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卷 蝶舞飘灵 第二十八章 代价

第一卷 蝶舞飘灵

第二十八章 代价

南宫伤低着头道:“爹,都怪孩儿一时逞能要去参加什么兵器大会。”
任飘萍蓦然看了一眼欧阳紫,欧阳紫本还想说什么,但看见他的这一眼不知为什么,最终还是把嘴闭上了。任飘萍笑道:“看来赵宏云明知其父并非我所杀,却是要想尽千方百计来嫁祸于我。只是不知道杀害赵世青赵老英雄的真正凶手是谁呢?”说话间却是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欧阳紫,在他的脑海中自是想起了赵宏云拿着摄魂珠去龙门石窟找龙门老人巧遇常小雨和紫云的那一幕。
任飘萍道:“正是。”
可是南宫玉却不再说话,脸上的恐惧之色愈来愈浓。这时,田不平叹了一口气,说道:“老弟,还是不要再问我大哥了,当年参与欧阳连城灭门惨案的人很多,但是为了安全起见,所有的人都是蒙面行事,是以谁也不认识谁,但是想来可能各个门派都会有嫌疑,只因为人心太贪,再加之欧阳连城为人正直,也得罪了不少同道之人。”
你若是威胁说把一个女人杀了,她也许会害怕,也许不会害怕,可是你若说是毁她的容,尤其是漂亮的女人,那她一定会害怕极了,她宁可你立刻把她杀了。
南宫玉此刻脸上竟是出奇的平静,道:“你是在兵器大会上见到别离剑时才知道的吧。”
欧阳紫笑道:“立刻离开这里,舍得和尚就是你的了。”
任飘萍笑道:“学习了,看来南宫姑娘还是个才女。”
欧阳紫眼中的恨意愈来愈浓,恨恨道:“就为了一把剑,你就要如此的丧心病狂。”
这个问题也正是欧阳紫想问的,是以她此刻的眼神正在死死地盯着南宫玉,等待他的回答。
他的话刚一说完,欧阳紫的鱼肠剑已是迅疾地指向他的咽喉,厉声说道:“老匹夫,你若是再吞吞吐吐不肯说出实情,本姑娘现在就取了你的性命。”
谢江南道:“大哥,我正有此意,要不然我谢江南可真要变成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了。”话说完时人已走到任飘萍的面前,从衣服的夹层里拿https://www.hetushu•com.com出两封信笺双手捧着交给任飘萍。
南宫玉竟似没有看到那欧阳紫手上鱼肠剑上流动着的耀眼的寒光,镇静自若道:“不错,老夫一定会为当年所犯大错给你一个公道,只是希望你听我把话说完。”
南宫玉的眼中的嘉许之色更浓了,之后却把眼神挪到门外那无尽的黑夜中,思绪渐飞,似是回到了从前,缓缓说道:“当年欧阳连城锻造出一把极为精巧的剑,剑名‘别离’,剑长二尺九寸七分,剑宽一寸三分,剑柄镌刻有九龙戏珠,剑身舞动,青芒必现,剑刃锋利,利可断金,更奇的是,与敌对阵时,只需按下剑柄出的龙珠,别离剑就可于霎那间一分为二,杀敌于瞬间。”
南宫玉笑道:“老夫的确很想得到这把别离剑,可是还不至于卑劣至此,直到有一天晚上,府上来了一个蒙面人,手持一枚银制令牌,来人什么话都没有说,交予我一封信后就走了,从此老夫的命运就彻底改变了。”
南宫怡此时忍不住道:“你这女人,也忒狠毒了吧。”
欧阳紫见此知道任飘萍已是有些怀疑上了自己,却道:“赵世青也许本就该死!”
谁知南宫玉笑,大笑,说道:“老夫今日若能死在欧阳连城所铸的鱼肠剑下也正合了老夫的心意,只是有些事情还是永远不知道的好……”眼睛看向任飘萍,说道:“任少侠,我南宫一家老小的性命还要你担当些,拜托了。”
任飘萍点头,沉思后说道:“其实现在最重要的是弄明白到底幕后的操纵者是谁。譬如说那令牌,那银枪金箭,那弯刀……”转头看着南宫玉继续说道:“还有当年轰动朝廷的流星火箭!”
任飘萍脸上已经有了笑意,心知自己所猜离正确答案相差无几。
欧阳紫立刻凶狠狠地看着南宫怡,压低嗓门一字字道:“你若再说半个字,我立刻就把你的脸抓烂,让你变成一个丑八怪,你信是不信?”
南宫玉忽然说道:“老夫虽是罪在不和图书赦,死不足惜,但还是希望欧阳姑娘饶了我家人的性命。”
此刻的南宫玉已是抱着必死之心,引颈直冲欧阳紫手中的鱼肠剑而去,欧阳紫似是未曾想到南宫玉会有此一招,待到欲收手撤剑时为时已晚,好在任飘萍适才听到南宫玉的说话时,便已猜到南宫玉的以死谢罪的心思,说时迟那时快,一股剑气自他的右手食指激射而出,正中鱼肠剑的剑身。
南宫玉现在连头已经不点了。南宫伤却说话了:“说句实话,任兄,这一点我也是不懂,你一进门的那刻的眼神似是对这里是无限的渴望,而且我的四妹绝对算是配得上你。”
一旁一直沉默的欧阳紫似乎有点儿不高兴,哼了一声,撇嘴说道:“那也未必,对书法有些研究充其量不过是个书法家,可是书法家就一定能够金榜题名吗?”
南宫玉道:“每个人做事总是有代价的,任少侠是为一个‘情’字所困,而欧阳连城之死却是因为一个‘秀’字。”
南宫玉点了点头,道:“是。”
众人皆不自觉地多看了几眼还在舍得和尚身上插着的那把别离剑。
南宫怡站在任飘萍的身后,似是听不懂他的话,却是心中明白任飘萍和自己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谢江南摇了摇头,答道:“此中缘由,只怕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任飘萍继续说道:“可是你更没有想到的是我竟也不同意做你的乘龙快婿。”
那南宫怡此刻倒是有些不好意思,撒娇道:“三哥……”
南宫玉摇了摇头道:“该来的总会来,这都是报应,老夫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这一等就是十七年,再过两天就是老夫的六十岁的生日,老夫原来还心存侥幸,想着也许能躲过这一劫,可是‘伤儿’从兵器大会上回来告诉我说,有一个叫欧阳紫的姑娘捎话给我说是这一两天就要前来拜访……”
欧阳紫回过神来,惨笑道:“当年你可是放过欧阳家的任何一人吗?若不是龙门前辈救了我,此刻的我只怕已是阴间冤魂了。”和-图-书
欧阳紫忽然情绪有些激动起来,道:“当年南宫玉伙同他人杀死我全家时难道就不心狠手辣心如蛇蝎吗?”
南宫怡当然算是一个美人,所以南宫怡立刻就不说话了,而是躲在任飘萍的身后,偷偷地用眼睛瞪着欧阳紫,心中却只怕把她已杀死了千万遍了。
众人都不明白,疑惑不解道:“‘秀’字?”
任飘萍忽然截口道:“所以你就立刻召集了田不平、高渐离和谢江南三人,也正好他们要赶来祝寿。”
南宫怡却已是走到了南宫玉的身前,竟是不信道:“爹,这一切都是真的吗?你怎么会是杀人凶手,你平日里不是最为仁慈了吗?就是一只野猫受了伤你也会给它包扎好伤口。”
这时欧阳紫却拿出一个手掌大的布娃娃,用针猛地一刺布娃娃的左腿,舍得和尚立时手捂左腿,口中发出一声惨叫。
众人愕然,谁又能想到眼前这人竟是武林中赫赫有名威望极高的舍得和尚呢?
田不平惊讶道:“难道眼前这人是任少侠的忘年之交、少林寺达摩院的首席长老舍得和尚?”
南宫怡嫣然一笑,说道:“一看便知你就没有好好研究过书法,这一封信上的字是一气呵成,而那一封信上的字则是一笔笔描出来的。”
谢江南道:“这两人都请我偷这两封信。”
南宫玉忽然说话了:“任少侠心思缜密,所知甚广,只是老夫所知却有限,怕是很多问题也不能回答你。”
任飘萍接着说道:“而恰逢此时你又见到了我,所以你立刻就决定生日提前过,而且决定把你的女儿南宫怡许配给我,因为只有这样你才可以安下心来等候欧阳紫的到来。”
任飘萍扶起坐在地上已是受了伤的南宫玉,让他坐在了椅子上,道:“无论如何,还是希望前辈把当年的事情详细地说出来,我想你一定有你不得已的苦衷。”
南宫怡一直站在一旁仔细地看着任飘萍手中的两封信,忽然说道:“这两封信的字迹虽然形似,却绝不是同一个人所写。”
任飘萍抬起头来看着谢江南,和*图*书喃喃道:“事情竟是这样的。”又问道:“可是赵宏云既然已经把信交给了我,又为何让人再偷回呢?”
南宫玉已是没有话说了,点头。
南宫玉长叹一声道:“爹又何尝愿意做那杀人凶手呢?更何况被杀之人是你爹心中仰慕的英雄欧阳连城。”
任飘萍说道:“可是你没有想到南宫怡压根就不同意要嫁给我这样一个杀人父夺人妻的江湖败类。”
南宫玉脸部肌肉此刻剧烈地抽搐着,瞳孔变大,像是想起了什么令人极其恐惧的事,说道:“燕……”南宫玉忽然一顿说道:“那信上写着:‘一别数年,颇为想念,今需君共图大事,“别离”以报,君当不忍拒之,然则银枪金箭弯刀回赠。’落款知名不具。”
任飘萍道:“难怪我找不到,只是我想知道到底是玉芙蓉还是赵宏云让你偷这两封信的?”说话间已是打开了那两封信。
任飘萍纵使不清楚这里边的门道,也是知道这是一种害人的巫术,面无表情,道:“你想怎样?”
南宫玉无语。
欧阳紫忽然觉得很冷,道:“我在你的心里就是这样的吗?”
南宫池接口说道:“附近方圆百里谁不知我四妹是个才女,若不是女儿身,只怕金榜题名如同探囊取物。”
任飘萍自是心知,但是面上却是故意装出一副惊讶之色,皱眉“厄?”了一声。
南宫玉看着任飘萍,重重地用手掌在任飘萍的肩上拍了两下,转头对着谢江南说道:“四弟,我看你还是把那两封信笺拿出来交给任少侠吧。”
任飘萍问道:“令牌?不知是什么令牌?”
欧阳紫忿忿说道:“难道一个人优秀也是错吗?优秀就该被灭门吗?”
南宫玉点头苦笑,任飘萍似乎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脱口说道:“别离剑!”
那鱼肠剑中了任飘萍的剑气被震离了原先的方向足有九十度之多,鱼肠剑兀自还在震颤余音未绝之时,南宫玉却去势不减,待至舍得和尚的面前,一把抽出舍得和尚身上的别离剑,竟自决绝地抹向自己的脖颈,血溅三尺,别离剑当https://www•hetushu.com.com啷一声落在地上。
大师没有应声,呆滞无神的眼里不见一丝的反应。
南宫玉兄弟四人从任飘萍口中听到‘流星火箭’四个字时,惊声道:“你怎知道?”就连欧阳紫也是满眼惊疑,心道:他又是如何知道流星火箭才是我欧阳一家惨遭灭门的真正原因。
任飘萍道:“前辈可知欧阳连城灭门惨案都有哪些江湖人士参与?”
南宫玉道:“正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当年欧阳连城不仅武功卓绝,而且更是制得一手的好兵器,与此同时当年位于蜀中的欧阳山庄的风头不仅盖过了蜀中的青城派和唐门,更是盖过了少林武当。试想一个如此优秀的人又怎能不招人嫉妒呢?”
欧阳紫此刻竟像是忘记了心中的仇恨,静静地默默地注视着任飘萍,心想:这个谜一样的男人,原来他竟是像风一样悄无声息地吹进自己自己的心里,难道也要像风一样地悄无声息的离去?
任飘萍叹道:“天妒英才,大凡一个人优秀到了极点都是这样的,这也许就是代价吧。”
任飘萍点了点头,道:“‘剑痴’南宫玉,武林谁人不知啊,说的是前辈嗜好藏剑,只要是绝世好剑,前辈必是想尽一切办法弄到手,想来前辈府中一定收藏了很多神剑利刃。”
除了南宫玉和他的结拜兄弟,所有的人齐刷刷地把目光对准了南宫玉。
欧阳紫冷笑,鱼肠剑已是握在手上,道:“代价?现在就该是那些人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南宫玉接着说道:“老夫有一个绰号,武林同道称做‘剑痴’,想来任少侠也不陌生吧。”
欧阳紫此刻当然得意极了。任飘萍却一字字说道:“我对你失望透了,你不仅心狠手辣,而且心如蛇蝎。”
任飘萍苦笑道:“我知道我不属于这里,尽管我渴望属于这里。”也许有的人就像是风,它很想做一停留,可是风一旦停了下来,它就不再是风了。
南宫怡虽是听了不高兴,但是也没有说什么,也许真的害怕欧阳紫划破她的脸。
南宫玉道:“不错。”
欧阳紫冷冷道:“正是。”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