”
任飘萍不答,心里却是说道:在四川唐门还不是一样把人跟丢了。
柳如君剑眉飞扬,略一思忖,心中暗喝:好一个调虎离山之计,人已是迅疾尾随而去。谁知那黑衣人径直奔向西厢房自南边起的第一个房间,柳如君暗道:这不正是舍得和尚的房间吗?
谁知柳如君却劝道:“任兄,无论如何,燕姑娘若是不同意,我想就是死她也不会离开的,想必你这一段时间已是对她的性格有所了解,所以她一定是心甘情愿地走了。”
智远大师亦是问道:“对啊,无相,你这是去了哪儿了?”
任飘萍叹气,欧阳尚晴便已是快速地从任飘萍的鼻子底下掠过,掠过的同时留下一句话来:“你还敢说你不在意我吗?”
一个黑影似是失控般急速从一颗树上坠落,可是那黑影竟在身体失控离地还有三尺的情况下身形竟自在空中一顿,双脚迅疾点向树干,那黑影便在这电光和_图_书火石之间,一如一道黑色的闪电向山下的方向急速窜去,那断了的树枝这才落在了地面,令人吃惊的是那落下的树枝上此刻竟蜿蜒着一条蛇。
智远大师看了一眼任飘萍,说道:“追丢了!”
柳如君还在一丈之外的空中,便接口惊道:“什么?燕姑娘不见了?”
柳如君站在门外透过门缝仔细地看着那黑衣人的一举一动,他很想知道舍得和尚大师已死,却留给这个世界什么样的东西值得这个黑衣人煞费苦心?
他心中自是知道只可能出现两种情况,一是事出突然,而且事关重大,燕无双根本来不及通知自己,也来不及留什么记号,二是来人武功高出燕无双不止一筹,是以燕无双根本就没有反抗还手的余地便被对方掳走了。
无尘迟疑着问道:“任施主,那黑衣人……”说至此无尘终究还是没有再问下去。
任飘萍又叹一口气,叹气的同时,出手。
任飘萍出了少林寺的山门,举目朝南望。夜空浩瀚,繁星点点,眼前树影婆娑,月光一如水银泻地,照在地上自己的影子,显得有些孤单和凄凉。
原来智远大师和任飘萍已是追赶那黑衣人回来了。只是走在智远大师身后的任飘萍看上去眉头皱的比适才无尘的眉头皱的还要紧上十倍。
这里只留下柳如君还在站着,却是一时不知该去哪里?做些什么?失去纪三娘的柳如君此刻的落寞与孤独便在这供奉着释迦穆尼神像的大雄宝殿前开始遍及全身的每一处,进而吞噬者他的每一个细胞。也许在他的脑海里还思念渗透着另一个人,玉芙蓉,只是玉芙蓉于他而言就从未曾真正地拥有过。忽然他的脑海里更是浮现出儿子虎儿的样子来。
无念却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笑道:“这么说来,无相师弟可是也把人追丢了?!”
……
柳如君心里涌出一个让他感到一丝耻辱又带有和_图_书一丝恐惧的念头:对方压根儿就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众人还在看着那条已经死了的怪异的蛇时,‘嗖’‘嗖’两声,任飘萍和智远大师已是尾随那黑衣人而去。
此刻的柳如君只觉得无念的话听起来竟是如此的刺耳,同时心中凄然,这就是我要的出家吗?竟要我于朋友二字置于不顾!
奇怪的是在这会儿他忽然想起了欧阳尚晴,那个对自己爱之深恨之切宁可杀死自己来表达她对自己爱的同样孤单孤独的千古奇女子。
柳如君道:“蒙面黑衣人!”
无念则立时说道:“难道说这天下还有咫尺天涯追不上的人?”
柳如君立刻感到了一种被羞辱殆尽的感觉,恰似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之中在繁华的闹市上被一色迷迷的老太太脱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想归想,柳如君的身形已是完全展开,直至极致,疾追黑衣人而去。
临阵愤怒,兵家之大忌。所以,黑衣人,笑,因为此刻的柳如君已经心浮气躁了,所以判断就会出现偏差,所以柳如君出剑,剑挑三朵寒芒,直袭黑衣人的眼、喉、手,柳如君耳边似乎还在响着黑衣人的笑声,笑声在响,同时柳如君的瞳孔里见到的是那火折子的火光忽然大盛,眼前突然便是一片光亮,光,太亮,一如炎炎夏日正午时的太阳的光,令人目不可望。
黑衣人已是点亮了手中的火折子,立刻搜索全屋。
任飘萍抬眼看无念,只是那么的一看,目光中似是虚无,沉声徐徐说道:“其实追不追得上并不重要,我现在只是想知道,和我一起来的燕无双燕姑娘此刻究竟在哪里?”
柳如君垂首默然,他深知‘朋友’二字在任飘萍心中的分量,那是山移不动的万千之重。
此刻的智远大师微微一笑,道:“既已入空门,又何必再挂念红尘之事。”柳如君哑然失语,心中苦涩,柳如君现在已是不能够判断自己出家这个和-图-书决定是否是正确的。
任飘萍已是于抱拳行礼之间身形一如行云流水向山门方向飘移而去。柳如君抬头,心下一急,忙飞身赶去,却听到身后智远大师的声音:“无相,你这是要去哪里?”声音中隐隐透漏出十分的威严,柳如君闻之身形一缓,直落地面,无念笑,说道:“你已是少林寺的弟子了,怎能说走就走?”
然而柳如君这次又判断错了,黑衣人似乎早已算准了柳如君的每一步,因为那黑衣人已是迅速地自屋内暴射而出,逃之夭夭了。
柳如君立时换招收剑,急护全身。可是那火光于瞬间又熄灭了,熄灭的瞬间那火光却是急速飞向柳如君的面庞。
……
因为他于两眼之间的距离已是看出黑衣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去而复返的欧阳尚晴。
然而小虎的影像在柳如君的脑海中只闪出一半之时,又一个蒙面黑影‘唰’的一声从另一棵并不是很远的树上掠出,直奔少林寺的西厢房而去。
无尘只是象征性地敷衍‘嗯’了一声,眼睛却是看向地上的那段落下的树枝,不,准确地说,是树枝上蜿蜒的那条蛇。
其实他在追赶那黑衣人回到山门之际,不见燕无双,当下便把四处勘察了个一清二楚,虽说当时天色已晚,但以他的目力,尚是能够做到明察秋毫,可是却一丝一毫的线索也是没有发现。
就在这剑拔弩张之际,全场静极之时,‘咔嚓’一声,树枝断裂的声音突然响起。
这时的黑衣人已是席地而坐在屋内正中的一张矮几前,柳如君当然还记得这张自己、任飘萍和舍得大师三人一起喝茶的矮几,也正是在这张矮几上他才开始真正开始体会到朋友二字的含义。所以柳如君有些愤怒了,可是黑衣人却好整以暇的注视着他,眼中泛起的是一种嘲笑,所以柳如君就更愤怒了。
无尘、无念、还有智远大师俱是吃了一惊,无语,然而另外却有人说话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