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卷 蝶舞飘灵 第三十五章 扑朔迷离

第一卷 蝶舞飘灵

第三十五章 扑朔迷离

无念剑眉上挑,正要反驳柳如君,却见无尘已是给中毒的八名罗汉各服了一粒药,一股怒火燃烧到心头,脸色阴沉,冷冷说道:“师兄,你可知道我这话是谁的意思?”
二人起身赶上任飘萍,燕无双呷醋说道:“任大侠,你不看看唐灵妹妹一番情意送给你的究竟是什么?”
三人回首,只见那已走的唐山不知为何又赶了回来。
燕无双总算是听明白了,可是她好像又不明白了,抬眼望天,似是苦思冥想,嘴里说道:“可是欧阳尚晴总不能又回来带走大师的尸体吧。”
任飘萍和柳如君又是相视一笑,低声说道:“少林寺方丈。”说完二人同时转身。
任飘萍笑道:“山上本来就较山下冷一些,更何况现在太阳就要落山了。”说完便伸手抓住燕无双的右手。
任飘萍见及无尘面显难色,也知自己一时反应过激,缓和了一下语气,叹气,道:“她只是一时迷失了自己。”其实任飘萍心里清楚,自己欠她太多,说是生死之交丝毫不为过,只是很多事不愿为外人所道。同时从怀里拿出唐灵托唐山给他的瓷瓶,道:“药也不是她所给,至于有没有效果只怕还得试一试才可知。”
柳如君已是忍不住,笑,任飘萍还没有笑出来时,燕无双嗔怒,举起一双粉拳便是捶向他,任飘萍只好逃跑,边逃跑边笑,燕无双大叫着紧在后边追着,柳如君落在最后,心中的滋味只有他自己知道。
唐山略一犹豫,答道:“因为这个药是唐七小姐特地向姥姥为任大侠你讨要的,据说可解百毒,我想既是姥姥的药,就很有可能解那观音泪之毒。对了,一次只能服用一粒,很是珍贵的。”
柳如君的眼里已是无限的空洞,心道:三年来我要的不就是这句话吗?自己当初不就如此这般地向她许过诺玛?自己同样在当初不也是这样向唐雪雪许过诺玛?而唐雪雪不也是这样向自己许过诺吗?原来一切都是假的,一切都是空的。
那武僧道:“任施主,请,方丈在大雄宝殿已是恭候m•hetushu.com•com多时了,”又看了一眼偎依在任飘萍身上的微闭双眸的燕无双,说道:“只是这位女施主不能一同进入少林寺。”说话间不禁又多看了一眼美貌的燕无双。
那无念平日里那受过这种数落,更何况这么多人在场,实在是觉得脸面丢尽,本就对今日合围任飘萍时无尘袖手旁观怀恨在心,现在听到无尘这般言语,脸色已是铁青,怒道:“大胆,你这是要公然违抗方丈的旨意!”
无尘虽是无念的师兄,但是不知为什么无尘深得方丈的喜爱,是以平日里无念说话无尘大多是没有异议,而无念也是一向气势逼人飞扬跋扈。
无念的话总是有他的道理,而且这道理听来也站得住脚,这便是无念的高明之处,可是任飘萍却总觉得此人不是那胸怀坦荡之人。柳如君却含笑道:“君子坦荡荡,你自己心中有鬼才起疑心。试问今日任兄若是施展他的独步武林的咫尺天涯轻功存心杀人,现下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
任飘萍看了一眼柳如君又看了一眼燕无双,不得已又说了一句:“走了。”待二人回过神来,任飘萍已向少林寺的方向走去,再看唐山时,那唐山早走的不见踪影。
燕无双这才知道有些东西掩饰是掩饰不住的,爱,你能掩饰得了吗?爱,不需要掩饰。燕无双没有说话,左手已不再搓了,右手却是把任飘萍的手抓得更紧了,整个身子已是倚向任飘萍。
任飘萍答道:“正是。”
任飘萍正色道:“问题就在这儿,这舍得和尚大师的尸体到底是被谁带走的呢?我们似乎总是棋差一着,被人牵着走。”
任飘萍自嘲道:“是啊,我们当时见到欧阳尚晴从棺材里出来,下意识地认为舍得和尚被人掉包了,而当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欧阳尚晴的身上,所以才被她这一招瞒天过海所戏弄,要知之前马车停在雅静阁门前,虽是一大早,但是路上已时不时有行人走动,是以她根本就没有时间转移藏匿舍得和尚大师的尸m.hetushu•com.com体。”
任飘萍二人站住却也不转身,无尘已是绕到二人身前说道:“二位施主,还请息怒,难道说那女魔头欧阳尚晴良心发现,把那观音泪的解药给了任施主。”
少林寺的罗汉们听到柳如君的话,虽是心里不悦,但任飘萍后来施展咫尺天涯救欧阳尚晴所表现出的武功实力却是早已令他们心服口服。
任飘萍大喜,道:“哦,太好了!”转而说道:“唐兄,只是你所说的可能是何意?”
柳如君也从客栈赶了出来,几乎和燕无双一起问道:“什么糟了?”
这时山门内闪出两名青年灰衣武僧,健步走至任飘萍三人面前,其中一人施了一礼,说道:“敢问施主,可是任飘萍任施主?”
谁知任飘萍这无心的随手一抓,燕无双却是浑身激灵一颤,似乎较之先前更冷了,然而接着一股暖流已是自任飘萍的左手源源不断地涌进她的全身,任飘萍这一抓,似是抓到了燕无双的先前倍感委屈的心里,燕无双先是下意识的把手往回一缩,可是很快她便学会了顺从,任凭任飘萍就这样拉着她的手。
过了山门,便是甬道,两旁碑石如林,再往前便是天王殿,这是一座三间重檐歇山顶殿堂,外面有两大金刚,内里则是四大天王像,个个威武雄壮。穿过天王殿,其后便是供奉着释迦穆尼的大雄宝殿。
谁知任飘萍一脸的坏笑,调侃道:“唐山不是说可解百毒的药嘛,难不成是一瓶醋?”
任飘萍垂头丧气道:“棺材不见了。”
燕无双两手交叉抱住自己的肩膀,吸了一口气,道:“这里怎么这么冷?”
燕无双没有去看任飘萍,也没有低头,她想表现的自然些,表现的无所谓些,可是左手却在不断地搓着她的衣角。
柳如君这一路跟随任飘萍而来,虽说已对玉芙蓉死了心,但是心中却也是难忘旧情,毕竟对大多数的男人来说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是以他总于暗中不时地关心着她的一举一动,尽管面前的人此刻已不是他心中所喜爱的玉m•hetushu•com•com芙蓉,可是燕无双和玉芙蓉毕竟是同一个人。是以此刻见燕无双伤心的模样自是心生怜惜,竟看着燕无双有些出神,就连任飘萍的说话也未听见。
柳如君和任飘萍相互一视,苦笑,异口同声道:“无念!”
燕无双柳叶眉快要挤到一块儿了,问道:“可是怎么会呢?当时有那么多的人在看着呢,你还紧在棺材旁边呢?”
山门的八字墙外,有明嘉靖年间建立的石坊两座,东西对称,形制相同,山门前立有石狮两座,高约三米,形象逼真威武,栩栩如生,竖眉鼓目,雕工精致。山门红墙碧瓦,古朴典雅,在四周的参天古树衬映下,使人平生一种肃穆安详与世无争的感觉。
燕无双站在任飘萍的身后并不说话,只是抬眼看向别处,心道:这唐灵的药可真是煞费苦心,来的可真是时候,而自己一路跟随任飘萍,吃尽苦头担尽了心,却好像总是帮不上什么真正的忙。想着想着不禁觉得有些委屈,眼眶中竟有些潮湿。
大雄宝殿外,八盆火,八盆火的上方是八个直径两米的蒸笼,蒸笼正在向外冒着丝丝蒸汽,八盆火的四周围着少林十八罗汉的九名罗汉,唯独不见无念。
进了山门,便见弥勒佛供于佛龛之中,大腹便便,笑口常开,是为‘皆大欢喜佛’。神龛后面立有韦驮的雕像,神棒在握,甚是威武,此为少林寺的护院神。柳如君每见一佛,他的面上便多了一份敬重肃穆之情,而任飘萍却是毫不在意,眼中见佛心中却无佛。
智光大师指的正是舍得和尚,无念似乎正要反驳,却忽然低头不语,神情之间毕恭毕敬,一个飞扬跋扈气焰如此嚣张的人又怎么会有突然的完全不同的表现呢?
唐山已经气喘吁吁地站在了任飘萍的面前,道:“任大侠,我差一点忘了告诉你,观音泪之毒还可能有一种解药,便是七小姐送给你的那瓶药。”
柳如君,善解人意者,含笑却是冷冷道:“任兄,看来少林寺似乎不欢迎我们,我们来送解药的一片好心看来是白费了。”
无尘和*图*书似是没有想到自己的话使任飘萍会有如此之激烈的反应,不禁一愣,面显不解之色,本是要反驳,但一想到任飘萍手中有那救命的解药,倒是没有再说什么。其实柳如君也是很吃惊,只是朋友是需要信任的,任飘萍早已是他可以立时便可以为之交出性命的人,是以他根本就不需要问什么。
柳如君侧头看了一眼任飘萍,沉思道:“难不成是少林寺的人,或许他们当中已经有人看见棺材里的舍得和尚大师,却假装不知,先行离开之后,杀了个回马枪,待我们进了客栈不注意之时,悄然连马车带尸体一同弄走。”
柳如君看得实在是难受,笑道:“你再搓的话,再好的衣服也会给你搓坏的。”
果不其然,无念已是来到了二人身前,断臂显然已经过了处理包扎,精神看似还不错,只是此时的无念在任飘萍的眼里似乎变得有些狰狞,叹气道:“大师此言何意?”
三人立刻便要启程赶往少林寺,这时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任大侠,等一等。”
只是今日里无尘对无念在山下对任飘萍的所作所为实是难以忍受,也正是因为无念的自作主张,少林寺今日才不仅丢尽了颜面,而且现在八名同门身中奇毒生死未卜,是以无尘头也不抬答道:“无念师弟,是你的意思也罢,是方丈的旨意也罢,救人之心不可无,蒸笼去毒之法,虽可暂时可不使他们流泪,免受了肌肤溃烂之苦,却也加速了毒性的运行,若是再不施救的话,只怕大罗神仙来了也无救了。”
二人这一唱一和当下便把少林寺的罗汉弄得六神无主心下惶恐不安,无尘紧追几步说道:“任施主,柳施主,请留步。”
雨后不久的夕阳似是格外的留恋人世间,依依不舍地把最后的那份荣耀和灿烂的光芒洒在任飘萍三人面前的这座千年古刹上,透过林荫的点点金光照在古刹的山门上方黑色牌匾上的三个鎏金遒劲的大字:少林寺。
无尘不疾不徐答道:“少林寺已经失去了智光师叔,还要再失去同门师兄弟的性命吗?”
和*图*书飘萍看向燕无双,燕无双似是已睡着,甜甜的、浅浅的一丝微笑满足地嵌在嘴角,他轻轻地摇了一下燕无双,道:“少林寺自古不留女客,要不你先在这等上片刻,我和柳兄先进去,很快就出来的。”
现在,是黄昏。
任飘萍道:“看来我们还是要上少林寺一趟。”
任飘萍原本的无心在听到柳如君的话时已是意识到自己放纵的这种博爱已是让燕无双会错了意,待到燕无双柔弱无骨的身体携着那淡淡的桂花香贴在他的身上时,可是不知为何他似乎并没有拒绝。
很奇怪,燕无双这次居然没有生气,更没有对面前的少林武僧发火,轻舒眉,微启口,‘嗯’了一声,竟是无限的温存,又柔声说道:“我在这里等你就是,我那里都不去,直到你出来。”
任飘萍会意,应声道:“既是少林寺不领情,那我们还是不要讨人嫌,下山吧。”说罢二人佯装转身意欲离去。
无念仍道:“任施主,防人之心不可无,还请莫怪,今日那白衣女子声声说是愿为施主而死,可见施主同她的关系非同一般,而任施主适才也是说道你们是生死之交,而毒是那女子所施,药却是由施主所赠,这又如何不叫人起疑心呢?”
任飘萍听至燕无双此言,心中竟是万分的酸楚悲凄,此刻他的脑海泛起的是欧阳小蝶绣在香包上的那句话: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任飘萍立时目光如炬,沉声一字字说道:“欧阳尚晴不是女魔头,她是我的生死之交的朋友。”
思忖至此,柳如君竟然阔步一马当先地向少林寺走去。
任飘萍,笑,可是除了无尘外的八个罗汉俱是怒目圆睁,虎视眈眈地看着任飘萍和柳如君。所以任飘萍已经笑得不自然了。
无尘双手合什,低头写过任飘萍,接过任飘萍手里的瓷瓶,道:“施主宅心仁厚,是老衲多心了,阿弥陀佛。”说完便要为那中了观音泪的八名罗汉解毒,就在此刻,一个熟悉声音自大雄宝殿传来:“慢!无尘师兄,你就能过确保那一定是解药吗?”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