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荒原闲农

作者:醛石
荒原闲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54章 变化

魏文奎一边听苍海说一边来到了板车的旁边,一手托着女儿一手揭开了塑料箱的盖子,发现里面满满的排列着一些金色的蜂巢,蜂巢里面满满的蜜,都滥了出来。
这下工头一看这事藏不住了,于是直接报了警。
让苍海没有想到的是,尚青云这边的工作组中也有警察,而且级别还是不低的,因为涉及到了保护区的事情,所以省城的警厅专门组织了四五名干警跟着考察队一起工作,了解第一手的资料。
苍海见了说道:“孩子这么小,你也别什么都喂她,注意一点卫生。”
“二哥!来看看我搭的架子!你给指点指点。”胡来安笑着说道。
苍海这下子真的有点吃惊了,原本以为一个工程队里有两个干坏事的就算多了,没有想到还藏了一下。
和魏老叔扯了两句之后,苍海便赶着车子回到了自家的窑前。
自从来的两拨子小匪,村里人渐渐的法律上也知道了一些事情,像是大家都知道四相谷的崖上掉下来两人,摔的不成个样子,虽然大家都知道苍海这档子时间去割蜜了,但是大家什么都没有和警察说,就是怕给苍海惹麻烦。
魏文奎说道:“警察找你干什么,警察又不知道你去割蜜去了。”
这一点到是有点儿亲亲相隐的意思。
还没有等苍海冲着两炫耀呢,突然间苍海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两团影子落了下去。
“哦!那是得小心一点,这样丧心病狂的杀人犯那大家一定要注意一下。”苍海说道。
“海娃子,你知不知道四相谷里摔死了两个人?还是两个通缉犯?”
就在苍海离开后不久,建筑队营地里的工头便发现两人走失了,于是立刻把所有的工人都叫了起来,开始四下里搜索了起来。
扎架子这个和_图_书事情听起来没什么难度,但是想扎的好且快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总得有点小窍门,这种事情不是纸上谈兵可以搞定的。特别的绳扣,有人扎架子扎好了拆的时候得用剪刀,但是有经验的系的是活扣,等拆的时候轻轻一扯,扣子就可以解开了,别看只束了两三道,但是比绕十来圈的都紧固。
大家现在反正也没有事,于是渐渐的家里的没事的大大小小的婆娘们都过来帮着分割蜜来了,同时带来的还有各家的蜂蜜罐子。
原本苍海还想着说两句的,谁知道两人这么迫不急待的就去了阎罗殿报道去了,想了一会儿,苍海赶走了巨蟒,想让它离这事远一些,因为苍海可不想巨蟒的肚子里多出两具骸骨来。
苍海听了苦笑着说道:“老叔,我哪里对认识什么年轻人啊,我认识的现在都三十出头了,要不你找张久生试试看,现在他的人面比较广一些。”
这时正在忙活的来安也看到了苍海,透过玻璃冲着苍海挥了一下手,说着什么,见苍海没有听见,于是带着小跑来到了大棚门口。
看到这一幕,苍海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一下发现大棚里扎架子人还真是来安,于是心下想道:这顿打总算是没有白挨!
到了中午的时候,这些人才发现了两人的尸体,不过已经是面目全非了,仅能从现场衣服上辨认出来是谁。
苍海很满意,虽然架子扎的不是太板正,但是对于来安来说干活就已经是个奇迹了,更别说现在看起来干的还不错。
苍海装作吃惊地说道:“什么?还有这事,什么时候的事情?”
“瞧你说的,那两人还是通缉犯,找你了解哪门子情况,我到是觉得这么死了干脆,还省得麻烦法官hetushu.com一趟。对了,听说工程队那边也不安生,除了这两之外,还有一个通缉犯现在也是下落不明,可能是见到那么多的警客被吓破了胆,一个人偷偷的跑了……”魏文奎说道。
苍海望着如同换了一个人似的来安,很有感触地说道。
有这么多人帮忙,苍海自然是闲了下来,而且一帮子大大小小的婆娘凑在一起,苍海可不想去凑这热闹。
苍海伸手在自己板车上的箱子拍了拍:“和上次差不多,也就是一百来斤的样子,两百斤不到,勉强一家能分上个三五斤的。”
苍海离着尸体大约二十米的地方,等了一会儿,发现附近的小肉食动物是越聚越多,这才有点看不下去了扭头走开。
苍海也没有办法了,相亲就这样,尤其是女孩眼光一高真的不是太好找,小伙相亲一个漂亮差不多就能打发了,小姑娘相亲,尤其是还有一些条件的小姑娘,既要求长的帅气又要求年少多金,这样的年青小伙有儿个流到相亲市场上的,屁股后面早就一堆小姑娘叮着了。
“就在早上八点多钟,一些警察坐着直升机刚在这边落了一下脚,捎上了一些留在村里的资料才离开,和你也就是前后脚的事情。”魏文奎说道。
看了一个小时的书,等着苍海出来的时候,蜜已经分完了,四五箱子的蜜现在只剩下了四罐子。
两具尸体居然比苍海还早一步在村里停留了一下。
“你不是去采蜜了么,不知道这事儿?”魏文奎好奇的问了一句。
苍海识相的躲开了这些人回屋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后到了自己的书房,找了一本书,就这么安静的躺在沙发上慢慢的看了起来。
魏文奎笑道:“这些天大家尽量的不要和图书往野外跑就是了,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大家就在村里窝着呗。马上村里就有大戏了,这时候也没有人去野外溜跶吧。对了,蜜怎么样,割了多少?”
刚一进村子,迎面遇到了抱着小闺女正在外面散步的魏文奎,他直接冲苍海说起了刚听到的消息。
把蜜卸了下来,平安两口子便过来帮忙,没有一会儿,李大奶奶几人也过来了,大家就在门前摆开了桌子,开始分割起了蜜来。
乡下的媳妇,一两个的在一起胆子小,四五个凑在一起那胆子可肥的很,十来个凑在一起那直接能反客为主,胆大的敢直接剥下男人的裤头。
魏文奎道:“怎么没有派人追,警察在这边歇脚的时候就通知了村里,这两天大家要注意一下安全,听说跑掉的那个人比摔死的两个犯的案子还大呢,杀了人!手上还不止一条人命,现在四相谷那边正在抓呢。”
没看到现在平安已经被嫂子弟妹什么的调戏的小脸都快成了红布啦。
眼瞅着到了吃饭的时候,苍海拎着篮子去大棚,今天苍海一个人吃饭,师薇还在县城,平安和吴惠两口子家里有客人,濛澌小丫头要上课,到了晚上才能回来,所以今天中午苍海只有一个人吃饭。
苍海心里有鬼啊,听了之后心中咯噔了一下:“没有遇到啊,警察找我问话?”
听到魏文奎一说,苍海明白了,现在警察仅仅知道这两人打伤村民的事情,他们杀人的案子还不知道,或者说没有和两人联系在一起。不过苍海是不可能告诉警察的,那不是自找麻烦么。
苍海咧了一下嘴,瞬间替两人心疼了一下。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那怎么可能还有活路,就算是还能喘气,估计心中也盼着早点死呢,全身内脏估计都摔烂了,http://m.hetushu.com活着也是痛苦的去死,还不如直接摔死了干脆呢。
“那行,我就看看去。”苍海笑着跟着来安进了大棚。
苍海什么都可以不怕,但是麻烦肯定要怕的。
原本魏文奎是个小气巴拉的人,平常是能省则省,省下来的钱不是准备嫁侄女就是给儿子娶媳妇,但是现在两个儿子都结婚了,一孙一孙女和自己的小闺女一样大,就是一个侄女现在还没有嫁出去,还不是因为钱的原因,而是自家的侄女眼光太高。
听到魏文奎这么说,苍海也就笑了笑:“我以为警察想找我了解一下情况呢。”
当然了,让苍海不藏私那是不可能的,空间里苍海还留着大约四五罐子的蜜,现在蜂蜜每天可以割两次,下一次再割那得是几个月以后的事情了,苍海怎么可能靠着一两罐子蜜过这么久。
省厅这边一看这事情不小啊,于是拿着两人的资料一比较,发现这两人还是通缉犯,这下立刻派了一个工作组下来。
“客气什么!”
在路上的时候,苍海还想着怎么消尸灭迹呢,谁知道下来的时候,已经有人替自己干了这事。
“不错,不错,没什么挑的了。”
还不到一岁的小闺女,现在就是魏文奎两口子眼中的绝世珍宝,尤其是魏文奎恨不得把自己的心都给小闺女掏出来,每天在村里都能看到魏文奎没事就抱着小闺女四下里溜跶。一边溜跶一边还如同一个神精病一般,和现在只会吃奶吐泡泡的闺女说着话。一副女儿奴的模样。
伸手在蜜上抹了一点,放到了女儿的小嘴边上,见小丫头吸了两口,表现极为欢喜的模样,心都跟着化了:“哟,娃娃喜欢的嘞!”
想到这儿,魏文奎又冲着苍海问道:“海娃子,你那边有没有合适的小伙子,给你hetushu.com文丽妹子介绍一个,这孩子眼瞅着又是一年过去了,马上都二十七八了,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回到了崖面上,苍海驾上了丑驴子往下面的谷里去,绕过了林子来到了蜂巢下方的时候,苍海发现下面两具尸体边上已经出现了几只大老鼠,同时还有两只野狼。几个东西正的分食着尸体。
来安笑着说道:“二哥,以前我的事情让你多费心了,弟弟这里谢谢你。”
魏文奎笑道:“没事,脏的东西我一般不让她入口,我比你清楚的多,行了,你快点去吧,等会我让你婶子去你家拿蜜去,你婶子早就嚷嚷着说是要做蜜汁菠萝了,菠萝都买回来了现在就缺你的蜜了。”
拎着篮子来到了大棚,经过了胡师杰家大棚,确切的说是胡来安大棚的时候,苍海发现胡来安现的正在大棚里扎瓜架子。
啊!~咚!
等着苍海知道这一切的时候,人已经回到了村里。
“那派人追了没有?”苍海问道。
这些警察过来一看,见这两具尸体已经被野外的动物啃的不成个样子了,但是依稀能通过随身的东西辨认出这两人是难,于是便通知了省厅,把这个事情给报了上去。
“你们俩……”苍海一下子真不知道如何评价这两口子了。
每家每户分到的蜜一般都不可能自己留着,不是给老丈人家就是给大舅子家,总归要送上一些的,这不是多少的问题,而是反应关系的亲密程度。像苍海这边老师和干妈家那是雷打不动的每次都是一罐。
魏文奎听了长叹了一口气:“我早就拜托过了,只是他认识的小伙都不太看的上文丽,看的上文丽的文丽又看不上他们,你说这事情!”
乡亲们自然是不相信苍海会杀人的,他们只是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没有谁会去多这个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