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卷 蝶舞飘灵 第十五章 流星火箭

第一卷 蝶舞飘灵

第十五章 流星火箭

任飘萍和第一高峰一想也对,第一高峰则先去衙门料理此事,而任飘萍和燕无双则先回客栈。
燕无双娇笑道:“真是天下第一趣事,也是天下第一奇事,当世最大的盗贼和最大的神捕居然在一起笑谈偷窃之事。”
任飘萍没有解释,全身上下没有任何的表情,甚至连手指头都没有动一下,只有一双疲惫之极的眼睛朦朦胧胧地看着玉芙蓉。
任飘萍道:“哦,你的意思是……”
任飘萍闻着欧阳小蝶留在这木屋的气息,一脸的惆怅,懒懒地说道:“你不是要告诉我些什么吗?”
是啊,欧阳小蝶现在在哪里?任飘萍的思绪一下子被燕无双这句话拉走了。他的记忆回到了动身准备离开洛阳去唐门的前一天的晚上。
只见唐直手一挥道:“把人带上来。”
燕无双今天在灵堂时已看出了这个小姑娘的心思,她怎能忘记临别时唐灵对任飘萍的那欲言又止的神情和那深情的一望呢?
任飘萍道:“好说,就是你不让我去,现在我也想去了,因为我现在觉得这件事越来越有趣了。”
其实大多数女人都是这样,若是自己一个人遇见老鼠,胆量大得很,只怕非得把老鼠吓个半死,可是一旦有心爱的男人在跟前,立刻就没有了胆量,老鼠好像要把她吓个半死,这就是为何男人有胆量,男人的胆量只怕是女人给的。
县城衙门,大牢。
燕无双身为仙人掌的顶尖杀手自是见过杀人的手段,但像此于瞬间杀死二十六人,刀法之迅速,出手力道把握如此之准尚是第一次见到,心头居然莫名的生出一股寒气,不自觉的紧紧地抓住任飘萍的右臂,似乎只有这样才会感到安全些。
唐直三人自是伤痛欲绝。
任飘萍兴趣盎然道:“接着说吧!”
任飘萍哦了一声,道:“我怎么一个都想不出来?”
第一高峰猛地一抬头道:“你说什么?流星火?”
唐灵幽幽道:“那么凶手究竟是谁呢?”
任飘萍知道自己有点儿失态,讪讪一笑,道:“只是好奇而已。”
任飘萍笑道:“哦,是吗?”
任飘萍道:“那么震天帮赵老帮主赵世青的死是何人所为?”
那一天晚上,一切已经安排好了,常小雨柳如君他们已经睡了。还是雅静阁后院里欧m•hetushu•com•com阳小蝶住的那间木屋,当时燕无双还不是燕无双,而是玉芙蓉,那个温柔的能把任飘萍融化了的玉芙蓉。
任飘萍不吃惊倒是把玉芙蓉吓了一跳,然而旋即她似乎就明白了,道:“是啊,你们毕竟是那么地爱着对方,自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尽管说得轻松,可是任谁都能听出她满嘴的酸味。
任飘萍心中一惊,他们俩怎么会跑到唐门的火器房,那里不是唐门的重地所在吗,但他也听得出唐直这番软中带刺的话。
唐飞看向唐直,唐直却看向任飘萍。
唐直道:“不送。”
没有人回答她,就连任飘萍也不能。
第一高峰眼中已有些佩服,道:“不错。”
“后花园竹林里。”一人回答道。
第一高峰笑道:“除非你答应陪我走一趟辽东。”
任飘萍知道无论怎样自己都该离开唐门了,只是不知燕无双和第一高峰现在在哪里。唐直似乎已看出了他的心思,道:“任少侠的朋友似乎对唐门的火器房很感兴趣,原本想带他们参观一下的,可是今日唐门遭此巨变,实在是……还望任少侠海涵。”
第一高峰沉吟道:“那萧德先是要说出唐门的丑事时被杀,按理推算杀他的人应当是唐门中的人,可是回来路上听任兄说此人并非唐门中人。”
任飘萍和燕无双均点头表示同意。任飘萍忽然想起唐向天临终的话,问道:“不知流星火指的是什么?”
玉芙蓉轻启朱唇,柔声道:“公子,我想你的做法也许是对的,因为我看得出纪长山是真心的对她好,也许她的内心深处仍然深爱的是柳如君,但她至少已经想通了。”
回到客栈,燕无双便叫嚷着要吃东西,其实任飘萍和第一高峰也真的饿了。要了饭菜,三人便吃了起来。
等到任飘萍和燕无双回到了客栈,发现有人已经恭候他们多时了,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唐灵。
第一高峰道:“没见过,这些是在刑部的卷宗上看到的。”
第一高峰看着任飘萍,似乎有点开心,间或有点儿得意,道:“你也有不知道的事,你可别忘了与你齐名的柳飞絮。”
唐直不温不火道:“好说好说。”
第一高峰道:“没有,可是人世间的很多杀戮就一定与仇恨有和*图*书关吗?此外,高手用任何兵器都能杀人,模仿刀伤也不无可能!”
任飘萍见他反应如此强烈,欣喜地问道:“那是什么?”
第一高峰笑道:“你怎么总是这么爱管闲事?”
男人岂非都这样,总喜欢自作多情,任飘萍又怎能例外呢?
谁知第一高峰却摇了摇头,道:“记不起来了?”满脸的坏笑,遂一脸的沉重道:“怕是流星火箭吧!”
任飘萍道:“不知道,但是现在至少知道,第一,凶手施刀,刀法极快,第二,凶手易容术一定不差,第三,凶手对唐门极其熟悉,第四,此人轻功极高,当不在我之下。”
燕无双道:“你是说天荒地老柳飞絮,可是他与唐向天有仇吗?”
任飘萍看出唐直眼中的询问,脸色凝重道:“敢问唐绝轻功如何?”
玉芙蓉说这话时内心里又何尝不起波澜呢,她的心全在任飘萍的身上,可是任飘萍的心却在欧阳小蝶身上。
玉芙蓉已不吃惊,她知道任飘萍和欧阳小蝶之间有太多太多的过去,太多太多的刻骨铭心,心中幽幽一叹:我又算得他什么人呢?
第一高峰又不说了。
听到这里任飘萍的眼皮一丝颤动,颤动的是千般的悲与喜,喜的是不想小蝶仍然不能忘怀于他,悲的是伊人已做他人|妻,嘴角一挤,费力地吐出几个字来:“每月十八日申时。”
任飘萍道:“只怕唐向天得到图谱潜心钻研制造流星火箭,所以才有了你今日唐门火器房之行。”
燕无双不等任飘萍回答道:“他这哪是管闲事啊,还不是为了欧阳小蝶。”
任飘萍心想难怪今日在唐门没有见到一个老一辈的人物,难不成火器房要比唐向天重要得多?
玉芙蓉当然知道他的心思,道:“其实我从来就没有要劫持小蝶的意思,我也没有那个劫持她的能力,是她自己要劫持自己。”
那燕无双突然插嘴道:“你见过?”
第一高峰道:“这样的人岂不是好找吗?”
任飘萍又何尝不震惊呢,若有所思道:“看来关键在于辽东三杰身上,只可惜我们还是棋差一着,凶手似乎就在我们的背后盯着我们。”
任飘萍说道:“唐门的火器房好玩吗?”
午时。
任飘萍没有想到唐直还留有这一手,直觉得此人城府和*图*书颇深,道:“唐兄还请多担待,如若没有什么事的话,我等就告辞了。”
任飘萍道:“看来杀害唐老爷子的凶手另有他人,只怕唐绝也是被此人所杀,那凶手杀了唐绝,换上他的孝衣,再经过易容,混迹于灵堂之上,只要不说话,是很难被察觉的。”
玉芙蓉接着道:“有一天,玉凤堂接了一单生意,重金刺杀欧阳小蝶,并告知小蝶某日某时会独自一人在震天帮的后花园放风筝……”
燕无双道:“也算我一个。”
任飘萍点头道:“若是这样的话,南宫世家的南宫玉,武当的忘忧上人都可能是怀疑的对象。”
任飘萍和第一高峰忽然同时一惊,道:“不好!”
如若是当初,他一定会跳起来,可是现在任飘萍并没有吃惊的任何表现,淡淡地一笑,道:“接着说。”
燕无双道:“自是杀人灭口呀!”
任飘萍笑道:“看来朝廷和朝鲜国对流星火箭也早是觊觎已久,只怕你今日之举也是受朝廷之命前来秘密探查,而那辽东三杰自是来唐门提货的。”
玉芙蓉并没有回答,只是含情脉脉地看着任飘萍。
第一高峰道:“好”接着说道:“其实那卷宗记载的并不多,那欧阳连城见流星火箭威力过大,只怕传入江湖危害无穷,于当天造成之日便将其毁灭了,只是一时不忍眼见自己的心血白流,把那制造流星火箭的图谱留了下来,却不成想正是这张图谱给他日后带来了杀身之祸。于是便有了十七年前川北道上那惨绝人寰的一幕,是年隆冬,天降大雪,欧阳连城一家人举家南迁,突然遇袭,死尸遍地,血流成河,无一人生还。”
第一高峰道:“正是,但那辽东三杰是不是来提货则不得而知,要知唐门这十多年来到底是否制造出那流星火箭尚不得而知。”
任飘萍一皱眉,道:“怎么会没了呢?别卖关子了,快说!”
燕无双此时看见任飘萍在发呆,知道自己的话刺痛了他那最敏感的神经,不由得有些后悔,推了推他,道:“喂,对不起啊!”
第一高峰依旧冷冷地问道:“谁是凶手?”
就在这时唐家其他人抬着一个人走进了灵堂,不,准确的说是一具尸体,唐绝的尸体。唐绝的身子已冷,但脸上的血色仍然与活人一https://m.hetushu.com•com样,显见死去绝不超过两个时辰,唐绝的颈上有一处淡淡的血痕,那是一把极其锋利的刀快速划过的刀痕。
唐直道:“在江湖中他还排不上号。”
于是任飘萍就看见了被点了穴的燕无双和第一高峰,唐直上前解了他们的穴,道:“适才多有得罪,还望神捕大人和燕女侠不要见怪。”
玉芙蓉脸上却是温柔的一笑,道:“正是,那日我潜伏在后花园的假山后,未及我动手,她便说道‘你来了’,我自是一惊,连人带剑刺向她,然而我发现我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她说要我帮她做一件事,并且以不杀我和她帮我做一件事作为交换条件,后来的事想必你已经知道了。”
燕无双也说道:“我也想不出来?”
燕无双却笑道:“无妨,唐门的暗器火器自是天下无双,想必江湖上我们还有再见面的一天。”看来燕无双今日吃了亏,心中却并不服气。
第一高峰道:“当年欧阳连城制造出了当世威力最大的火器,据说那流星箭射出之后,在火药的推动下速度快若流星,击中目标的同时会爆炸,目标方圆三十米内之人无人幸免,草木皆化为灰烬……”
第一高峰看着任飘萍,只有苦笑。
第一高峰刚好吃完饭,冷冷道:“就算他们手里不拿东西,我们也未必能占得便宜。”
任飘萍脑中灵光一闪,道:“只怕这流星火箭若用于两军交战之中,也是威力无穷吧。”
任飘萍一笑道:“除非什么?”
唐飞刚刚经历了父亲的死,却是变得冷静而又坚强,此时面对唐绝的死亡,道:“在哪里发现的?”
……
第一高峰阴沉着他那生来就很严肃的脸,道:“看来我猜的没错,凶手是不希望有人知道有人贩卖火器给高丽国。”
任飘萍没想到唐灵这个时候她会来找他,心想她现在应该守灵啊,然而他还是很开心的,又一寻思,难不成是因为唐向天临终的交代,唐灵现在要跟随与他,可这又怎么可能呢?大家只不过不忍心拒绝一个将死之人的心愿罢了,可是他的内心深处又好像希望唐灵是要追随与他的。
第一高峰只管吃饭,并不理会他。
第一高峰看着任飘萍,不禁一叹,自言自语道:自古多情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眼中竟闪过一丝和-图-书难以觉察的悲哀。
整个大牢一片死寂,现在,能够呼吸的人除了任飘萍,燕无双和第一高峰再没有第四个了,狱卒连同牢头二十四人无一活口,俱已死于一刀之下,刀痕与唐绝身上的刀痕无论部位,长短深浅如出一辙,辽东三杰的老大路云天老二王人杰同样也不例外。
第一高峰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弄清楚凶手为何要杀死萧德先?”
任飘萍急了,道:“哎,你再不说,我就再偷上八百万。”
第一高峰笑道:“这次是真的没了,要不怎么叫悬案呢?你就是再偷上八千万两,我也没有办法。”
唐灵看着任飘萍,显然很欢喜,却笑得很拘谨,道:“任大哥,你去哪儿了?我等了好久。”
燕无双笑道:“没想到你这么严肃冷漠的人居然也会使坏。”
玉芙蓉答道:“我不知道,前几日上边也问及此事并让我全力查探。”
燕无双忽然道:“现在我看也弄不出什么眉目来,我们何不先离开这个满地都是死尸的鬼地方。”
唐灵幽幽一叹,道:“任大哥,你要走吗?”
……
唐飞对着任飘萍抱拳拱手相送,唐灵看着任飘萍本想说什么的,终究还是没有说,只是静静地目送着他的离去,原本单纯活泼的女孩现在已是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第一高峰道:“好奇可不行,这卷宗上记载的可都是江湖悬案门派秘事,就是整个朝廷也没有几个人知道。除非……”今个儿第一高峰是非得吊足了任飘萍的胃口。
第一高峰道:“唐门四老。”
倒是燕无双说道:“别提了,刚到火器房的门口就被发现了,有四个老家伙手里拿着火铳对着我们,我们动都不敢动,之后那唐直便出来了,唉,要不是他们手里那东西,我一定让他们见识见识本姑娘的厉害。”
第一高峰道:“没了。”
任飘萍道:“只是现在柳如君的心里一定很苦,我看得出他对虎儿的爱,那是天生的父亲爱。”
任飘萍已经笑着迎向唐灵。
任飘萍脑海中又浮现出那佛珠,还有那神秘的也姓欧阳的女子。
燕无双立刻就不说话了,因为她知道唐门四老是什么样的人物。唐门四老当年与天下无敌的欧阳连城在雁门山一战,不分伯仲,自此唐门四老便再也不在江湖上行走。
第一高峰道:“正是。”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