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卷 蝶舞飘灵 第一章 玉簪

第一卷 蝶舞飘灵

第一章 玉簪

赵宏云笑道:“一别八年,任兄风采依旧啊!”
龙门老人开始流汗,冷汗。
任飘萍笑道:“看来是我听错了。”
书房里只有赵宏云和任飘萍两人,任飘萍的面前并排放着两页素笺,一样的纸,一样的字,一样的内容──咫尺天涯任飘萍。一张是掳走小蝶时留下的,一张是杀害赵老爷子时留下的。
此时,歌女已不再是歌女,一声琴音突兀地响起,一道破空之力直击任飘萍的椅子腿,而书生也不再是书生,剑已直刺任飘萍的咽喉。椅子应声而裂,任飘萍却没有倒下去,还保持着刚才的坐姿,书生的剑尖已夹在了任飘萍的指间。
任飘萍在洞外听着,也不得不对这老人佩服的很。
没有九朵梅花,也没有六道剑气,只有两张桌子。
一旁的瘦弱黑衣长老身形一闪,拦在了任飘萍的前面,急道:“少帮主!”赵宏云一摆手沉声道:“我相信这些并非任兄所为。”
赵宏云的眼睛注视着任飘萍,眼睛里却没有几分相信的意思。
龙门石窟,万佛洞,子时。
……
书生笑道:“姑娘不必言谢,在下娘亲也是很爱听个小曲什么的,不知姑娘可否移步舍下高歌一曲?”
书生果然说话:“江湖传言任兄武功非但杂而且精,每每于平凡之处化腐朽为神奇,这一招‘泰山压顶’只怕是点苍派掌门厉锦来亲自而为也会输给你两三分吧!在下柳如君。”任飘萍笑了笑道:“善解人衣柳如君,好!你是刻意在这里等着我的吧!”书生点头。
小如屏又可以在院子里放风筝了。
翌日,清晨。
赵宏云浅笑道:“我自是相信你,因为你不会为难小蝶,八年前你不会,八年后你更不会。”赵宏云长叹一声道:“还有我和小蝶的孩子如屏。”此时,赵宏云一脸的儿女情长,刚才的一方霸主的威严和骄傲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适时赵宏云已和几位长老迎上前来。说到迎接只有赵宏云脸上有一些笑意,其他三位长老脸色十分凝重。
书生只有苦笑,苦笑声中,剑生寒芒,力透剑尖,竟幻生出九朵梅花,每一朵花都在朝任飘萍微笑。与此同时,绿衣女子的琴弦上已是激射而出六道有形剑气,六道剑气就已似是六道闪电携无比凌厉直劈任飘萍面门而来。
……
“来,叔叔看看。”任飘萍说道,接过小如屏的风筝,眼里的这只风筝竟有些熟悉,他轻车熟路很快修好了这只风筝。
“好”,话音未落,书生已到了任飘萍的身前。
龙门老人似是早已知道任飘萍的来意道:“震天帮少帮主夫人欧阳小蝶,于十五日前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掳走,现下全无消息,来人留有素笺一张,其上只有四个字──咫尺天涯。”
任飘萍和_图_书笑道:“就凭借这个你认为是我做的也未免太武断了吧!”
空气中还弥漫着昨夜的丝丝寒意之时,任飘萍已经站在气势如虹的震天帮总坛大门前。
龙门老人此时眉飞色舞,说起武林掌故如数家珍,全然忘记了眼前的蒙面人。
任飘萍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他认为自己需要理理头绪。想那柳如君在江湖上论剑术至少也位居前二十名,一套七七四十九式拈花剑法鲜有人能敌,若论起轻功更是少有人能出其右。至于那抚琴绿衣女子,大千世界中以琴为武器的凤毛麟角,而近来在江湖中扬名立万的绝不会超过三人,以年龄而论,此女子必是在三年前以一曲缠绵悱恻的“念奴娇”歼击川北黑道十三恶煞的逝水无痕燕无双。
于是,任飘萍就到了蒙面人的身前,蒙面人的剑已闪电般撩向任飘萍的肩,凶狠而毒辣,任飘萍退,蒙面人的剑如影随形,任飘萍再退,却已无法再退,就在背部要碰到佛像时,任飘萍的身子倏地横向向右移动了五尺,蒙面人一惊时,任飘萍已到了洞外。
龙门老人已是闭上眼睛,道:“恕老夫无可奉告。”
适才绿衣女子交给他的是一支玉簪,一支极其普通的在市场花二两银子就可以买到的玉簪,这支玉簪现在就在任飘萍的手里,他轻轻地抚摸着,心里却一阵阵剧痛。这支玉簪是他在八年前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银子买给小蝶的。也就是在八年前小蝶嫁给了震天帮少帮主赵宏云。
任飘萍狡黠地一笑,那蒙面人恼羞成怒道:“哼!任飘萍,我不会放过你的。”人已经纵身离去。
就在这时,一束刺目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了纸上,纸上隐约有一个图案,仔细一看,赫然是一棵火红的仙人掌。
“不知阁下是否善解人意?”任飘萍依然笑道。
任飘萍一身白衣就那么地静静地一个人坐在那儿,淡然而恬静,自斟自饮着,似是什么都在想,似乎什么又都不再想。他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中等偏高的身材,棱角分明的脸庞上双眉如峰、高鼻梁、秀目中透着忧郁和坚定,整个脸给人一种清秀俊逸之感,举止温文尔雅。乍一看他似乎更像是一个文弱的书生,却又是于他偶然眼眸中的精光一现昭示着他的凛然不可小觑。任飘萍似是不太喜欢说话,喜欢默默地观察四周的一切,眼睛生来本就是用来看的吧!
“多谢,前辈。”道完谢,任飘萍昂首大步走向黑夜,一望无际的黑夜。
可是,任飘萍现在最想知道的是小蝶的事。
夜黑如墨,洞内一盏烛光颇为明亮,却是摇曳着不为人知的每一尊佛的不同的雕工和神情。
任飘萍苦笑道:“你hetushu.com.com走吧。”
绿衣女子眼睛像似会说话一样扬眉瞥了一眼任飘萍道:“你若是请窗户旁边那位公子一起去,本姑娘就去。”
“叔叔好!”小如屏道。
蒙面人道:“放屁。”屁字未说完,急忙用手去捂嘴。
此时,任飘萍就处在这样的地方,心情也正是这种心情。望着远去的绿衣女子的背影,眉头紧皱,眼神里一抹无法抹去的悲凉。
可是他们两人怎么会同时出现在洛阳?为何要刺杀于我?是谁在幕后?这一切与小蝶又有什么关系呢?
绿衣女子静静地看着任飘萍,也看见了任飘萍嘴里的那两颗虎牙,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变得像是一池弥漫雾气的湖水说道:“罢了!”倏地嫣然一笑“我们还会再见面的。”人已穿窗而去。
龙门老人言已尽,任飘萍知道龙门老人意未尽。任飘萍望着眼前的一尊尊佛像,突然觉得自己很渺小,人世间本来就有很多事是为难不得的,无论是为难别人也好,还是为难自己也好。
如今,任飘萍又想起了小蝶……他知道自己不该趟这池浑水,可是也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池浑水非趟不可。
“爹爹”一声悦耳稚嫩的童音从门外传来,“我的风筝不飞了。”一个七八岁模样的小女孩已像只蝴蝶翩翩然飞进了书房里。
任飘萍笑,身形暴起,道了一声‘好’!掌化刀,力劈,一如泰山压顶,势沉而力重,而这一劈用的却是点苍派‘泰山压顶’,这一劈之下,地动山摇,桌椅翻腾倒飞,碗碟四溅而碎,人群惊窜而奔,两张大红檀木桌子已是向那书生和绿衣女子飞去,飞去的已经不是桌子,而是任飘萍的聚于桌上的万千刀气。
震天帮于八年前在君子剑赵老爷子赵世青的手里已是天下第二大帮,仅次于丐帮,现下在少帮主赵宏云的经营下更是昌盛。
任飘萍乍一见这只蝴蝶,心已飞到了十年前的那片开满油菜花的金黄色的海洋,田埂间,小蝶像是蝴蝶一样飞舞,手指间一根长长的丝线摇曳着自己的风筝。
一想到小蝶,任飘萍的心又乱了。
震天帮的大门很气派,两只足有三米高的石狮立于大门两侧,朱红的大门高四米宽六米,极尽之雕龙画栋,大门的两侧是两个稍小一些的偏门,大门紧闭,前有两只颇为可爱的小猫正在用爪子戏弄着地上的一只已是毫无反抗之力的小老鼠,一边卧着一只老猫,懒懒地静养,偶尔睁开眯着的一只眼,看看两只小猫,又闭上了眼做着它的自己的美梦。
整个洛阳城最豪华的酒楼──醉里绣乾坤,任飘萍此时就坐在二楼靠窗户的一张桌子旁,任飘萍从来都不去洛阳,因为洛阳正是震天帮总坛所在地,可是现在他就在洛阳m.hetushu.com.com城里,因为欧阳小蝶也在洛阳城里。
龙门老人和蒙面人几乎同时惊道:“咫尺天涯任飘萍!”虽然三人彼此从未谋面,而天下独一无二的轻功步法咫尺天涯却不会错。
任飘萍大笑:“偷听有时岂非是人生一件雅事。”
任飘萍并不接话茬道:“欧阳小蝶。”却已不再多说,说多了会伤心。
一股强烈的杀气,就连在洞外的任飘萍都能感觉到,正当他要冲进洞里时杀气却突然消失地无影无踪。
小桥,流水,人家,枯藤,老树,昏鸦,断肠人在天涯……
那蒙面人又问道:“那么那个什么咫尺天涯任飘萍呢?”这次却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任飘萍在笑,露出嘴里的两颗煞是调皮而又洁白的虎牙。
赵宏云伸手道:“请。”
震天帮龙虎厅。
蒙面人却开始说话,但是奇怪的是从一个男人嘴里说出的却是女人的声音:“仙人掌是怎么回事!”
蒙面人道:“谁要找你?”
赵宏云接着说道:“就在你来到本帮前一刻锺,家父遇害而亡。”“哦?”这次任飘萍可是真的一惊道:“可否容我一看?”
如今,他要走向死亡。
那瘦弱黑衣长老自是一惊道:“好眼力,这一切皆是拜你所赐,谢了。”嘴里虽道谢,可是脸上没有丝毫谢意。
任飘萍知道那仙人掌代表什么,死亡,无法抗拒的死亡。
任飘萍向赵宏云要走了那两张素笺,回到了客栈。眼前仍然是那两张素笺,纸是洛阳的纸,字是大家闺秀的字,他已经没了头绪,但是至少他知道这两张信函上的字看似相似,却是并非同一人所书,而且杀死赵世青的凶手留下的那张纸上的字对自己来说再也熟悉不过了,那竟是欧阳小蝶的字!
柳如君道:“善解人衣柳如君当然善解人意,但是之前我已立下重誓,想必任兄不会强人所难吧。”
“多谢公子。”那绿衣女子轻启朱唇,声音恰似玉珠坠地。
洛阳,中原之中心,繁荣景象自是不必多言。
任飘萍懒懒地伸了一下腰,也就在这一瞬间,他已经封住了书生的所有生路,使的正是少林内家心法的‘固若金汤’。
“不错,不知兄台找在下何事?”任飘萍对着那蒙面人道。
龙门老人知道自己已经在鬼门关打了一个来回。
再有歌声传来,“物事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听到这里时,任飘萍已是如痴如醉。
书生骤然间感到退不可退,进不可进,一阵冷汗已自后背飘出,可是书生却在笑。
“哦!?”任飘萍不知自己这算是回答还是吃惊。
蒙面人却是不依不饶道:“没想到任飘萍也会偷听人家的谈话!”此时蒙面人一口女人腔。
……
仙人掌。
赵宏云笑道:“任兄不必在和图书意,请随我去书房。”
琴声优雅婉转,歌声更是令人如沐春风。任飘萍已经好久没有听到这样美妙的歌声,任飘萍抬眼望去,映在他眼眸中的是一个生着一双一如秋水美目的抚琴绿衣女子,那女子二十多岁的样子,黛眉开骄横远岫,绿鬓淳浓染春烟,任飘萍似是已不知道究竟是歌美还是人美了。
任飘萍看着书生,他在等,等书生说话。
现在,是午时。
不远处的一张桌子旁围着很多人,正津津有味地听着一老先生在说书,忽然有人问道:“诸葛先生,你说这少林寺掌门智远大师的武功高还是武当派的掌门忘忧道人武功高呢?”只听那说书先生呵呵一笑道:“‘尼僧道丐痴癫狂,老妇独钓湖海江。’说的便是当今武林九大高手。”呷口清茶又道:“尼说的是黄山飞来峰的‘九幽神尼’,僧指的是智远大师,道说的正是忘忧道人,这下你该明白了!”又有一人问道:“诸葛先生,近几年来江湖上流传着‘天荒地老柳飞絮,咫尺天涯任飘萍’不知这两人的武功比起来怎样?”那诸葛先生略一沉吟道:“这个不好说,两人一南一北从未谋面,不过这两人的武功应当排在前十三名了,若是单论起轻功的话,只怕那任飘萍至少是排在前三名了吧!嗯!这个老夫也说不清楚了,呵呵,呵呵!”众人笑,一哄而散。
赵宏云背向负手而立道:“想必任兄已知小蝶被掳一事了。”
柳如君看了一眼任飘萍道:“多谢,任兄若是有雅兴不妨去一趟龙门石窟,告辞了。”
赵宏云脸色忽然也凝重了起来:“很好很好,任兄,里边请。”
震天帮的后堂,赵老爷子的尸体尚有余温,神色惊讶而恐惧,全身上下没有一丝伤口,任飘萍看了看赵老爷子的舌头,转身拿起桌子上已有些微凉的汤碗,放在鼻子前嗅了嗅说道:“龙眼荔枝明目汤!”那瘦弱的长老此时似已怒不可遏,锵的一声一对精钢所铸的判官笔已点向任飘萍的咽喉,去势锐不可当。任飘萍没有动,可是有人动了,“不可!”赵宏云呵斥的同时,那对判官笔已在赵宏云的手中。
龙门老人道:“那女娃儿自是喜欢上你了。”
“好,本公子就赏你十两银子”绿衣女子对面,一书生模样极为英俊貌比潘安的男子说道。若不是一个唱曲的一个听曲的,这两人真是天生的一对绝配。
任飘萍无言,是心无言,心到痛处自无言。
而整个醉里绣乾坤酒楼的人,老的、少的、男的、女的似乎都已忘记了来这里本是吃饭的,挤着的,热的,被踩痛脚的、就是没有人说话的,一个也没有,全是来听曲的,或者说是看美人的。
任飘萍自是一怔道:“好,好好好。”任飘萍很少失态,和_图_书此时不禁有些自嘲。
任飘萍接道:“谢了,赵老爷子可好。”
爱和放风筝岂不是一样,松不得紧不得。太松爱会跑掉,太紧爱会夭折。
时至清初康熙当政时期,天下安定,四海升平,百姓安居乐业,歌舞升平。
龙门石窟位于洛阳城南二十里处,开凿于山水相依的悬崖峭壁间,其前有伊水缓缓流过。
整个二楼约有一百平米见方,足足摆了三十多张大红檀木方桌,每张桌子俱是坐满了各种各样的人,有江湖侠客,也有寻常百姓,更有那街霸恶少,三教九流,鱼龙混杂。酒楼的生意显然很是兴隆,十几个小二忙碌穿梭于其间,依然可以听到客官们不断催促饭菜的声音,当然还可以听到嘈杂大声的划拳行酒令的声音,喝醉酒的说着醉话或是撒泼的声音……
任飘萍眉头一皱,抬头向那书生望去,那书生看上去很柔弱,风一吹就会倒一般,手中一把长剑,拿在他手里似是要掉到地上。
龙门老人起初听到是一个女人的听了就会让男人浮想联翩的声音,心中亦惊亦喜,惊的是此人是女人,喜的也是此人是女人,女人总是好欺骗的,可是当他听到‘仙人掌’三个字时已面如死鱼,只因仙人掌不是仙人掌,而是一个组织,一个杀手的组织。
这里雕刻有各种风格,神态各异,大小不一的佛像成千上万座。在这里住着一位老人,龙门老人,对江湖中所发生的一切大小事件皆了如指掌,绝无例外。龙门石窟,龙门老人……
可是,就在任飘萍哂然听到这诸葛先生说道自己而哂然一笑之际,任飘萍忽然听到了一声琴音。
龙门老人长出一口气说道:“八年前,江湖上出现了一个年轻人,无门无派,也没有人知道他的武功门路,适时十八岁。同年九月初九,孤身一人一夜间连盗京城十八富豪八百万两白银;同年腊月初十,在陕南道上单掌击退黑道中盛极一时的秦岭六魔,六人武功俱废;次年六月二十八,与少林寺达摩院首席长老舍得和尚和武当派掌门忘忧道人切磋武艺一天一夜,无人得知结果,最后三人结为忘年知己……时下人称天荒地老柳飞絮,咫尺天涯任飘萍。”
洞内忽地一片沉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事,蒙面人的心事是什么呢?龙门老人想知道,任飘萍也想知道。
龙门老人一身紫袍,慈眉善目,五十上下,此刻正坐在地上,往日红润的脸色变得苍白,已全无往日的胸有成竹,在他面前,一蒙面皂衣人,手中一把锋利短小的鱼肠剑已抵在了龙门老人的胸口。
任飘萍笑道:“铁面判官风无际,三十年前以一对判官笔称霸武林,后加入公门为朝廷效力,八年前由于办案不力退隐江湖,想不到今日能得以相见,幸会。”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