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卷 蝶舞飘灵 第二十五章 至死方休

第一卷 蝶舞飘灵

第二十五章 至死方休

掉下来的东西什么都有,就是连女人穿的肚兜都有,唯独没有信函。任飘萍虽然心中早已对此不抱什么希望,可是脸上还是掩饰不住的失望转身便走,没走两步又停了下来,却也并不回头,淡淡道:“对不起!”人已远去。
任飘萍当然是去追另一个江湖人,不是因为他是江湖人,而是因为这人一定是在长安趁他熟睡之际偷走那两封信函之人──‘偷天换日’谢江南。
任飘萍叹气。
任飘萍还好好地坐在那里,还在悠然地喝着酒吃着菜,那壮汉的手仍自发着力,似是全身的力气都用上了,脸已是憋得通红,就连胸前的黑铁一般的胸毛此刻竟一根根地竖立了起来,可是任飘萍桌子上的酒杯里的酒居然连一滴也没有洒出来。
欧阳尚晴沉默不语,心中却是激浪翻天。这已是她第二次为任飘萍而死了,当年欧阳小蝶嫁给赵宏云之后,任飘萍自暴自弃,整日酗酒麻醉自己,没有钱买酒就赊账,账赊的多了,就吃白食,白喝酒,被店家打的死去活来也不还手,而正是自己一次次救了他,可是任飘萍却从不领情,依旧喝醉被人打,似乎只有醉和痛才是自己一生的需求。
任飘萍对这种做戏的情形自是见惯不惯,并不理会那书生,径直喊了一声:“小二,再上壶酒。”
欧阳尚晴表情阴冷,道:“我虽已是死人,可你还活着,只要你还活着,我就不算是个真正的死人。”
欧阳尚晴正是为了让他彻底清醒,才跳下百丈深渊。
过了很久,欧阳尚晴道:“你不必担心,我姐姐只是被赵宏云暂时软禁了,你知道的,他是真心爱着我姐姐的。”
欧阳尚晴看着他,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道:“不错,只不过我真是想不通,你怎么就知道一定是我做的,难道不会是别人?”
书生知道今日遇到了高手,可是周围的人已是在指指点点了,这让平日里威风八面的他丧尽了颜面,这口气又委实咽不下去,正欲伸手再次出击,却听到一句话:“三弟,休得无礼,还不快向任飘萍任大侠赔礼。”来人这一说一来自是告诉书生任飘萍的身份,让书生赶快收手以免再次受辱,二来自是想给足任飘萍颜面不想和任飘萍发生任何冲突。
那船夫忽然摇了摇头道:“真弄不明白,你救了她,她还要杀你,她好像很爱你,https://m•hetushu.com•com却要你死。”
任飘萍的眼前是一座古老的小城镇,看不出有多少年头了,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只是在刚才经历了生死的任飘萍眼里,显然这里已是很可爱了。
可是就在这一瞬间,他的眼睛的余光透过人群看到了一个也不属于这里的人从里屋里走了出来,江湖人竟自在这些人群中如此容易辨认,那人当然也看见了他,可是那人立刻撒腿就跑,南宫伤见四妹出言无状,狠狠地瞪了一眼南宫怡,正待给任飘萍赔礼,任飘萍已经不见了。
谢江南苦笑道:“在你任大侠的手里我又能跑到哪儿去呢?”
街上的人很多,各色各样的人都有,有担着担子卖杏的,给人剃头的,也有摆着地摊卖草药柴火的,当然少不了当街吆喝着卖包子馄饨的,街面两旁更是林立着各色的商铺门面,做什么的生意都有。
任飘萍忽然解开外套,那日在雅静阁随手拿走的玉芙蓉的薄衫此刻赫然正穿在他的身上,他当然知道今日三番四次遇险,自然不是自己练就了什么金刚不坏之身,只怕全是因为这件薄衫,尽管他还不清楚这就是传说中的天蚕宝衣。
任飘萍心里惨然一笑道:难道我就是不是真的爱着欧阳小蝶的吗?只是不愿谈及此事,遂岔开话题,若有思索,道:“你是在我从那棵树上跃下来之后才趁机制住小蝶冒充她的,因为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不会怀疑你,更何况我也没有时间来怀疑,因为整个计划中每一步都已设计好了,就是李思然他们也在算计之中。”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件平常人家随便就能够享受到的最平常的事,现在看来任飘萍是享受不了了,因为现在他的面前正自站着一个胸前满是黑铁一样胸毛的壮汉,双手插着腰正凶狠狠地看着他。任飘萍只是斜了壮汉一眼,仍自埋着头吃饭,可是壮汉不乐意了,壮汉开始说话:“朋友,看着眼生啊。”任飘萍没有回答,许是太久没有吃一顿饱饭了,仍旧只顾着眼前的饭菜。那壮汉似乎更不乐意了,一只遒劲有力青筋暴起的手已是搭在了任飘萍吃饭的桌子上手上发力,嘴里喝道:“起!”
谢江南一见来人居然是任飘萍,立刻就跑,跑得比兔子还要快十倍,可是他回头一看,任飘萍已经离他只有九尺之距hetushu•com.com,谢江南开始不断地改变方向,可是无论他到了哪里,任飘萍就像影子一样紧紧地跟着他,而且这影子离他越来越近了,八尺,七尺,六尺……任飘萍正在对着他笑,微笑,谢江南也在笑,却是苦笑,当任飘萍离他只有三尺的时候,他索性停了下来不跑了。
谢江南是死了的鸭子嘴硬着呢,眉头一皱,道:“拿什么?我又没偷你什么东西。”
南宫伤笑道:“舍弟适才多有得罪,还望任兄不要挂怀,兵器大会上目睹兄之风彩,至今还历历在目,若兄不嫌弃,还请移步舍下一叙,也好让我这做弟弟的一尽地主之意。”
不知不觉中又走到了南宫世家的门前,望着这个自己并不属于自己的却又十分渴望的地方,任飘萍实在是不想进去,正欲转身离去,一个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任飘萍似是无奈了,道:“你真是贵人多忘事那,前年也是在长安你不是照样偷了我的银票吗?”
谢江南见任飘萍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自然是很得意,可是见到任飘萍一脸的失望,心中竟有些过意不去,毕竟任飘萍放过他很多次了,再一听到任飘萍的一声对不起,心中竟已是有些感动。
船夫见天色已是不早,问道:“客官,你先前说是随便划,只要是逆流而上就行,可是,你看总得有个目的地吧。”
谢江南虽然大任飘萍将近十岁,此刻却已是陪着笑脸道:“那不是不认识您嘛,得,自从那次您教训了我之后,我就再也没偷过,不,没偷过您的东西。不信您来搜。”说着便把双手高高地举起。可是他很快就后悔了,因为任飘萍当下就把他倒提了过来,那谢江南名字虽然响亮,但是个儿却不高,任飘萍这么把他一提,上上下下就抖了起来,他身上的杂七杂八的东西就全掉了下来。
南宫世家。
任飘萍道:“没偷你跑什么?”
欧阳尚晴凄然一笑,道:“我知道,我愿意,在这个计划中我不也是一个死人吗?”
任飘萍见此,盛情难却,也就答应了下来。一路上自是相互客套,要不就是谈了一些兵器大会上的一些事。原来那日南宫伤被欧阳紫摄魂珠所伤之后,兵器大会之后欧阳紫为他去除了背上所中银针之后便匆匆回到家中,虽说只是拿到了第三名,虽说兵器大会上少林武当丐帮均等和*图*书门派未参加,但他的名列三甲也足以让他在族人面前扬眉吐气。任飘萍不禁心道:这个欧阳紫不是心狠手辣吗?怎么……
现在,是傍晚。
就在这时那书生阴笑道:“还是让在下为兄台斟酒吧!”说时迟那时快,书生的右手已闪电般伸出直夺任飘萍手中的酒壶,使的竟是少林的‘小擒拿手’,任飘萍只是手腕一翻,也没有什么精妙的招数,却已把书生的招数化解了,酒壶依旧还在任飘萍的手里。书生心里虽然已是吃惊不已,但仍自不愿服输,左手已是击出一拳,这一拳虽是不快,却隐约带有雷声阵阵向任飘萍的面门砸去,这一拳眼看就要击中任飘萍却又自收回,竟是虚招,而右手掌心暗自吐劲,一道极为强劲之力劈向任飘萍所坐的凳子腿。
任飘萍笑道:“做贼心虚吧。”
任飘萍乍一进入此间,竟停步不前,怔怔出神,不是震惊于南宫家业之大,再大的家业他也见过,而是感动于此间的人和那种淡定恬然,一大家人生活在一起的和和美美,其乐融融。于自己从小便过着漂泊天涯的生活而言,心中竟不禁伤感了起来,心道: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吗?
任飘萍低头,他知道欠她太多,其实自己也许真的应该被她杀死,也许只有这样,才能化解她心中的爱和恨,才能还清欠她的情。
此刻木筏已行至河道狭窄之处,欧阳尚晴突然站起纵身一跃,已是飘落在岸上,凄然笑道:“我一定会杀死你,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直至你死去。”话说完人已是消失在岸边的树林深处。
任飘萍却继续道:“你和赵宏云合作,你一定会吃亏的,至少他要的是一个活人,而你在他的计划中得到的却是一个死人。”
谢江南仍然死不承认,笑嘻嘻道:“干咱这一行的哪个不做贼心虚,不过真的没偷过您的东西。”
任飘萍笑道:“其实我也是不很明白。”他知道有些事就算是明白了又能怎么样呢,还是不明白的好,自己岂不就是什么事都太明白了,这才凭空多了这么多痛苦和烦恼。
任飘萍手一伸,道:“拿来。”
任飘萍却反问道:“你既已是死人就不应该关心这些活人之事吧。”
任飘萍微微一笑,道:“因为你是她唯一的妹妹,所以小蝶才不会提防于你,所以你才会轻易得手,江湖www.hetushu.com•com上能够不知不觉轻易制服小蝶的人本来就不多。”
南宫伤已经在催他了,因为孩子们已经停止了嬉闹,正自睁大了眼睛看着他这个陌生人,从屋子里涌出来了很多人,正自等着南宫伤介绍引见,人群中一个眼睛大大的女子竟自一直地盯着任飘萍看个不停,似是要从他的疲惫漂泊的脸上读懂此刻他的那种迷离伤感的眼神,直到南宫伤唤了他好几声,任飘萍才从这种感伤中走了出来,尴尬地生硬地笑着说着一些客套话,待到引见至那位眼睛大大的女子之时,任飘萍得知她是南宫伤的四妹南宫怡,那南宫怡冷冷的面庞之上冷冷的眼神竟有些不屑地看着他,樱桃小嘴高傲地吐出了一句话道:“你不像是这里的人。”任飘萍震惊之余不禁多看了她两眼,道:“我本就不属于这里,我只是一个江湖人。”
船夫道:“好啊,前边不远处便是一处城镇,颇为热闹,我看客官便在此上岸吧。”
任飘萍随口说道:“也罢,我肚子已是饿了,找一个大一点的城镇靠岸,有吃有喝就行。”
正面五间房屋极尽雕梁画栋,古香古色,两侧厢房共计十多间,前后三进三深,花木点缀自然,门窗多以几何图案雕刻为饰,院子中央七八个男童正在戏耍打闹,还有六七个小女孩在跳皮筋,又偶尔于欢声笑语间得闻鸡犬之声。
小二虽是应了声,却是手里拿着酒踌躇着不敢上前,一双眼里满是畏惧地看着那书生。书生也不看那小二,只是一味地冷笑着,鼻息间全是得意。任飘萍微笑着,脚下咫尺天涯已是展开,但见身形疾如一阵风般闪过,现在任飘萍还坐在那里,可是不知为何他的手中已多了一壶酒,现在正自斟着酒,再瞧那小二手中的那壶酒竟是不翼而飞了。书生的脸上已是没有了刚才的得意之色了,代而替之的是一副惊疑的表情。
任飘萍适才已看见书生向那壮汉暗使眼色,随后那壮汉便悄悄地溜了出去,心知怕是去搬救兵,只是未曾想到救兵这么快就来了,而且更未曾料到的是这救兵竟是在兵器大会上有过一面之缘排名第三的‘别离剑’南宫伤。而南宫伤本是不认识任飘萍,尽管武林大会上有所见,但当时他见到的是虬髯客,但适才窗外一瞥便是心知肚明,毕竟天底下这么好的轻功除了‘咫尺天涯’任飘萍还有谁呢和_图_书
任飘萍当然懂得见好就收,笑道:“原来是南宫兄弟,只是知道南宫世家世居河南新安,却不知自己已是身在新安了。”
欧阳尚晴还是心存不解,问道:“你真的已经是金刚不坏之身了?”
书生当即心中一惊,遂一抱拳赧然笑道:“看来在下真是有眼无珠,给任大侠赔礼了。”
此刻任飘萍似是已迷茫不知何去何从,如果说是像那船夫所说的那样只需要远远地凝望着小蝶的幸福,可是小蝶并不幸福,如果自己执意要得到小蝶,得到的小蝶真的会幸福吗?
壮汉瞥了瞥一眼那书生,竟狠狠地答道:“朋友眼生难道有假?”
谢江南耍起了无赖,道:“唉,没办法,咱这行见到像您这样的大侠,不跑才怪呢。”
酒店里其他的顾客一见这壮汉竟自纷纷躲在一旁看热闹,此刻胆小一点的见到眼前的这种情景,竟似不忍地紧紧地闭上了眼睛,脑海里似乎已浮现出那一桌酒菜凭空而起打落在任飘萍的身上落在地上的生动画面。可是很奇怪,耳朵里却什么声音也没有听到,又忍不住睁开了眼。
壮汉话音一落,左右脸颊上已是‘啪啪’两声,应声而起的是红红的十道指痕,可是那壮汉居然捂着脸没敢吭声,反倒是惧怕地向后退了两步,嘴里嗫嚅道:“三爷!”
现在,任飘萍的面前已是摆上了几种时令小菜和一大盘牛肉,当然少不了酒,在这样一家并不算太大的酒家能够吃上一顿安稳可口的饭菜,再饮上几杯并不算太好的烧刀子,对此刻的任飘萍而言,已是一件极其幸福奢侈的事了。
任飘萍笑道:“谢兄,你怎么不跑了?”
这时任飘萍开始说话了,他抬起了头,却并不看向那壮汉,而是看着坐在东北方向最拐角处的一个白衣书生,道:“朋友,还眼生吗?”
任飘萍没有去挡那声势如雷的左拳,也没有去挡那阴柔暗算的右掌,只是连人带凳子后移了半尺,既躲过了书生的一击,又恰好没有碰到身后的桌凳,酒壶还在他的手里,仍旧在给自己斟着酒。
打人的不是任飘萍,竟是那书生,那书生此刻已是笑道:“这位朋友,属下兄弟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多多包涵,不知朋友如何称呼?”
任飘萍真的已是无语,心道:她只不过是以一个死人之心来杀自己的,自己还有什么好说,就算是自己真的被杀也没有什么可以抱怨。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