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荒原闲农

作者:醛石
荒原闲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02章 损失

苍海这边自然也到了村办公室,想看看接下来的事情怎么发展。
那头的乔总直接傻掉了:“几个大棚里的菜十九万,我说老徐,你知道十九万能买到多少菜么?”
李晚听了立刻带着小跑回村,苍海仨人则是留下来统计自家的损失。
“凭着卖菜你们四家坪也能卖出个小康生活来!”所长翻了一下每日的收入支出,就知道村里报的损失还真就靠谱。
这些人破坏的都是当季的菜,就算是现在想补种,等着长成的时候那也过了季了。
现在生意好了,马上没有东西卖了,你说他着急不着急?
“我了个去,那我这边的损失一天下来不得五六万?就算是现在种也得二十天后才能收获,这时间不得一百多万的损失!”张久生有点儿想哭了。
苍海瞅着这位徐所的样子好似还十分兴奋似的。
张久生巴巴的望了一圈,耳朵里听到的尽是坏消息,每一家的大棚至少减少一成左右。
李立仁放下了电话,转头冲着苍海报怨说道:“今天接电话的小子怎么回事,居然还一副爱来不来的口气!”
“有什么事你说?”徐所这边笑呵呵地说道。
“听说咱们局里的施工队毁了老乡的大棚,现在你们那边都立案了,我说这也太夸张了一些,不就是毁了大棚么,该多少让他们赔不就是了,案呢咱们看着是不是撤了,我们先把损坏的钱给赔了……”
正看着呢,徐所的电话响了起来。
徐所长一看,好家伙,西红柿一百来株,茄子九十株,后面还有三四十,七八十的,总共有七八种。
李立仁等着手机一通,立刻对着电话呜啦说一大通。
一个小警察恰巧走了过来,伸脑袋看了一眼,便吃惊地说道。
“这事,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人家四家坪可拿出了货价的清单来了!我这边还在统计呢,光是一个大棚现在算起来就有两万多块了,剩下还有七八个大棚还没有统计呢。我说老乔,你那边也别说合了,直接让你手下的那些混蛋自守去吧!判多少和图书年等法官,还有,你别想着扛膀子这事儿,你们那帮怂坏坯子损的是人家四家坪村的大棚。”徐所笑眯眯地说道。
徐所掏民了电话一看,直接接了,不光是接了还开了免提。
带队来的人级别还不小,乡派出所的所长,和胡师杰那是早就认识了,所以说话也相当不讲究。
今天早上张久生天没有亮张久生开车去市里,这还没有走半道呢就听到村里的大棚给人毁了,那他哪里有还心思去市里了,立刻转了头直接就奔回来了,车里的空调都没有防住他留汗。
于是,村子里车子一响,大家都知道警察过来了,吃完早饭的急忙站起来,还没有吃完的也抹了嘴,真着村头这边而来。
徐所笑道:“乔总,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三百五百的还好说,现在人家四家坪这边报上的损失十九万多,你做的了这个主?”
“我说老乔啊,你这工人的素质可有点儿不怎么样,到人家菜园子里摘吃也就罢了,拉倒人家的菜架子是怎么回事,不是犯溅么!……”徐所这边说着那头就是顿猛怼。
这下子徐所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乡长书记每次开会必提四家坪了,就说这税交的,如果自己是乡长书记得得缝会必提啊,要是都这么交税,整个乡里早就富到流油了。别的八个村子捆起来也没有四家坪一个村子交给乡里的钱多。
所长纳闷了:“你们卖个菜还得报税?”
“损失大不大?”张久生急忙问道。
“徐所,我是电信局的老乔啊!”
正往下说呢,张久生满头大汗的跑了回来,挤开了人群,问道:“大家损失怎么样?”
“李二爷爷,您这……”
四家坪这边的大棚没有禁谁进去,以前学生来的时候时不时就进去摘点儿东西吃,乡亲们也不会说什么,遇到了还会热情的让人家多摘一些。
“居然是徐所你亲自来了,对了人抓住了没有?”张久生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问道。
“你等等,我向领导请示一下!等会给你电话。”
电话那头的警察www.hetushu.com也有点儿傻眼了,他们听说大棚被毁了以为就是踩上两脚什么的,在他们看来这能有多少损失呢。到不是他们不想过来,而是觉得拨了几棵菜案子太小了,他们这边现在正因布防偷盗动物忙的头昏脑涨的呢,不想为这么小的事情出警。
赶情这位是过来说和的,听这位的意思是赔点钱了事。
“行了,李晚,你去通知一下大家,看看还有没有别家的大棚被毁了的,有的话把损失统计下来,这帮子孙子真是属于喂不熟的狗!”胡师杰是真的生气了。
李晚这时说道:“久生哥,现在还在统计呢。”
张久生是个精明的商人,现在人在外面吃饭,担心的就菜干不干净,油用的好不好,张久生直接就摆出来,敞开厨房和用料,来的客人不光是能看到,还能自己用旁边的农药检测机来检测上面的农药残留,甚至可以直接带走去别的地方检测,这下客人吃的放心,口碑和生意也越来越好。
干活的人干活,没活可干的人自然就在一起闲聊。
张久生的馆子靠的就是四家坪村的这些大棚,如果没有这些大棚供菜,他张久生哪里会有现在的成绩,这么说吧,大棚的产出说是张久生的命脉也不为过。
“您这是给谁打的电话?”李晚问道。
胡师杰一边把人往屋里迎一边说道:“不是我给你们找事情,是人家给我们找事情,好好的大棚你说你糟溅它做什么!对了,你怎么来了?”
所长也认识张久生,作为镇上数一数二的大款爷,所长以前和张久生也是打过交道的。
苍海这才发现,原来李立仁李二爷爷也换了手机,标准的5G还是折叠屏,居然抢在自己前面使上了。
“我说了不算,你们派人来就行了,到时候把损失统计出来,而且人我们也拍下来了,统计出了损失你们抓人好了。”李立仁说道。
“你们四家坪现在派上个警员过来可不行,指不定领导什么时候就问起这事情,你不知道乡里开会的时候,十次最少九次http://m.hetushu.com半乡长书记就得提到你们的名字,让我们各部门全力给你们做到保驾护航……咱们也先别进去了,看看到现场吧,对了你们没有把现场给破坏了吧?”
徐所的意思很明显,乔总也听出来了,就算是上了法院,你们电信那帮人也讨不到好去,你们有钱,人家四家坪就缺钱啦?更何况你们电信局用的是公款,人家四家坪村用的可是自己的钱。
等着大家汇在了一此,发现整个村子的总体损失在十五万元左右,几乎每家的大棚都受到了或多或少的波及。
等着那头电话一挂,徐所也笑眯眯的收了线,然后冲着旁边的苍海几人说道:“施工队伍其实难保就有几个害群之马,以前这事也出过,上次大王庄那边埋发射器,这帮人就偷了老乡的狗吃,最后赔了钱了事……”
电话那头的警察一听都涉及到了十万元的财产了,那肯定就得派人过来了,这种价值那就不是小案了,于是和李立仁说了两句就准备向领导汇报。
出了这事情,大家哪里还有心情去抢种什么瓜啊,大棚这东西虽然没有西瓜利润那么大,但是好在是细水长流啊,一个月下来也能给每个小家提供几千,甚至是上万元的收入,现在被人给毁了,乡亲们当然要等翟警察来好好的说道说道了。
“什么,您别和我开玩笑好不好,就毁了几株菜你就敢这么说,大爷,您知道报假警的话得负责任的。”
胡师杰现在这话说的太硬气了,其实是四家坪村现在有钱了,按着规划什么东西都走上了正轨,再加上也怕上面时不时的就抓一下四家坪村的小辫子给四家坪村添堵,所以村里的所有企业都是按章纳税的,别说是逃税了,就连避税的行为都没有。
“我们这里不卖给菜贩子,直接对着餐馆!”胡师杰说道。
“我说老胡,就这点东西能值几万,你可别蒙我啊,要是没凭没据的,我把案子损失报上去,那到时候我吃挂落来你家吃饭!”所长笑眯眯地说道。
李晚道:“这群人缺钱m•hetushu•com?”
你可别小看城里那方方正正不到两米长的摊子,那一个一年的租金不得好几万,卖菜的交了这些钱不得从菜价上找补回来了,还有菜贩子们,从地头收菜运到城里,过关过卡的,他们也得赚钱啊。
“徐所,这一个大棚统计出来了,您看一下。”一个警员把胡师杰家里大棚损失的植株交到了徐所长的手中。
大棚被损成了这样,大家今天也没有心情继续去地里上工了,这到不是乡亲们想偷懒,而是地里的活儿都差不多了。
“损失可不小,我家每天现的最少得减少两成的供应!”胡师杰说了一下。
胡师杰也不二话,直接带着这位往大棚那里去,到了大棚,这位身后的五六位警员就开始忙活了起来,有的拍照有的做记录,开始统计这些被毁的植株。
苍海这边转了一圈,发现自己这边被破坏的还不少,西红柿架子被拉倒了一大半,豆角架子那是完全倒了,水萝卜是一个没有剩下来,都被损坏了,除了这些还有一些弄的一拉半拉的,如果按着张久生收购的价格,光自己家里的损失就在三万块钱左右。
“我说老胡,你不是给我们找事情么!”
“我日!”
“嘘!”李立仁打断了苍海的话,继续冲着电话说道:“什么,就是一些菜,小伙子你这话说的我就不高兴了,什么叫不值多少钱,你知道我得损失多少,照现在来算最起码损失就在两万块,这还是我一家,如果最后统计出来的那最少也得有十万块钱出头……”
胡师杰扫了他一眼,递了一颗烟给他:“我说了不算,这里有咱们村民们报税的单子,这是上个月的,咱们村所有卖菜的收入,你自己翻着看一看!”
一开始的时候乡亲们不是没有报怨的,但是在胡师杰、苍海等人的说服下,也都慢慢的习惯了。
现在乡亲们在地里种下了瓜苗,那就是准备用来碰运气的,赌的是今年秋天霜降的晚,如果堵赢了就能多收入一些钱,如果赌输了不过是白费一把子力气,乡下人什么都不多,就是http://m.hetushu.com这把子力气多,不勤快的大多被饿死了。
所长翻着胡师杰拿来的账本,翻了几页之后就开始咋舌了,因为他看到上面的数字,光是卖菜这一项就比他们所里的经费都高。
李立仁说道:“当然是咱们这边的驻村警官了。”
现在城里的西红柿是贵,而且越往大城市越贵,但是并不是说菜民就跟着享受到了菜价高涨的红利,往往地头两毛收的大白菜到了市民的桌上就得一块五到两块,这其中的差价几乎都被中间环节给吃了。
这帮立杆子的工人也是如此得遇,现在居然中群人中有人临走还把大棚给糟践了一遍,他能不生气么,这不是狼心狗肺么。
乡下卖个菜哪有报税的,就算是卖个四五吨的也未必有人去报什么税,谁不知道钱是好啊,上赶着送出去谁不心疼。
说白了有些人就是坏!
胡师杰把大家的损失统计了一下,然后各家都回去做早饭。
依着现的统计,会所那边供应到是没有问题,但是三家馆子那边可就紧了,一家馆子最少得减少一成的蔬菜供应量。原本现在馆子的生意就好,市里有点钱的人家请个人招待个客的都会到他的馆子来,就是因为他的馆子味道好,干净整洁,还有面儿。
“没有,没有,我特意提醒了一下大家!”
徐所笑道:“缺什么钱,这帮人哪一个工资不是五六千往上走的,不过有些人纯碎就是关系户或者是顶职上来的老工子弟,这些人放纵惯了,每一次出来就要惹事情。”
电话那头连骂了几句脏话。不位乔总也知道四家坪村,原本就是本县人,以前知不知道无所谓,一个穷村子罢了,但是现在要是不知道四家坪那才是怪事呢。
“那您还不如直接打110呢。”李晚说道。
胡师杰提到这个挺得意的:“你以为我们四家坪村是那种逃税的?我跟你说,我们每一项收入都有详纪的统计,都有报税,别人逃税那是别人的事情,咱们四家坪不屑于这么干!”
“哟,张总,您怎么弄的满头大汗的啊?”
“一斤西红柿收就是六块?”