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荒原闲农

作者:醛石
荒原闲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23章 又来一拨

这位伸手一摸,发现自己脑袋上碎了一个蛋,蛋黄和蛋白直接碎在了脑袋上。不光是掉在了脑袋上,手上因为这一摸也沾了粘粘的蛋液。
小伙子心中有点不服气,因为他家就是江南的,经济发达生活水准也高,还靠近魔都,对于其他的地方多多少少都有一点看不上眼。不过碍于老爷子的气度,还有举手投足表现出来的那种气势,小伙子把话给咽回到了肚子里。
好吃么?
正好屈国为发现了小船向着自己这边过来了,于是出声说道。
大家正忙活着呢,又一颗蛋落到了地上,只不过这颗蛋的命比较好,落到了草上,并没有碎。
“把这小坏蛋给我揪下来,我要把它大卸八块方才能泄我心头之恨。”苍鹤南的小伙伴越想越生气,自己好好的坐着弄了一头一脸的蛋腥气,而且作孽的还是一只前科鸟。
“这是我的孙女,佳影,这是老许的一对宝贝孙子孙女,欣瑶和良治。”屈国为说道。
小虎伸头看了一眼,发现在小伙子原来坐的地方的正上方,有一个树洞,蛋就是从树洞里掉出来的,同时也看清了把洞推下来的并不是成年鸟,而是一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秃鸟。
“我们没有带泳衣啊。”短发姑娘说道。
濛濛很会挑鱼,有一个苍海这样的哥哥,濛濛在吃的造诣上不低,昂刺都是挑的一掌长的,虎头鱼都是小两斤的,至于泥趴子什么的也都是挑了最适合的,三十来条鱼,加上两三斤的大河虾,足够大家敞开了肚皮吃。
苍鹤南见一帮小家伙都望着自己几人,于是转头看了一圈自己的仨个小伙伴,见他们都摇了摇头,便大声回道:“你们自己去吧,我们要好好歇一歇。”
“也行,咱们去泄湖旁边去拉网就行了。”和图书濛濛也想再折腾了。
原本在岸上的小娃子们一听,全体转头爬上了船。
等着小船一过来,大家帮着把孩子们弄来的鱼虾什么的都运了下来,运下来之后,许笙和屈国为便把自家的仨个孙子孙女介绍给了濛濛,并且嘱咐濛濛等人带着他们玩。
没有一会儿,船便在岸上四人的注视下稳稳当当的向着湖中驶了过去。
“这帮孩子的烧烤水平你们也敢跟着吃?”屈国为笑望着苍鹤南四人。
苍鹤南的室友笑道:“我们主要不是为了吃,是为了跟着过来玩玩。今天可算是大开眼界了,我们以前以为这边就是满目黄土,谁知道还有这么一个存在,山清水秀的比江南来说都不差的。”
苍鹤南点了点头:“小丫头带着我们转了一上午,都快把脚给磨出泡来了,原本说是带我们去吃绿尾雀,谁知道绿尾雀没有吃到,又转到这里来了,说是要给大家烤鱼吃。”
“这里的空气可不是江南可以比拟的。”许笙听了笑着摇了摇头。
小虎听了只得说道:“那咱们再去别的窝看看?”
短发姑娘的话把一群小家伙都给愣了,你瞅瞅我,我看看你,大家都在心里暗问:这个大姐姐不知杜鹃怎么抱窝的么?
许笙是什么人啊,小伙子脸上的微表情都被他收入了眼底,只是老爷子根本不会和小娃娃计较这些,他都那么大岁数了,和一个小孩子争论,那就太丢脸了。
这里就不提濛濛了,家里各类玩具都能塞下小半个房子,就算是小娃子这样的,屋里随便也有个大几十个玩具。现在的四家坪村并不穷。
苍鹤南一听也把自己的同学给两位老爷子介绍了一下。
苍鹤南一眼便认出来了两个老者。于是站起来大声的冲他们打了一声http://www.hetushu.com招呼。
大家一见这位一会功夫挨了两颗蛋,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当然了小娃子们一个个都是捂着嘴乐呢,苍鹤南到是想乐,但是怕朋友直接翻脸,所以一直憋着,而两个姑娘则是从身上拿出了纸巾,给这哥们擦脸和脑袋。
“船上是濛濛她们?”屈国为问道。
就这么着,大队伍离开了这片林子,沿着土坡脚的小溪流一直往泄湖的方向走。
小虎想了一下,看看了周围的人:“还是吃鱼吧。”
濛濛这些孩子到是挺开心的,没有一会儿便和三个新小伙伴混熟了,都是半大的孩子,他们在一起要比和苍鹤南在一起容易熟悉多了。
大家齐动手,很快鱼被打理好了,火也升了起来,一群人围在了火堆旁边烤着自己手中的鱼。
两个娃子把船划了过来。
四个坐在树荫下聊天,聊了一会儿便听到有动静,原本以为是濛濛他们回来了呢,但是抬头一看,发现一个牲口车停在了泄湖的旁边,在车子旁边还站着两个老头,老头的旁边有三个约十来岁左右的孩子,两个女孩一个男孩,一群人正望着湖中的小船。
两个娃娃正商量着事情呢,苍鹤南的哥们脑袋上有个东西砸了下来。
“算了,还是吃点别的吧。”小虎觉得很受挫,不想再继续爬树了,濛濛听了也跟着点了点头:“咱们吃点别的吧,你说吃点什么好呢?”
濛濛和小虎两人不约而同的从树上滑了下来,两人都是一模一样的两手空空。
“谁要上船?”濛濛这边大声的问道。
湖里的笼子、网之类的都是张久生下的,两个娃子只要把船划到网旁边,或者的笼子浮标旁边,把网或者笼子拉起来就可以捞到鱼了。
濛濛点了点头m.hetushu.com,于是两个小人儿又爬到了另外的树上,也不知道是今天的运气不好还是怎么的,两个娃子爬了两三棵树,最后连一窝能够着烤的小鸟都没有,不是鸟蛋就是刚出壳的小鸟,还没有手指头大呢,怎么吃啊。
苍鹤南忍住了没有反驳,放到几年前,如果心上的姑娘说村里的孩子没什么玩具,苍鹤南一准点头,不过这两年大家的生活水平做了火箭一样往上蹿,城里孩子有的玩具,现在村里的孩子都会有,甚至是一般城里孩子没玩过的,村里孩子也有。
长发姑娘说道:“乡下孩子也没什么玩的,整天就想着法子玩呗,不过这么玩还是满培养创造力的,你看这些孩子编个小笼子还真的挺不错的。”
泄湖离这里的确不远,一行人差不多走了二十分钟,就到了泄湖的边上。一到了湖边所有人都坐下了,一群娃儿们还好,苍鹤南和他的三个小伴受不了,原本就走了不少路再加上这些,这些人直接就一屁股坐到地上的树荫里不想起来了。
屈国为笑着说道:“你小子偷懒啊,你娘老子现在正的地里忙活,你不去帮忙也就罢了,怎么还溜出来玩?”
这位很生气。
短发姑娘说道:“还是算了吧,要不然杜鹃妈妈回来一个小鸟都看不到该伤心了,咱们找个地方洗一洗也就算了。”
苍鹤南的小伙伴这时已经擦的差不多了,不过想要完全擦干那是不可能的,就算是用湿巾也就只能擦到这地步了。
于是接下来两拨人合成了一拨,全都坐到了大树底下一边躲着太阳一边望着湖中的小船。
屈国为和许笙一时间也没有认出苍鹤南来,不过他们还是向四人这边走了过来,因为在这边徘徊的人,不是四家坪的就是四家坪的客人。
小家伙和-图-书们发呆,苍鹤南不能不解释啊,于是张口和自己的朋友解释说道:“杜鹃自己是不孵蛋的,它只是把自己的蛋产到别的鸟的鸟巢里,让别的鸟帮着它孵蛋,等着幼鸟出来之后,杜鹃的幼鸟就会把其它的蛋给推出去,只留自己在窝里,相当于把自己的孩子送给别人一直养成年,并且还顺带着害了别人的娃。”
苍鹤南的小伙伴现在很恼火,因为只要鼻子一吸,就能闻到自己脸上淡淡的鸟蛋腥味。
苍鹤南笑着说道:“我同学过来了,我陪着玩两天,等后天就下地干活去了,这两天带着他们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等着他们和濛濛这些人混熟了之后我就可以不管了。”
这哥们一抬头,刚想骂一句,突然间见一个小灰点冲着自己的大脸冲了过来,脑袋一歪没有完全躲过去,只听到又是两声轻脆的咚啪声,第二颗蛋落在了他的脸上,这下脸上也有蛋液了。
听到长发姑娘一说话,苍鹤南立刻点头表示赞同:“这边离泄湖好像不远了,要不我们去泄湖吧,正好还可以游个泳什么的。”
“这什么东西怎么把蛋往地上扔,还有把自己蛋扔掉的鸟?”短发姑娘一边抱怨一边帮着小伙子擦脑门上的蛋液。
苍鹤南郑重的点了点头:“我没有骗你们,不信的话你们察察百度。”
“屈伯,许伯!”
老实说并不算太好吃,濛濛这种烧烤的水准,还有带的料和苍海差的老远呢,不过众人还是吃的津津有味,一来是饿了,二来这是大家的劳动成果,吃起来分外香甜。
姑娘说着把手中的小草笼子给举了起来,小草笼子里面装着一只蝈蝈,现在正不停的发出呜叫,这是路上的时候小娃子送给长发姑娘的,不光是长发姑娘,两个女孩手中都有一个这样的草笼子,http://www•hetushu.com只不过一个里面装着蝈蝈一个里面装着一只黑色的大天牛。
两老爷子赶着车子来到了苍鹤南等人的旁边,这才看清楚说话的人原来是苍鹤南。
说完冲着濛濛说道:“中午确定了吃什么了么?”
“把它给我弄下来!”
短发姑娘说道:“这帮孩子真是太野了,原本以为我的小外甥就够皮的了,没有想到还有孩子比他还皮。”
这时长发的姑娘张口说道:“算了吧,这是大自然的选择,咱们找个地方让你洗洗。”
濛濛道:“还是吃鱼吧,咱们去泄湖边上去。”
濛濛这边休息了一下,然后就和小虎去湖边把船划过来,屈国为和许笙两个老爷子买的船现在已经推进了湖里,停泊在了岸边,两个娃子得去把船给弄过来,然后才能划着船去湖里偷鱼。
苍鹤南道:“没有问题的,算了,咱们先去。”
屈国为也就是这么一说,苍鹤南的瓜收不收和他也没有什么关系,听到苍鹤南这一解释,笑了笑就把自己身边的孩子给介绍了一下。
“没有小鸟出来,都是蛋!”小虎很是失望地说道。
咚!啪!
仅看了这几眼,小虎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原来窝里出了小杜鹃,你脑门上的蛋是被小杜鹃推下来的,要不要把小杜鹃捉下来给你烤着吃?”
“有这事?”
小娃子见了问道:“怎么了?”
两个城里长大的姑娘显然不知道杜鹃有这种习惯,一个个都将信将疑的望着苍鹤南。
“这丫头!”许笙笑着说了一句,也不知道是赞扬还是因为自己上不了船不满。
濛濛见小虎望了一眼自己,于是也摇了摇头:“那一窝有鸟是有鸟不过都是小鸟,才出壳几天,根本吃不上。”
可算是把他给恶心到了,立刻把身体挪开,冲着脑门上望了过去。
“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