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荒原闲农

作者:醛石
荒原闲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38章 连自己都骗

魏文奎问道:“什么铁饭碗?”
胡师杰这时也有点儿懵,望着苍海和涌进来的乡亲们问道:“怎么回事?”
啪!
啪!啪!
“进部队当军官?”胡师杰直接愣住了,望着面带得色的李大校问了一句。
一个年青一点的甚至是掏了一下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
李大校很不爽,张口又和胡师杰算了起来:“你不能看你现在掏了几十万,你得想想你以后能赚多少个几十万,现在军官的工资我就不说了,七十万最多三四年光凭着工资就回来了,另外等着服役的年限到了,国家给一笔转业费那又是几十万,还有,服役期间衣服不用买,吃饭不要钱,你怎么就不算算这些呢?”
胡师杰笑着摇了摇头。
苍海一伸脑袋,顿时被上面的名头给‘吓’住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联合国武装秘密警察部队,发证日期是二零零九年八月一日。
王处长摆起了脸,看着魏文奎说道:“你养气的功夫还不行!”
我了个去!
王处长望了望胡师杰,然后又看了一下涌进来的七八个乡亲们,意思很明显了:这里的人太多我不好说,想听的话让这些人都回避一下。
噗嗤!
苍海觉得闲着也是闲着,于是凑趣地问道:“什么机会?”
啪!
“你好,我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这是我的证件,作为一名十几年一直为联合国战斗过的老兵,我可以很负责的说,这些人已经触犯了侮辱联合国军官罪!我请求中国的警察同事们……”
警察来的还挺快的,电话打出去四十分钟,县局的车子就来到了村里。
这家伙要是混到了明星的队伍中绝对属于戏骨一类的人物,演的太投入了,http://www.hetushu•com投入到了自己真正的陷进这个人物了。
“我说我是中国驻联合国秘密警察部队总指挥官李光大校,这几人对我进行了非法的拘禁,并且侮辱联合国,我强烈要求……”李大校说道。
王处长又看了看魏文奎和苍海,这才慢条思理地说道:“其实老胡啊,你并没有看错,我不是王处长是假的,还有我兄弟们的身份也是假的!”
警察哪有空和他胡扯啊,直接把人给拎到了办公室审了起来,这一审还真不得了,原来同行的这些所谓在民兵都是被他骗来的,所有人都相信这位真是一个能力超群的领导亲戚。
李大校说道:“我要是说能帮你们的孩子运作上军校,读上四五年出来之后分到部队就是个军官,你们觉得怎么样?”
就在大家认为把人押进房间等警察过来逮人就完事的时个,王处长居然咳嗽了两声,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咳!咳!
瞅着胡师杰翻开了证,里面有王处长的证件照,一身‘军装’的那种,原本这家伙长的就不是太像好人,现在穿个也不知道属于哪个国家的军装,搞的跟个土匪似的。
一个警察说道。
“不服气啊,不服气的话我再踹你信不信?”苍海说着抬起了脚。
李大校一听,板正的面孔中有了一丝笑容:“也好,也好,省的跟你们扯了,还是官场中的人好说啊,你们这些普通的农民啊,就是眼力浅,天大的机会放到自己的面前都不知道珍惜。”
“什么机会?”
如果苍海不是认为了这位是骗子,并且智商再差一点的话,指不定就被这家伙给忽悠了,瞧不忽悠的能m.hetushu.com力都快能和本山大叔一起去春晚卖拐了。你瞧瞧这位还真敢说,七十万安排进王牌部队,好家伙这口气跟部队就是他家开的似的。
“李光大校!”
“老胡啊,既然都到这份上了,我也就不用隐藏身份了,其实我来这里是别有任务的。”王处长面带微笑地说道。
“我怎么知道,我奉劝你一句,和我党作对是没有好下场的!”这位王处长并没有惊慌,而是平静的看了一眼苍海,摆出了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而且讲完还故意不看苍海,只是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下。
李大校嗯嗯了两声,虽然是手被捆着,但是还尽量的摆出了自己的架子:“咱们中国的人磨不开人脉两个字,当然了人脉也不能乱用,也不能瞎用,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你请人家帮忙,怎么说都得给一笔费用吧,就算是公关费,这也说的过去啊,皇帝还不差饿兵呢,更何况是现在,大家都向前看了。”
话还没有说完,苍海上去又是一脚:“有什么话就快点说,爷哪有时间在这里和你磨叽!”
李大校看了苍海一眼,摆出一副很不屑的面孔:“发达的机会,端上公家铁饭碗的机会!什么机会,难不成是掏大粪的机会啊!”
等着人都出去了,王处长对着胡师杰示意了一下,那意思是苍海和魏文奎也得出去,只这过这一次胡师杰没有同意。
李大校的话很不客气,显得特别有底气似的。
这位李大校见胡师杰点头,然后便说道:“我也不和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了,如果你家有孩子,二十岁左右的都可以运作,如果是只想找个军校,分个小部队的什么的,四十万就可以了,如果想上重点和-图-书军校,毕业之后分到王牌部队,或者是准王牌部队,那最少七十万!”
“对嘛!”
苍海笑着解释说道:“都是骗子,你看这枪也是假的,子弹也是塑料的,上面扫的铜水。”
胡师杰接过了枪,耍了一下发现还真是这样,于是喃喃地说道:“还真是骗子!”
李大校一听,很不屑的对着胡师杰说道:“老胡,你们村也是挺富裕的,这几十万的小钱看在眼里?那你的眼皮子也太浅了,现在这个社会有钱有用,但是有钱也没用,再有钱都比不上一个官字重要,你没有见很多广省的富豪把儿子送进体制悦公务员么……”
这人到底还是害怕了,缩了一下脖子,不过很快又梗了起来,一副我是有身份的人。
这时鲁言智那边已经收到了这里的情况,枪是假的人也是骗子,让鲁言智长出了一口气。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我没空跟你胡扯。”胡师杰说道。
最关健的是什么,证件上写着他是大校,但是照片上挂的却是将军的军街,全身那勋章挂的,不光是多而且个头大,跟苍海看老照片中的溥仪似的。
苍海搭了一句:“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啊!”
王处长望着拧着自己胳膊的苍海,失声问道:“苍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管兵的副主席?”胡师杰带着一点怀疑问道。
“你……你会后悔的!”王处长看到苍活凶神恶煞的模样,一点也不为所动,而是冲着苍海很理智的来了一句,然后转对着胡师杰。
这下子不光是苍海仨个愣住了,连进来的两个警察都愣住了。
“李光?”
胡师杰问道:“什么身份?”
“几十万!”
中国的农民天生对当官这种事情充满http://m.hetushu.com了渴望。
李大校的脸上居然涌起了一丝丝不好意思的表情:“他是我的本家伯父,我的父亲是他的亲弟弟,要不然我这个年纪能混上大校?”
苍海现在也不知道该称这位是李大校呢,还是王处长,反正现在苍海的脑子有点懵。不知道这位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一边说一边苍海把枪扔了一把给胡师杰。
见这位设的头头似道的,胡师杰也就配合的点了点头。
苍海仨人已经没有兴趣和他扯了,直接让他坐在餐厅的地上,仨人一边聊一边等着警察过来。
苍海微微一笑,看到所有的人都已经被乡亲们给控制住了,于是问道:“怎么回事你自己不知道么?”
既然所有的危险都解除了,于是鲁言智就不过来了,而且市局也没有出动,直接让县局派人过来拎人就行了。
“怎么运作?”胡师杰问道。
“怎么回事,他们都是骗子,胡老叔,您这一辈子打猎临老却被雁子迷住了眼睛!”人群中有人取笑胡师杰说道。
“你敢打我?”
这事情办的有点丢脸,胡师杰觉得面上无光,自然就不会有什么好语气。
李大校如果不是被捆着,怕是要鼓掌起来。
当这了这些现在可没什么要待遇了,直接被乡在了平台上就这么露前躺着,而且两两拴在一起,这样的话就算是想跑他们也跑不了,更何况还有三四个人看着,而且警察最多一个小时后就能到这里。
苍海实在是有点听不下去了,因为这人脑子有了问题,现在他不是装骗子,而是在他的心中就已经认为他自己是他扮演的角色了,哪怕是说话,动作都把一个成功的官二代,以他自己想像中的形像展示了出来。
“哦,肯承认了和_图_书?”魏文奎说道。
见这个方式不行,李大校又说道:“那我能不能给我的伯父打个电话,对他们来和你们解释这个事情,你们的职位太低了,根本不可能了解其中的情况!”
苍海挺好奇的,不知道这位又想耍什么花招,于是让乡亲们带着几个捆的跟个棕子似的醉鬼离开餐厅。
“这么贵?”胡师杰吃了一惊。
李大校点了点头:“是的,运作是没有问题的,其实你知道李乾龙没有?”
“你也别李大校王处长的了,等一下警察就过来了,到时候把你往警察那边一交,完事!”胡师杰说道。
“老胡!我的口袋里有一个红色的证件,你拿出来的看看就知道了。”王处长冲着胡师杰挺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口袋,示意东西在他的这个口袋里。
用一句通俗的话说就是这货连自己都给骗了!
当两个警察走进了餐厅的时候,坐在地上的李大校突然间站了起来。
苍海差点一口水把自己给呛死,这名字取的一听就像是两面派,墙头草。
“停,停!”
苍海还没有等着王处长说完,直接抬起脚照着这位的屁股上就是一脚。
“你……你!你敢殴打国家干部!”李大校已经怒了,瞪着苍海如同一只发怒的狮子。
苍海上去就是两脚,直接把这货给踹坐到了地上。
胡师杰把手伸进了口袋里掏了一下,果然掏出了一个红色的小本本,红色的小本本我样子还是有点历史的,现在皮面的东西都是很贴合,但是这东西有点松垮,拿在手上一搓就移位了,根本套不住里面的本子。
胡师杰道:“不可能啊,我都核实过了。”
这可不是胡师杰装,而是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位一张口就是大几十万。
“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