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卷 蝶舞飘灵 第九章 爱恨一线间

第一卷 蝶舞飘灵

第九章 爱恨一线间

昨日下午,柳如君出了雅静阁的门,并没有直接去找纪三娘,而是在洛阳城里漫无目的游荡。三年前,他并不是一个人来到洛阳,和他一起来的还有纪三娘,不,那时的纪三娘并不叫做纪三娘,那时的纪三娘还没有嫁给震天帮的总管,那时的她还不姓纪,姓唐,她有一个和她人一样美丽的名字,唐雪雪,漫天飞舞的雪。唐雪雪是四川暗器世家唐门第十三任掌门唐向天唐老爷子的第三个女儿。
只因为这世上越是谦虚内敛的人才越有真才实学,越是目无一切狂妄不可一世之人越是腹中空空井底之蛙。
武学修为当不可以年龄而论,三人就这样带着无比复杂的心情离开了醉里绣乾坤酒楼。
泪水现在正一滴一滴坠落在木桶中的清水里,泛做一个又一个的涟漪荡了开去。
那两位老者适才观战时见那任飘萍每每于判官笔招式变化之间游刃有余地行走,总能巧妙地避开风无际的凌厉招式,至少他们已明白了一点,任飘萍的身法轻灵飘逸,讲求的是一个巧字,一个快字,所以在他们对视一望之际,两人已心意相通:既然不能快过对方,何不以慢制快。
他刚一出门,一个卖糖葫芦的老头挡住他,说道:“刚才有个人说你一定会买我的糖葫芦芦。”任飘萍看了看他,没有多问,伸手给了他二两银子,那老头大喜,说道:“真神了,那人说你一定会给我二两银子的。”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眼望,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这风无际一边口中吟唱,一边仗笔行剑。这套笔法一路使来,竟把那判官笔的点,挑,穿,刺,戳与柳体书法的下笔精严不苟,笔道瘦挺遒劲有力结合在一起,浑然天成,当真是霸气十足,威猛不可挡,自有那豪气万丈,一往无前的气概。
任飘萍并不理会,伸手道:“拿来。”和_图_书
任飘萍决定出手,食指轻弹,两道剑气自指尖射出,透过剑芒毫厘不差的击在两把剑的剑尖上,剑芒顿消。然而那两把剑瞬间似是化身为灵异的青蛇,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分别攻向任飘萍的前胸期门穴和腰部的肾俞穴,其势锐不可当,使得正是长白剑派的精华“剑指长河”和“飞剑落日”两招。
昨日戌时左右,纪三娘一家人正在吃饭,那纪总管不停地给夫人和儿子夹菜,儿子总是在娘的怀里撒娇,饭厅里不时地荡漾着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欢笑声。忽然一阵熟悉的歌声自远处传来,“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这歌声突然而至,就像是晴天霹雳咚咚咚地响彻在她空落落的心底。纪三娘一声不吭拔脚出了门直向那歌声的方向奔去,身后是她丈夫和他那三岁儿子的呼唤声。“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纪三娘此时每听一字,心中便多一分悲愤,“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曲已停,纪三娘的人已到,但见一人一袭白衣,满头乱发,于这满天的夕阳之下迎风而立。她对这背影太熟悉不过了,纪三娘不禁笑了,是那悲愤之极之后的笑,冷峻地说道:“你倒真会选地方?”
柳如君竟无言以对。
一百零八封信后,唐雪雪就是柳如君的女人了,尽管所有的人都极力反对。
那风无际的脸上却很是难堪,眼见自己的武功于任飘萍相差甚远,不觉英雄气短,道:“也罢,自古英雄出少年,老朽老矣!”说完便欲离去。
柳如君现在就坐在震天帮总管夫人纪三娘的面前,柳如君苦笑,也只有苦笑,因为他现在被人像粽子一样捆在他坐的那把椅子上,而且已经被困在这儿七八个时辰了。
当柳如君飞身迎向自己的细雨柔情的那一刻,冻结在纪三娘心中的那和_图_书块寒冰刹那间融化,化为眼中柔情泪。
纪三娘动作极尽优美,掠了掠额前的秀发,开心地说道:“至少这三年证明了一件事,我才是你最爱的女人。”她的嘴角洋溢着无比的骄傲,似乎足以把这三年来她所承受的所有的委屈和侮辱抹杀掉。
风无际一首《满江红》上阕吟完,任飘萍依然风采依旧地站在那里,就好像刚刚看毕风无际真的用笔在纸上写完字一样,尽管如此,任飘萍也忍不住在心里暗暗称赞,江湖上能把一对判官笔使得如此这般模样的人已是寥寥无几了。
柳如君被绑在椅子上苦笑,道:“你这又是何苦呢?”
也许他们都在后悔,为什么非要到洛阳来赏牡丹?
柳如君一听到纪三娘这句话,又惊又喜,生怕自己听错了,问道:“你说什么?”又自昏死了过去。
洛阳,‘来去来’客栈,子时,一间客房中,一个木桶,两个赤身裸体的人,一桶清水,两行热泪。纪三娘一边运功为柳如君逼毒,一边不停地念叨着:“你真傻,你知道的,我纵使千般万般恨你,又怎舍得杀你,你真傻,你可以躲过的,我知道的,你可以躲过的,你真傻……”
柳如君似乎没有听到她的话,自顾运功挣开了绳子,当下只觉胸口一紧,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纪三娘大叫道:“你真的不想活了吗?你就不想见一见我们的孩子?”
任飘萍还了一礼,道:“请。”
任飘萍又重新拿起了酒杯,只是很奇怪,他已经告知玉芙蓉让他们在此和自己会合,那柳如君他们怎么还不到呢?
那长白二老已输得五体投地,想来这次是他们输得最惨也是最快的一战了,同时心中也对任飘萍暗暗感激。若非任飘萍适才宅心仁厚,只需在他们的膻中穴掌心吐力,只怕他们已是人鬼殊途了。此时听了任飘萍的一番话,不仅感慨万分,道:“任少侠武学修为旷古绝今,老夫聆听教诲了。此日一别https://m•hetushu•com.com,少侠珍重。”
那卖糖葫芦的老头哦了一声,塞给任飘萍一张纸条,很是开心地走了。
任飘萍见此一招,面色倏地变得凝重起来,他虽能看得出那两团剑芒中隐藏的虚实变化,但是这两团剑芒来势却是如此之慢,其后着变化万千却是他不得而知的。如果他等到剑芒及身时再出手,虽其变化之势已竭,但是只怕对方力道初起,后继之力连绵不绝,自己岂不是将陷入被动挨打的局面。
但听一旁的黑衣老者说道:“风长老,且慢,怎可长了他人的威风。”那黑衣老者和另一老者相视一望,两人同时对着任飘萍抱拳行了一礼,道:“任少侠,得罪了。”两人对任飘萍甚是尊敬有礼,这不由得让他心里多了一份戒备。
那唐雪雪一旦成为了柳如君的女人便对他是百般顺从,柳如君也认为自己找到了自己的真爱,两人自是恩爱有加。之后他们一起去洛阳,只为一赏那百花之王的牡丹。
那三百六十根细雨般的银针已悉数刺进了柳如君的身体。
纪三娘出手,满天细雨,万般柔情,柳如君只见迎面扑来的是那一天一地的牛毛细雨,夹杂着淡淡的一丝清香,像极了少女情窦初开的万般柔情。柳如君笑了,笑得很坦然,也很灿烂。他终于可以亲眼目睹自己心爱的女人的成名绝技──细雨柔情,原来这招细雨柔情竟是如此的美丽惊艳,竟让人心甘情愿地为它而死。
纪三娘看着眼前被自己捆着的柳如君,像似很开心的样子。
纪三娘忽然道:“我知道我绑不住你,更何况是一根绳子,但是你现在不可妄动真气,因为我那细雨柔情的毒自配制的时候就是无解的,我只能帮你逼出一部分的毒,现在至少需要一个拥有一百年深厚功力的人帮你才能逼出余毒。”
二老拔剑,长剑一出,剑气森然,冰冷彻骨的寒气已将任飘萍全身笼罩。任飘萍仍是从容自若,面上微和图书笑如故。只见那两柄剑突然间暴成两团剑芒,缓缓地飘向任飘萍。
白衣人仗剑回首,正是柳如君。原来柳如君漫无目的在街上游荡,回首往事,心潮起伏,正是那日陪唐雪雪赏牡丹时,他遇见了玉芙蓉,那天玉芙蓉穿着一身绣着牡丹的白色羽纱,一笑一颦之间闪耀着无边的妩媚,举手投足之际演绎着千般的高雅,明眸流光溢彩左顾右盼直叫他惊为天人,倾心不已,也正是从那天起,柳如君就从唐雪雪的视野里彻底的消失了,消失在雅静阁的这个并不是属于自己的温柔乡的温柔乡里。柳如君自忖无颜再见纪三娘,一腔悔恨无处泄,不经意间走至城南外的乱葬岗,于是引吭高歌,向天舞剑,歌声悲壮,剑音伤神。
风无际此时自任飘萍口中得知和他同行的这两位老者竟然是自己在儿时就是名震江湖的长白二老时,不由得心中一震,想那长白二老怎么会屈居于震天帮中呢?其实任飘萍又何尝不想知道这其中的缘由呢?
柳如君心里清楚见过细雨柔情的人都已经死了,足可见纪三娘对自己的怨恨之深。他同样知道凭借自己的功力,只有退,退才可以保全自己的性命。然而柳如君不退反进,迎向那细雨,迎向那柔情。他要用自己的生命来唤回当初自己对她的爱,他要用自己的生命去荡涤自己丑恶的灵魂。
任飘萍要的岂不正是这后着的变化吗?身形快如闪电,居然从两把剑的间隙中掠出,此时二老剑势已尽,再图变化之际,任飘萍已是在二老的胸前的膻中穴轻轻地一拍,人又坐回到椅子上,笑道:“晚辈见过长白二老,只是静固然可以制动于不变之间,可是动又何尝不能取静于毫发之先呢?”
任飘萍立刻起身离开,他决定向玉芙蓉问个清楚,那晚欧阳小蝶究竟在不在雅静阁?
任飘萍第二壶酒已经下肚,手中的玉簪依旧晶莹温润,其实自那天起每天他都会拿出来看上几眼。他似乎忽然想和图书到了什么,昨晚那女子最后的一句话怎么这么像那晚在龙门石窟的蒙面女子所说的话,同样的字,同样的语气。
纪三娘大惊,叱道:“如君,不可!”
柳如君做的第一件事是心战,他要唐雪雪明白他最爱她,而不是爱他,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女子不愿听到这句话,即便她表面上对此嗤之以鼻万分讨厌,除非那个男人根本就不是人,而柳如君当然是人,而且是女人一见面就会喜欢的人;柳如君做的第二件事,是想告诉唐雪雪他的实力,一个女人当然会喜欢有实力的男人,即便是自己不需要男人来保护她;柳如君做的第三件事是想要让唐雪雪明白,自己并非是个轻薄之徒,柳如君的才华江湖人皆知之,诗琴书画无所不通。
纪三娘眼前一片迷离,天底边一抹如血夕阳在她的心中扩散。怀抱着柳如君,纪三娘柔声说道:“你真傻……”已是哽噎。柳如君眼中已没有了活人的光彩,银针上的毒已迅速在他的血液中扩散,似是用尽了全部的心神说道:“小雪,对─不─起,你仍然是我最爱的女人。”说罢人已昏死了过去。
她当时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名号──‘细雨柔情’唐雪雪。唐雪雪的美不是那种叫人觉得惊艳的美,而是那种越看越美的美,很温柔很温柔的美。当时柳如君就是看上了唐雪雪的这种美,而唐雪雪对他却没有一点儿兴趣,在她的眼里柳如君不过是登徒子一类的人物。于是柳如君就做了三件事,第一件事,柳如君告知唐门所有的人,唐雪雪是他最喜欢的女人;第二件事,他以七七四十九式拈花剑法一人独挫前来唐门寻仇的青城七虎;第三件事,每天修书一封放在唐雪雪的枕前,信中不谈风花雪月,不提思慕爱恋,只有人生百态,颂物咏志。
朝夕在你身边的人就一定爱你吗?不在你身边的人你就不爱他了吗?重新回归到你怀抱的人就一定是来爱你的吗?苦苦等候的就一定是真爱吗?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