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卷 蝶舞飘灵 第三十章 众生人言

第一卷 蝶舞飘灵

第三十章 众生人言

其实本来是有人想替司徒光说句话来着,只不过大多对新任帮主的脾气不了解,只怕把自己牵连进去,是以只好明哲保身缄口不言。
纪长山一直站在一旁静静地不发表意见,偶尔抬眼看看这个瞧瞧那个,只是随身带着两只耳朵用来听旁人说话,那张嘴能闭着不说话就不说话,毕竟嘴的最主要的功能是吃饭。可是很多人却忘记了这一点。
店小二终于可以从桌子底下钻出来收拾一下场面了,刚才还是心惊胆战的,此刻则是大声的咒骂着:“他妈的吃了饭不给钱还他妈的打碎了这么多碗碟,”抬头一看,四下不见老板的人影,又说道:“这些银子还不得咱兄弟自个掏腰包啊!”之后又招呼同伴道:“赶快过来,把这晦气的棺材扔了。”
震天帮后堂里飘来淡淡的粽香,还有那艾草特有的气息,还有欧阳小蝶身上的那独有的淡淡的兰花香,因为欧阳小蝶已是从那紧锁的门里走了出来,前边走着的正是震天帮少帮主赵宏云。
付云生脸上阴晴不定,于屋内跳动着的祭奠赵世青的烛火明灭间,他的眼神里忽然闪过一丝坚毅之极的神色,遂笑道:“属下不敢,只是想那任飘萍与老帮主无怨无仇,又怎会杀害老帮主呢?”
燕无双等人没有做停留,立刻飞身向第一高峰离去的方向追去,他,现在,最需要的是朋友。
方少宇依旧站在那里,眼睛还是那么小,那只血掌不知何时已放在了背后,脸上是那浓浓的笑意,他杀人时岂不总是带着这种笑意。
欧阳小蝶不禁多看了两眼付云生,可是赵宏云心里明白任飘萍五年前对付云生有恩,是以付云生才会有如此一说。
然后任飘萍便看到了酒楼外不远处街上的尸体,那是黑衣人的尸体,还有那尸体上黑色的衣服上的那枚铜钱标志,再后来他已走向尸体,尸体的旁边是一把剑,剑握在一只断了的右手上,最后他看见了那把刀,那把他很熟悉的刀。
赵宏云脸上的笑容化作微怒,沉声说道:“这么说你是在怀疑本帮主所说的话了!”
可是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是不见那口棺材有分毫的移动,于是其中一人说道:“还是先把外边的东西先清理清理吧。”另一人则说道:“哎,有死人的,不报官啊?”
今日,正是端午佳节。
此话一出,自是一如那晴空霹雳炸在赵宏云等人的心间,只和图书是每个人的心里的感受不同。赵宏云心里早有预感,只是心中总是抱着一丝侥幸,那天他差人沿着黄河向下游打捞‘欧阳小蝶’和任飘萍的尸体,打捞了一整天却打捞出一个说是舍得和尚的尸体,是以对外假传消息说是仙人掌杀手杀死了任飘萍并且弃尸于黄河之中。他这么做也是有着他的想法,一来燕无双等人自不会对外说是任飘萍是和欧阳小蝶一起死的,因为他们自是不愿朋友死了还背着一个不忠不义的骂名,二来仙人掌组织脸上也有颜面,虽说是损失了两大高手,总比说成是任飘萍杀死了仙人掌杀手要划算得多,毕竟仙人掌在刺杀任飘萍之前还从未失手,三来若是任飘萍未死,欧阳尚晴也就不会死,那么欧阳尚晴就一定会再来找自己再图他法,可是欧阳尚晴却迟迟未露面,所以在他心中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任飘萍已死。
带头说话的就是付云生,他眼睛斜着向上一瞥,整个眼睛里就剩下了白森森的白的渗人的眼仁,冷冷地说道:“章信,你似乎对任少侠之死有点儿幸灾乐祸!”
赵宏云并不动神色,只是看了一眼长白二老。那长白二老已是走到了司徒光的面前,司徒光眼见如此,倒也光棍,站了起来,刀光飞起,硬生生地将自己的左臂砍了下来。
就在这时,生得甚是威武四十上下的南京分坛坛主章信上前一抱拳说道:“据说任飘萍已被仙人掌顶级杀手所杀并弃尸于黄河之中,而帮主还一片仁心在弃尸地点差人打捞其尸体,真是叫属下们佩服。”
欧阳小蝶这阵被关在屋内自是对任飘萍的消息一无所知,听至此时,对她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当下默运玄功便要飞身赶去黄河边,可是全身没有半分力气,急火攻心,再加上这一天一夜几乎是茶饭不思,只觉天旋地转,哪里还听得见赵宏云的猫哭耗子假慈悲的话语,眼前一黑,顿时便瘫软昏倒在地。
现在,任飘萍的眼睛还伫足在那刀柄上的‘萧红’这两个字,刀已断成九段,于是他便从黑衣人的尸体想到了拜金教,又从拜金教想到了那满身金玉红袍的方少宇,任飘萍的脸色已经有些凝重,心中惊道:难不成是那方少宇把第一高峰……,他似乎不愿意继续想下去,眼睛慢慢地从那把刀上移去,于是他便看到了地上的一滩血迹。
只是世间事总和_图_书是如此,你极其渴望的积心处虑的去做一件事而且几乎是百分之百认为要成功的事,却总是于那万千分之一中给予你意想不到的无比彻底的失望。
然而,他这一走,整个龙虎厅就炸开了锅,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了起来。
毛头小伙子还在心想刚才所发生的事,当时自己和丐帮一干人等正自在街上行走,行至街道拐角处,却突然听到一声马鸣,只见一人,一马,一口棺材急向自己撞来。
所以刚才还侃侃而谈的司徒光现在已是吞吞吐吐地一个字也说不上来,现在,赵宏云慢悠悠地踱着方步绕到了他的面前,站定,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他,而司徒光低着头屏住呼吸连一口气也不敢喘。
方少宇也没有阻拦,不是不想阻拦,因为他已无力阻拦。还放在他背后的那只血掌此刻已是真正的血掌,血正在一滴一滴落在了地上,方少宇知道他的右手血神掌功已被破,他现在根本不清楚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复原。
可正是这样满城喜气洋洋庆佳节赛龙舟人人欢喜吃粽子带香包的日子里,整个震天帮里却是沉浸在另一种气息里,赵宏云和欧阳小蝶此刻俱是一身白色的丧服,已是走到了龙虎厅里,龙虎厅里满是震天帮帮里的长老,各地分坛的坛主,还有一些忙里忙外的帮众,只是相同的是这些人俱是身着白色丧服,整个龙虎厅里已是布满了白幔黑纱,龙虎厅的正中央摆着一个牌位,牌位上有三个字分外的显眼:赵世青。
云中歌一张老脸也有些挂不住,他的心里自是知道这之间的轻重,怒斥道:“你这……”话说到了一半,扬起的手竟也停留在空中愣是没有打下去。而那毛头小伙子虽不知自己错在哪里,但是也知道自己一定是错了,只是一个毛头小伙子此刻却像是一个女孩一样眼圈已是红红的,一双大眼里竟是有了泪水。
付云生并不知道赵宏云这是杀鸡给猴看。特别是给他看着,反倒是心里暗自高兴,只是知道那说恩公任飘萍坏话的司徒光是活该。
那章信是何等善于察言观色之人,一听付云生说话的语气便知来着不善,眼神闪动之间赔笑道:“付兄此言差矣,任少侠是何等的高义,怎会杀害老帮主,只是任少侠既已被害,奉承新任帮主两句也是人之常情。”
忽然间,任飘萍平地直飞至马车上,也顾不得填饱肚子,一扬https://m.hetushu•com•com马鞭,直奔雅静阁而去。
付云生正身回答道:“谢帮主体恤属下,属下跟随老帮主多年,多亏了他老人家对属下的知遇之恩,才有了我付云生的今天,突闻老帮主被害,心下实是悲痛万分,自是一心要为老帮主报仇雪恨,只是江湖传闻那咫尺天涯任飘萍从未杀过人,不知是不是哪里有些误会?”
像似暴雨骤停,狂风顿逝,燕无双等人的眼里,第一高峰和方少宇依然站在原地没有动,就像是他们自亘古以来就这么站着,街道上的人也渐渐地多了起来,偶尔有伫足一看的,间或路过只那么淡淡的瞥上一眼的,还有那连看都不看上一眼的。
可是任飘萍并不明白为何这小二一见到自己就害怕成这般模样,自己似乎长得也并不难看,可是很快他就明白了,他已经看到了眼前桌子上的棺材,当然也看到了小二瞳孔里自己停在酒楼外马车上的棺材。
欧阳小蝶似乎对赵宏云的这种装腔作势已是习惯,只是站在那里静静地想着自己的心事。可是她还是听到了她不想听的话,赵宏云继续说道:“想必大家已是有些耳闻,杀害家父,杀害震天帮帮主的元凶已经查明,正是那沽名钓誉满口仁义伪君子的咫尺天涯任飘萍。”
付云生年过四旬,身高七尺,天生一副凶狠彪悍的长相,尤其是一双三角眼中总会于无意间泛出射穿人心的凛冽来,左袖之中似是空空无物,细看之下才知缺了左臂,此刻的他并没有随声附和赵宏云的话,而是静静地站在一旁脸上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司徒光忽然不说话了,因为已经有人说话了:“不知你还知道些什么?”他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在说话,所以他的整个人已经凝固。
在人们的眼里,有时他们和疯子没什么两样,放着短暂美好的人生不去享受,偏偏要一大早跑到街上来打架。
司徒光已是面如死灰,大叫:“帮主,属下知错了,属下再也不敢了。”人已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方少宇等人迅速地离开了此地,直奔关外,只是他的心中已深深地刻印这两个人的名字:任飘萍和第一高峰。
……
付云生原本准备教训教训章信,听了他这一说也只好作罢。
第一高峰这无与伦比的一刀劈,方少宇那摩天的血掌也拍向第一高峰。
章信一番拍马屁自是拍到了赵宏云的心眼里了,赵宏云却悲和_图_书天悯人一般说道:“他可以不仁,我却不可以无义,无论如何,任飘萍都还算是我的朋友,我又怎忍心他于水中身受那鱼虾吞噬之苦呢?”
赵宏云此刻也顾不得自我标榜,于神色不安之中安排丫鬟赶快服侍欧阳小蝶回到后堂,自己又匆匆忙忙交代了几句便也回到了后堂。
小二抬头一看,竟自吓得往后退了一步。来人正是任飘萍,任飘萍一路驾着马车来到洛阳城,原本打算与燕无双等人先会和然后在去少林一趟,刚一进城门,便感到已是饥肠辘辘,而他一眼便看到了天香酒楼的招牌,而恰好又听到了两个店小二的对话,是以才有如此一问?
此刻整个龙虎厅鸦雀无声,门外却传报丐帮八袋长老云中歌一干人前来吊丧,赵宏云自是不敢怠慢,神丐云中歌不是别人正是‘尼僧道丐痴癫狂,老妇独钓湖海江’中的一丐,虽不是丐帮帮主,却是和丐帮帮主一样从上代帮主那里得传盖世神功‘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法’,在丐帮中威望丝毫不低于帮主,是以赵宏云急忙带领人亲自去迎接。
龙虎厅里的长老、坛主及若干帮众自是义愤填膺,誓言要为老帮主报仇,却也有心中疑惑不信之人,其中就有江西南昌分坛的坛主付云生。
赵宏云已经开始说话,不,不是说话,而是吟诗,赵宏云此时满脸悲愤之情,说道:“今日本是端午佳节,谁知家父为奸人所害,前些日子为了保持帮中稳定,另外也为了查明元凶,是以一直拖到今日,唉,正是节分端午自谁言,万古传闻为屈原;堪笑楚江空渺渺,不能洗得直臣冤。”
付云生就是再耿直愚钝也听得出赵宏云这句双关语,遂说道:“谨遵帮主教诲。”
赵宏云看在眼里不开心,脸上却是挤出一丝让人见了还蛮喜欢的笑容,说道:“付坛主,是不是一路舟车劳顿有些不舒服?”
云中是人未到声先到,只听到一个爽朗的声音说道:“赵帮主,老夫来晚了,还请多多恕罪。”人这才扑入眼帘,整个人就是一水浒中梁山英雄李逵的盗版,只是显得老了些罢了。赵宏云立时说道:“云前辈,这是哪里的话,只要您老人家来就是震天帮的荣幸,况且您还是第一个来的呢。”谁知云中歌背后一个长的颇为帅气的毛头小伙子冷不丁冒出一句话:“要不是刚才在街上遇见那个什么任飘萍,我们一定会来的更早。”https://www•hetushu.com.com
此刻赵宏云正站在司徒光的背后铁青着脸看着他的后脑勺,心里已不知道把司徒光的后脑勺敲碎里多少次了。原来赵宏云把欧阳小蝶安排好之后叫来帮众的大夫,大夫说是无事休息一下就好,于是又回到了龙虎厅,原本以司徒光的武功自是可以觉察到赵宏云的到来,只是一个人得了意就会忘了形。
赵宏云有些震怒,龙虎厅里突然间鸦雀无声,有些人已是暗自为付云生捏了一把汗,当然少不了有些与付云生有间隙的人心中偷偷地幸灾乐祸,等着看好戏。
显然来自长安分坛的司徒光就是忘记了这一点,因为此刻的他正在大声说道:“任飘萍只不过是一个盗贼而已,想必人品也好不到哪儿去,至于他杀害老帮主的目的只有一个,大家心照不宣,自是为了帮主夫人,”说到这里见大家忽然都不言语,一个个似是聚精会神地听他说,以为自己说得很有道理,更是唾液飞溅,神秘兮兮说道:“不知各位听说了没有,这次买通杀手杀死任飘萍的主顾是咱们帮主。”
可是,忽然间第一高峰就好像疯了一样,仰天长啸,似是要把多年来他心中压抑的那份不为人知的感情彻底发泄出来,可是啸到最后竟是比鬼还难听的哭声,那哭声已渐渐远去,燕无双等人才发现第一高峰手中的那把刀已是碎成九段就那么躺在地上,在阳光下闪烁着迷离的嘲笑,而第一高峰就在这嘲笑中逝去。
……
赵宏云心里揣摩着付云生在震天帮中虽说只是一坛主的身份,但是他却是帮中元老级的人物,只是因为其性格耿直才未做到长老一级,是以现在若要惩办他,帮中一帮长老中自是有很多与他当年一起出生入死的人替他说话,遂笑道:“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还希望付坛主深思熟虑之后再说话!”
良久,赵宏云又自踱着方步走到了付云生的旁边,看了一眼付云生那字空空无物的左臂,又面向前方背对着司徒光,温柔地说道:“念你是初犯,但是帮规自是不可废,自断一臂吧。”
先前说话的店小二正准备说话,眼前的光线忽然一暗,门口已是来了一个客人,耳边立刻就听到了客人的问话:“报什么官啊?”
那是一把缅刀,衙门里专用的缅刀,只是不同的是刀柄处刻着两个字:萧红,他当然不认识萧红,但任飘萍却知道那两个字对第一高峰意味着又怎是两个字所能够表达的含义。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